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讲 文学与艺术-《文学常识二十二讲》-论著专版-再复迷网
《文学常识二十二讲》
第十九讲 文学与艺术 阅读次数:

第十九讲    文学与艺术

 

这一课的题目,同学们也许会觉得奇怪。“文学不就是艺术吗?”不错。文学本是艺术中的一种类型,属于“语言艺术”。但是,因为“语言”二字已被

泛化,甚至出现“行为语言”、“肢体语言”、“姿态语言”等概念,而各种艺术部门本身也形成“音乐语言”、“绘画语言”、“电影语言”、“戏剧语言”等,因此,再说文学是“语言艺术”已不清楚。二是即使肯定文学为语言艺术,这一门艺术也与音乐、舞蹈、绘画等其他艺术门类有重大区别,因此,现在更多的是把文学整体与艺术整体作并列的称呼。这也就形成今日课题的根据。今天所要讲的,一是文学与其他艺术门类的关系,包括区别点与相通点;二是文学本身应当不忘记自己原先是艺术,应当具有怎样的艺术意识。

 

(一)文学与其他艺术的区别

 

    首先,还是先讲讲文学之外的其他艺术有哪些类别?我的朋友李泽厚先生在50年前写过一篇《略论艺术种类》的文章(原载《文汇报》19621115日、16日、17日),北京三联新出的文集好像没有收入。这篇文章把艺术分为五类:第一类是实用艺术,主要是指工艺与建筑;第二类是表情艺术,主要是指音乐与舞蹈;第三类是造型艺术,主要是指雕塑与绘画;第四类是语言艺术,指的就是文学。但他也认为,“文学常与整个艺术并列称呼”;第五类是综合艺术,主要是指戏剧与电影。那么,文学与其他四类艺术的区别在哪里呢?简单地说,各种艺术都直接诉诸感觉,而文学除了“感觉”因素之外还有理解、想象、思想、情感等因素,而且主要是靠话语、词汇来表达思想、情感。还有一点,是其他艺术需要用物质材料(包括人的身体)作为手段,而文学只需要非物质、非身体的词汇。李先生说,文学因不是用物材料作为手段,所以不能像其他艺术那样可以靠感官直接感觉感受,因此,其刺激性也是较为贫弱。文学千言万语的描述一个人有时还不及一张画像使人感觉那么生动鲜明,所以人们总是不满足于文字的刻画而要求它变为直接可感的艺术形象。

但是,文学因为不以物质材料为工具,而以词语为工具(中国本是一个一个的字,两个、三个、四个字才构成词,而西方则是一个一个的词语),因此它也表现出其他艺术门类没有的长处。关于这种长处,李泽厚如此说明:

 

  文学用词作为艺术手段。这一手段的特点如本文讲分类原则时所指出,它的实质(词义)并不是物质材料而是精神性的表象。它已从直接的感性中脱离出来,……这样,就与其他艺术用物质材料所提供的感性经验和思想内容不同,词义所提供的这一切都已受着确定知性理解的规范,而不像形体、色彩、声音等所呈现或暗示的那么朦胧、宽泛和不可限定。用绘画或音乐描绘或表现的情节、情感与用文学所表达的,其内容所能具有的知性(理解) 的确凿性,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更不甩说建筑、舞蹈等部类了。所以,语言艺术的这一独特手段与知性(理解)的直接不可分割的联系,就使它比其他艺术具有远为巨大的理性力量,更易达到深刻明确的思想高度,使人们能够由感受体验迅速直接地趋向于认知、思考,便于对现实进行理性的深入把握,而成为所有艺术中思想认识作用最强的一种。所以说,文学是思想的艺术。在这里,感觉形式的愉悦因素退居很次要的地位,思想内容的认识因素占着压倒优势。这门艺术主要以内容的理性深度取胜。

 

这就是说,文学与其他艺术相比,它具有三个优点:

1)表述的内容更带知识性的确凿性。(与科学相比,文学较为模糊;但与其他艺术相比,却较为确切。这都是相对而言。)

2)带有更大的理性力量;

