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悟语选-《2018年》-各年份文本-文本-再复迷网
《2018年》
您的位置:首页 >  文本 >  各年份文本 >  《2018年》
《西游记》悟语选 阅读次数:
   

01    儿童时代最喜爱《西游记》。因为人之初,性本善。儿童时代天生最具善念,即童言、童心、童趣等全是天真天籁。而《西游记》正是布满善念的大书。孙悟空容不得专制帝王和各类专制权贵,哪怕是天上玉皇、地上龙王。哪里有不平等,就闹到那里。哪里有妖魔鬼怪,就打到那里。为人间请命,为人间除恶,为人间张扬自由平等,为人间惩恶扬善,这是中国最质朴的英雄主义。读《西游记》,就是读生气勃勃的英雄,读超功利、超时代的最高意义的善。

02    《西游记》一反儒道文化经典那种“面向过去”(以周公为坐标,包括返回儒统、道统、正统)的大思路,首次建构面向未来的精神大维度,为中国人展示一条向西天取经而不顾艰难险阻的全新道路。《西游记》的首创精神之一,是开创中华民族朝前看、朝前走、朝前求索的远征图景。这是旷古未有的大视野。

03    孙悟空是中国个体自由精神的伟大象征。它表达了中国人内心对自由的向往。从自然关系上说,它表达了人不受制于苍天也不受制于大地的束缚。从社会的关系上说,它又表达了人不受制于政治权力宗教权力统治的自由意志。可贵的是,小说还表述了对于自由的正确理解,前期孙悟空表现的是无所畏惧的积极自由精神,后期孙悟空则表现自由与限定、自由与规则的冲突与和谐。其主体性和互为主体性的矛盾与化解,也得到充分表述。

04    《西游记》为中国的禅文化提供了一个意象性的说明。佛文化在印度诞生,在东南亚尤其在中国、日本发展。这是公认的事实。但是尚未有人指出,禅对佛的发展,不是一般性的扩展,而是思想上的巨大飞跃。中国禅,以六祖慧能为代表,他把禅纯粹化,抵达“只禅不相”,“只禅不宗”,“只禅不佛”的境界。这一境界,高行健的剧本《八月雪》作了最透彻的呈现。慧能不仅拒绝黄袍加身,谢绝进入宫廷充当“王者师”,不被政治势力所利用。而且打碎传宗的衣钵,废弃权力更替的象征之物,在此石破天惊之举中,高扬的是“只禅不宗”的旗帜,这一行为语言宣示,禅超越一切宗派门派,不仅不纳入任何政治势力的范畴,也不纳入任何宗教势力的纷争,只独立不移地站在精神领域中。禅宗,排除了宗,只剩下禅,即只剩下超现实功利的纯粹自由和纯粹独立的立身态度,这是佛教旷古未有的伟大变革。慧能本是宗教领袖,但他本人又拒绝任何偶像崇拜,既不崇拜他者,也不自满自售即不以佛自居。

《西游记》把慧能的境界加以形象化地展示,也只禅不相,菩提大师实际上是个大禅师,他教会孙悟空“去我执”而赢得七十二变,“去法执”而打破时空限制,赢得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最后他不满孙悟空把私授的本事显耀于师兄弟,违背“真人不露相”的禅理。露相,意味着欲望,意味着功利之思。菩提大师给孙悟空唯一的叮嘱是让其保守师门的秘密。不让孙悟空说破出自何宗、何师、何门,这是禅而不宗。这又是一个不立宗派宗门的伟大范例。最后,孙悟空护送唐僧到了西天,被封为“斗战胜佛”,他不在乎,只在乎去紧箍咒。把自由看得高于佛,大于佛,这是只禅不佛。禅,即大自在,大自由。禅本身才是目的,之外没有目的,而让人崇拜也不是目的。这是《西游记》对中国文化所作的伟大贡献。

05    中国人以应世,借逍遥,用明心。《西游记》兼备三者,尤其是道与释。它是庄子之后对中国影响最大的自由书。但两者又有巨大的区别。用比赛亚·柏林的思想概念划分,庄子属消极自由,而《西游记》则属积极自由。消极自由即from by,重心是回避。积极自由即To go,重心是争取。庄子的逍遥,是不参与的自由;庄子的齐物,是不竞争的自由;庄子的混沌,是沉默,是不表态的自由。而孙悟空的大闹天宫与大闹龙宫,三打白骨精及大战各路妖魔,则是典型的积极自由精神。 

