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再复:哲学智慧和书法风流-为他人作序-友朋序跋-再复迷网
为他人作序
您的位置:首页 >  友朋序跋 >  为他人作序
刘再复:哲学智慧和书法风流作者:刘再复 阅读次数:
 
                                哲学智慧和书法风流
                 
                ——屠新时书法摄影散文集《生命流美》序
 
与新时兄相识十年,一面观赏落基山变幻无穷的如画景色,一面则欣赏他的日新月异的书法艺术,生活总是和一个“美”字息息相关。别看屠新时木讷沉稳,不多言词,身上却有一股敢闯新路的内在力量和激情。八年前他出第一部书文集《书法与中国大智慧》,我为他作序,特别说明“美即生命”,也就是说,凡是能表达与呈现人类生命的光泽与存在意义的, 便是美。我所以肯定还在生长中的新时书法,也是从他的墨水线条中闻到生命的气息。至于他自己,当时是否也充分意识到这一点呢?怕未必。尽管他的文章中也提到生命,但在集子中的一篇短文《治愚之方》却这么说:
 
 “契可夫的小说虽然是虚构的,却道出了一个真实而深刻
的真理:知识就是力量,教育改变命运,知识和艺术是治疗
愚蠢的一点最好的药方。”
  
这几句话,透露出新时兄的一些思考信息,这些信息说明,他还没有把艺术和知识分开,还想把艺术当作治疗愚昧的启蒙药方,还想担当灵魂工程师,也就是说,还没有进入非功利的 (包括不求疗治社会之用) 的境界,这是一种不彻底的艺术观。多年来,我常与新时兄交谈,说知识的事业是头脑的事业,文学艺术却是生命的事业,心灵的事业。知识愈多,往往离生命的本真本然愈远;而艺术 (包括书法艺术) 则让人向生命贴近,向自然贴近。艺术不求知识性的力量,但求生命与灵魂的飞扬神彩。让我高兴的是,新时兄在时间的推移中与我的想法愈来愈相通,他逐步超越疗治他人的启蒙之念,回转头来努力表达生命自身,努力寻找书法与生命的连结点,努力开掘书法呈现生命的各种可能。到了新世纪之初,李泽厚先生已发现他重在自我表达了。泽厚兄在屠新时第二部书法集《墨韵易经》的序言中说:
 
“他的字使人感到某种脱俗的味道,不求悦媚于人,但求自我表达,
即使婉转缠绵,也仍柔中有刚,骨力内在;正像他写的那句 ‘众里寻
她千百度,慕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栏栅处’ 的稼轩词一样。”
 
