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悟语三百则(全部)-第2页-《西游记悟》-新文体写作-再复迷网
《西游记悟》
您的位置:首页 >  新文体写作 >  《西游记悟》
《西游记》悟语三百则(全部)作者:刘再复 阅读次数:


 

101    孙悟空本事超人,他可以腾云驾雾,升天入地,但他却真诚地追随唐僧,一步一个脚印地行走在取经的崎岖路上。唐僧给他命名为孙行者,非常传神。他从“超人”变为“行者”,给我们很大的启迪,它告诉人们:人生真谛,恐怕不在于“及时行乐”,而在于“及时行走”。行万里路,走万座山,生命就充实了。孙悟空的生命诗意,既是“打”出来的,也是“走”出来的。

102    孙悟空战胜妖魔鬼怪,除了靠力量之外,还靠智慧,他化作小虫小果子一次又—次地钻入强敌的肚子里,除了钻入铁扇公主的肚子里拳打脚踢之外,还钻入三头巨鹰和黄眉童子的肚子里倒海翻江,他甚至还会扮演成假唐僧、假魔鬼去和真魔鬼周旋。他的武艺举世无双,他的智慧也无人可比。战胜敌人,不仅要力取,还要“智取”。

103    效法孙悟空,不是学习他的武艺与变术,这是永远难以企及的。但可以学习他的生命态度。他总是坦坦荡荡,打仗时坦荡,顽皮时也坦荡。如果他是人类,便属于端人,即正派人,正路人。做事靠自身本领,绝不搞阴谋诡计。做人靠自身的健康与强大,绝不夸张撒谎,拨弄是非。

104    孙悟空被如来佛祖封为“斗战胜佛”,倘若贾宝玉被封,那应是“不斗不战也胜佛”。二者都有道理。前者为积极自由精神的象征,后者为消极自由精神的象征。二者最后的归宿均模糊化,如果让我们加以猜想,孙悟空应返回花果山,贾宝玉应返回大荒山。“斗”还是归于不斗

105    《基督山恩仇记》中有句名言说,开发人类智力的矿藏是少不了要由患难来促成的。唐僧、孙悟空不远万里到西天取经,这是开发人类智力矿藏的伟大跋涉,跋涉的过程正是患难的过程。成功与患难总是结伴而行。

106    “手段”比目的更为重要。孙悟空武艺高强,神通广大,神出鬼没,而且拥有最强大的武器,一把会伸能缩、可以顶天立地的金箍棒,但他不伤害人,更不像武松、李逵那样滥杀无辜。他造反,也只是挑战、捣乱、宣泄恶气,既不杀人,也不杀神,几乎是—种游戏人生。他和天宫天庭、天兵天将打仗,也几乎是在玩耍,并不流血。他破坏仙桃天宴,只让仙女们不能动弹,不会喊叫,并不伤害她们,也不调戏她们,手段十分文明。

107    孙悟空和唐僧这个“师徒结构”,意蕴极为深厚。它包含多重内涵:首先唐僧的紧箍咒是宗教对孙悟空的制约与限定。造反者的自由也受到限定。不可滥杀无辜是紧箍咒的规则和底线,孙悟空因为有此限定,所以他才没有变成牛魔王,而是把取经的道路走到底,终成正果。在大闹天宫之前,他就与牛魔王结拜兄弟,二者相近。但牛魔王不加修炼,又未能得唐僧指引,所以走向魔鬼之路,娶了铁扇公主,不仅作恶多端,连对铁扇公主也不真诚。好吃好喝好斗又好色,与孙悟空完全两样。可见英雄并非我行我素、胡来胡去的妖怪,而是本领非凡又是接受制约的天地之才。其次师徒结构,又是自由、平等、博爱三位一体的结构。师徒的冲突,不是善与恶的冲突,而是善与善的冲突。“两善”的冲突,比善与恶的冲突更为复杂,更需要佛陀指点迷津。

108    孙悟空不管如何顽皮,如何造反,如何变幻莫测,但总是让人感到他的天真在,他的纯朴在,他的正直在,即他的善性在。他很会变易,变得让人眼花缭乱,但他身心上却有—种坚硬的“不易”,任艰难、委屈、误解乃至种种妖法魔法都无法改变的品性,这就是他的善性。不易之善性,乃是他的生命本体。

