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再复年谱-《2017年》-各年份文本-文本-再复迷网
《2017年》
您的位置:首页 >  文本 >  各年份文本 >  《2017年》
刘再复年谱 阅读次数:
 

刘再复年谱

                 

1941年(农历九月初七)

    出生于福建省南安县刘林乡高山村(原名亭头村)一个半农半知识的家庭。父亲刘博渊自学至高中程度,会写古体诗还曾兼任过厦门《江声报》记者。母亲叶锦芳印尼华侨,后随父亲叶清琪归国就读。

 

1948年,七岁。

    其父得盲肠炎而亡,其母(仅二十六周岁)携带七岁的刘再复及两个弟弟(刘尊献、刘贤贤),从厦门搬回刘再复父亲的故乡刘林高山村。同年刘再复进入高山小学。

 

1953年,十二岁。

    进入成功中学读初中。在此结识了现在的妻子陈菲亚(其父陈英烈在成功中学里担任生物学教师)。

 

1956年,十五岁。

    进入著名华侨领袖陈嘉庚女婿李光前创办的国光中学。舅父叶重青、舅母吕惠芳在该校担任生物老师。入学后的第一学期就在全校的征文比赛中获得高中部的第一名。在此熟读中外名著。2013年国光中学七十周年校庆时,学校图书馆创建了“刘再复图书室”,刘再复为图书室题字:“我从这里出发”。

 

1959年,十八岁。

    考入陈嘉庚创办的厦门大学中文系。遭逢三年自然灾害,备受“饥饿的煎熬”,得水肿病。担任团支部书记,工作积极,而且用功学习,成绩优异,郑朝宗先生教授的《西洋文学史》课程二百多个学生中得五分的只有两人,刘再复是其中之一。而由彭柏山先生教授的《写作实习》课,他则担任“课代表”,被彭老师所器重。在厦门大学中文系就读四年,刘再复曾担任由鲁迅创办的刊物《鼓浪》的主编,并在《厦门日报》上开始发表诗文和评论。1963年,刘再复大学毕业时,被评为厦门大学校级优秀毕业生,全校仅有六位。王亚南校长亲自授予他用毛笔字书写的奖状。

 

1963年,二十二岁。

    厦门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中国社会科学院前身)主办的《新建设》杂志社。

十月,根据当时国务院规定,和各个研究所的毕业生89名去山东烟台附近的黄县白马公社劳动锻炼一年,被评为劳动模范。

 

1964年,二十三岁。

    去江西丰城县参加“四清”运动。

 

1966年,二十五岁。

    六月初,从江西“四清”运动前线回到北京,参加文化大革命。

 

1967年,二十六岁。

    一月与陈菲亚在北京结婚。当年十一月长女刘剑梅诞生(刘剑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曾任美国马里兰大学东亚系副教授,现任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部副教授)。

 

1969年,二十八岁。

    发表《关键在放下架子》(《中国青年》1969年第22期),讲述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如何根据毛泽东思想指导放下知识分子架子获得贫农马大爷、马大娘认可的过程。

 

1970-1972

    在河南息县、明港等五七干校改造三年。干校期间,除了体力劳动之外,还按照工、军宣队的规定,熟读了六部马克思主义的经典:《共产党宣言》、《法兰西内战》、《反杜林论》、《哥达纲领批判》、《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历史唯物主义和经典批判主义》。

 

1975年,三十四岁。

    三月,发表《鲁迅论孔孟之道是科学的死敌》(与金秋鹏等合写,《中国科学》1975年第2期),受制于整个意识形态话语影响,对儒家提出过于严厉批评。

    七月,参与《思想战线》杂志筹备,是五人筹备小组成员之一。

 

1976年,三十五岁。

    发表《鲁迅论“无名氏”》(与许怀中、孙腾芳合写,《历史研究》)1976年第3期),指出鲁迅重视劳动人民(无名氏)在创造历史中的重要作用;发表《学习鲁迅,更好地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与张琢合写,《考古》1976年第5期),指出鲁迅能自觉将“对文化遗产的研究工作纳入革命的轨道”;发表鲁迅与自然科学的系列文章:《鲁迅和自然科学》(与金秋鹏、汪子春合写,《中国科学》1976年第3期)、《鲁迅与生物进化论》(《科学通讯》1976年第7期)。出版论文集《鲁迅和自然科学》(与金秋鹏、汪子春合著,科学出版社,197610月)。此书于一九七九年推出第二版。书前有周建人的代序,题为《鲁迅与自然科学》。

 

1977年,三十六岁。

年初,起草关于成立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报告初稿。

五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获中央批准成立。刘再复时为邓力群主持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写作组”成员,写有许多批判“四人帮”的文章。另外还参加《红旗》杂志社工作,助写社论批判“四人帮”。

发表《鲁迅对文艺唯心论的批判》(《文史哲》1977年第4期,后收入《横眉集》),指出鲁迅反对文艺唯心论,强调文艺创作不能“以意为之”,脱离生活实际,人工制造典型注定要失败;发表《究竟哪个是春天的赞歌——赞<枯水逢春>兼评<春苗>》(与杨志杰合写,《人民电影》1977年第8期,后收入《横眉集》),通过对两部电影的比较,得出前者是对党的礼赞,后者是“四人帮”在诽谤社会主义制度,“煽动人们对党产生仇恨”;发表《斥阴谋文艺论》(与郅捷合写,《人民日报》19771029日),指出阴谋文艺是“‘四人帮’反革命政治纲领的直接产物”。

十一月,小女儿刘莲出生(刘莲,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硕士,IBM跨国公司高级工程师)。

 

1978年,三十七岁。

调入文学研究所,入所前入党,第二年转正。

发表散文诗《理想篇(青春赠语)》(《中国青年》1978年第1期),歌颂理想对于青年的重要性;发表散文诗《真理篇》(《中国青年》1978年第3期),是受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启发后写下的诗篇;发表《评“四人帮”对〈海霞〉的围剿》(与杨志杰合写,《人民电影》1978年第2-3期,后收入《横眉集》)为“四人帮”加诸电影《海霞》的种种不公“翻案”。

六月,发表《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方向与四个现代化——揭露“四人帮”对文艺工农兵方向的一个重大篡改》(与杨志杰合写,《社会科学战线》1978年第3期),提出“文艺为工农兵、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这一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方向被“四人帮”篡改成文艺为“夺取政权、巩固政权”服务,认为文艺“归根结底,是为无产阶级的根本经济利益服务,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

九月,出版《横眉集》(与杨志杰合著,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发表《华章一页贯古今(学习毛泽东史诗<贺新郎·读史>)》(与宋家钰合写,《红旗》1978年第10期),将对毛泽东诗词的解读和历史唯物主义、阶级斗争以及对林彪和“四人帮”的批判相联系。

 

1979,三十八岁。

一月,发表《封建主义在文艺领域里的复辟——论“四人帮”文艺思想和文艺政策的封建性》(《学术月刊》1979年第1期),指出“四人帮”文艺思想封建性的主要体现;发表散文诗《惜时篇》(《革命接班人》1979年第2期),强调“宁愿做坚守时间的‘吝啬鬼’,也不做任意挥霍时间的‘慷慨家’”。

三月,发表散文组诗《江畔的沉思》(《榕树文学丛刊(第1辑)》第278281页,福建人民出版社,1979年)。

三月,发表《论文艺作品中英雄人物的“悲剧结局”》(《社会科学战线》1979年第1期),否定“四人帮”“不能写英雄人物的牺牲”的文艺观念。

四月,发表《鲁迅对沙俄霸权主义的揭露和对普希金的批评》(《鲁迅研究集刊(第一辑)》第286305页,上海文艺出版社1979年),指出鲁迅站在被压迫人民一边,以反对沙皇剥削的立场来介绍俄罗斯文学。

五月,发表《鲁迅在五四时期倡导“民主”和“科学”的斗争》(与林非、曾普合写,《文学评论》1979年第2期),提出鲁迅在“五四”时期将“民主”和“科学”的思想启蒙工作与中国的社会现实相结合。

