邢贲思:划分清马克思主义与反马克思主义的界限, 必须排除“左”的和右的干扰-评论-《告别革命》-思想与思想史-再复迷网
评论
您的位置:首页 >  思想与思想史 >  《告别革命》 >  评论
邢贲思:划分清马克思主义与反马克思主义的界限, 必须排除“左”的和右的干扰作者:邢贲思 阅读次数:
 

划分清马克思主义与反马克思主义的界限, 必须排除“左”的和右的干扰

 

  邢贲思

(前中国社科院哲学所所长,中央党校副校长)

 

    “左”的或右的错误思想倾向不管影响的范围多大,都定对我们贯彻邓小平理论,贯彻党的基本路线、基本方针的干扰。现在有人理直气壮地打着中央强调的“不争论”这一旗号,散布一些错误思想。“不争论”有个前提,不能让一些错误思想干扰我们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在,中央提出的不争论是指不搞无谓的争论。当年,关于特区要不要搞,上海浦东开发区要不要搞有不同意见,有人认为,搞了这些就是资本主义。邓小平同志说,这些不要去争论,争论起来束缚了自己的手脚。你认为该搞的就先搞,闯一闯,试一试,然后总结经验,不对的就予以取缔。有的人专门喜欢搞一些无谓的争论,其结果时间浪费了,工作上毫无进展,该做的事情没有做。这对国家、对人民都没有好处。但是,这绝对不是说,已经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对大局的干扰,我们也听之任之,安之若素。我们应当承担起思想战线、理论战线战士的任务,不管来自哪一方面的错误倾向,只要是干扰大局的,就要反对。“左”的东西的一个基础是习惯势力。现在“左”的东西主要表现在对改革开放中出现的一些新事彻有怀疑。用邓小平同志的话来讲,有的人还留恋过去,老觉得过去好。“左”的基础是习惯势力,但是,不能把习惯势力简单地等同于“左”,还有一点要指出,有一些人,往往用大帽子吓人,这些人以马克思主义者自居,你批评他,他就说你批评马克思主义,当然,确实要防止批“左”批到马克思主义头上,把马克思主义也当作“左”来批,那是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惯用的伎俩,他们的所谓反“左”,就是反马克思主义。

    最近,学术界有人提出反对激进主义,认为中国近代从谭嗣同开始,都是激进主义思潮占上风。如果孙中山不搞辛亥革命,也许中国的现代化早已实现了;毛泽东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也不会成功。由此他们得出结论,要告别革命。他们认为,革命过去历来被认为是褒词,其实应该是贬词;放眼世界,凡是搞了改良的结果就此较好,而相反搞过革命的国家,现在的情况部下太理想。英国、法国都搞过资产阶级革命,所以法国、英国在西方世界裏始终不算头等国家。最后他们得出结论,现在就是要用文化保守主义代替政治激进主义,其根本的目的走要消除主流的意识形态,即马克思主义。这种批“左”是要消解作为主流意识形态的马克思主义,这是不能同意的。

    我们要维护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维护邓小平理论,必须排除来自“左”的和右的干扰。在反对错误思想倾向的时候,也要注意一点,决不能回到过去那种学术和政治不分的老路上去。在学术理论界,这种做法伤害人太多了,到现在阴影也没有消除。几场大争论,伤了很多人,最后把中央党校校长杨献珍同志也打成了反马克思主义分子。学术观点上的不同不要轻易扣政治帽子。一定要区分学术和政治的界限,不能把学术理论上的不同观点说成是政治上的,给对方扣一个“左”或右的帽子。我们讲“左”或右,不是指一般的具体的理论是非之争,而是指从根本上怀疑和反对我们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针。所以,我们要有一个座标,批评一定要实事求是,掌握分寸,充份说理,不能乱打棍子,更下能无限上纲。

    现在在一些重大的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上,确实存在一些不同看法,有些属于学术理论之争,有一些不仅仅是学术理论之争。

 

    摘自邢贲思《坚持马克思主义不动摇》

原载《人民日报》  一九九六年六月十日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