109    孙悟空与唐僧,一直生活在本真世界中,而猪八戒虽是孙、唐的同路人,但一直生活在世俗世界中。八戒带着世俗要求走向取经之路,其身上的痴、贪、嗔等弱点,正是佛教要克服的人性弱点。《西游记》告诉我们,即使是猪八戒,他身上也有佛性,他有小狡猾等小生产者的秉性,但没有虚伪、圆滑、世故,也不滥杀无辜,所以也有成佛的可能。

110    唐僧及其弟子,共同去取经,并不要求队伍的纯粹。其中既有真谛的代表(孙悟空),也有俗谛的代表(猪八戒)。有本领极高强者(孙),也有本领—般,但任劳任怨的清醒者(沙僧)。在关键时刻,平素沉默寡言的沙和尚总会说出几句要紧话,连那只白马也会发出重要的声音。各种生命所蕴藏的佛性不同。唐僧懂得尊重不同的个体个性,所以才能获得取经的成功。

111    《西游记》与《红楼梦》—样,也是部《石头记》。贾宝玉原是女蜗补天时未被选用的一块多余的石头,后来通灵而来到人间,成了世上的一个多余人。而孙悟空原先也是—块石头,后来石头裂变,出了一只石猴。这只石猴到了花果山后,既通灵,还通了变术和武艺。贾宝玉和孙悟空都是世界的异端。—文一武,与人类等级社会皆不相宜,文者演成悲剧,武者演成喜剧。二者的存在形态很不相同,但都有石头的自然与纯朴。

112    《西游记》的主角孙悟空很少说话,但性情与人类相通。他的主要语言乃是行为语言。他是一个行动的生命。其眼睛是天眼,即千里眼。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炼了49天后变成金睛火眼,能识破各种妖魔,后来成了法眼与慧眼。唐僧修行虽高,但未经炼丹炉的煎熬,所以眼力不如孙悟空。

113    猪八戒虽有许多缺点毛病,但还是个可爱的形象,因为他活得很真实,没有矫情,一点也不会“装”。饿了想吃,困了想睡,本能本相,完全不知掩盖。取经路上,挑重担的主要还是沙悟净,但猪悟能也是辛苦角色。在喜剧作品中,他带给大家许多乐趣。总之,他是《西游记》中一个很成功的形象。

114    取经之路,乃是追求真理之路。追求路上,充满妖魔鬼怪.充满苦难,充满危险:全程共九九八十一难,每一难的征服,都需要智慧、勇气和毅力。《西游记》是中国人追求真理的圣经。这部伟大小说,为中国人立下了“崇尚真理”的品格,也为中国人树起为真理奋斗的不屈不挠的伟大榜样。

115    考察汉民族,应着眼于文化,而不应当着眼于血统。汉民族的血统并不纯粹,胡人的血液早已渗入汉族脉络。但汉文化却一以贯之,匈奴被汉化,蒙古被汉化,满清被汉化。所谓汉化,通常只说“汉族血统化”,其实更重要的是“汉族文统化”,“汉族文化化”。我们研究汉民族为什么不会灭亡,乃是研究汉文化为什么不会灭亡?巴比伦文明、玛雅文明、印加文明等都灭亡了,为什么中华文明即汉文明不会灭亡?

116    周有光先生的思维三段(神学、玄学、科学),19世纪哲学家孔德早已说过,不算新说。玄学乃是中世纪的产物。用逻辑形而上解释神学。形而上是哲学中叩问存在的部分,古希腊就有。现代世界,其实三种思维都有。科学思维代替不了玄学思维,认识论代替不了存在论与本体论。佛的神奇与孙悟空的神奇,近乎神学;佛的说教与唐僧的紧箍咒又近乎玄学。

117    与唐·吉诃德相比,孙悟空也有“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即大战风车的精神。天宫,龙宫,阎王殿,都是大风车。但孙悟空照样挑战。不同的是,唐·吉诃德冒出的是一片傻气,孙悟空冒出的则是一片灵气。但二者都守持一片天真与混沌。

118    唐僧的紧箍咒不是道德法庭,而是宗教法庭,它把握的是佛教戒杀的规范,这是英雄主义的补充,也是英雄行善的保证。李逵、武松等,最大的缺陷是缺了这么一个紧箍咒,所以李逵几乎变成魔,他热衷于“排头砍去”,砍杀时没有制约。李卓吾用“佛”字点评李逵,显然不妥。

119    孙悟空与贾宝玉都反叛,但贾宝玉是贵族性的反叛,他的锋芒不是指向皇帝,而是指向科举制度和陈旧意识。而孙悟空则直接指向玉皇、龙王、阎王等最高统治者。孙悟空的行为可称为造反(但不是流血造反),贾宝玉的反叛则不算造反,顶多只算反抗。二者的叛逆,都是精神性的叛逆,孙悟空手中虽有千钧棒,但这种武器能缩能伸,也有精神性质。