六月,发表《关于新诗艺术形式问题的质疑》(与楼肇明合写,《社会科学战线》1979年第3期),反驳尹旭的“新诗歌革命方向应当是在民歌与古典诗歌基础上发展新诗”这一观点。

九月,发表散文诗《虚怀与求实(青春赠语)》(《中国青年》1979年第9期);出版散文诗集《雨丝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79年)。

十月,发表《斥阴谋文艺》(与郅捷合写,《人民日报》19791029日),批判“四人帮”的阴谋文艺。

 

1980年,三十九岁。

    八月,发表《论时代文学与趋时文学》(《学术月刊》1980年第8期),将鲁迅的“趋时文学”概念分为“时代文学”和“趋时文学”。

十月,发表《读鲁迅早期的论文<科学史教篇>》(与金秋鹏合写,《中国科技史料(第二辑)》北京:科学普及出版社,第5764页,1980年),指出鲁迅写作《科学史教篇》基于“救国首先要救人,要改变祖国人民麻木的精神状态”。

十一月,发表《论文艺批评的美学标准》(《中国社会科学》1980年第6期,《人民日报》198112日部分转载),此文在1984年获得《中国社会科学》杂志首届青年科学论文奖。

 

1981年,四十岁。

四月,发表《<春潮在望>(节录)》(《诗探索》1981年第3期),点评白桦的政治抒情诗《春潮在望》。

六月,出版《鲁迅美学思想论稿》(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年台湾明镜出版社再版),以“真、善、美合一”来概括鲁迅的美学思想。

六月,发表《对于鲁迅“少读中国书”意见的理解》(与张琢合写,《读书》198111期)。

八月,发表《鲁迅和绘画艺术的写实主义》(《浙江学刊》1981年第4期),指出鲁迅的贡献在于“坚定引导美术走向写实主义的创作道路”;发表《讽刺艺术美的生命界限——鲁迅关于讽刺艺术的美学见解》(《文艺研究》1981年第4期),强调鲁迅将讽刺看着喜剧的支流,它通过对丑的否定来达到对美的肯定;发表《文学“民族性”的二元性与流动性——关于鲁迅民族性观念的思考》(《学术月刊》1981年第8期),指出鲁迅提出艺术的民族性(即民族个性)具有二元性,是矛盾的统一体;发表《主体感受在取材中的支配作用与神魔题材的人间性》(《人文杂志》1981年第4期),详细分析鲁迅的题材观;发表《你是普通的花》(《诗刊》1981年第8期)点评郭风散文诗集《你是普通的花》。

九月,发表《诗应当表现诗人对时代的感受——鲁迅诗学习札记》(《诗刊》1981年第9期),阐释鲁迅的“诗人真切地表现‘我’对时代的感受”这一观点。

九月十七日——二十五日,北京召开纪念鲁迅诞辰一百周年学术讨论会,刘再复提交《鲁迅美学思想在我国现代美学史上的位置及其发展轮廓》(《鲁迅研究年刊》(1981),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82年),认为鲁迅的美学观“从理论上扭转了我国近现代初期美学片面性的极端,吸取其中有益成分,从而确立了真善美统一的审美方向,即综合认识价值、社会功利价值、美感价值为艺术统一机体的审美方向”。

九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召开鲁迅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大会,“胡耀邦、叶剑英、赵紫阳、陈云、华国锋等,首都各界代表及外国朋友共6000多人出席纪念大会”。会议由邓颖超主持,鲁迅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委员周扬在会上作长篇报告《坚持鲁迅的文化方向,发扬鲁迅的战斗传统》,报告由刘再复、张琢起草,张梦阳协助。在此之前,刘再复还受陈荒煤的委托,为周扬起草了《学习鲁迅的怀疑精神》。

十月,发表《鲁迅悲剧观探索》(《学术研究》1981年第10期),提出鲁迅对于中国悲剧艺术的贡献不仅进行了概念界定,更重要的是“把大胆否定与破坏社会邪恶的真实性,看作是悲剧的基础与悲剧深度的前提”,“把粉饰和虚伪看成是最大的悲剧之敌”,批判了传统文化中的虚假“十景病”;发表《论鲁迅杂感文学中的“社会相”类型形象》(《文学评论》1981年第5期)一文盛赞鲁迅杂感文学的文体价值;发表《白雪之歌(节录)》(《诗探索》1981年第1期),点评《白雪之歌》。

十二月,出版《鲁迅传》(与林非合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福建教育出版社再版)。

 

1982年,四十一岁。

一月十三日,发表《笔分五彩写风云——评蒋和森的长篇历史小说<风萧萧>》(《人民日报》),指出这部历史小说取材上重视历史真实,人物塑造上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语言多姿多彩。

二月二十七日,发表散文诗《生命的金字塔》(《人民日报》)。

五月十八日,发表散文诗《我爱我温柔的土地(外二题)》(《人民日报》)。

六月,发表《从炼狱中升华了的灵魂——彭柏山同志和<战争与人民>》(《读书》198212期)。

七月七日,发表《初春的脚步,艰辛而豪迈——看话剧<初春>》(《人民日报》),评价邹维之话剧《初春》。

九月,发表散文诗《我辜负过那一片草地》(《上海文学》1982年第9期)。

 

1983年,四十二岁。

三月四日,发表《散文诗的特性》(《人民日报》),概括散文诗的特点“是一种比诗‘实’一些,‘自由’一些,而比散文‘虚’一些、‘凝练’一些的文体”。这也是刘再复对于自己散文诗的一种认知。

三月八日,发表《深切动人的奋斗者之歌——影片<人到中年>观后》(《人民日报》)。

四月,发表《诗人思维结构的新组合——读邵燕祥的六首抒情长诗》(《读书》1983年第6期),评论邵燕祥六首抒情长诗;发表散文诗《王国维之死》(《诗刊》1983年第3期)。

五月,发表《古老题材的新发现,读吕俊华<论阿Q精神胜利法的哲理内涵和心理内涵>》(《读书》1983年第9期)。出版散文诗集《深海的追寻》(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5月)。

六月十八日,发表散文诗《我爱萧萧风雨后》(《人民日报》)。

七月,出版散文诗集《告别》(福建人民出版社,1983年)。

八月二十三日,发表《血在,生命总要向前流动——杨度赞》(《人民日报》)。

九月,发表《关于王国维自沉原因的答辩》(《读书》1983年第9期)。

十月,发表散文诗《他的思想象星体在空中运行——爱因斯坦礼赞》(《当代》1983年第5期)。

十月二十二日,发表《天鹅》(《人民日报》),为即将(1118日)发行的万维生设计的天鹅邮票配诗。

十二月二日,发表《摇篮》(外二章)(《人民日报》)。

 

1984年,四十三岁。

一月,出版散文诗集《太阳·土地·人》(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1984年)。

三月,发表《读沧海》(《人民文学》1984年第2期),这是刘再复一九八〇年代散文诗中最有影响力的一首,融激情、才情、诗情为一炉。

三月,发表《<蔡元培的学术思想>序》(《读书》1984年第6期),这是为聂振斌《蔡元培的学术思想》一书所作序言;发表《鲁迅成功的时代原因与个人原因》(《福建论坛》(文史哲版)1984年第1期)。

四月,发表《用系统方法分析文学形象的尝试——读<论阿Q性格系统>》(《读书》1984年第7期),评价林兴宅的《论阿Q性格系统》著作。

六月,发表《论人物性格的二重组合原理》(《文学评论》1984年第3期)。文章产生强烈反响,对这一原理的探讨成为一九八四年文论界的一件盛事。其后发表系列论文《论人物性格的模糊性与明确性》(《中国社会科学》1984年第6期)、《论悲喜剧性格的二重组合——兼谈崇高与滑稽》(《文艺研究》1984年第6期)、《性格对照三种方式和它们在我国文学中的命运》(《学习与思考》1984年第6期),为著作《性格组合论》早日出版笔耕不辍。