《西游记》的前十几回书写积极自由精神的极致,天不怕地不怕敢把玉皇龙王拉下马的英勇无畏精神也表现到极致。《西游记》的下部描写释迦牟尼和观音菩萨为孙悟空设置紧箍咒,暗示人间世俗生活的原则,自由与限定的矛盾。自由不是我行我素,自由意志乃是对本能的抑制与支配。战胜山中妖魔与战胜内心妖魔的统一。后半部小说走向乏味(模式化),但思考走向深刻。自由与限定的悖论,使孙悟空陷入困境与痛苦。

06    中国文化有先秦经典、宋明诸贤构成的大传统,也有陈胜、黄巢、李自成等农民起义构成的小传统。《西游记》改变了小传统,为中国文化提供了造反(革命)而不胡乱杀生的英雄范例。前期孙悟空上天入地,大造三王(玉皇、龙王、冥王)之反,反中有戏弄,有破除,但不滥杀无辜,从未伤害过一个无辜的生命。他在大闹龙宫时,只限于借兵器,并未用兵器在海里杀生。他大闹天宫时,胡吃仙桃,捣乱仙桃大宴特权。但王母派来摘桃的仙女们,孙悟空只是施法把她们“定住”,并未调戏或伤害她们。造反中有有“分寸”。大闹炼丹炉时,也不伤及太上老君。

07    《水浒传》把武松、李逵等打扮成社会正义的化身、救世主,可是他们本身却充满邪恶,为逼人上山而不择手段,(如逼朱同上山而把小衙内砍成两半,如逼秦明上山而杀尽城郊百姓)以杀人为乐,这就近乎魔鬼。而吴承恩却不把孙悟空打扮成正义的代表,他的猴形妖身,似人非人,顽皮调皮本身就是对人间权威的解构。

08    唐僧在没有证据证明妖魔为妖魔时,他宁可给妖魔以“好人”的假设,不许孙悟空随意打杀。唯有如此,才能避免误杀生命与伤及无辜,实现善的绝对性。因此把唐僧简单地视为“愚氓”是不对的。当孙悟空令妖魔现出原型,证明妖为真妖时,唐僧总是欣然接受,所以孙悟空总是跟随唐僧,不弃不离,离了还会再回来,因为他知道师傅胸中拥有怎样的一颗大慈悲心。

09    如果说,孙悟空是以力服人,以力服龙,以力服天,那么,唐僧则是以心服人,以心服龙(连晋广龙王太子也服而化作白马驮他走过万里征途),以心服天(连天子唐太宗也拜他为御弟)。征服人的最伟大的途径是人心,不是人力,更不是暴力。所以唐僧为师,行者为徒。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还是如此。

10    孙悟空天不怕,地不怕,玉皇不怕,龙王不怕,阎罗王不怕。真真正正“无所畏惧”。然而,他却敬畏唐僧。之所以敬畏,也不仅是因为唐僧拥有“紧箍咒”,更为重要的是唐僧拥有慈无量心,悲无量心。有这种心,他才能把孙悟空从五行山的重压下解放出来,也才能把猪八戒、沙悟净和孙悟空吸引到身边,构成一支寻找真理的队伍。而孙悟空之所以令人佩服,也在于他不仅“无畏”,而且“有所敬畏”。

11    近现代的政治,最根本的弊端,是轻易地界定人为“敌人”,尤其是界定为“阶级敌人”,即草率地把人视为“牛鬼蛇神”、妖魔鬼怪,然后批倒批臭或打倒打烂,完全不知人的尊严。我喜爱唐僧,乃是他绝对不允许这种轻率,宁可委屈孙悟空,也不随意错判他者为牛鬼蛇神。这种态度,与“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的口号截然相反,也与“干净彻底全部消灭”的口号相反,乃是一种对生命极尊重极郑重的态度,而尊重郑重的背后是慈悲,是对每一个生命个体的绝对护爱。从表面上看,这是唐僧心肠,从深层上说,这是佛性原则。