120    孙悟空大闹天宫,虽属造反,但他并无一般造反者的目的,如推翻政权,取而代之等。孙悟空没有私心,没有野心,没有革命纲领,没有革命组织,没有革命队伍,一切只是个体的独立独行。他没有任何“替天行道”的意识,只是本能地感受到天道不公平。于是他就反抗,挑战一下至高无上的所谓玉皇大帝。他大闹天宫起因于“弼马温”事件,但他不是嫌官小,而是发现天庭对他极不尊重,他是为个人的尊严而奋起反抗的,反得有理。在孙悟空的心目中,本没有等级观念,也不懂得官阶为何物,所以开始时欣然地接受弼马温这顶小乌纱帽。他的不满是因为他明白给他带上这顶帽子是对他的污辱。士可杀而不可辱。孙悟空因受辱而反叛。这种反叛乃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

121    雷马克在《西线无战事》中说:我看到了世界上最聪明的头脑还在发明武器和撰写文章,使种种敌视和残杀更为巧妙,更为经久。唐僧也拥有最聪明的头脑,他的伟大在于,绝对不用头脑去发明武器,而是用头脑去发现文明,他不撰写文章,但不畏艰险地引入西天撰写的慈悲文章。

122    孙悟空的英雄性抵达登峰造极的水准,任何力量都打不垮他。天兵天将打不败他,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烧不死他,佛祖的五行山也压不碎他。压了五百年,但孙悟空还是孙悟空,英雄还是英雄。真正的英雄,绝对不会被任何命运所击倒。

123    《水浒传》的英雄主义与中国的大男子主义紧密结合,所以才发生武松杀嫂、杨雄杀妻等惨烈行为。而《西游记》中的英雄主义却不沾上任何鲜血,更没有女子的鲜血。它虽侧重歌吟男性,但没有任何大男子主义的臭味,包括猪八戒在高老庄的行为,也没有大男子主义的阴影。

124    《西游记》的主人公所经历的苦难,包括自然灾难。但主要的灾难是人间的苦难,即人自身的所作所为。鬼怪总是伪装成人而做坏事,即披着人皮做坏事。而人总是伪装成神而骗人,即借神之形而行鬼之实。

125    孙悟空的行为很“野”,如天马行空,没有边际,但他没有野心,尽管武艺高强。战功赫赫,尤其是斩妖除魔,更是功比天高,但他总是胸怀一颗平常心,总是跟随在师父之后,一步一步地走在取经的路上。有本事,又有平常心,才是真英雄。面对高强本领,尼采鼓动“超人”,慧能却主张做“平常人”。一个有野心.一个无野心,哪个才是真英雄呢?

126    《西游记》也可称作“变形记”。读卡夫卡的《变形记》,首先联想到的就是《西游记》。卡夫卡笔下的人变成甲虫,寄意的是现代人在现代生活的高压下的困境以及在困境中的物化(动物化)和异化;而吴承恩笔下的人则变成猴,变成猪,变成马,变成魔,变成妖。寄意的是一部分人确实妖魔化了,在佛眼之中,在金睛火眼之下,他们(她们)只有一张人皮,一旦被戳穿,就只剩下一堆枯骨,没有血脉与心灵。他们(她们)想的是荣华富贵和吃唐僧肉而万岁万万岁。孙悟空是一个自己会变形而且能识破妖魔变形的英雄。

127    《西游记》的主角,从孙悟空到猪八戒,还有参与取经的沙僧与白马,都是“妖身”。第100回里,归国的唐僧向唐太宗介绍自己的弟子并携其入东阁赴宴时,特给唐王先下定心丸说:“小徒俱是山村旷野之妖身。中华皇朝之礼数。万望主公赦罪。”唐僧的诸位徒弟确实都具妖身,但佛教禅宗告诉人们,心性才是人的根本。作为人,重要的是“心”,而不是“形”,孙悟空的猴形妖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永远跳动着—颗至真至善之心。有这颗心灵为前提,再加上他的“齐天”本领,便做出一番轰轰烈烈有益于人类的事业。