七月二十七日,发表《大河,永远的奔流》(《人民日报》)。

 十月,在武汉参加学术会议的刘再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所在单位民主投票当选为文学所所长,一百八十多人投票,获得一百三十多票。在一九八五年所长的就职典礼上,他提出“学术自由、学术个性、学术尊严、学术美德”十六字领导方针。

十月二十七日,参加由作协、《经济日报社》、《当代作家评论》编辑部等在北京联合召开的题为“文学如何适应经济改革新形势”座谈会并发言。

十二月,发表《思维方式与开放性眼光》(《文学评论》1984年第6期)。

十二月二十五日,发表《研究个性的追求和思维成果的吸收》(《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85年第2期),较早思考“重写文学史”这一命题;发表《性格对照的三种方式和它们在我国文学中的命运》(《学习与思考》1984年第6期)。

 

1985年,四十四岁。

    三月,发表《杂谈精神界的生态平衡》(《读书》1985年第4期,1985628日《人民日报》转载),提倡“尊重作家、尊重作品、尊重作家的独特追求”。

五月,发表《两极心理对位效应和文学的人性深度——关于“人物性格二重组合原理”心理依据的探讨》(《文艺理论研究》1985年第2期);发表《关于小说进化历史轮廓的一般描述》(《小说评论》1985年第2期),将小说文体演进划分为三个阶段;发表《他把爱推向每一片绿叶》(《读书》1985年第9期),梳理、评价刘心武从《班主任》到《钟鼓楼》的小说创作。

十月,发表散文诗《慈母颂》(《中国作家》1985年第5期)。

十一月十八日,发表《文学批评需要赤诚》(《人民日报》,后收入《论中国文学》),这是为批评家何西来《新时期文学思潮论》(江苏人民出版社,1985年)所作的序。

十一月二十七日,发表《我喜爱苦恋乡土的歌》(《人民日报》),是为《绿的歌——福建散文作家作品选介》(任凤生主编,厦门:鹭江出版社,1985年)所作的序。

十二月,发表《论文学的主体性》(《文学评论》1985年第6期、1986年第1期)。

在《读书》(1985年)连发两篇《文学研究思维空间的拓展——近年来我国文学研究的若干发展动态》的长文,指出一九八〇年代初以来文学研究方法的四大趋向。

出版散文诗集《洁白的灯心草》(香港天地图书公司)书名由钱钟书先生题署。

 

1986年,四十五岁。

一月二十一日,召开纪念俞平伯先生从事学术活动六十五周年、诞辰八十五周年会议,特邀俞平伯、钱锺书、胡绳、刘导生等在主席台就座。刘再复作了主题报告,说明俞先生三个研究贡献:(1)文学创作方面的贡献;(2)诗词鉴赏和批评方面的贡献;(3)《红楼梦》研究方面的贡献。钱锺书评价:会议开得很好。

三月,发表《争鸣家的真诚、尊严与价值》(《文艺争鸣》1986年第1期)。

四月,发表《艰难的课题——写在<性格组合论>出版之前》(《读书》1986年第1期),叙述“性格论”这一课题的写作心路历程。

四月,发表《中国文学的宏观描述——<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卷“中国文学”条目初稿>》(《北京社会科学》1986年第1期,后收入《论中国文学》),这是为《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卷》头条所写的初稿,实际上是文学卷的总纲。。

《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卷》出版后,刘再复写了《对中国文学概貌的集体思考——〈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卷〉首条写作札记》,收入《论中国文学》一书中(《论中国文学》,作家出版社,1988年出版)。

五月,发表《关于人与文学的思考》(《读书》1986年第8期);发表《王朝闻美学理论的系统透视》(与林兴宅合写,《文艺研究》1986年第2期),后收入《论中国文学》;发表《献给俞平伯先生的祝词》(《文学评论》1986年第2期)。

六月,发表《广义情欲论——性格二重组合的心理动力》(《求索》1986年第3期);发表《论性格二重组合的整体性》(《福建论坛》(文史哲版)1986年第3期)。

七月,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性格组合论》,一年内印了6版,发行30多万册,是一九八六年的十大畅销书之一。发表散文诗《死之梦》(《人民文学》1986年第7期)。

七月十七日,发表《情不自禁 不得不作》(《人民日报》),提出他的散文创造动机是“本性使然,不得不吐”,散文是个人的“自叙传”,“离开自己的心灵生活和人格表现,就很难有散文的个性”。

九月,发表散文诗《月季颂——献给一九八六年教师节》(《人民教育》1986年第9期),后收入《刘再复散文诗合集》;发表《科学精神漫笔》(《群言》1986年第9期)。

十月,在北京主持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名义召开的全国性大型学术研讨会:《新时期文学十年》。刘再复在开幕式上作了“论新时期文学主潮”的主题报告。

十一月,出版论文集《文学的反思》(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主要收录一九八三年—一九八六年间发表的代表性论文。

十二月,发表《论新时期文学的主潮——在“中国新时期文学十年学术讨论会”上的发言(内容提要)》(《文学评论》1986年第6期,后收入《论中国文学》),首次提出新时期文学“谴责有余,忏悔不足”的问题。全文发表于《文汇报》(198698日和10日),摘要载《人民日报》(198698日)。

 

1987年,四十六岁。

被任命为国务院全国社会科学基金会文学组负责人和中国文学所、外国文学所、少数民族文学所、语言所四所学位委员会召集人,胡绳发正式任命书。

春,广东休养半年,出版散文诗《寻找的悲歌》(湖南文艺出版社,198811月)。

三月,发表《近年来我国文学评论界的三次变革热潮》(《福建论坛》1987年第1期)。

四月,发表《高度评价立下丰碑的现代优秀作家张天翼》(《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87年第1期),这是一九八六年九月三日在张天翼学术讨论会开幕式上的讲话。

十一月二十七日,发表《八十年代散文诗一瞥》(《人民日报》)

 

1988年,四十七岁。

一月,发表一组散文诗《灵魂的家园》(《诗刊》1988年第1期)。

二月七日,发表散文诗《我对命运这样说》(外五章)(《人民日报》)。

三月,发表《他献给世界以温暖的情思——<刘湛秋散文诗>序》(《当代作家评论》1988年第1期,后收入《论中国文学》);发表《我国近现代批判理性的成长》(与林岗合写,《社会科学辑刊》1988年第1期),这篇论文后收入《传统与中国人》第二章;发表《近十年的中国文学精神和文学道路——为即将在法国出版的<中国当代作家作品选>所作的序言》(《人民文学》1988年第2期,后收入《论中国文学》);发表《<王蒙小说语言研究>序》(《语文建设》1988年第5期),这是为于根元、刘一玲的著作所作的序。

出版《论中国文化对人的设计》(与林岗合著,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

四月,发表《赤诚的诗人,严谨的学者》(《文学评论》1988年第2期),为纪念何其芳诞辰七十五周年、逝世十周年而作;发表《传统道德的困境——“五四”新文化运动对传统道德的反思》(与林岗合写,《社会科学战线》1988年第2期、第3期,后收入《传统与中国人》第五章《道德的阴影》)。

五月,出版《传统与中国人》(与林岗合写,北京三联书店)。

发表《中国传统文化与“阿Q模式”》(与林岗合写)(《中国社会科学》1988年第3期),此文略作修改后收入《传统与中国人》第四章《寻求接解脱的代价》。

六月,发表《“五四”文化革命与人的现代化》(与林岗合写,《文艺研究》1988年第3期,《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88年第4期转载部分内容),此论略作修改后收入《传统与中国人》导论《“五四”文化革命与人的设计》。

    发表《自尊心的理性重现吕俊华<自尊论>读后》(《读书》1988年第12期)。

    七月十六日,响应中央为胡风同志进一步平反的通知,文学研究所和《文学评论》编辑部召开“关于胡风文艺思想的反思”座谈会,刘再复、朱寨、乐黛云、严家炎、樊骏、王富仁等参加了座谈会并发表讲话。

七月,发表《抛弃“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思维结构》(《群言》1988年第7期),此文是本年三月刘再复在全国政协与人大全会(人民大会堂)的发言。《人民日报》曾发表部分内容。《群言》则全文刊登。

