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守夜人-友朋专栏-评议栏-再复迷网
友朋专栏
您的位置:首页 >  评议栏 >  友朋专栏
文学的守夜人 阅读次数:

文学的守夜人

——刘再复印象记


林岗

 

                                 一

 

屈指算来我与再复相识也已经有三十四、五年了。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事情,那时他在学部即后来的社科院工作已有将近二十个年头,我则是大学毕业分配到文学所的新丁。他从院部《新建设》回文学所落在鲁迅硏究室,我在近代室,正好斜对面。我写了篇鲁迅的论文刊在《鲁迅硏究》。他看到了,我们碰面的时候他夸我写得不错。那是我的初作,受到夸奖当然很高兴。后来他又相约有空可以到他在劲松小区的家聊天。一来二往,我们就相熟了。他是我学问的前辈、师长,也是我完全信任、任情交流的好朋友。那时我们非常喜欢到他家谈天说地,切磋学问。他的母亲我叫奶奶,勤劳又慈祥,炒得一手极美味的福建年糕招待我们,每有聊天畅论古今东西的时候,都使我这样的晚辈后生得到精神和物质的双丰收。对我来说,这当然极其难得的再学习,再摸索的机缘,获益良多。他后来当了文学所所长,我也从来没有叫过他“刘所长”,估计叫出来他也觉得怪异,人前背后都是叫再复。他待我们这些晚辈,平易亲切,毫无官样子。就这样,我们一起切磋,一起写书,走过了有点儿激动人心的八十年代。

我从这段亦师亦友的情谊中收获最大的就是为他对文学真挚的喜爱所感染,再复是我见过的视文学为生命最为真诚的人。他对文学的热情和喜爱彷佛与生俱来,文学是他的血液,文学是他的生命。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社会剧烈变迁,改革开放带来很多从未有过的机会,我也萌生过“出走”的念头,可是每一次见他,跟他交谈,都为他对文学孜孜不倦的热情所感动,甚至在被突如其来的命运冲击得有点儿“丧魂失魄”的八、九十年代之交,也是如此。我还记得他平淡的话:文学很清苦,但长久一点吧。我本来对文学的认知就很浅,也不是自愿选择读文学系的。要论对文学的忠诚度,与再复相比,那真不知相差到哪儿去了。要不是从他对文学火一样的热情得到坚持的力量,我今天大概会在不知道的什么地方“弄潮”吧,或者大富大贵,或者身陷囹圄,总之不会有平静思考的安宁和幸运。每想到这一点我就对人生大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