3)带有更明确的思想高度和更厚实的思想深度。

这三个优点,是以词语为工具而产生的优点。因为文学虽不如其他艺术那样让人感觉强烈,却可以带给读者对社会对人生更深刻、更明确的认知。所以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的最后一节干脆直接诉诸歌词而歌唱,这样就更具体,更确凿,更富有思想力量。

所以要讲述“文学与艺术”的关子,也是想通过这个角度让同学们加深对文学的认识,知道文学不仅以情感打动人,还有别的艺术门类难以企及的思想深度与思想力量,也就是说,它还可以用思想启迪人。我国现代作家鲁迅,他所以比同时代的作家更伟大,就因为他的作品不仅艺术性很强,而且具有他人没有的巨大思想深度。

除了上述这两点基本区别之外,我觉得,文学比起其他艺术门类又表现出一个极大的优点,就是它最能表达人内心的全部丰富性。可是,音乐家可能不会同意,他们会说,音乐同样可以表达人的内心,而且也可表达得很深。在在音乐家的驳难之后,我又想说,文学可以最清晰地展示的“心相”。如果他们还不服气的话,我们又可以说,文学可以更具象地展现灵魂的对话、论辩和诉说。尤其是可以表达自己对世界、对人生、人性深刻的认知,认知里所包含的情思、情趣与情境是其他艺术望尘莫及的。

 

    文学可以吸收艺术的营养

 

我们的课程是文学课,不是艺术课,也不是美学课。如果是艺术课,我们就得分别讲解一下建筑、雕塑、音乐、绘画、舞蹈、电影等艺术门类的特征。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阅读黑格尔的《略论艺术种类》。黑格尔的《美学》第三卷(上)的标题便是“各门艺术的体系”。第一部分是“建筑”,第二部分是“雕刻”第三部分是“浪漫型艺术”,这部分的第一节是“绘画”,第二章是“音乐”,第三章是“诗”。这一节既是艺术,又是文学。我们不妨看看它的目录:

 

第三章  

序论

    A.诗的艺术作品和散文的艺术作品的区别

 1.诗的掌握方式和散文的掌握方式

 2.诗的艺术作品和散文的艺术作品

 3.关于诗创作主体(即诗人)的一些看法

    B.诗的表现

1.诗的观念方式  

2.  语言的表现

3.诗的音律  

 C.诗的分类

1.史诗

    a) 史诗的一般性质

b) 正式史诗的特征

c) 史诗的发展史

2.抒情诗

a)抒情诗的一般性质

b)抒情诗的几个特殊方面

c)抒情诗的历史发展

3.戏剧体诗

a) 戏剧作为诗的艺术作品

b) 戏剧艺术作品的表演

c) 戏剧体诗的种类及其主要历史阶段

    i悲剧,喜剧和正剧的原则

    ii古代戏剧体诗与近代戏剧体诗的差别

    iii戏剧体诗及其种类的具体发展

 

让大家看看目录,是为了激发同学们的兴趣,希望同学们去阅读。黑格尔写得很好,朱光潜先生也译得很好。黑格尔不仅讲了诗,还讲了散文和戏剧,又分清了抒情诗与史诗,悲剧、喜剧与正剧。我听说许多同学喜欢到世界各国旅游。而旅游的一项内容是观赏城市建筑。同学们如果学会观赏建筑,就得读一读黑格尔的《美学》第三卷,他告诉你象征型建筑、古典型建筑和浪漫型建筑的美学特征,他还告诉你什么是歌特式建筑和中世纪的民用建筑,还有希腊庙宇、罗马圆顶等有趣的审美奇观。你们自己去阅读,一定比听我讲课更有收获。黑格尔的《美学》值得一读,他以诗为坐标,从美学(第一哲学)的高度上说明文学优于其他艺术在于:(1)诗既然无须通过验证特殊物质媒介,诗人的才能也就不受媒介条件的局限,因而也就没有艺术所需要的依存性。一般地说,诗所需要的是凭想象力去塑造形象的才能。也就是说,诗比绘画、建筑、雕刻等,拥有更大的自由。(2)尽管其他艺术也可以显现内心世界,但“诗”因为借助“语文”,所以可以掌握住而且表达出内心“高深领域的一切意识活动和内心世界的一切东西”。也就是说,诗比绘画、建筑、舞蹈、雕刻等,可以挺进到内心世界更为纵深的领域。(3)“诗”因为可以更深刻地表现精神的内在意蕴,这就要求诗人也必须拥有最深刻最丰富的内心体验。这样,实际上就创造了一种既能巡视内心世界又能俯视外部世界的主体个性,即从内到外都可以充分认识世界的完整风貌。(请特别注意阅读“下卷”的“关于诗创作主体[即诗人]的一些看法”)总之,黑格尔告诉我们,文学与艺术相比,它拥有更大的自由和更深更广的表现力。从这里我们就可以明白,人在童年时期总是先学绘画先学唱歌,之后再学写诗写文章,到了晚年,当你想表达一生最深刻的感受,就会知道非仰仗文学不可。