八月,出版《论中国文学》(北京:作家出版社)。

九月,出版《刘再复集——寻找与呼唤》(黑龙江教育出版社),收录刘再复一九八〇年代在文学理论、文化研究、文学史研究、鲁迅研究、文学批评以及散文诗创作方面的代表作;出版散文诗集《人间·慈母·爱》(人民日报出版社)。

秋,《八十年代文学批评的文体革命》一文获全国性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征文评奖一等奖(全国参加征文比赛的论文共一千篇左右,其中二十二篇获一等奖。文学方面获一等奖仅两篇),钱锺书特致函祝贺,用“有目共赏”评价这篇论文。

十月,出版《刘再复散文诗合集》(北京华夏出版社),诗集由张宏儒作序。发表《西方文艺复兴运动和“五四”运动对人的不同认识》(与林岗合写,《人文杂志》1988年第5期);发表《<浮躁>的成功之点》(《瞭望周刊》1988年第50期),评价贾平凹这篇获得“飞马”奖的小说;发表《从传统到现代化》(与林岗合写,《福建论坛(文史哲版)》1988年第5期);发表《<刘再复散文诗合集>自序》、《我的文学小传》(《当代作家评论》1988年第5期)。

十一月二十二日,发表《强化现代文学研究的学术个性》(《人民日报》),这是在“现代文学研究创新会”上的发言摘要。

十二月十日,接受马悦然和瑞典文学院的邀请,参加诺贝尔文学奖颁奖仪式,“这是头一次邀请一个中国的文学批评家、作家来参加发奖仪式的全过程,包括国王宴会”。在此次访问中,刘再复还在斯德哥尔摩大学做了“传统与中国当代文学的演讲”并把高行健的《灵山》手稿带回北京打印,亲自校阅,完成后交请瑞典驻华领事馆转给马悦然教授开始翻译(译于台湾联经中文版出版之前)。

 

1989,四十八岁。

一月,发表《献给春节的心灵报告》(《瞭望周刊》1989年第1期)。

接受《人民日报》记者李辉采访,谈参与一九八八年诺贝尔奖颁奖仪式感受,所形成的《思想与社会——刘再复瑞典归来谈诺贝尔奖》一文载《人民日报》(198923日、4日)。

二月二十五日,发表《自尊,人类心灵的伟大杠杆——推荐<自尊论>》(《人民日报》),指出吕俊华《自尊论》的动人之处在于“作者站在与读者完全平等的位置上,充分尊重人类的心灵,充分尊重青年的心灵,充分尊重每一个个体的心灵”。

三月,正式发表《论八十年代文学批评的文体革命》(《文学评论》1989年第1期)。

三月二十一日,发表《中华自有风骨在》(《人民日报》),为《范曾画集》作序。

四月二十五日,发表《两次历史性的突破——从“五四”新文化运动到新时期的“现代文化意识”》(《人民日报》,原文题目为《“五四”文学启蒙精神的失落与回归》)。

五月,发表《文化批判的意义》(《福建论坛(文史哲版)》1989年第2期);发表《古代诗人的当代知音——蔡厚示老师<诗词拾翠>序》(《福建论坛(文史哲版)》19892期);发表《<古船>之谜和我的思考》(《当代》1989年第2期)。

三、四、五月间,应中美学术交流协会,到美国作学术访问。先后在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芝加哥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大学)作学术演讲。

六月,发表《个人·文学·当代中国的回答》(《当代作家评论》1989年第3期),与《人民日报》记者就自己的人生经历、家庭婚姻、近代历史、“文革”等方面展开不连贯的对话。

八月奔赴美国芝加哥大学东亚系,在李欧梵主持的“东亚文化研究中心”担任访问学者两年。其间作过多次学术讲座,包括“李泽厚与中国现代美的历程”。

 

1990年,四十九岁。

十月,参加美国杜克大学召开的中国比较文学旅美学会首届年会并做《告别诸神——中国当代文学理论“世纪末”的挣扎》的发言。

 

1991年,五十岁。

九月二十日,在日本东京Plaza Hotel与李欧梵一起探讨中国现代文学运动的陷阱:两极思维的陷阱、“主义”的陷阱、“集团”的陷阱及陷阱外的上海都市文学。谈话具体内容收录于《思想者十八题》6586页,这一谈话内容还收录在《放逐诸神》215236页。

    九月二十七、二十八两日,参加东京大学召开的“纪念鲁迅诞辰一百周年学术讨论会”,刘再复发表题为《鲁迅研究的自我批判》的发言。

    为了邀请刘再复参加东京大学纪念鲁迅的研究会,日本学界丸山昇、伊藤虎丸、尾上兼英等学者,作了极大的努力。受其感动,刘再复写了《丸山与伊藤》一文向他们致意。

 

1992年,五十一岁。

    夏,接受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东亚系主任罗多弼教授和马悦然的邀请,担任“马悦然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客座教授一年。[]

    夏,在美国Boulder寓所与李欧梵从“轻与重”角度讨论文学,指出中国很多作品写得太重,重到担心文学容易变成“通俗的政治小说”。(《思想者十八题》4464页)

    出版杂文集《人论二十五种》(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这是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的第一本中文书,又是刘再复出国后写的第二本书。

 

1993年,五十二岁。

出版《漂流手记》(第一卷)(香港天地图书),收集的散文大多创作于一九九〇年至一九九二年间,曾发表在台湾的《新地》、《广场》及《中时晚报》和香港的《今天》、《九十年代》及《明报月刊》上。

    五月,参加斯德哥尔摩大学东亚系召开的“国家、社会、个人”国际学术研讨会。此会由刘再复、罗多弼(斯德哥尔摩大学东亚系主任)、陈迈平三人共同策划组织。刘再复给会议提供的论文是:《文学对国家的放逐》。

 

1994年,五十三岁。

    出版《放逐诸神——文论提纲和文学史重评》(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指出中国当代文学的“论重构”和“史重构”。

出版散文集《远游岁月》(第二卷)(香港天地图书公司)。

八月,在吉隆坡参加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联合会举办的“中华文化迈向二十一世纪国际学术研讨会”,提交论文《大陆小说文本中文化观念的变迁》。

八月七日,在吉隆坡明阁酒店接受马来西亚《星洲日报》记者方路采访,采访内容以《文学对国家的放逐》为题载《星洲日报》(1995519日),后收入《思想者十八题》。

十二月,发表《无罪之罪和历史共业——与梁燕城的对谈录》(加拿大《文化中国》199412月号,收入《思想者十八题》),与加拿大文化更新研究中心院长、《文化中国》总编辑梁燕城就人的丰富性与复杂性、普通原则和绝对原则、主体论和情际关系的宇宙、宗教情怀与忏悔意识、无罪之罪和历史共业等话题展开对谈。

 

1995年,五十四岁。

    出版与李泽厚的长篇对话集《告别革命——回望二十世纪中国》(香港天地图书公司),书中收集了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四年底二人同住美国科罗拉多州boulder时的对谈。

 

1996年,五十五岁。

再版与李泽厚的对话录《告别革命——回望二十世纪中国》(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

 

1997年,五十六岁。

出版散文集《西寻故乡》(漂流手记第三卷,香港天地图书公司),这是刘再复漂流手记系列中最有代表性的一部,由余英时作序从这部集子开始。

七月二十日,发表《民族主义又再起——与李泽厚的对话》(《中国时报》,收入《思想者十八题》,《同舟共进》2009年第12期以《“提倡一个并不清楚的东西是危险的”——关于“民族主义”的对谈》为题刊登)。

 

1998年,五十七岁。

    与葛浩文教授一起主持以科罗拉多大东亚系名义召开的学“金庸小说和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并作“金庸小说在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的主题发言。此会有来自八个国家的四十多名学者。国内前来参加研讨的有严家炎、陈平原、李陀、钱理群、汪晖、吴亮、徐岱、蔡翔、靳大成、陈墨等学者。与会的女性学者与作家有刘禾、孟悦、虹影、田晓菲、沈双、刘剑梅、坚尼、符平等。金庸和他的夫人也前来参加。和林岗商定用三年时间完成《罪与文学》,各执笔一半。

