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笔记》作者后记-《审美笔记》-《刘再复散文精编》-选本专版-再复迷网
《审美笔记》
《审美笔记》作者后记 阅读次数:



《审美笔记》作者后记

 

我工作过的社会科学院中国文学研究所,把自己的标志性刊物,命名为《文学评论》。我自己也把“文学评论”视为本行“职业”。文学评论可以分解为“评”与“论”,即文学批评与文学论述,两者都带有研究性,也都跨越古与今。。

我的文学评论,与研究所的同事们有所区别的是:有些文章带有研究性,有些文章並不带研究性,后者只是一些“直觉”、“感悟”、“阅读心得”、“作家印象”等,这些文章我自称为“评论性散文”。现在白烨兄以评论家的慧眼给以注视並加以“捕捉”,在他“精编”的九卷散文系列中,又增添了一卷此种类型的集子,名曰《审美笔记》,我也认可並且很高兴。

我从事的工作实际上是一种广义的文学评论,因此,评论文章便有三种很不相同的形式:一是专题性、系统性评论,如《鲁迅美学思想论稿》、《性格组合论》、《罪与文学》等;二是单篇性的论说与批评,如论金庸、论张爱玲、论赵树理等;三是直觉性、感悟性的讲述,如谈莫言、谈高行健、谈阎连科、谈薛忆沩等。有些著作三者兼有,如《红楼四书》,其中既有专题性评论,也有直觉性的悟语。还有些著作,则是纯理性讲述,如《告别革命》、《双典批判》等,完全诉诸逻辑与思辨,而《审美笔记》中所选的评论性散文,则没有思辨过程与逻辑推演,只是一些随想式的批评与一些审视文学现象的心录。只重“点破”,不重“分析”。和诗文诗及小品等散文类相比,其价值恐怕是“思想”大于“文采”;与其他学术论文相比,恐怕是“悟性”大于“理性”。文体虽特别,但並不奇异,它近似我国传统文学批评的“诗话”、“词话”方式,只是表述时更现代、更自由罢了。

“散文精编”系列的责任编辑是郑勇兄。他最近被提升为《读书》杂志主编,诸事特别繁忙,但还继续负责到底,此卷也由他担任责任编辑。我的一些散见于国内外的文章,经由白烨、鸿基、郑勇的努力蒐集与重整,竟能在国内一部一部成型问世,这是很让我高兴和感动的。

 

刘再复

二〇一三年四月六日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