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十伦》自序-新作-文本-再复迷网
新作
您的位置:首页 >  文本 >  新作
《人生十伦》自序 阅读次数:

 

《人生十伦》自序

 

刘再复

 

二〇一二年春天,剑梅受聘于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院。秋天,我便和她妈妈一起到科大探亲。一见面,她就告诉我,到了新学校,面临着双重挑战,一重是文学,一重是人文科学。前者还好对付,后者则不容易。因为她对于人文科学,不像我那么投入,而学院却要求她用英语面对四百位本科生讲述“人生价值观”的公共课。剑梅说:“这是另一学科,另一领域,等于要求我立即从文学跨入伦理学、价值学,我哪有这种跨界本事。”于是,她希望我帮她迎接这个挑战,闯过这个难关。而我,虽然涉略较广,但也从未讲述过“人文价值观”。在香港城市大学客座时,我从现代返回古典,讲述了中国贵族文学、中国流亡文学、中国挽歌文学等。从通常的纵向讲述转入横向讲述,固然有些新意,但始终没有走出“文学”范围。现在面对剑梅的伦理学课堂,实在没有把握。该如何讲,心里实在没有底。剑梅希望帮助,我真有些“爱莫能助”的惶恐。然而,时间紧迫,剑梅过两个月就得上课,不管怎么说,我总是比她更了解“价值观”是怎么回事。因此,我们商定,先由我用中文写一份课堂讲述纲要,然后再由她用英语作补充性和能动性表述。说定之后,我用两个月时间,日以继夜,写下了《人生十伦》,把我对于“人生价值”的基本理解畅说了一遍。好在我做人不失严肃诚信,追求知行合一,对国家、社会、家庭、他人、自己,都有一些坚守的道德准则,所以就把这些准则借此机会加以理性化、系统化。写出来之后,剑梅用英文发挥宣讲,竟然很受学生欢迎,也得到人文学部的领导人李中清等教授的赞美。剑梅是闯过了一关了,而我因为匆就写成,讲稿之得失,“寸心”完全不知,所以不敢拿出去发表。

二〇一六年,我第四次到科大人文学院“客座”时,把稿子交给香港三联的侯明兄(总编),她慧眼独具,读后立即决定出版并让张艳玲担任责任编辑,而今年初夏,北京商务书局的王飊先生。他是一个难得的编辑人才,认真审阅了全稿,并对我说,此稿“十分精彩”,完全肯定了我的讲述。为此,我高兴了好久,觉得自己在另一精神领域也可有所作为。

最近六、七年,李泽厚先生把研究的重心从美学与“思想史”转向“伦理学”,并对康德的“伦理学”作了发展。他把“伦理”与“道德”两大范畴区分开来。伦理学研究的是人的外在规范;道德学研究的是人的内在修为。前者的重心是公德即社会性规范;后者的重心是私德即宗教性心理。一是讲“我必须”;一是讲“我愿意”。在向泽厚兄讨教的过程中,我明确了“绝对道德形式”和“相对伦理要求”的区别,明确了“抽象继承道德形式”的可行性。而且觉得,李先生对于伦理学的贡献比对美学的贡献还要大,只可惜国内了解的人很少。我自己在完成《李泽厚美学概论》之后一直有一种再写一本《李泽厚伦理学概论》的冲动。大约正是这个基础,所以我在写作《人生十伦》时便十分顺畅,觉得满肚子“经伦”得以“一吐为快”。

现在,经王飊兄的编辑洗礼,我的《人生价值观》讲稿就要和国内的年轻朋友相遇了。为此,我感到痛快,也充满期待。而此时此刻,我觉得应当对《人生十伦》的识者编者先致以谢意与敬意。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六日

美国  科罗拉多州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