    九月,发表《金庸小说在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当代作家评论》1998年第5期)。

 

1999年,五十八岁。

    出版《独语天涯》(漂流手记第四卷,香港天地图书公司)。

    八月,发表《百年诺贝尔文学奖和中国作家的缺席》(《北京文学》1999年第8期)。

    十月,发表《独语天涯》(《天涯》1999年第5期),选录自“漂流手记”系列第四卷《独语天涯》部分内容。

 

2000年,五十九岁。

五月,发表《救援我心魄的几个故事》(《读书》2000年第5期,选自散文集《漫步高原》)。

六月,接受诗人、香港浸会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林幸谦采访,就一九八〇年代、文革经验、漂泊文学等话题展开对话。

十一月,出版《论高行健状态》(香港明报出版社)。

十二月,发表《两地书写的快乐》(《读书》2000年第12期),是《共悟人间——父女两地书》的序言,讲述这本书的缘起:一对钟爱文学的父女用书信的方式平等、快乐地交流。《当代作家评论》2001年第1期部分转载。

出版散文集《漫步高原》(漂流手记第五卷,香港天地图书),集中的文章大多创作于一九九七年到一九九九年。

出版散文集《共悟人间——父女两地书》(漂流手记第六卷,香港天地图书;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年出版简体版),收录刘再复及大女儿刘剑梅一九九七年到二〇〇〇年间就“文化”、“文学”、“人生”等展开的漫谈。此书被评为香港“二〇〇二年十本好书”。

 

2001年,六十岁。

《罪与文学》脱稿。

一月十六日,在香港城市大学欢迎马悦然教授讲座会上作题为《为方块字鞠躬尽瘁的文学大师》的欢迎辞。

一月三十一日,在香港城市大学欢迎高行健演讲会上作题为《独立不移的文学中人》的致辞。

二月九日,发表《灯火一点明,黑暗就消失了》(《圆切线》200110月版,收入《思想者十八题》),与新加坡《圆切线》杂志柯思仁等就知识分子“夹缝人”状态、“放逐国家”的文学立场、二十一世纪文明与文化的冲突、民主、知识分子的经济功能、知识分子不参与式思考状态等展开对话。

三月,参加台北“华文文学高峰会”,做《文学的自救》的演讲。

四月,发表《论语言暴力——“语言暴力”现象批评提纲》(《明报周刊》20104月号,收入《思想者十八题》)。

发表《<红楼梦>阅读》(《小说界》2001年第3期),文章摘录自《独语天涯》(漂流手记第四卷)(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年)。

九月,为纪念鲁迅诞辰一百二十周年,在新加坡实验戏剧学院作《中国现代文学的奇迹与悲剧》演讲。。

十一月五日,发表《鲁迅与胡适比较——与李泽厚的对谈》(《亚洲周刊》2001115日,后收入《思想者十八题》)。

 

2002年,六十一岁。

    四月十一日,在香港科技大学“民族主义讲座”会上作题为《走出“民族主义”》的发言。

    五月,出版《罪与文学》(与林岗合写,香港牛津大学出版)。

六月,发表《走出民族主义——与厉建书的对话》(《上海艺术》2002年第6期,收入《思想者十八题》)。出版《阅读美国》(漂流手记第七卷,香港明报出版社)。

九月,在香港城市大学接受羊城晚报记者吴小攀、香港大学哲学博士生谢志斌采访,谈及生平及文学、文化、社会等广泛话题,后整理成书出版。

十月,发表《关于宗教大法官的寓言》(摘自《罪与文学》第三章第三节,载《读书》2002年第10期)。

十一月,发表《关于文学主体间性的对话》(《南方文坛》2002年第6期),这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主体性理论上力挺刘再复的杨春时就文学主体间性与刘再复展开的对话。

十二月,就“中国文学忏悔意识”接受香港城市大学《校讯》编者陈舒萓采访(载《校讯》第27期,收入《思想者十八题》)。

出版《书园思绪——刘再复学术思想精粹》(香港天地图书公司),由杨春时选编,集中了刘再复一九〇年代到新世纪的主要观点。

 

2003年,六十二岁。

四月,发表《媚俗的改写》(摘自《罪与文学》第十二章第三节,载《天涯》2003年第2期)。

八月,发表《对历史可能性的开发》(《读书》2003年第8期,后以《李劼和历史小说的新突破》为题,收入2004年出版的《现代文学诸子论》)。

 

2004年,六十三岁。

春,接受香港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记者采访,讲述出国前后的“第一人生”、“第二人生”。谈话具体内容收录在《思想者十八题》中。

    五月七日,参加哈佛大学为李欧梵举行的退休庆典仪式,开幕式上刘再复用“最善于自嘲的人”、“两栖狐狸、思维痴人”、“丰富多彩的‘人生盛宴’”、“集修养大成的《上海摩登》”、“一个很好的知识分子”,概括李欧梵的人格、学术、人生。

    八月,发表《中国文学的根本性缺陷与文学的灵魂维度》(与林岗合写,载《学术月刊》2004年第8期)。

    十二月,出版《高行健论》(台北联经出版公司),集中了一九八七年到二〇〇四年间对高行健的研究文章。此书由马悦然作序。

    出版《现代文学诸子论》(牛津大学出版社),收集刘再复对中国现代文学几位代表性作家(鲁迅、巴金、高行健、金庸、张爱玲等)的评论。

出版散文集《沧桑百感》(漂流手记第八卷,香港天地图书)。

出版散文集《面壁沉思录》(漂流手记第九卷,香港天地图书),主要创作于二〇〇一年到二〇〇三年。此书的韩文版已在首尔出版。

 

2005年,六十四岁。

一月,到法国普罗旺斯大学参加高行健国际学术讨论会。

二月,与高行健就四个话题展开对话:《放下政治话语——与高行健的巴黎十日谈》(《思想者十八题》第132页)。

    四月,在日本爱知大学国际中国学研究中心作《中国“尚文”的历史传统》(收入《思想者十八题》)的演讲。

    五月,发表《我承认自己那时是潮流中人》(《新周刊》20058月号,以《论八十年代》收入《思想者十八题》),接受广州《新周刊》杂志记者采访,就一九八〇年代刘再复“弄潮儿”角色及后来思想的转变等话题展开对话。

    五月二十六日,应日本佛教大学和中国文学研究专家、翻译家吉田富夫教授的邀请,在该校作《从卡夫卡到高行健》演讲报告。

五月二十七日,接受日本《蓝·BLUE》杂志刘燕子采访(谈话内容载《思想者十八题》。

七月,发表《悲剧与荒诞剧的双重意蕴》(《读书》2005年第7期)。

    秋,到台湾中央大学担任驻校学者与客座教授。

    十二月,在台湾中央大学哲学研究所与东海大学中文系作题为《<红楼梦>与中国哲学——论<红楼梦>的哲学内涵》演讲,讲稿刊《渤海大学学报》2010年第2期。

 

2006年,六十五岁。

到台湾东海大学担任讲座教授。

五月,受日本爱知大学国际中国学研究中心加加美光的邀请,参加中心的年度学术讨论会。

七月,发表《悟〈红楼梦〉,悟人间事》(香港《明报周刊》2006年第7期,收入《思想者十八题》),就《红楼梦悟》著作接受香港电台节目主持人采访;发表《论鲁迅状态》(香港《城市文艺》2006年第7期,收入《思想者十八题》),与《城市文艺》编者就鲁迅研究的新思路、鲁迅生命个体的复杂性、鲁迅的“个人主义”、鲁迅精神状态的特殊性、鲁迅改造国民性命题的时效性等话题展开对话。

    十月,出版《红楼梦悟》(北京三联书店),书名由范曾题签。《红楼梦悟》是开辟红楼梦研究新思路的重大尝试。其关键是用“悟”代替“考”与“辩”,即用悟证代替考证与论证。

十月十四日,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图书馆接收《南方周末》记者夏榆采访。

 

