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无止境 思无止境-郑波光专栏-评议栏-再复迷网
郑波光专栏
您的位置:首页 >  评议栏 >  郑波光专栏
学无止境 思无止境作者:郑波光 阅读次数:

学无止境 思无止境
同窗情谊无止境


——谢刘再复同学赠书《思想者十八题》


贺厦大中文系63届《峥嵘岁月情》纪念画册出版


郑波光


本文准备将两个事放在一起讲,连接的纽带就是同学同窗,都跟刘再复同学有关。

   
刘再复是我在国光中学时高中同学,在厦门大学中文系时1963届同学。从去年芙蓉网文《刘再复与香港校友欢聚》一文,我详细了解了他们当时聚会、座谈、聚宴的时间是,2008412日晚间,参加的有潘金源、戴建国、李远荣伉俪、黄敏敏、林智育、张高贤、陈懋强、李民益、戴方、刘英烈、刘再复夫人陈菲亚女士等人。这次聚会刘再复送到会校友两部他的新著《思想者十八题——海外谈访录》(明报出版社20076月出版),散文精选集《我对命运这样说》(香港三联书店20031月出版)。在这次聚会中,他委托张高贤校友送我他签字的这两部著作。非常感谢,有劳高贤兄20081018日组团访闽路过厦门时,亲送给我。很高兴,这使我好像也参加了他们与再复兄的香港聚会。我与再复兄已经有23年没有见面了。1986年在北京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牵头主办的新时期文学十年研讨会那次,钱钟书、王蒙都出席,尤其是钱钟书先生的出席,让时任文学研究所所长、此次研讨会主持人刘再复同学特别高兴。我参加了此次盛会,会前会后,我见过再复几次。从那年后至今23年没见面。但最近,儿子在网上下载到国内网站上网的高行健、刘再复的报告会和记者采访的音像。特别亲切。儿子说刘再复是很纯粹的知识分子。特别欣赏他的气质和风度。

 这次香港聚会的主持人是林智育校友,文中林智育的主持语有一段说得好,他说他(刘再复)的行为准则,也是一种永远童心未泯、爱心长在和远离机心的真与诚。

    刘再复是一位性情中人,童心未泯,爱心长在,远离机心,这三者都是性情中人的题中之义,也可以说是很纯粹的知识分子的题中之义,这三者都非常切合刘再复的特点。他一直保持一颗赤子之心。所以,林智育校友概括得非常之好。

   
同时,刘再复同学还是一位很有理性、很能包容的人,是一位能做大事、有大度量的人。他的理论创造、学术成就所达到的层次和高度,在大陆学者中,是不多见的。著述等身,这个词,对他来说,不是言过其实,而是恰如其分。我们国光中学高五组文科班的同学,我们厦门大学中文系63届的同学,都为这位杰出同窗的成就感到由衷高兴,并且,一直保持着由衷的敬意。


 为了说明这一点,我这里就先来讲讲我们厦门大学中文系1963届毕业40周年老同学聚会的事,尤其是出版《峥嵘岁月情》纪念画册的事。

    2003
101819日两天,厦门大学中文系5963届老同学回母校,参加毕业40周年老同学聚会,那届150名同学(毕业大概140名左右),分甲、乙、丙三个班。甲、乙两个班是文学班,丙班是语言班。我和刘再复都是乙班,他是我们班团支部书记。到会的有60多位,参加照相的老师有周祖譔老教授、李如龙教授13位,还有一位新上任的校长,这是一位同学的连襟。实际上,我们主要是要和当年的老师们合影,有没有这位新校长都没关系。我们当年的校长是著名经济学家王亚南校长,现在,我们很难看到大学校长中有著名的专家、著名的学者,我想,大学教育质量的滑坡,跟这点也有很大关系。

   
那年聚会就准备出版纪念画册,此事筹备了五年,终于在20089月出版。这又是毕业45周年最好的纪念。主编的是63届福州校友分会的同学们,主要由陈庆武同学具体负责。纪念画册编后语写道经过三个多月的努力,终于收集到近90位老同学的照片和有关资料;同时,也多方寻找到十多位去世老同学的照片。在郑玉圆同学的帮助下,又征集到十多位健在老师的照片。此外,北京,内蒙、山西以及在闽的许多同学都积极提供了不少珍贵老照片,以及诗文与诗画作品。于是,根据现有的图片资料分成六个组编辑成册。这六个组是:
    一、 校园换新貌  故址觅前踪;
    二、 四年承教诲  一世感师恩;
    三、 风华忆同砚  岁晚思友情;
    四、 重逢喜合影  欢聚乐举杯;
    五、 书画寻乐趣  诗文抒感怀;
    六、 珍照再观赏  人老羡青春。


