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牧惠先生的《刘再复事件》-友朋专栏-评议栏-再复迷网
友朋专栏
您的位置:首页 >  评议栏 >  友朋专栏
读牧惠先生的《刘再复事件》作者:毛​牧青 阅读次数:

读牧惠先生的《刘再复事件》

      


毛牧青

         

刚在凯迪读了章立凡先生转发的一篇牧惠先生的旧文,是谈近30年前发生的刘再复事件一些内幕,读后颇有一番感慨。

这是上世纪文革后七、八十年代拨乱反正新老交替诸多事件中的一件不大不小事件。已过世10年的牧惠先生这篇文章,就牧惠的人格,我相信这篇文章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

那段难以泯灭记忆的年代,如同我读着刘宾雁先生那些良心报告文学作品,我也是读着邵燕祥、牧惠等这些体制内敢于抨击弊端的杂文大家走过来的。对这些耿直敢言的老前辈老同志老作家,我始终心存敬意和崇拜。

对文中提及的主角刘再复先生,也是我崇敬的体制内的较年轻文艺理论家,是当代中国著名的    人文学者,也是当时的中科院社科院文艺研究所所长。1979年后的首波思想大解放浪潮,刘先生开始思考一些重大的文学问题,如典型论反映论对不对;文学的党性原则与个性原则是什么关系;作家的现实主体艺术主体是什么关系;世俗视角超越视角是什么关系;文学的时代审判自我审判是什么关系(忏悔意识);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性格为什么是模糊的组成;文学如何真正地成为人的文学等等。带着这些思考,他90年代先后在《中国社会科学》、《文学评论》等重要刊物集中发表了一系列文章,与其他灵魂开始复苏的知识分子一样,开始用自己的勤奋和反思来弥补“10年无成的历史缺憾。他的这些做法,使他成为八十年代知识分子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之一。

而他1983年初写1985年初完成,并与1986年公开发行的《性格组合论》著作,更是随后几年影响很大、也颇引起争议的名作,还被评为该年度十大畅销书,并获金钥匙奖1988年初我在书店偶然发现了它,立马买下并一直保存至今,时不时翻阅。

《性格组合论》之所以能引人瞩目广泛争论,在于刘先生在我国首次提出人物性格二重组合原理。其实他早在19845月,就在《文学评论》里首次发表了他的观点的《论人物性格的二重组合原理》文章,与传统文学里人物性格非白既黑的固定模式发生激烈碰撞,引起学术界的关注。1986年初,他的《论文学的主体性》(下篇),再度引发陆内文学理论的大论争。更系统的专著《性格组合论》出版,成为当时当代中国美学史中一部具里程碑意义专著,书中重新定义了文学作品中人物性格这一核心要素,理清了人与文学的真正关系。不久,这部书也成了批判的靶子……

 刘再复先生在这本书的《自序》里,谈了他最初写这本书的动因:在一段历史时期中,我们的土地上发生了种种奇异的精神现象,其中有一种就是竟然把天底下最复杂、最瑰丽的现象——人,看得那么简单,英雄像天界中的神明那么高大完美,坏蛋像地狱中的幽灵那样阴森可怖。这种人为地把人自身贫乏化,导致了文学的贫困化,也导致了民族精神世界的僵化。在书中,他大量引用了古今中外文学艺术作品中对人物性格细化的描述,以及广引博证马列著作和中外学者论述,来阐述自己的观点。这无疑是对文革刚结束不久,国人仍沉湎在固化的非红即黑高、大、全一好百好,一坏百坏的一种反动,随即也引来诸多僵化马克思主义学者的上纲上线批判,使原本文学艺术界纯学术的讨论,最终演化成异常思想界的阶级斗争闹剧。各类人物行行色色的表演,在这起不大不小的闹剧中,扮演了主动地、无意的、卑鄙的、无奈的角色。