二〇〇七年,六十七岁。

六月,出版《思想者十八题》(香港明报出版社),主要收集二〇〇〇年到二〇〇四年间的报刊的采访录、答问录以及和朋友的对谈。

八月,发表《返回古典,就是返回我的“六经”》(《南方周末》200789日第E31版)。

九月,发表《中国出了部奇小说——读阎连科长篇小说<受活>》(《当代作家评论》2007年第5期)。

 

2008年,六十七岁。

二月,发表《骑士精神与“女儿”崇拜——关于<红楼梦>女性立场的讨论》,这是与刘剑梅对话集《共悟红楼》里面的一章,父女二人从女性视角探讨《红楼梦》。

三月,发表《朱正新著<鲁迅传>港版序》(《鲁迅研究月刊》20083月)。

三月、四月、五月,在《领导文萃》杂志(2008年第6789期)共发表《红楼悟语》十八则。

    四月,发表《谁是最可怜的人》(《读书》2008年第4期),指出在二十世纪的中国乃至今天,孔子是被“任意宰割、任意定性、任意编排、任意驱使的”,像“面团一样被任意揉捏”的最可怜的人(收入《共鉴五四》第一篇附录)。

    五月,发表《“天地境界”与神意深渊——关于<红楼梦>第三类宗教的讨论》(选自《共悟红楼》,《书屋》2008年第4期)。

    六月三日,首次返回北京(移居海外19年后第一次回北京),六月五日到寄寓北京大学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坛”进行讲演并接受采访。演讲的题目为“中国贵族精神的命运”。

    六月,发表《东西方的两种伟大心灵景观——曹雪芹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书屋》2008年第6期)。

七月,发表《<红楼梦>哲学论纲》(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4期)。

    八月八日,《凤凰周刊》的封面,以“奥运时间”为第一大标题,以“刘再复归来”作为第二大标题,报道刘再复回国。本期内发表了周刊记者吴婷对刘再复的采访稿和通讯稿。采访稿题为《又见故国、故都与故人》;通讯稿为《刘再复之自我救赎》。

    八月,发表《“五四”理念变动的重新评说》(《书屋》2008年第8期,后收入《共鉴五四》,题目为《“五四”新文化运动批评提纲》)。

    九月,发表《不为点缀而为自救的讲述》(《书城》2008年第9期,此篇为《红楼四书》的序)。

    九月至十月,发表《红楼梦哲学笔记》(《领导文萃》杂志2008年第9期、10期),记录《红楼梦》的阅读感悟。

    十月,出版《共悟红楼》(香港三联出版社,北京三联书店20091月),这是刘再复与女儿刘剑梅之间的第二本对话集。

十一月六日,在美国马里兰大学亚洲与东欧语言文学系就“五四”启蒙话题接受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后姜异新采访(采访内容见《看得见与看不见的中国  刘再复访谈录》,《鲁迅研究月刊》2009年第3期,收入《共鉴“五四”》第二篇《“五四”启蒙课题答问纪要》)。

 

2009年,六十八岁。

一月,发表《五千里恒河的游思》(《读书》2009年第1期,后收入《大观心得》),是关于杜欣欣《恒河——从今世流向来生》(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的书评。

二月,发表《<红楼梦>与西方哲学》(《书屋》2009年第2期)。

三月,发表《教育、美育与人的生命质量——在“香港课程发展议会”退思日上的演讲》(《今日教育》2009年第3期)。

四月,发表《禅性与文学的本性——与高行健对话录》(《书屋》2009年第4期)。

五月,发表《病理学启蒙的反思——与李欧梵的对话》(《万象》2009年第5期,收入《共鉴“五四”》第三篇)。

六月,出版《共鉴“五四”——与李泽厚、李欧梵等共论“五四”》(香港三联书店),主要收集刘再复从一九九六年到二〇〇九年间关于“五四”的论文和谈话录。

    七月,出版《红楼哲学笔记》(北京三联书店)。

    出版《红楼人三十种解读》(北京三联书店)

    八月,发表《“五四“的语言实验及其流变史略》(现代中文学刊)2009年第4期)。

    十月,出版《红楼四书》函套本(北京三联书店)。

    十一月,发表《钱锺书先生纪事》(《东方早报》20091115日第3版),这是刘再复在钱锺书去世十年即二〇〇八年写下的纪念文字。

    发表《存在的“最后家园”——对谈录》(《读书》2009年第11期),这是二〇〇六年秋在美国科罗拉多州Boulder与李泽厚探讨“语言是存在家园”这一流行命题,提出二十一世纪应该扬弃这一命题,认为“历史和心理”是最后的实在。

十二月,发表《原形文化与伪形文化》(《读书》2009年第12期),解读四大名著。

    十二月,发表《题外有真义》(《书屋》2009年第12期),与李泽厚就老庄哲学与海德格尔的区别、日本学者沟口雄三历史研究法、“反二分法”与“后现代主义”话题展开对话;发表《“提倡一个并不清楚的东西是危险的”——关于“民族主义”的对谈》(《同舟共进》2009年第12期,曾发表于1997720日《中国时报》)

出版《李泽厚美学概论》(北京三联书店)。

 

2010年,六十九岁。

    一月,出版散文集《大观心得》(《漂流手记》第十卷,香港天地图书公司),这是漂流系列散文的最后一卷。

    发表《二十一世纪的哲学展望——对谈录》(《读书》2010年第1期),与李泽厚反思二十世纪哲学,展望二十一世纪文学、哲学。

二月,在香港三联书店《红楼四书》发布会上发表《让“红学”回归文学与哲学》的演讲;发表《孙中山评说》(《同舟共进》2010年第2期),与李泽厚品评历史人物孙中山;发表《社会性“造反有理”批判——<水浒传>小逻辑质疑》(《书屋》2010年第2期;摘自《双典批判》第一章);发表《抹黑对手——〈三国演义〉的历史伪形》(《读书》2010年第2期)。

三月,发表《<红楼梦>与中国哲学——论<红楼梦>的哲学内涵》(《渤海大学学报》20102月);发表《审美判断和艺术感觉——与李泽厚谈美学》(《渤海大学学报》2010年第3期);发表《见证胡风冤案:一代知识分子的精神创伤》(《文史参考》2010年第6期),评价李辉《胡风集团冤案始末》(《人民日报出版社》2010年);发表《人类文学的凯旋曲——万之<凯旋曲>跋》(《当代作家评论》2010年第2期);发表《历史的见证与人性的见证——读李彦的长篇小说<红浮萍>》(《当代作家评论》2010年第2期);发表《中国第一小提琴手——<李泽厚美学概论>自序》(《当代作家评论》2010年第2期)。

四月,发表《历史悲歌歌一曲》(《全国新书目》2010年第7期),介绍李辉《胡风集团冤案始末》;发表《鲁迅的初婚》(《全国新书目》2010年第7期),摘录鲁迅第一次婚姻这一章节,推荐人民日报出版社20103月再版的《鲁迅传》。

四月十六日,参加台湾大学召开的“二十一世纪世界华文文学高峰会”,作题为《文学的自救——文学自性质毁灭与再生》的发言。

六月七日,在常熟理工学院作《李泽厚哲学体系的门外描述——在常熟理工学院“东吴讲堂”上的演讲》(《当代作家评论》2010年第6期部分转载)。

    六月九日,在安徽铜陵三中做《文学艺术中的天才现象》的演讲。

    六月,发表《双典阅读笔记》(《散文选刊》2010年第6期),是十七则《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的阅读心得;发表《<三国演义>批判——权谋、权术与人性》(《书屋》2010年第6期),文章对刘备儒术和司马懿阴阳术的论述分别被《领导文萃》2010年第17期、18期转载。

七月,出版《双典批判——对<水浒传><三国演义>的文化批判》(北京三联书店)。

七月三十一日,在美国科罗拉多州接受华东师范大学黄平的采访,采访内容以“回望八十年代”为题刊登在《现代中文学刊》2010年第5期上。

八月,发表《中国现代美学的第一小提琴手》(《全国新书目》2010年第8期),是《李泽厚美学概论》的自序;发表《论文学的超越视角》(《华文文学》2010年第4期);发表《个人主义在中国的沉浮》(《华文文学》2010年第4期);发表《关于文学与思想的答问——刘再复采访录》(《华文文学》2010年第4期);发表《灵魂的对话与小说的深度(《华文文学》2010年第4期)。