12    孙悟空走上取经之路前夕,对龙王埋怨,说我仅杀了几个强盗,唐僧就唠叨没完。当时孙悟空虽然无比勇猛,却仍然十分幼稚,他不知道,杀戮任何一个人包括被称为盗贼的人都是大事。在唐僧心里,杀几个人,是大事件,在孙悟空那里,却是小事情。所以孙悟空才必须从头修炼,不是练武艺,而是修心性。修到懂得尊重每一个人就成佛了。

孙悟空在花果山是“美猴王”,属于被前呼后拥的“王者”:而在西行路上,他却是跋山涉水的卫兵,属于唐僧指挥的“行者”。前者安逸享乐,后者劳苦搏斗。人生往往须在二者之间作一选择。世上的聪明人多数选择前者,但孙悟空选择后者,所以号为孙行者。他的心性使他懂得:生命,不怕劳苦,只怕劳苦无意义。他在求索真理的路途上,每一步都踏着苦辛,也每一步都踏出意义。

13    《红楼梦》从女娲补天遗石说起,直接连上《山海经》。《西游记》虽未直接与女娲相连,但也充满《山海经》那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天,不可补,女娲偏要补;海,不可填,精卫偏要填;日,不可追,夸父偏要追,这是《山海经》精神。孙悟空浑身都是这种精神:天宫不可闹,他偏大闹;冥府不可进,他偏挺进;真经,在万里之外不可企及,他偏与唐僧一步一步向它靠近。神能往,我亦能往,魔能往,我更能往。这是中国的原始文化精神,被孙悟空发挥到了极致。

14    《山海经》的追日精神,乃是不顾炎热的追求光明的精神,《西游记》的取经精神,也是不顾艰辛追求光明(真理)的精神。夸父追日时留下的拐杖化为桃林,带给后人一片绿荫。唐僧孙悟空获取的经典,也如同桃林,留给后代的更是无穷尽的春风与星辰。中华文化之所以不灭不亡,与追日取经这种大精神息息相关。

15    孙悟空之所以成为伟大的英雄,一是靠高人指点(他远走天涯,求拜菩提师祖,学得七十二变);二是靠自我锻炼(进入炼丹炉才能炼成烈火金刚和炼出金睛火眼)。三是靠佛把他推上正道(不走歪门邪道方能成为真英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西游记》回答说:“钢铁是炼丹炉、五行山和自身的千辛万苦炼成的”。炼成后怎样发光发热?《西游记》又回答说:光热全在正道上。

16    孙悟空大闹天宫,完全没有“替天行道”的意识,也没有“替人行道”的意识。所以他既不招兵买马,也无造反纲领,完全是反抗天庭对他的蔑视,求证自己的尊严。他的许多造反行为都是被当权者逼出来的。所以如来佛祖把他关进五行山500年是不妥当的。佛祖也往往不公平。

17    孙悟空造反而不谋反,他从未使用过计谋,包括阴谋与阳谋,也不动用心机与心术,与《三国》中人完全两样。三国中人个个善于伪装,善于作假,善于设置阴谋诡计,谁最会装,谁的成功率就最高。而孙悟空始终是花果山人,不装,不伪,不假,自然自由自在。与三国中的那些巧伪人,完全是两种不同质的生命。

18    作为天下第一武功,天地之间全无敌手的勇士,孙悟空竟然选择皈依佛教的道路。可见最有力量的存在,并非手拿千钧棒的英雄,而是脸带笑意的如来。这是一个伟大的隐喻:至柔可以克至刚,而至刚者可以听从至柔者。世间最伟大的力量存在于心灵之中。

19    《西游记》的佛,是个全知全能的精神体系。佛眼能看到一切,看穿一切。真假孙悟空,打得死去活来,连唐僧也辨认不出来,最后让如来佛祖一眼看穿。除了如来与观音之外,还有其他佛星。佛的逻辑是谁的善性愈强,谁就离我愈近。反之,谁在歪门邪道上走得愈欢,就离我愈远。

