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力奋随笔集》序-为他人作序-友朋序跋-再复迷网
为他人作序
您的位置:首页 >  友朋序跋 >  为他人作序
《张力奋随笔集》序 阅读次数:

《张力奋随笔集》序

 

刘再复

 

张力奋这部采访录与随笔集,我一篇一篇地阅读,每一篇都很精彩。笼统地说,每一篇都“言之有物”。具体一点说,每一篇都“言之有人”,“言之有思想”,其中有许多篇还“言之有国家大事”,“言之有世界大事”,“言之有信仰大事”。因为言之不一般,所以便读得津津有味。

二〇〇〇年夏天,我和李泽厚到英国旅游,接待我们的几位朋友中,最难忘的是张力奋。那时他是《金融时报》的记者,忙得要命,但还是用两天时间带着泽厚兄和我观赏泰晤士河、伦敦塔等英国最重要的地方。英国的来龙去脉,风景典故,他样样如数家珍。真没想到,我们在遥远的英国,却找到双语都通的导游。

结识张力奋之后,泽厚兄和我对他的印象都极好。这大约是我们都发现这位聪慧过人的记者,身上有种“卤气”。《红楼梦》里的探春,称贾宝玉为“卤人”,贾宝玉正是聪慧之极又有点傻气的人。这种卤气,表现在张力奋身上便是他一向的正义感和一往的耿直。他作为记者,天生敏锐,但他却偏偏不知随风转向,不会拐弯。那一回初次相逢,他对李先生和我,一见如故,一点也没有防范之心。他所知道和他所理解的从政治到地缘文化,全都说给我们听。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在复旦大学就读新闻系研究生班,最后选择的论文课题竟是“刘宾雁”。八十年代末,刘宾雁已成“反面人物”,他却一点也“不开窍”,照样选择研究宾雁为研究对象;二〇〇〇年我们见面时,刘宾雁更属“异端”,但他还是毫不回避。那一瞬间,我想起著名作家张洁曾称刘宾雁为“笨人刘老大”,又想到眼前这个记者也是一个“小笨人”,那么,其论文课题的选择故事就可以称作“小笨人书写大笨人”了。想着想着,自己窃笑了起来,并觉得自己对大小“笨人”的发现,满有诗意:中国幸而有这些不屈不挠的耿直者在。

几年之后,力奋成了泽厚兄和我的年青朋友,有一回,我们于闲适中谈起了力奋。我问道,“文化大革命”时,张友渔(被“打倒”的原北京市副市长,《新建设》总编辑,中国法学权威)自谦地对我说,“我的学问只是"记者学问",不足以让你仿效。”而力奋是不是也属于“记者学问”?泽厚兄说:“记者总是最敏感,一般都能‘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但力奋比这种特性又多了一层深思。思想也是学问”。泽厚兄说完之后,我想了想,便觉得应把那副著名的对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修正一下,改过的对子便可描述力奋了,即“世事洞明有学问,人情练达非文章”。力奋是洞明天下大事之人,但他的洞明背后确有学问支撑着。他做人做得好,各路豪杰皆可为友,但他无论对谁(左、中、右)都真诚以待,不作表面文章。自己守持价值中立,对不同政治立场的人们都给予充分尊重,努力吸收其真知灼见。访谈时偶而也咄咄逼人,但都是为了寻求真理,而对访谈对象则始终存有敬意,格外谦和。大约正是这种人格魅力,再加上《金融时报》的金牌子,所以他能找到彭定康、唐德刚、傅高义、傅莹、葛剑雄、陈小鲁等赫赫名家,让他(她)们都畅谈出一些真内心真思想,极为难得。

和力奋在伦敦相逢后几年,力奋独自破天荒地创办《金融时报中文版网页》,并很快地拥有800万读者,在中文世界里影响极大。他在网页上特别开辟一个思想专栏,邀请周其仁、丁学良、许知达等思想者撰稿,我也被他约请,但因为无暇跟踪,仅为他写了一篇“谁是最可怜的人”,嘲讽中国人把孔子当成任意揉捏的面团,圣人沦落为可怜人。此文不经意而写,读者却很多,这才让我感受到力奋创办的这个网页与专栏,非同小可。

昨天感冒稍为好转,又和李泽厚兄去游泳。在泳池里,我告诉他:我将为力奋的随笔集作序。他说:“力奋这个人还是很遵守新闻行业的规则的。前几年,他让我对中国问题发表谈话。我说了八个字:经济进步,政治退步。后来我又不想发表了,就告诉他别刊登。他尊重我的意见。”我补充说,力奋是个老实人。此次我没有使用“卤人”这个概念,用的是“老实人”,李泽厚先生也默默地点了头。在当下充满骗子与谎言的世界里,像力奋这种既聪慧又老实的稀有生命,是何等宝贵呵?!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六日

美国Colorado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