与《羊城晚报》记者吴小攀就读书的基本经验、治学路径、文学性、中国文学弱点、文学边缘化、《罪与文学》中的忏悔意识等展开对谈,后结集成书《走向人生深处》(20111月,中信出版社)。

九月,发表《论中国古代小说的叙事意识形态》(与林岗合写,《渤海大学学报》2010年第5期)。

十月,发表《历史的变质——政治斗争三原则的源头》(《读书文摘》2010年第10期,文章节选自《双典批判》第九章);发表《海德格尔激情》(《华文文学》2010年第5期);发表《“红楼”的真俗二谛的互补结构——关于<红楼梦>的最新对话》(《华文文学》2010年第5),这篇父女对话进行于《共悟红楼》出版(香港三联2008年,北京三联2009年)后;发表《用理性的眼睛看中国——李泽厚和他对中国的思考》(《华文文学》2010年第5期)。

十一月,发表《我与李泽厚——灵魂的共振》(《学习博览》2010年第11期,摘自刘再复20106月在常熟理工学院“东吴讲堂”上的演讲);发表《出神入化的美人术》(《领导文萃》2010年第21期,摘自2010年《书屋》第6期《<三国演义>批判——权谋、权术、人性》);发表《关于教育的两次对话》(《东吴学术》2010年第3期),记录自己与李泽厚在1994年与2004年就教育展开的两次对话;发表《刘再复新论五题》(《当代作家评论》2010年第6期)。

出版《人文十三部》(中信出版社),节选其二〇一〇年之前主要是一九九〇年代以来十三本著作的部分内容汇编成册。

十二月,发表《中国文学第一天才的旷世知音——梁归智<周汝昌传>序》(《书屋》2010年第12期);发表《爱怨交织的往事——胡绳纪事》(摘自《师友纪事》《读书》2010年第12期);发表《十年辛苦不寻常——高行健获奖十周年感言》(《华文文学》2010年第6期);发表《走出二十世纪——高行健<创作论>序》(《华文文学》2010年第6期);发表《<高行健研究丛书>总序》(《华文文学》2010年第6期);发表《高行健近十年著作年表及获奖项目》(《华文文学》2010年第6期);发表《当代文学中的天才异象》(《华文文学》2010年第6期,又发《当代作家评论》2010年第6期)。

 

2011年,七十岁。

一月,出版《人性诸相》(北京三联书店);出版《师友纪事》(北京三联书店);出版《走向人生深处》(中信出版社)。

    发表《制度偏公 权术偏私》(《杂文月刊》(选刊本)2011年第1期,节选自《双典批判》北京三联书店,2006年);发表散文诗《苍穹的呼唤》(《语文教学与研究》2011年第3期)。

    二月,发表《论中国现代文学的整体维度及其局限》(与林岗合写,《东吴学术》2011年第1期)。

    三月,发表《彷徨无地后又站立于大地——鲁迅为什么无与伦比》(《鲁迅研究月刊》2011年第2期),与李泽厚探讨鲁迅高于时贤、影响后世的关键在于其“提倡启蒙、超越启蒙”的深刻,“不是长久地‘彷徨无地’,而是彷徨之后又站立于大地,战斗人间”;发表《最后一缕丝——追忆聂绀弩》(《人物》2011年第3期,摘自《师友纪事》北京三联2011年)。

    出版讲演集《回归古典、回归我的六经——刘再复讲演集》(人民日报出版社),收录刘再复一九八七年到二〇一〇年间的重要演讲。

四月,发表《上帝、警察与记者》(《杂文月刊》(选刊版)2011年第4期);发表《清华,你应是鹰的摇篮》(《看历史》2011年第4期);发表《想念你,樊骏好兄长》(《现代中文学刊》2011年第2期);发表《创造中国的现代化自式——关于“国学现代意义”的答卷》(《华文文学》2011年第2期)。

五月,发表《穿过历史长廊的心灵之旅》(《法制资讯》2011年第5期),为《独语天涯——1001夜不连贯的思索》(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年)的书摘。

出版《鲁迅论》(刘剑梅选编,北京:中信出版社),收集刘再复从一九八〇年代到二〇一一年间有关鲁迅的重要论著(节选)、对话、讲演。

    五月二十八日,参加韩国汉阳大学高行健戏剧节并发表题为《高氏思想纲要——高行健给人类世界带来什么新鲜的思想》学术报告(讲稿发表在《华文文学》2012年第3期)。

 六月,在上海图书馆作《红楼梦的存在论阅读》的演讲(广告刊登的题目为“红楼梦的哲学阅读”)。发表《论点头人》(《领导文萃》2011年第11期);发表《千年吃人相》(《杂文月刊》(选刊版)2011年第6期,摘自《人性诸相》北京三联2010年)。

八月,发表《百年来三大意识的觉醒及今天的课题》(《华文文学》2011年第4期),这篇文章写于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为是年台湾联合报系和中央研究院文哲所举办的“革命主体”对话会所做的演讲。

九月,发表《彷徨无地的诗人及其梦的破碎——原甸小说<探索三部曲>序》(《当代作家评论》2011年第5期)。

十月,参加德国爱尔兰根大学国际人文中心高行健学术研讨论,发表《高行健的自由原理》的演讲(发言稿发表于《华文文学》2012年第3期)。

十一月,发表《周扬纪事》(《读书文摘》2011年第11期);发表《杨健民<艺术感觉论>再版序》(《福建艺术》2011年第6期);发表《“现代化”刺激下的欲望疯狂病——<酒国><受活><兄弟>三部小说的批判指向》(《当代作家评论》2011年第6期)。

十二月,发表《高行健对戏剧的开创性贡献》(《华文文学》2011年第6期)。

 

2012年,七十一岁。

一月,美国纽约Cambria press出版《双典批判》英译本。译者美国纽约皇后大学Shu Yunzhong(中文名:舒允中)教授。发表《多元社会中的“群”、“己”权利界限》(《读书》2012年第1期),这是刘再复为在韩国召开的“多元社会中的自我与他者”讨论会提交的“命题作文”。

三月,发表《上海,助我思想飞扬的上海》(《小说界》2012年第2期),此文为纪念上海文艺出版社建社六十周年而作;发表《<红楼梦>哲学要点》(《东吴学术》2012年第1期,又载《华文文学》2012年第2期)。

三月二十五日,发表《欧洲游思》(《东方早报》2012325P03版)记述在瑞士、捷克、斯洛伐克、奥地利、匈牙利的游思。

四月四日,为厦门大学九十周年校庆论坛作“红楼梦哲学要点”的演讲。演讲会由厦门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周宁主持,由校长朱崇实致欢迎词。

五月,发表《震撼人心的诗歌“危言”——读陈原的诗论》(《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2年第5期);发表《第二人生的心灵走向——关于人生“反向努力”的思索》(《读书》2012年第5期)。

六月,发表《现代庄子的坎坷与凯旋——<庄子的现代命运>中文版序》,这是刘再复为大女儿刘剑梅新作《庄子的现代命运》中文版(商务印书馆,2012年)所做序言;发表《儿童节与高考——再说“童年的长度”》(《今日教育》2012年第6期);发表《周汝昌:中国古代文学经典的旷世知音》(《中国图书商报》201265日第014版);发表《高氏思想纲要——高行健给人类世界提供了什么新鲜的思想》(《华文文学》2012年第3期);发表《高行健的自由原理》(《华文文学》2012年第3)

七月,发表《贵族精神的失落》(《上海采风》2012年第7期);发表《<红楼梦>的存在论阅读》(《读书》2012年第7期)