 

    文学家应尽可能多些艺术修养

 

写过《百年孤独》的南美作家马尔克斯说过,从事文学,一定要有三个条件,一是天赋;二是修养;三是决心。修养是多方面的,其中重要的一项是艺术修养。我们不能要求作家诗人都当画家、雕刻家、建筑师等等,但至少要了解各门艺术,要有一双审美的眼睛。如果曹雪芹不是拥有绘画艺术的修养,他就写不出那么丰富的薛宝钗形象;如果不是拥有音乐艺术的修养,他也写不出林黛玉那样厚实的形象。薛宝钗是个“通人”,不仅通学问,而且通绘画。第42回她在论画中,不仅具有画识,而且知道画法。她在评论藕官的画时说:

 

我有一句公道话,你们听听。藕丫头虽会画,不过几笔写意。如今画这园子,非离了肚子里头有几幅丘壑的才能成画。这园子却是像画儿一般,是必不能讨好的。这要看纸的地步远近,该多该少,分主分宾,该添的要添,该减的要减,该藏的要藏,该露的要露。这一起了稿子,再端详斟酌,方成一幅图样。第二件,这些楼台房舍,是必要用界划的。一点不留神,栏杆也歪了,柱子也塌了,门窗也倒竖过来,阶矶也离了缝,甚至于桌子挤到墙里去,花盆放在帘子上来,岂不倒成了一张笑“话”了。第三,要插人物,也要有疏密,有高低。衣折裙带,手指足步,最是要紧,一笔不细,不是肿了手就是跏了腿,染脸撕发倒是小事。依我看来竟难得很。

与宝钗不同,黛玉精通的是音乐,但音乐对于她,不是知识、技艺,而是她灵魂的一部分。她抚琴时不是用手用脑,而是用她的全身心、全灵魂,正如她的诗是她的全性情。第八十七回写宝玉与妙玉在潇湘馆外偷听她弹琴,也知音乐的妙玉立即听出“君弦太高了,与无射律只怕不配呢”。正议论时,果然琴弦崩地一声断了。妙玉感知到这是不祥的预兆。对于黛玉来说,抚琴时,琴就是她,她就是琴,身心与音乐完全融合为一,琴声过高,琴弦断裂,意味着已经琴化的生命深处忧思太烈,有危险。

陆机说,好作家可以“挫万物于笔端”。这个“物”不仅是物质、物体,而且是物外的整个存在,当然也包括挫音乐、绘画、雕刻等艺术于笔端。我很佩服朋友高行健。他的创作整体,便是融合小说、戏剧、诗文、绘画(水墨画)、理论、电影等文学艺术于一身。在韩国召开的高行健国际学术讨论会上,我说,在我心目中,至少有四个高行健,一个是小说家高行健,一个是戏剧家高行健,一个是画家高行健,一个是文艺理论家高行健。说完后他又出来诗集,又拍了电影,都很精彩。他在艺术中吸收了文学的长处,例如他的水墨画,其文学性很强,以内心深度取代西方画流行的几何焦点。而他的诗,很有思想,又对时代困局作出自己的回应,但音乐性又很强。他的电影,充分利用“蒙太奇”、“长镜头特写”等长处,但又很有文学的诗意。他的戏剧,更是把本来看不见的内心图像展示于舞台上,把不可视转化为可视。那些内心独白与对话,既有戏剧的表演化,又有文学的思想深度。由于他具有广泛的艺术修养,因此他获得全方位的成功并在文学上独开一条新路。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