所谓脱俗,不仅是从世俗的趣味中超脱,而且是从流行的艺术理念中超脱,屠新时已经从启蒙理念中走了出来,进入生命的 “自我表达”。这是屠新时书法艺术道路上的重要转变点。他的《墨韵易经》显然比《书法与中国大智慧》蕴含更丰富的生命活力,易经的 “神无方而易无体”之境,被新时兄慢慢捕捉到了。生命除了丰实的一面,还有其飘逸、空灵、神秘的一面,有这后一面,生命才更显示出它的广阔与无尽宝藏。我常读《易经》,但是在欣赏被新时书法意象化了的64个卦象时,更感到天地之大德在于创造一个写不尽、说不尽、美得无穷尽的生命之谜。  
今年年初,我暂时作别落基山到法国、意大利、梵蒂冈等五个国家漫游,之后又到香港、日本,行程两万里。至今,佛罗伦萨、威尼斯、梵蒂冈里的大艺术还常常进入我的梦中。一切都会过去,唯有艺术是永恒的。在东西方漫游之后, 我更加如此确信。艺术所以能够永恒,就因为它表达了人的生命向往。在佛罗伦萨,我向这个文艺复兴发源地深深鞠了一躬,感谢它为全人类的解放 (包括肉的解放与灵的解放) 所作的伟大贡献。漫游八个月之后,回到落基山边,又见到新时兄。此次,他给我出示的新的书法摄影散文集《生命流美—人体与书法探索手记》,让我一愣:集子中是西方女子的胴体与他的书法作品的交合。观赏之后,我的第一感觉是新时兄的身心更开放了,他的艺术正在作一番新的冒险。对于一双受到佛罗伦萨解放精神洗礼的眼睛,观赏人的肉体之美十分平常,几百年前那些发动文艺复兴的伟大天才们就发现:不是赤子,哪有美?他们勇敢地撕破中世纪宗教名义下的种种面纱与面具,直观天地之钟灵毓秀,把创世纪人类父母亲最本真也是最美的赤子状态呈现给世界,从而使人作为人而骄傲地站立起来。达•芬奇、密该朗其罗、拉斐尔的如橼大笔,表面上是剥掉覆盖在人身上的装饰,实际上是在激发人的生命活力,尤其是灵魂的活力。我能理解新时兄的探索,知道他的寄意与文艺复兴时代先觉者的思路相通,那是一种书法艺术与生命活力相连接的思路,是一种打通书法血脉与生命血脉的思路。他拍摄的男女生命形象,其美感既来自肉的形迹,但更重要的是在来自肉体所发射的热爱生活的生命信念和自由飞扬的生命神彩。中国古老的书法艺术,不应当是书斋里死的艺术,也不应当只是体现古老文明的苍老艺术;它应当是活的艺术, 应当是拥有现代生命气息与现代灵魂活力的艺术;应当是其形美、意美、神美都无愧天地精华的艺术。新时兄的书法新作, 正展现出他的真率、雄健、潇洒和飘逸。至于新时兄的思路,通过他的寻觅和沟通, 纯真而开放的异邦年青女子似乎很明白,所以她们不仅坦然地接受拍摄,而且十分准确地破道其中的意味。其中有一个名叫洁妮的20岁女子说:
 
“最表现艺术家才华和创造力的,是用他自己眼睛去看; 去观察真切的世界和环绕在我们周围的人。当艺术家从活生生的人体而创作出雕塑、绘画、摄影的艺术作品。这种艺术,不仅仅是一种外部形式, 更重要的是,它带着极强的生命活力和精神气息。我力图用自己的形体传递和输送色彩的内涵, 心绪和能量。艺术家是我身外的存在, 与他们的沟通, 让我既提升自身的观察力,也培养着我作为一个艺术模特的兴趣和自信。
我静静地坐着。当我特别面对十几人、几十人,或一位摄影师,褪去衣衫作出各种艺术的动作; 当初有内心的挣扎,当然也有最初的尴尬。我和自己的呼吸相应, 我也能感应到周围人的脉搏跳荡。我被自己的玉身惊醒:  我的存在不仅仅被复制, 而且连接着未来的形象。我的艺术实践成为我人生不可分割的片断。
形体表现无言的气质,也让我渐渐明白: 美妙的让人迷恋的躯体,还仅仅是一个外壳;真正的艺术家,能从这躯体中喷涌出的激情与无尽的精神憧憬的连接。”
 
形体表现无言的气质,艺术家能实现躯壳的激情与无尽精神憧憬的连接。这真是一语中的天外之声。天真的女子常常会道破真理,《红楼梦》中的黄毛丫头小红就说出 “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一真理,名叫洁妮的美国姑娘说的也是真理。屠新时致力于书法与生命的连接,正是致力于艺术与生命无尽精神内涵的连接。
我在即将出版的【《红楼梦》悟】中(将由香港三联出版社出版)说:《红楼梦》创造了一个无比灿烂的诗意生命系列,其主角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生命包括四个维度,即“欲”、“情”、“灵”、“空”。用本能的“肉眼”,只能看到欲,这是最低的审美层次,用超越肉眼的“慧眼”,才能看到其中的性情和性灵,而如果用 “天眼”和 “佛眼”则能看到空。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生命之美达到极致时是生命充盈之后对 “空”的感悟。新时兄对生命的观照显然是超乎肉眼的,至于他是否抵达慧眼与天眼,观赏者可以作出自己的判断。但我可以断定,他在向生命自然靠近,也在往生命灵性飞升。他的书法艺术将挣脱常人理念的纠缠,走出自己的一条路。对于他的这种不屈不挠的艺术探寻,我当然为他祝福。
           
2005年10月4日晨于美国科罗拉多州大学校园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3年2月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