八月,发表《我们不再受骗了》(《杂文月刊》(文摘版)2012年第8期),引用鲁迅用过的题目来指出说假话、做假人的伪道德一直存在。

九月,发表《刘再复的散文诗(两组)》(《散文诗世界》2012年第9期,新旧散文诗作摘发);发表《小国有道亦有谋》(《青年博览》2012年第18期);发表《人类的集体变质》(《杂文月刊》(文摘版本)2012年第9期),批判“神经被金钱抓住”这一人类社会的普遍现象。

九月二十日,发表《布满历史的悲喜歌哭》(《深圳特区报》),为解玺璋《梁启超传》作序。

十月,《随心集》在北京出版(北京三联书店),为二〇一一年应各方邀请访问国内多座城市及游历海内外诸大学的演讲、采访及反思文字的结集。自序题为《从“作文”时代到“随心”时代》。发表《献身于美学王国的东方求道者——<王世德文艺审美学文集>总序》(《华文文学》2012年第5期);发表《我的散文散记——<刘再复散文精编>作者后记》(《华文文学》2012年第5期);发表《胆识兼备 方为境界——庄园<女性主义专题研究>序》(《华文文学》2010年第5期)。

出版《教育论语》(与刘剑梅合写,福建教育出版社)。

    十一月,发表《童心百说》(《视野》2012年第11期)。

    十二月,发表《从纽伦堡到柏林》(《杂文选刊》2012年第12期);发表《再说“黄土地上的奇迹”》(《华文文学》2012年第6期,《当代作家评论》2013年第1期转载),二〇一二年十月十一日莫言获得二〇一二年诺贝尔文学奖,听闻此消息的刘再复写下此文表示祝贺。这里用“再说”,是因为早在二〇〇〇年刘再复就曾写过《黄土地上的奇迹》(载《明报》2000330日)来评价莫言的创作。从一九九七年到二〇一二年间,刘再复写过五篇文章评论莫言的创作,另三篇是:《中国大地上的野性呼唤》(《明报》1997917日)、《赤子莫言》(《明报月刊》2000年第4期)、《“现代化”刺激下的欲望疯狂病——〈酒国〉、〈受活〉、〈兄弟〉三部小说的批判指向》;发表《刘再复谈莫言》(《华文文学》2012年第6期),这是在香港科技大学接受《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卫毅的访谈录;发表《倾听末日的警告》(《东方早报》20121228日第B09版)。

十二月,出版《世界游思》(北京三联书店),出版《槛外评说》(北京三联书店)。

本年度《双典批判》韩文译本《共悟人间》韩文译本相继出版,这之前韩国已出版了《告别革命》、《人论二十五种》、《传统与中国人》、《面壁沉思录》的韩文译本。

 

2013年,七十二岁。

    一月六日,发表《薛忆沩与写作的又一种“可能”》(《晶报》)。

    一月,发表《莫言的鲸鱼状态》(《当代作家评论》2013年第1期)。

    二月,发表《八方序跋》(北京三联书店)。

    发表《高行健莫言风格比较论》(《华文文学》2013年第1期);发表《从纽伦堡到柏林》(《杂文月刊》(文摘版)2013年第2期)。

    三月,发表《莫言了不起之种种》(《长江文艺》2013年第3期),用“文学英雄郭靖”、“带上花纹的大鲸鱼”、“在上帝的金杯里撒尿”评价莫言的创作。

三月至四月,发表《贾宝玉论》(上)(《读书》2013年第3期、第4期,又发《华文文学》2013年第6期)。

    出版《莫言了不起》(北京:东方出版社出版)。

五月,发表《莫言的震撼与启迪——从李欧梵的<人文六讲>谈起》(《读书》2013年第5期)。

发表《从工具理性到价值理性的省思》(《中国教育报》201356日,《基础教育论坛》2013年第11期转载);发表《人类的集体变质》(《文苑》经典美文2013年第5期,另载《杂文月刊》(文摘版)2013年第7期)。

六月,广东旅游出版社再版刘再复四种散文诗集:《深海的追寻》、《太阳·土地·人》、《人间·慈母·爱》、《寻找的悲歌》,并首次推出海外散文诗集《又读沧海》,至此,刘再复的散文诗集已在“雨花”、“人民文学”、“福建教育”、“安徽文艺”、“北京三联”“华夏”等八家出版社出版过。发表《“知识赤子”的磨难》(《东方早报》2013616A03版),这是为大学老师黄炳辉《浮生剪影透心灵》所作的序。

发表《“骷髅”的领悟》(《杂文月刊》(文摘版)2013年第6期)。此文是《漂流手记》第二卷《远游岁月》中的一篇。《远游岁月》出版于1994年,香港天地图书公司。

与李泽厚一起发表《文学政治一元论批判》、《哲学智慧和艺术感觉》、《政治压顶的浮躁文化》、《中国现代诸作家论》(《华文文学》20133期)。

发表《吃饭小说与吃饭哲学》(《读书》2013年第6期),评论章小东小说《吃饭》的精神内涵在于“有意无意中捕捉到了人类的终极本体”。

七月,发表《故事的极致与故事的消解——〈高行健莫言比较论〉续篇提纲)》(《当代作家评论》2013年第4期)。

发表《从热爱文学到信仰文学》(《华文文学》2013年第4期),这是刘再复为沈志佳所编《刘再复文学选集》所作的序,其中回忆了彭柏山对于终身从事文学研究的引导作用;发表《混沌儿的赞歌——<贾宝玉论续篇>》(《读书》2013年第7期);发表《说不尽的莫言——答<南方都市报>记者陈晓勤问》(《当代作家评论》2013年第4期)。

九月,与林岗一起发表《柏拉图对文学的指控》(《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3年第9)

发表《人生悟语》三十八则(《读书》2013年第9期);发表《四星高照,何处人文》(《东方早报》2013930日),批判物质主义,倡导人文精神。

十月,发表《驳顾彬》(《华文文学》,2013年第5期,又发《当代作家评论》2013年第6期),打破二十多年的沉默参与辩论,认为顾彬是“一位欧洲愤青”,反驳他的“垃圾论”。

发表《世界困局与文学出路的清晰认知——高行健〈文学与自由〉序》(《华文文学》20135期);发表《岁月三叹》(《文化纵横》2013年第5期),强调放下改造世界的宏大责任,倡导“阅世”的重要;发表散文诗《山顶》(《散文诗世界》2013年第10期),同期配发陈志泽的赏析文章。

十一月,返回故乡福建南安县参加母校国光中学六十周年校庆,并作了“我的文学道路”和“我的教育理念”两场演讲。

十二月,发表《期待时代大思路的转变——在韩国“世界作家节”庆典上的发言》(《华文文学》2013年第6期),此文是十月一日在韩国世界作家节上的主题发言,上一届作家节的赴会中国作家的是莫言。

 

2014年,七十三岁。

一月,参与由程金武、徐兆寿主持的《雷达的文学评论与中国化批评诗学建设》(笔谈),认为雷达是新中国第三代文学评论的杰出者。

漓江出版社出版《童心百说》。

香港《明报月刊》开始连载《文学常识二十二讲》(刘再复讲述,潘淑阳整理)。

    三月,出版《贾宝玉论》。

    四月,《刘再复散文精编》最后一卷《审美笔记》出版,“精编”系列由当代文学批评家、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主持(叶鸿基协助),由现任三联副总编辑郑勇担任责任编辑。“刘再复散文精编”十卷,不仅是刘再复个人散文创作的实绩,也是中国当代散文创作的一大实绩。

四月—八月,先后接受《大连晚报》、《博客天下》、《重庆青年报》、《深圳商报》专访的题目为《重写文学史的梦想与困局》。

七月,香港《明报月刊》发表刘再复为著名作家阎连科中短篇小说选集的序文:《世界文学森林里的奇花果》。

九月,香港《明报月刊》发表刘再复的《三个历史性的“马思聪时刻”》。所谓三个时刻,包括第一时刻:痛快的时刻;第二时刻:痛心的时刻;第三时刻:痛哭的时刻。刘再复的女婿黄刚(刘剑梅的丈夫)系马思聪的外孙,所以成了“亲家”。也因此缘份,刘再复与马思聪夫人王慕理在九十年代经常通电话谈心,也了解马思聪的一些生平故事。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