20    《西游记》把个体自由精神作了最为通俗化与形象化的表述。它传达了中国人民关于自由、关于解放的内心向往。这种精神向往,乃是中国人民千百年来所作的好梦。这梦不是荣华富贵梦,不是飞黄腾达梦,而是不受精神压迫的个体自由梦。

21    孙悟空以“玩闹”的方式造反,把中国严酷的统治秩序化为一笑。至高无上的玉皇,倒海翻江的龙王,操纵生死的阎罗王,全被他嘲弄戏弄一番,真是痛快淋漓。这位举世无双的孙行者乃是一个伟大的解构者,他用“玩闹”解构掌握统治权力的最高权威,给饱受压抑的中国人民,一读就赢得一次精神解脱。

22    孙悟空的生命没有负面气息,受过压抑,受过蔑视,受过打击,受过委屈,但他从不愤世疾俗,也从不消沉颓废。他总是精神饱满地向前进击。其灵魂健康、新鲜、活泼,充满活力,一点老气、暮气、朽气都没有。多想想孙悟空,生命自然就会增长正能量。

23    孙悟空与贾宝玉的根本区别是:贾宝玉是纯粹的人,而孙悟空则是半神半人,非神非人。贾宝玉充分人性化,但人性中带有神性,所以与众不同,能处污泥而不染。而孙悟空则神性十足,但神性中带有人性。唐僧向唐太宗介绍孙悟空时说,他是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人氏,确认他是人,但此一人氏,除了籍贯古怪之外,他又完全不同于人。他虽不是神,但神通广大。他虽不是人,却又具有人的正直、幽默、疾恶如仇等人性特征。孙、贾二者,均是心灵。两部伟大经典,塑造两颗伟大心灵。

24    如果必须用意识形态的语言来描述孙悟空,那么,我们可称孙悟空是个无政府主义者。他不在乎玉皇权威,也不在乎龙王阎王权威。玉皇、龙王、阎王,都是政府符号,但孙悟空觉得其存在十分荒唐,给他们开点玩笑,没有什么不可。但他尚无能力分清开明权威和野蛮权威,也不知人世间没有政府就会乱成一团。

25    海德格尔的存在论发现人具有时间意识(动物只有空间意识,没有时间意识),死亡便是时间的标志,人生乃是“向死而生”,出生之后既走向健壮又走向死亡,因此可以说人生乃是一场无可逃遁的悲剧。但孙悟空很特别,他既不怕空间阻隔,也没有时间的限制,他的存在不是“向死而生”,而是向永恒而生。所以他是一种比人类更高级的生命存在。进化论所讲的类人猿乃是比人低级的物种,而吴承恩塑造的孙悟空则是比人更高级的类人猿。但他又不是尼采所呼唤的那种狂傲的“超人”,而是本领超凡的“平常人”。

26    孙悟空没有文化。目不识丁,耳不闻道,但也因此不受文化的污染,所以他永远天真,永远自然、自由、自在。他在花果山只食“自然果”,不吃“智慧果”,这倒是与上帝(圣经)的要求相符,也与《道德经》的“智慧出,有大伪”的思想相通。孙悟空之所以可爱,是他身上一点也没有虚伪的影子。人间的世故、圆滑、算计、机谋、伪装等,完全与他无关。

27    儒家讲修养,道家讲修炼,释家讲修心。但三家最后都力求走向共同认定的天地境界。孙悟空不修文化,但咀嚼宇宙精英,让花果山的清果和水帘洞的清水养育出一颗永恒的童心,天然地会集三家精华,同样也可抵达天地境界。所谓天人合一,恐怕是天心与童心的合一,仁心、道心、佛心的合一。

28    开始读《西游记》时,觉得孙悟空很奇怪。而最奇怪的并不是“大闹天宫”,而是他永远没有成就感。打了许多胜仗,立了许多战功,但从来没有胜利者那种“凯旋”的感觉。进入中年时代后,才明白孙悟空完全超越人类那些胜负、成败、输赢、得失、荣辱等计较。他的神性也正是从那里得以表现。真正的伟大英雄,确实不必陶醉于世俗的所谓“胜利”、“成就”、“功勋”、“奖赏”之中。孙悟空没有成就感,没有胜利感。正是一种境界。