应该说,编辑者花了不少苦心,类的划分,每类用语,对联一般词语的推敲、组织,都做得非常之好。很能表达大家共同的心情和要求。就拿第一部分来说,厦门大学的故址、新貌:老校门、新校门、陈嘉庚纪念堂与厦大纪念馆、厦门大学大礼堂、鲁迅纪念馆、厦大经济学院楼前的王亚南校长塑像、厦大校园中心区……这一组就有26帧彩色照片。相当全面地、直观地展现了校园及周边海上景观。这是最能牵动身处外地的游子心情的照片。就是我们身在厦门的同学,也感到无比的亲切。

   
 画册的首页,还特意选一帧2001年庆祝厦门大学建校80周年,中文系63届部分同学在老校门前的合影,白色校门上有一幅红底白字横幅大标语热烈庆祝厦门大学建校八十周年我是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照片上十三位同学几乎都是当年分配到北方,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内蒙、山西,先后调回福建的同学,很荣幸其中就有当年分配山西工作的四位同学:第二排左一(戴太阳镜者)是陈庆武同学,他就是这部画册的执行编辑者,当年他在山西长治二中;二排右二是张瑞初同学,当年他分配在山西晋中;一排左三是张端来同学,当年他在长治农校;一排左四是我,当年分配在沁县一中。我们四人分别在山西晋中地区和晋东南地区。唯一的女同学就是特别热心肠的郑玉圆同学。

http://fu-rong.cn/UpLoad/wenzhang/2008/zhang_bo_guang/38.jpg
蔡厚示教授访美时与刘再复合影(画册中选)

    再复兄虽然没有参加2003年那次老同学聚会,但是,同学们没有忘了他,让我很高兴的是,《峥嵘岁月情》不单有他的照片和资料(第21页),而且还选了蔡厚示老师访美时与刘再复同学合影留念一帧珍贵的合影(第57页)。(见文后付照片)蔡厚示教授是我们在厦门大学上学时非常热爱和尊敬的一位老师,他教授古典文学课程。纪念画册的编辑者,很理解、很能代表同学们的心意,让我们能够在这个纪念画册上,看到久违的再复同学,实在令人高兴。这也充分说明同学们对再复同学的同窗情谊和敬意。

   
本文后付一张厦大中文63届毕业40周年老同学大聚会纪念——2003•10•19于母校合影,另加一张厦门大学中文系一九五九级乙班毕业合影 1963•7•28”,画册中有甲班、丙班毕业合影,就少了我们乙班。在此补一张。这里我要介绍一下,合影第一排席地而坐,2就是刘再复,1是张和发,右5是王云光,他们三人毕业后都分配到北京工作,左3是洪鼎祥(也是我们国光中学1959年考入厦门大学中文系的国光校友);最后一排站者右5是游福安,右6是本人,右13是黄顺通,我们三人毕业后都分配到山西工作。黄顺通同学、庄金章同学(他是甲班)是帮助我全家从山西调回福建的同学大恩人。黄顺通的个人照片和资料,在第47页;庄金章的个人照片和资料,在第19页;山西同窗同乡好友林卫国(他是丙班)的个人照片和资料,在第34页;本人的照片和资料,在第42页。

   
第二排坐椅的是老师,右九是李如龙教授(他也是我们国光中学的学长,语言学教授);右13是中文系系主任林莺先生(不幸死于文革),右14是中文系书记万平近先生(中国现代文学学者),右12是中文系副主任周祖譔教授(中国古典文学学者),右6庄钟庆老师(现代文学教授)。

http://fu-rong.cn/UpLoad/wenzhang/2008/zhang_bo_guang/41.jpg
郑朝宗教授在书斋

    我还要补充两张照片,一张是教授我们《西洋文学史》、留学剑桥大学的郑朝宗教授,这张照片是从《郑朝宗(1910-1998)纪念文集》选取的,我从山西调回厦门后,曾多次登门拜望老师,有一次还带儿子去拜望过他,他弯下腰来看孩子,特别亲切的叫儿子弟弟,厦门当地习惯叫小男孩弟弟第二个字要拉长音,显得特别亲切;

   
另一张是教授我们《古代汉语》的陈敦仁教授1903-1984),他是鲁迅先生的学生,(鲁迅1926年到厦大前他已毕业,特地返校,来听鲁迅讲《中国小说史》,也算鲁迅的学生)他改编《红楼梦》为《绛洞花主》,他可能是最早将《红楼梦》改编为剧本的人。深得鲁迅先生的赏识,鲁迅先生为此还写下了著名的《绛洞花主小引》。陈老先生的公子陈元胜先生殚精竭虑,为了了却老父亲的遗愿,终于在20051月在厦门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绛洞花主》(这部书有28•5万字,321页,包括完整的剧本,鲁迅《小引》手稿等多张照片,还有老师保存的《绛洞花主》节录本影印,以及8篇评论、怀念文章等,十分完整),一年后2006118日我在厦门中山路新华书店,无意中发现,欢喜非常,购买一部。文后我选老师一张照片,这帧老师198380岁(逝世前一年照)的照片就是该书中唯一的照片。我忘不了,1977年我结婚回泉州,返程在厦门火车站幸运巧遇陈老先生,我给老师介绍了我的新婚妻子,交谈起来,才知道老师是来接到闽西插队的儿子回厦门。那儿子不知道是不是这位陈元胜先生。说话间,此事已过去了32年了。

http://fu-rong.cn/UpLoad/wenzhang/2008/zhang_bo_guang/39.jpg
陈敦仁教授(80)

