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慧燕:《告别革命》引起的论争-评论-《告别革命》-思想与思想史-再复迷网
评论
您的位置:首页 >  思想与思想史 >  《告别革命》 >  评论
曾慧燕:《告别革命》引起的论争作者:曾慧燕 阅读次数:
 

《告别革命》引起的论争

 

曾慧燕

(美国《世界日报》记者)

 

旅美中国大陆的著名学者李泽厚,刘再复的对话录《告别革命》  一书出版后,海内外出现两极批评的现象。两位作者可谓两面不讨好,先是有以胡平为首的民运人士对“对话录”提出异议,继而是中共当局大张旗鼓地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批判。由此可见,《告别革命》以及对它的批判,已成为大陆思想文化界引人注目的动态,并将进一步引起世纪末中国是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的论争。

 

  中共官方公开批判《告别革命》

 

今年六月六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发表《求是》主编、中央(高级)党校前副校长邢贲思的《坚持马克思主义不动摇——划分清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界限》一文,首次由官方宣传机构对《告别革命》进行公开批判。文中宣称:提出“告别革命”,目的在于取消主流意识形态即马克思主义,这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右的干扰”。新华社随后全文转发,全国各报转载,甚至包括各首市的晚报、商报,为十多年来罕见。自“四人帮”倒台后,大陆的风气是“越批越香”,各单位纷纷各展神通找寻《告别革命》一书、反使此书一时洛阳纸贵。

与此同时,中国社会科学院立即由科研局发出一份供批判用的长达二十九页的材科,题为《李泽厚、刘再复<告别革命>一书给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提出了一些什么问题》,全文以“告别一切革命”、“革命破坏一切”、“关于中国共产党”、“关于中国的社会生活”、“关于毛泽东的评价”、“关于马克思主义”、“关于哲学”、“关于文化与艺术”、“关于中国近现代史”和“关于中国未来的道路”等,共十一个专题,对《告别革命》一书进行内容摘要,逐一批判。

 

  刘再复:应当改革马克思主义

 

李泽厚原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现为美国科罗拉各学院讲座教授;刘再复原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现为科罗拉多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客座教授。他们在合著的《告别革命》一书中,开宗明义地宣告“我们决心‘告别革命’”,既告别来自“左”的革命,也告别来自“右”的革命。二十一世纪不能再革命了。此外,该书批判革命崇拜与阶级斗争等思路,主张改良和阶级协调,刘再复在接受笔者专访时指出,《告别革命》一书出版后,在大陆和海外反应强烈,以邢贲思为代表的批评者主要认为:反省一百年来的激进主义思潮并作出“告别革命”的结论,乃是要取消主流意识形态,即马克思主义。邢贲思批评文章正是以此为出发点。海外读者则认为刘再复、李泽厚仍然坚守“马克思主义的幽灵”,“迷恋马克思主义”和“为邓小平改革提供马克思主义根据”等,为此惊讶和失望。刘再复认为,《告别革命》是对马克思主义进行分解,超越了“笼统坚持”和“笼统反对”的简单思维方式。他与李泽厚认为,不需要有一个统一的马克思主义,统一的时代已经过去,马克思主义应多元化。今天应当打破对一元化马克思主义的迷信,改革马克思主义。

刘再复指出,邓小平有严重错误,特别是“六四”流血,他负有重大责任。但他打开中国大门,实行改革,结束了一个崇拜阶级斗争的错误时代,把中国从毛泽东的绝路上救出来,并把它推向与世界连接的发展之路,功劳很大。在二十世纪下半叶,推动中国进步的两个重要的历史人物,恐怕一个是邓小平,一个是蒋经国。

 

    李泽厚:并非简单地否定革命

 

    李泽厚在“对话”中自辩“我们只是‘告别革命’,并不是简单地反对或否定过去的革命”。他指出,海外有些人批评他们为邓小平的改革提供理论,他从不掩饰他支持邓小平的开放改革路线,也就是以“吃饭第一”来代替毛的“造反有理”。批评者认为是客观形势使邓不得不搞改革开放,好像没有邓,任何人也会这样做。李泽厚不赞成这种论调,他始终认为历史由人创造,人对历史负有责任。政治领导人更是如此。他说,在后邓时代,拥毛还是拥邓,很可能成为斗争焦点,尽管不会明说,“左”派和右派都殊途同归——同归于拥毛反邓。

 

  民运人土指责宣扬改良主义

 

另一方面,海外民运人士指责此书宣扬改良主义,讨好中国政府。胡平甚至对此书提出一些言词颇为激烈的批评,例如指责李泽厚、刘再复都强调苏东的“亡党亡国”,是因为他们丢失经济这个本,因为他们“太执着于计划经济这一死亡模式,造成了人们再也不能忍受的贫穷与匮乏”。胡平认为,“这一判断是对历史的严重歪曲”。胡平指出,刘再复认为没有经济、没有强大的中产阶级,政治民主总是归于失败。辛亥革命就是—个例子。胡平说,假如说由于中国经济落后,文盲众多,中产阶级弱小,因此眼下立刻实行民主,“反而会槽糕”(李泽厚语),充其量只能说眼下立刻实行完全的民主恐怕风险较大。他说:“为甚么不能从不完全的民主入手呢?既然发展经济可以采用‘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的办法,发展民主为甚么不可以‘让一部份人先民主起来’呢?

     原载香港《动向》  一九九六年九月号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