29    妖魔鬼怪的梦想是吃唐僧肉,因为他们知道吃了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可见,妖魔鬼怪也会死亡。其阴性生命也有时间的限定。吴承恩透露一个大信息,一个好消息:妖魔鬼怪并非永恒存在。这就给人类展示了希望:人也许战胜不了妖魔,但可以和妖魔展开生命较量。妖魔会死,他们死后天下肯定会有更多的太平与安宁。

30    知爱恨,分利弊,重成败,计得失,原是人的聪明点,但也可以变成人性的弱点。孙悟空因为神性大于人性,所以也没有这种人性的表现。他对于功名、对于财富、对于权力,永远处于不开窍的混沌状态。和孙悟空讨论荣辱、功过、得失,等于和夏虫语冰。

31    孙悟空争取的自由,不是相对自由,而是绝对自由,包括超时间、超生死的自由。绝对自由在人类社会中并不存在,紧箍咒对于人类是必要的,自由还需要制约与限定。孙悟空的前期反抗一切制约,后期(走上取经之路后),则接受必要的制约。孙悟空超越人类的存在状态,但又让我们感到很真实,神性与人性都很真实。这也许正是阎连科所说的“神实主义”吧。

32    孙悟空的故乡在哪里?是花果山、水帘洞吗?不是,他作为石猴入世时还不知道花果山、水帘洞在哪里?他从哪里来?肯定不是地球的某处来。真要叩问故乡究竟,那只能追寻到那个不可知的“无极”。人类最后的关怀是终极关怀,而无极中的生命,其关怀又高于终极关怀。

33    孙悟空神通广大,战无不胜,但也有局限性。几番与妖魔打仗,只打了平局,最后不得不去请天神菩萨帮忙(观音、文殊、太上老君、哪吒、杨二郎都帮过忙)。闹完天宫时翻筋斗,并洒了一把尿,才明白自己的本领再大,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在无限“无极”之前,他的一翻十万八千里,也只是在宇宙角上的一个小小的跳跃。宇宙无涯,英雄有限。连孙悟空都有如此局限,更何况人。

34    除了孙悟空的法名带有“悟”字之外,还有猪八戒名为悟能,沙僧名为悟净,都是唐僧命的名。唐玄奘创立唯识宗,从他的命名中,也知道他强调“悟”。到了慧能禅宗,只剩下“悟即佛,迷即众”。佛教从一开始就启迪信徒的悟性,所以释迦牟尼才以“拈花微笑”启蒙“善知识”(信众)。主人公们既然以“悟”字命名,我们也应把《西游记》视为一部悟书,对其悟读,不怕人家嘲笑为“误读”。

35    佛教东传,到了禅宗,化繁为简,传至慧能,简之又简,只重一个悟字,佛教成了悟教,只有顿悟(南禅)与渐悟(北禅)之分。《西游记》的书魂是佛也是悟,佛性既是善性也是悟性。

36    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描述了人的三种精神存在状态,即“烦”、“畏”、“死”。因为人有时间意识,在有限的人生中总想有所完成,于是就有许多烦恼、忧虑、牵挂。也会有许多担心、害怕与畏惧。也因为有时间意识,所以总想征服死,于是就求寿、祈祷、写作(文字比生命更长久),就在死神面前冲锋陷阵以求存在状态充分敞开。而孙悟空全然没有“烦”,没有“畏”,也全然没有“死”的意识(除了刚到花果山而听说“寿”的局限)。因为他的存在,超越了“人”的存在,也超越了时间与空间,存在论解释不了孙悟空。

37    孙悟空当了唐僧的徒弟,但不是唐僧的驯服工具。他拥有独立的人格与独立的神格,所以常会与唐僧争吵、赌气,甚至离队。他成佛得道,也没有充当偶像的狂喜,只求唐僧解除紧箍咒。他时而为神,时而为人,但从来不为物不作工具,不为物所役。

38    西方哲学曾把主体与客体对立,即把主体固化;而东方哲学(老子庄子)却把主体虚化,即把自我化为“无我”。而孙悟空既不固化也不虚化,只让自我流动化又自由化。所以我们看到的孙行者,是个宇宙流浪汉。既不是木偶,也不是幻象。他有血有肉,又有声有色。