    郑朝宗老师,陈敦仁老师(又名陈梦韶,鲁迅先生小引就称他梦韶,在大学,我们都称他陈敦仁老师),两位老师,音容笑貌,栩栩如生,还在眼前。

    《思想者十八题——海外谈访录》是明报出版社“21世纪文库”出版系列中之一部。在封面“21世纪文库”标志下有两句小字写道:“十七年漂流生活的心曲,谈锋交触之际迸发而出的思想火花。”关于这部著作的内容,刘再复在《自序:思想者的尊严》一开头就介绍了:

   
“这部集子,主要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报刊的采访录、答问录,一部分和一些朋友的对谈录,共同点是谈话而不是文章。但为了给采访者作注,让读者深一些地了解访谈内容,也付上几篇演讲稿和文章。”

   
这部书有453页,堪称大部头著作。余英时在《序: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中写道:“刘再复兄这部《思想者十八题》集结了他十七年’漂流’生活中的采访录和对谈录……十八题中的论旨在他的许多专书中差不多都已有更详细、更严密的论证……在对谈录的部分,我特别要提醒读者注意他和高行健、李欧梵、李泽厚三位朋友的对话。这是思想境界和价值取向都十分契合的’思想者’之间的精神交流。”

    
《我对命运这样说》是刘再复的散文精选集,是“三联文库”系列丛书中之一部,据该书编选者舒非《编后记》说,“三联文库”的主要读者对象是中学生。发行量应该是很大的。我觉得,刘再复的散文,更多的是思想随笔,精神断章。舒非写道:“刘再复近年书读得很多,涉猎得也很广,包括思想方面的,哲学方面的”,“太深了”,“我怕中学生会觉得深奥”。这就是再复散文的特点。不过,只要青少年细心反复读了,还是可以逐步吸收的、大有教益的。他的散文,都是有感而发,每一篇都有它启迪人思维的闪光点。

   
我很认同余英时先生在《思想者十八题》《序》中所说,此书最值得注意的是和高行健、李欧梵、李泽厚三位朋友的对话,尤其是2005年《与高行健的巴黎十日谈》,其中这段话最富有概括力、最精彩,高行健对刘再复说:

   
“出国后你写了那么多书,太拼命了。光《漂流手记》就写了九部,这是中国流亡文学的实绩,还写了那么多学术著作。前几年我就说,流亡海外的人那么多,成果最丰硕的是你。你的散文集,我每部都读,不仅有文采、有学识,而且有思想、有境界,我相信,就思想的力度和文学的格调说,当代中国散文家,无人可以和你相比。这都得益于我们有表述的自由。更关键的是你自己内心强大的力量,在流亡的逆境中,毫不怨天尤人,不屈不饶,也不自恋,而且不断反思,认识不断深化,这种自信和力量,真是异乎寻常。你的这些珍贵的文集呈现了一种独立不移的精神,宁可孤独,宁可丢失一切外在的荣耀,也要守持做人的尊严,守持生命本真,守持真人品、真性情。仅此一点,你这’逃亡’就可说此生’不虚此行’,给中国现代文学增添了一份没有过的光彩,而且给中国现代思想史留下了一笔不可磨灭的精神财富。”(第3-4页)(余先生《序》中也引了这一段)

   
正如余先生所说,这是高行健给刘再复勾勒的“一幅最传神的精神画像”,这里有他的进取、勤奋,有他的学问、学识,有他的人格、气节,对刘再复来说,完全名副其实。

    
刘再复是文学家,思想家,他的读书,他的思考,他的著书立说,从年轻,到年老,从国内,到国外,从不间断,令人叹为观止。他之所以能够博得中国唯一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先生的高度评价,绝对不是偶然的。

    
他的理论生涯,启发我们,学无止境,思无止境,耳顺之年以后,有如孔子云:“不知老之将至”,永远积极面对人生,乐观面对人生。

    我对全文做一个小结,从本文所述,我深深体会到:
    
学无止境,思无止境,同窗情谊无止境。

    2009年春节到来之前,特向刘再复同学及其家人,致以新年的祝福,健康快乐!同时,向国光中学高5组,特别是我们文科班的老师、同学,向厦门大学中文系63届的老师、同学,致予新春的祝福!健康快乐!

2009•117•除夕前8
                                                        1
18改定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