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写作史》自序-《2016年》-各年份文本-文本-再复迷网
《2016年》
您的位置:首页 >  文本 >  各年份文本 >  《2016年》
《我的写作史》自序作者:刘再复 阅读次数:


《我的写作史》自序

 

刘再复

 

二〇一四年我在香港科技大学“客座”时,柳鸣九先生约我为他主编的《当代思想者自述丛书》写一部自叙史。答应之后才发现写自叙史即自传为时过早,因为我的生平里涉及到一九八九风波等敏感话题,在国内出书肯定通不过。但已答应,只能另想办法,于是,我便把自叙史,分解为“我的写作史”、“我的心灵史”、“我的思想史”、“我的生平史”。先着手写下《我的写作史》,完成之后由汕头大学《华文文学》杂志首次发表。副主编庄园博士胆识过人,把8万字的书稿在一期中全部刊发出来,接着,河南文艺出版社又推出《两度人生》,把《我的写作史》和吴小攀对我的访谈录放在一起出版。

《我的写作史》既然出版,那就得认真地写出整部自传了。因此,便接着构思《我的心灵史》、《我的思想史》、《我的生平史》。构思中,曾自我叩问过,“自传”是按主题分别写出,还是按传统的写法编年自叙更好。想了想,觉得各有长处,但《我的写作史》已经出版,也只能以分卷形式即主题分野形式写下去了。试试吧,反正写作就是试验,不妨再试验一次。不管怎么写,还是写作态度最为重要。好在早已确定写作应以说真话为本,真话虽然并非就是真理,但它却是通向真理的前提。以往“说真话”是做人常识,现在则需要有些勇气;“正直”本来是人的常态,现在则需要修炼才能抵达。这是时代的进步还是退步?当然是退步。写作时,才明白对政府说真话难,而对朋友说真话也很难,甚至对自己的学生和子弟说真话也难。最后,觉得对自己说真话也不容易。在大时代的潮流中自己固然当过“弄潮儿”,但也当过“随波逐流者”;既当过“时代的先锋”,也当过“时代的尾巴”;既有“知识”,也很“无知”,因此,“自传”除了应当面对“主体的飞扬”之外,还应当面对“主体的黑暗”。也就是说,自己要对自己说真话,就必须战胜自己的面子、自己的幼稚、自己的虚荣、自己的性格弱点,所以也不是容易的事。

这部自叙史,虽写于美国,但全靠身在中国的表弟叶鸿基先生为我打印文稿。因此,除了要感谢香港三联负责人侯明兄、责任编辑张艳玲小姐外(没有他们的鼓励和支持,此稿不可能单独问世),还要感谢叶鸿基表弟。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