39    《西游记》有意无意地展现:人,神,魔,三者有一个共同点,都怕死,都想长生不老。连妖魔也想吃唐僧肉以谋不朽。可见,“畏死”既是人的本能,也是神魔的本能。孙悟空到了花果山之后,萌生了死亡意识,所以才横渡沧海去求仙求寿,他的本领高强后,最想撕掉阎王殿的生死簿,之后他大吃蟠桃与人参果,也是希望超越死亡,超越时间限定。

40    孙悟空本事大,还是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此一故事又说明,如来所象征的至善是无限的。自由与善,本可以并行不悖,但自由如果滥用,就会离开善。一旦离开善,自由也就没有意义。什么是最高的善?有益于人类的生存与延续,才是善。自由一旦破坏了善,就会走向反面。

41    孙悟空的前期(五行山压住之前),他的生命重心是自由;后期的生命重心是行善。取经是行善,除妖是行善,护师与救人,都是行善。行善时,他的天性进入伦理,野性化为佛性。“自由”与得以统一。

42    孙悟空知道,唐僧就是他的解放者。唐僧带给孙悟空新一轮的自由,但其条件是要接受制约(紧箍咒)。孙悟空既接受制约,又不断反抗制约。其正其反,都有道理。自由与限定,本是一对悖论。我行我素便没有任何限定的自由,其实是本能与欲望的奴隶,并非真的自由。

43    在中国,人神之间及神魔之间只有一步之隔,人随时可以变成魔,神也可以随时变成魔。猪八戒原是天神,号称天篷元帅,只因道德上犯了错误(调戏嫦娥),因此被罚入下界,成了妖魔,并闹出高老庄的丑剧。但他走上取经之路后,逐步改邪归正,又可称“神坛净者”。沙和尚原是天上的卷帘大将,只因摔破了玉盏,才贬入下界变成了河妖。中国文化相信天人可以合一,神与人、神与魔当然也可以合一。孙悟空与之搏杀的妖魔,原来是神与佛的坐骑、侍从或弟子。《西游记》告诉人们:没有永恒的神仙,也没有永恒的妖魔,只有永恒的人性。

44    孙悟空神通广大但还是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这手掌,既象征佛的无边法力,也象征生命的本心。心灵如宇宙无边无际,心外无物,心外无天。人的本事再大,也逃脱不了心灵的制约。决定一切的,还是自己的心灵状态。这是《西游记》的心灵本体论。

45    对于《西游记》,既可作“无神论”的阅读,把天界、魔界、冥界都视为现实人界的变形和想象。但也可作“有神论”的阅读,确认人界之外存在着一种超人间的力量,孙悟空就是这种力量的代表,他不受时间的限制,不受空间的限制,不受死亡的限制。他可以穿越人界而看清神仙世界与妖魔世界。我们无法判断,作者吴承恩是有神论者还是无神论者。但可判断,他的《西游记》充满现实精神,并非神话。还可以判断,此小说,乃是自由之书并非宗教之书。

46    释迦牟尼,其“报身”是《西游记》至高无上的如来佛祖,全知全能的精神明灯,既出面把孙悟空送入五行山下,又喜爱孙悟空,让孙走上取经道路。途中保护唐僧和援助孙悟空的也都是他属下的诸佛,有时他甚至自己出面帮助孙悟空,例如帮助真悟空驱逐假悟空。《西游记》中的佛祖佛王,重唐僧,重孙悟空,重善性,重个体自由。

47    从《西游记》中可以知道,人、妖(魔鬼)、神(仙)三者的区别只在于“欲望”。人有欲望的权利,但不能充当欲望的奴隶和欲望的人质。魔鬼之所以是魔鬼,就在于他们欲望过度燃烧,以至企图吃唐僧肉而幻想长生不老,便走火入。正当地争取长寿是人,企求长寿无边而想吃唐僧肉,则越过人的边界而滑入魔界。所谓神仙,则是欲望的满足,除了丰衣足食之外还有歌舞美女,也不愁死亡。魔鬼也有人的外形,甚至有美女的外形,但如果心地不良,心脉充满欲望,就会现出其妖精原形。佛乃是调节人性欲望的宗教,它告诉人们,太贪、太痴、太嗔,都是欲望过分燃烧,都是魔变的开始。前期孙悟空,虽天真活泼勇猛,但也有求寿求长生不老的欲望。大闹天宫,本是维护个人的尊严,属于戏闹式的精神反抗,无可非议,但最后已产生“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的欲念。这就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了,所以如来佛才出面用五行山囚禁了他,然后又给唐僧紧箍咒以制衡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有制衡,孙悟空才未变成魔而修成佛的正果。

