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月刊》50年丛书”总序-《2017年》-各年份文本-文本-再复迷网
《2017年》
您的位置:首页 >  文本 >  各年份文本 >  《2017年》
“《明报月刊》50年丛书”总序 阅读次数:

 

“《明报月刊》50年丛书”总序

 

刘再复

 

一九八九年我出国之前并不了解《明报月刊》的重要性。出国之后,才知道它不仅是香港的文化重镇,而且是海外华文世界的思想重镇。二十世纪初的头几年,我继续周游列国,在奥地利、英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处都发现有《明报月刊》,那个时候,才真的知道,《明月》是地球上真正具有国际性的中文刊物。这之前不久,我到耶鲁大学讲演的时候,孙康宜教授告诉我,她主持的耶鲁大学东亚系,把《明报月刊》规定为“必读刊物”。最近这些年,我愈来愈明白“必读”的理由了。

除了在周游中对《明月》有所感知之外,更重要的是我自己的感受。出国后,我写了许多自救性文章,但总感到“吟罢低眉无写处”(鲁迅语),文章不知放在哪里发表。我的温和文字不宜发在极端性的刊物。而香港守持价值中立的知识者刊物唯有《明报月刊》,它最适合于我说话,此外,长期担任总编辑的潘耀明先生是我的好友,他刚毅木讷,口才不佳,却头脑清醒,心中有数,不仅善于“论世”,而且善于“知人”,对我极为尊重。于是,我的稿子首先就交给他。二十七年来,《明月》已发表我一百五十篇以上的文章。有人曾宣称要把我“闷死”、“憋死”在海外,但有“明月相照”,我不仅没有死,而且愈来愈拥有灵魂的活力。这当然要感谢耀明兄和他主持的《明报月刊》了。然而,我喜爱《明月》并非知遇之情,而是因为它具有一种非常坚实的精神品格。二〇一六年九月,《明报月刊》在庆祝50周年的晚会上,我和金耀基先生作为“嘉宾代表”分别发表讲话。我讲的正是喜爱《明报月刊》的理由,现把讲话要点抄录于下:

二十七年来,《明报月刊》,发表了我许多文章。但我喜爱《明月》,并非个人原因。而是因为《明报月刊》具有一种独特的、让我倾心的精神品格,这便是自立、独立、中立、不党、不私、不媚的品格。五十年来,香港风雨变幻,但它的精神品格一以贯之,不移不迁,因此,它赢得全球华人知识分子的信赖和尊敬。环顾地球,我们还找不到第二家像《明报月刊》这样的独立不移的思想与文化兼隆的中文刊物。《明报月刊》不是政府号筒,也不依附任何政治党派与经济集团。它是金庸先生所创办,但不姓金;它是张晓卿先生所支撑,但不姓张;它长期由潘耀明先生担任总编辑,但不姓潘。那么,它姓什么?可以说,它姓“人”。始终“以人为本”,“以人为重”。从创刊的那一天起,它就高举“人的尊严”的旗帜,一切文字只向人民负责和向历史负责。

在简短的讲话中,我强调的是《明报月刊》的基本品格也就是基本性质,“姓”什么也可以说是“性”什么。《明月》的基本性质既是以人为本,以人为重,以“人的尊严”为旗帜,那么,它当然无法容忍“四人帮”那种践踏人性、践踏“人的尊严”的一切罪恶行径。五年前《明月》纪念创刊45周年时,我亲自聆听金庸先生的讲话,他说:“因为‘四人帮’肆无忌惮地践踏人的尊严,所以我们的刊物一问世就针锋相对地把矛头指向‘四人帮’。这个帮派和集团很猖狂很庞大,而我们的刊物温和很弱小,但最后是‘四人帮’倒了,而我们的刊物还在,直到今天还健在。”不错,《明月》虽小,但它站在真理与正义的一边,所以它一直坚韧地生存下来,没有时间边界,也没有空间的边界。

《明报月刊》存在五十年,而潘耀明先生担任总编辑竟达25年之久。我在香港多年,作家圈子里的朋友,常戏称他为“宋江”。宋江其人,作为水浒梁山的领袖人物,他的武功文功都不能算是第一高手,但众多好汉之所以拥戴他,乃是因为他具有宽容、厚道、心怀忠义、珍惜人才等精神品格。宋江不是典型的侠客,但有侠气;不是道地的诗人,但有诗心;他不反皇帝,但也不想当皇帝。他不是狂风暴雨,却是滋润花木的“及时雨”。泰戈尔说,上帝的权威并不是在他的狂风暴雨中,而是在温柔的轻风细雨中。耀明兄未必知道这一句箴言,却用自己的行为呈现出泰戈尔的诗意。

《明报月刊》创办50年之后,国内有些识者、智者率先了解《明月》的价值,而且策划出版《明月丛书》50。我把这些朋友视为耿直的先觉者,因此,匆匆写了上边这些简介《明月》的文字,算是“丛书”的问世前奏。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九日

美国 科罗拉多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