说来刘先生有关人的性格多重性理论,即便在当年的世界上看,也并不算什么新发现,只要读过中外名著的人也会有体会感觉的。但在那时我国,还容不得主流意识的认可。许多超前的与宇宙真理相悖观点,更会遭传统意识形态遗老遗少视为异端的强烈抵制和压制。牧惠先生的这段记录,就是那时其中的一段回忆描述。让人不难看出,即便在思想解放比较开明的1980年代初中期,要想突破传统模式禁锢和潜移默化思维,该有多么难。当然后来世事多变,反自由化浪潮崛起,也最终导致许多政治悲剧事件发生。1989年刘先生成旅居海外的学者,又相继写了许多专著大都海外出版。我想大凡那个时代过来的人,只要留意都会有所觉察的。

 2004年,年已古稀的海外游子刘再复,作为香港城市大学教授首次回到广州在中山大学进行学术演讲,引起国内知识界不小轰动,成了当年文化界的一个公共事件刘再复热再复起,出版社杂志社纷纷贴热脸套近乎刊发他的著作。

客观说,《性格组合论》这本书里许多观点闪着先知光芒,今天读来仍觉新颖。虽然里面一些观点今天看仍显陈旧属传统说教的沿袭,但毕竟我们不能用今天水准去苛求它的历史局限。

 “人物性格组合原理也让我想起上世纪60年代文革前,学术界里对哲学、历史、经济、文学等不同观点的纯学术争论,最终上升到阶级斗争这个的角度进行摧残,为不久的文革开张埋下伏笔。当时对邵荃麟提出的中间人物论批判、对作家赵树理等人作品中小人物群众落后论批判,颇有些与20多年后对刘再复人物性格组合论类似批判,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其实人性的多重性在任何国家都是个共性问题,更何况我们这个几千年专制下的农业落后国的国民的世态了。人性的优点和人性的弱点并存,是人类变得复杂化而显世界的多彩。这点大约连上帝也不否认。否则祂那样整治人类发难人类,还制造了耶稣和撒旦,又图个什么? 

有着人是一棵会思考芦苇名言的法国科学家帕斯卡,也曾说过,人介于神和魔鬼之间的哲言。这句话很精辟道明人类的二重性格组合。这些在世界浩瀚人文名著中对具体好坏人物的冲突描写可谓数不胜数。如今我们的社会更能验证人物性格多重性现象随处可见。譬如那些由好人变坏人的贪官污吏的蜕化过程;深受追捧和民间喜爱的《乡村爱情》系列故事局里面的多重性格的众多喜剧性或悲剧性的小人物;……这些,难道不是现实中我们身边甚至包括我们自己性格二重性的活生生展现么?刘再复先生曾说,德国是一个思辨的民族,日本是一个实证的民族,而我国是一个直观的民族。此话深刻一语中的,看看我们历来的折腾或许会更明白。我信然。    

这起被称作为刘再复事件中相关的人物,如今大都作古。最先进的理论光环,并不能真正解决客观人性上存在着个人恩怨、文人相轻、宗派斗争等等劣根影子,这点必须承认。但这些并不奇怪也不算太复杂的矛盾,关键在政治立场这个冷冰冰的高尚原则怪物的名义下介入搅和,让浓厚的非红即黑传统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意识,把这些原本客观人性弱点的矛盾,变得更加复杂和恶化,随后更加剧了事态的扩大和恩怨对立,也成了几年后某风波在思想上理论上乃至学术上以人划线的国家大悲剧。

今天回忆起来要打板子,我看最先需要打的就是打着唯我正确旗号、故意扭曲人性的这种意识形态——它才是我们如今许多人和事物人为地去由简单变复杂成你死我活对立的最大祸根和异端! 

所以,我认为当年的反自由化某些方面走向了异化,是对一种刚要在思想上、理论上到学术上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良好复苏的一种严厉摧残,是在当年新形势下思想解放萌芽所表现出的一种反右变种运动,无论主观出发点如何,客观还把一些忧国忧民、敢于直言的良心人士打了下去,总的说对其后来造成的后果我是嗤之以鼻。因为许多东西那是在打着红旗反人性,不宜提倡。仅此而已! 

如今,归来的刘再复变得很淡定也很感恩,潜心研究红学并出版了不少此类专著。在去年11月初的一天,正在香港科技大学高等研究院演讲的刘再复,面对中新社记者采访说,许多人都追逐金钱,我偏不。现在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当潮流外人,就像《红楼梦》里的槛外人,卡缪所说的局外人

                                                                 2014年616日早

 

 

附:

牧惠:刘再复事件


123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