48    德国哲学家叔本华之所以悲观,是他觉得人永远无法战胜心中的魔鬼,欲望满足了,还会产生更大的欲望,无法成神。他喜欢佛教,恐怕也在于他知道佛可调节、制衡欲望。王阳明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也是深知破除欲望最难。破了即成神,脤了即成怪,疯了即成魔。从这个意义上说,人妖之间,神魔之别,确实只在一念之差。

49    《西游记》的理想国是佛教天国,与后来洪秀全的太平天国最大的区别是,佛教天国绝对戒杀,反对暴力,反对流血。连妖魔鬼怪只要他们不伤人、不吃人,佛也给出路,只要放下屠刀,仍然可以回到天国。儒家的乌托邦是“礼运大同”,庄子的乌托邦是回归原始无识无知的乌有之乡。康有为的乌托邦是大同世界,毛泽东的乌托邦是“共产主义”。孙中山的乌托邦是没有资本家的资本主义。实用主义的美国也有乌托邦,贝尔的小镇天国,桑德尔的反自由主义的美德王国等等,都是乌托邦,但都是心造的幻影

50    《西游记》中的佛,是文学化与理想化的佛,它赋予佛祖多重象征意蕴:1、象征永恒;2、象征无限;3、象征全知全能;4、象征绝对道德精神。佛无时不在,无处不在。佛在宇宙中,也在大众心中。佛是主宰者,又是冷观者,还是解放者。《西游记》中多次出现“解放”一词。孙悟空既被佛囚禁于五行山中,又被佛所“解放”。佛普渡众生,包括普渡妖魔鬼怪。佛的慈悲所以是无量慈悲,就因为只要妖魔降服,佛也给予宽恕。佛教拥有最大的宽容与恕道。

51    悟空,是《西游记》主角的名字,也是这部小说的根本题旨和哲学内核。佛学讲色空,不承认物质世界的实在性,所以才展示梦幻世界与神魔世界。《西游记》的色空观念特别彻底,它对天上宫廷的实在性不予承认,所以孙悟空才去戏弄一番。第七回之后,《西游记》则大量地展示妖魔鬼怪的虚幻,绝非实在。可惜唯有孙悟空看穿其空,而唐僧反而落在徒弟之后。《西游记》告诉我们:宫廷没有实在性,玉皇没有实在性,龙王没有实在性,阎王没有实在性,妖魔鬼怪没有实在性,甚至西天的极乐世界也没有实在性。孙悟空的千钧棒,其伟大意义,不仅在于它能打败一切妖魔,而且在于,它打破了人世间的一切幻想与幻相,让人们看到自己追逐的一切,最后都归于空无。

52    《红楼梦》与《西游记》的哲学基点,都是色空。贾宝玉的生涯也是“悟空”的生涯。《西游记》除了和《红楼梦》一样悟到荣华富贵没有实在性之外,还悟到妖技魔术也没有实在性。妖魔鬼怪的一切聪明、一切伪装、一切骗局,归根结底也是原形毕露。换言之,妖魔鬼怪无论变成怎样美的美女,也无论拥有怎样高的招数,最后的真实,都是一堆骷髅,一缕青烟。再“好”也是“了”,再变也是不变。

