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重青恩师光临寒舍-郑波光专栏-评议栏-再复迷网
郑波光专栏
您的位置:首页 >  评议栏 >  郑波光专栏
叶重青恩师光临寒舍 阅读次数:

叶重青恩师光临寒舍

郑波光


    2013年3月22日早晨,我还在睡着,因为前一天晚上看电视看得太晚,早晨起不来。大约9点半了。电话铃声响了,是叶老师的电话,他是在我们这个小区他女儿家打来的,知道我还没有起床,就告诉我10点来。10点钟,我下楼把老师迎上来。

    12年前,2001年7月,我乔迁新居到前埔这里。刚刚搬好家。为了让特别辛苦的夫人、孩子休息一下,我让他们回一趟沈阳。我一个人在家。一天,我在阳台上,看到楼下一位老人带一个小孙子在楼下大榕树下玩,怎么那么象叶老师。我不敢冒昧叫。就下楼去跟前一看,果然就是叶老师。简直太高兴了。我请他上楼看看我的新居。2003年有一天,叶老师第二次来我家,老师特意给我送一部《共悟人间——父女两地书》(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年3月出版),这是他的外甥刘再复与刘剑梅父女合著的著作。书前有刘再复的女儿一段题词:

    “谨以此书此情、献给至亲至爱的奶奶叶锦芳、——父亲和我的第一家园、
          刘剑梅、2000年3月、于美国马里兰大学”

    这本书里有许多很好的照片,我这里选两张,1997年刘兄在美国盐湖城照片,1999年父女在美国家中。随文登上。

    叶老师在国光中学教授生物课,我后来选择文学作为专业。在国光中学时我跟老师没有交往。我把叶老师称为恩师是指毕业以后,尤其是我1992年从山西调到福建以后,老师对我特别热情,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到21世纪,20多年来,老师惠赠给我《南安国光中学创办五十周年旅港暨旅外国光校友会成立特刊》(旅港暨旅外国光校友会1993年8月22日)、《六秩兴学,百年树人——纪念光前学村创办六十周年1938-1998》等多种有关国光中学的纪念册,还有报纸资料。让我有机会了解母校情况。20多年来,我也多次在回泉州时登门拜望老师老人家。一个人去以外,我跟老伴一起就有三次以上到过他们家裴巷有小花园的寓所,也跟孩子一起去过。对了,老师是羽毛球运动健将,多年来参加许多老年组比赛,多次获奖,老师都给我惠寄获奖时照片来,我都珍贵保存着。

    老师此次来,我泡红茶招待,原来老师平时喜欢喝白开水,所以只喝一杯,后来就不断对白开水喝。老师去年九十岁大寿,我是看到他的外甥刘再复同学给舅舅拜寿书法大作“万寿无疆”才知道老师大寿,于是我也不成敬意,写一幅书法“寿比南山”给老师拜寿。老师今年九十一岁了,我看他身体硬朗,精神矍铄。我老伴注意到老师上身穿的厚一点,是秋衣和羽绒衫夹克,但是下身只穿一条的确良单裤,他还把裤拉起来让我们看,里边没有穿衬裤。真是让我们吃惊。我们里边都穿衬裤和羊毛裤保暖。老先生身体真让我们佩服。这跟他坚持锻炼身体有密切关系。我们一起聊了一个小时。我让儿子给我和叶老师合影,照了几张照片,这里选一张。木棉花盛开,随文也选一张照片,表示这次见面的季节。

    老师11点就得回去,因为出来没有告诉女儿。我送他下楼,在小区一直送他到他女儿家,他一眼看到一辆绿色小车就说,她女儿回来了,这是她的车。就站着,告别前,这时一个老年妇女路过,跟老师打招呼,这是以前跟叶老师一起打羽毛球的老年人(已经去世)的老伴,这妇女问他,今天有没有打羽毛球,老师回答说昨天打了,今天休息一天,没有打。后来又有一位老年人背一个挎包路过,他们又打招呼。老师告诉我,这也是打羽毛球认识的。短短一点时间,我发现叶老师跟小区不少老年人很熟悉。老师年纪虽然大,但是很有亲和力,很有活力。我深深佩服。

    祝老师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2013•3•27•厦门前埔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