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再复先生的印章-何静恒专栏-评议栏-再复迷网
何静恒专栏
您的位置:首页 >  评议栏 >  何静恒专栏
刘再复先生的印章 阅读次数:

刘再复先生的印章

 

何静恒

 

 刘再复先生的印章,我见过的有四枚。

 两方姓名章,均为白文、方形。一方刻有“刘再复”三字,布局疏密有致,浑然天成;一方则是“刘再复印”四字,苍莽古朴,刘再复先生用毛笔题字多用此印。两方印章钤出来都非常好看,我偏爱小一点的三字印,可能是先入为主的缘故,刘再复先生二〇一三年送我的字钤的就是这方印章。

 两枚闲章,均为朱文。一枚是长方形,上刻“君子”二字;一枚是椭圆形,所刻文字为“得大自在”。我觉得,这枚印章的好处首先在于以印章之形,写文字之意,不假他求,自我圆满,正合了“得大自在”的意思。禅的“得大自在”是心灵状态,刘再复先生“我手写我心”,早已参透如何得大自由、大自在的真理。

刘再复先生的印章均为名家所刻,最可纪念的还是那方“君子”印。

 不用印章,更是疏于鉴赏。说印章,还是说说如何见到这方印章。

去年秋天我途经香港,去拜望刘再复先生和陈菲亚大姐。在他们香港科技大学靠海边的家中(他们的女儿,刘剑梅教授就住在楼下),刘再复先生铺纸挥毫,赠我三条幅:一为“南天赤子”(送给我和静河),一为“幽兰自清”,一为“慈慧双修”。作为记名弟子,我深知先生题词的高远意境,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我更知道,先生的无分别心,是佛心。

刘再复先生的字飘逸空灵,与印章一动一静,意蕴无穷。

书桌很宽大,铺着毡子,摆着笔墨纸砚。

再复先生说:“这些笔墨都是我弟弟送来的,总是挑最好的送给我。”

他说的是他在香港的弟弟。

钤印章的时候他又说:“在美国钤章的事都是刘莲做。”

我初次见到刘莲,她还是个中学生,和我儿子知微在同一所学校读书,我儿子在小学部,她在初中部,那是在瑞典。也是在那一年(1993年),我初次接过刘再复先生赠我的书,一本是《人论二十五种》,三月份送给我们的;一本是《漂流手记》,五月份送给我们的。

刘再复先生在书的扉页上的签名,力透纸背。

瑞典的天是蓝的,海风轻柔。我的心仍然是忧郁的,时常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读完《漂流手记》,我对着波罗的海说:“这本书不知会拯救多少人的灵魂。”

此后的二十多年,漂泊无定,我们的行李箱中一直装着这两本书。

在汉密尔顿的家中,书架上,刘再复先生送给我们的书已经有二十多本。

其中有一本,《岁月几缕丝》,书的前面是刘再复先生的题词签名,日期是二〇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奥克兰;书的背后是陈菲亚大姐用英文写下的姓名、地址、电话号码。

感谢上帝,让我从地球的最北边到地球的最南边都遇到了你们。

我看着再复先生钤印。

先生说:“这是齐白石的印章,齐白石送给周总理,贾平凹又送给了我。”

印章落处,钤下的是“君子”二字。

这方印章表达的是君子之谊。

仔细揣摩,齐白石九十岁所画《清风君子》立轴与这方印章大约是同一时期的作品。此为朱文印,纵横平直,不加修饰,方正而不刻板。似有吴昌硕的金石风,却自然率性,朴拙天真,是齐白石印章中的精品。白石老人论印:“予之技止此,予之愿亦止此。”已经到了“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了。

读这两方闲章,我才想到,以往读刘再复先生的书,只注意到他“拼命读、拼命写”的一面,没有注意到他“闲散”的一面。他对艺术作品的欣赏,可归为闲散;他与友人的交往,可归为君子之谊,也可归为闲散。不过,无论是“拼命读、拼命写”还是“闲散”,都有“珍惜”的因素在里面。

刘再复先生的艺术审美品味是精致的(与平常心平常人并不矛盾)。他在讲述《中国贵族精神的命运》时说:

   

  我到卢浮宫大概去了五次,六次了,就是看不完,所以说读不完的莎士比亚,应该说看不完的卢浮宫,两万多件的艺术品,它最重要特点就是精致,每一部作品,每一个作品都不一样,非常精致。贵族的审美取向,一定是追求精致,追求高雅的,我们过去的问题是,把追求高雅看成是一种负面的东西,其实不对的。

  

 他认为,象牙之塔跟闲散、逍遥有关,是一种象征性的东西:

 

 那个象牙之塔就是一个作家,一个思想家精神创造的私人空间,必须要有一种象牙之塔的。有一个象牙之塔,有一个精神的空间,这跟关怀社会并不矛盾,我们一方面可以关怀社会,但是我们一方面还要进行很认真地从事精神价值创造,那精神价值创造的时候,必须要有一个沉浸状态,一个面壁状态,这样我们的艺术品,我们的作品,才可能精致,才可能有深度,所以这个东西本来并不矛盾的。后来我们把它对立起来了,把它对立起来就是整个的象牙之塔现在就没有了。鲁迅先生当时还可以躲进小楼成一统。到了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就不可能了。所以连放任山水的自由这些都没有了。(刘再复《中国贵族精神的命运》)

 

这两枚闲章,“君子”与“得大自在”阐释的“外儒内禅”,正是刘再复先生在落基山下象牙之塔中的立身态度。这是一种“虽然对社会也有所关怀,但内心却有一种禅的态度,一种对世俗世界抽离的、超越的、审美的、冷静观照的态度”。(刘再复《答<经济观察报>记者问》)

 有“在内心放下物质幻象而守持生命本真本然”的人,才能赢得“最深刻意义上的心闲,即内心赢得大自由、大自在。”(刘再复《富贵闲人解读》)

当初没有想到我会记这几枚印章,所以并没有把印章拿在手中细究,材质如何?是怎样的边款?现在还在后悔。又没有印章方面的专门的知识,只能记下这些零星印象。

  

                                                  2017年2月15日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