53    《红楼梦》通过色世界而悟空,以有证无;《西游记》通过空世界证空,以无证无。天宫、龙廷、阎王殿,妖魔鬼怪,本是虚无世界,人们往往信其有,但孙悟空的金箍棒,却证其本体皆是空。《红楼梦》用色世界作铺垫,然后把空悟透。《西游记》把虚幻世界彻底展示,天兵天将与妖魔鬼怪都作铺垫,同样也把空悟透。《红楼梦》在色世界的顶峰上发现世界原来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这就把空悟透。《西游记》在无世界的顶峰上发现,原来所谓玉皇大帝天兵天将都是纸老虎,他们敌不过一只石猴,即敌不过一颗自由的心灵。《西游记》的空世界之中也有色世界,它让唐僧师徒先经历色世界,然后再悟到这世界并不真实,到头来只是—个空。《肉蒲团》的问题是只展示色世界,肉世界,没有空意识,没有看透,只有痴迷,执迷,肉团迷,变成下流的诲淫之书。当代一些所谓“下半身”写作出来的小说,也是只展示色世界,离“悟空”很远。

54    孙悟空的第一个老师是教他七十二变的菩提祖师,第二个老师是会念紧箍咒的唐僧。前师教他本领,后师教他心性。二者缺一不可。前者授予“才”,后者授予“德”,孙悟空对两位老师均极为敬重。最后他成为“斗战胜佛”。斗而能胜,要靠本领。斗而能善,要靠心性。成佛之后紧箍咒也随之免除,因为此时他已德才兼备,无须监督,可“从心所欲而不逾矩”。

55    孙悟空成为顶天立地的天才,有其先天条件。他作为石猴破土而出时,就不同凡响,敢于挑战龙廷。但是他敢大闹天宫,却是在向菩提祖师学艺之后,没有祖师教他腾云之术和七十二变术,他怎能与天兵天将较量?成了天才之后,还有一个天才的心灵走向问题,《西游记》精神内涵的完整性,就在于它还描述了孙悟空把心灵纳入佛性的艰难历程,从而提供了一个天才的生命全信息。  

56    佛的大慈悲,有一重要表现,是相信人有瞬间而变的可能。人在瞬间中破了我执之后,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旦放下屠刀,大慈悲者便不查其过去的历史,不计其往昔的罪责。这是何等的宽容?!猪八戒、沙和尚都曾骗人、杀人,但一旦皈依,佛则接纳,让他们走上取经的道路,向佛靠近,最后猪八戒成了净坛使者,沙僧成了金身罗汉。人是会变的。只要变好变善,就行。不翻旧账,这是佛的长处。

57    孙悟空既是自由精神的载体,又是自然精神的载体。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视自然为最高价值。孙悟空无父无母,无兄无弟,由天地生.靠天地养,不着文字,不知文化,但也不受文化污染,不为概念遮蔽。于是,他总是单纯、天真、耿介,不知功名为何物,也不知权力财富为何物。《西游记》文化,乃是形象性的庄禅文化,道释文化。两种文化的相通点乃是崇尚自然。孙悟空既是自由的化身,又是自然的化身。五行山之前,他是自然(石头)的人化,五行山之后,他又是自然的佛化。但不管是人化还是佛化,孙悟空还是孙悟空。混沌,天真,勇敢,幽默,英勇而质朴,聪慧而善良。

58    孙悟空身上的基本品格是勇敢、无畏、正直、天真,而这些品质恰恰是多数中国人所缺少的。比较一下“三国”中人,那些伟人们多么世故、圆滑、虚伪、善谋。他们也被称为英雄,但孙悟空的英雄气充满小孩子气,而三国伟人的英雄气却充满老狐狸气。换言之,孙悟空充满花果山的青春味,而三国伟人们则充满妖魔和火云洞(妖住处)骷骨味。

59    孙悟空乃天地所生,他没有“家庭”,没有家国之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也无需为家庭争面子,完全没有“荣宗耀祖”之思,即完全没有世俗之累,所以赢得大自由大自在。相比之下,猪八戒太多世俗之念,太贪小便宜。这两个形象,—个完全扬弃了中国国民性的弱点(孙),—个则深深烙下中国国民性弱点(猪)。对于中华民族而言,孙悟空的巨大意义,在于他呈现了民族性的出路。

60    前期孙悟空的弱点是英勇但不知责任,想到可当“齐天大圣”,没想到应当“与人分忧”,“与天合一”。后来当上唐僧的徒弟,走上取经之路,便生长了责任感,多了一份人间关怀。所谓大圣,仅有力量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对他人与对社会的关怀。取经之前的孙悟空,是行者(尽管属天马行空)而非圣者,取经成佛之后,他倒是成了自由的圣者。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