128    一切人,一切生命都有佛性,连跟随唐僧的那只白马也有佛性。此马原是西海龙王之子,属于王二代,龙二代。唐僧到了毒蛇盘踞的鹰愁涧涉水,此龙二代吃掉唐僧所骑的马匹,犯有罪责,但在菩萨的指导下,它也改邪归善,加入取经行列。它甘为唐僧脚力,驮着唐僧登山越岭,跋涉崎岖,功劳很大,被如来佛祖封为“八部天龙马”。这位广晋龙王之子,原先犯了不孝之罪,但他身上也存有佛性,一旦以身皈法,也可修为正果。说佛法无边,说到底还是宽厚无边,慈悲无边。相信一切生命皆有善根,这是佛教的第一真理。

129    佛教认定,不管你过去有过怎样的错误与罪恶,但只要放下屠刀,便可立地成佛。这种不计前科、不查出处不算旧账的博大宽容性,给一切罪人展示了再生的可能。猪八戒原是天河水神,天蓬元帅,但在蟠桃会上却酗酒调戏仙娥,被贬到下界后变成半畜半人,又在福陵山云栈洞造孽,还闹出高老庄的丑剧,但他走上取经之路后—路挑担,十分辛苦,最后虽未封佛,但也被升为汝职正果,做净坛使者。而沙和尚沙悟净,本是天上卷帘大将,先因蟠桃会上打碎了玻璃盏而被贬入下界,后又在世间流沙河里伤生吃人,造成罪孽。但皈教皈法后,—路保护唐僧,登山牵马,不辞劳苦,最后也被如来封为“金身罗汉”。《西游记》所体现的佛教宽容,与当下世界的查三代、记前科、存档案、究出身等政治技巧,很不相同。

130    取经完成后,如来给唐僧师徒封号。唐僧、孙悟空皆为佛,而孙悟空关心的只有一事。他问唐僧,既然我已成佛,那么头上的紧箍咒是不是可以去掉。最在乎的还是自身的自由。孙悟空虽会七十二变,但其童心则永远不变,争取自由之心也永远不变。他被封为佛后跳动的还是—颗童心。

131    没有佛教的东传,就不会有两部伟大的“石头记”,《红楼梦》与《西游记》。两部经典均佛光普照,均有大慈悲。贾宝玉的大慈悲是爱一切人而无仇恨机能。孙悟空的慈悲虽广大无际但有仇恨,他恨妖魔鬼怪,与之战斗到底。但他的恨,归根结底也是爱。爱平民百姓,爱一切生灵,爱师父唐僧。为了保护师父,他才不得不出手,不得不怒目横对那些伪装的妖孽。爱的对立项不是恨,而是冷漠。

132    《西游记》给中国人民两个伟大的启迪:一是寻找真理(取经)之路绝不平坦,它注定崎岖坎坷,经受九九八十一难在所难免,到了目的地,还有一难。二是像孙悟空那样争得自由,就必须不怕千辛万苦去求道求术,也不怕千辛万苦去求经求佛。有本领才有自由,有至善至真之心才有自由。

133    孙悟空并无行善意识,也无自由理念。但他却有善的本能和自由的天性。他的—切英雄行为,都是心性使然,而非认识所致。换言之,孙悟空与贾宝玉一样,石头软化、灵化后变成—颗心,一切都是心动,而不是头脑的预设。即一切都出自本体论(心性本体),而不是认识论。

134    施耐庵把李逵、武松写成正义的化身,道德的化身。但李逵那把斧头,不仅砍杀官兵,砍杀敌人,而且砍杀恋爱中的男女,砍杀好人。吴承恩也写孙悟空造反,但不把他写成正义的化身与道德的化身。然而,恰恰是孙悟空呈现了人间正义,自然道德。他的金箍棒只指向妖魔,绝不伤害任何一个好人。

135    孙悟空的善性非常彻底,他不仅不伤人,对于魔,他也不是一概杀戮,而是分清妖的由来,尤其是对于只有欲望而无罪恶的妖魔,他更是放其一马。如对天竺国的假公主,她是玉兔精,对真公主虽有怨但未伤害,对唐僧只是慕名贪恋而不像其它妖怪想吃唐僧肉。所以经过激战戳穿其妖形之后,他还是听从太阴星的劝说,放玉兔返回月宫。以善对待和自己进行过恶战的“敌人”。

136    《西游记》的诗词远不及《红楼梦》,从总体上说,它比较浅露,缺少含蓄,也缺少韵味。尤其是缺少内在情韵与内在神韵。相当多的诗类似打油诗。这是《西游记》审美形式上的一大缺陷。第二缺陷是大闹天宫那几回之后的几十回,均写取经路上遇妖除魔的故事,情节大同小异,能让读者获得新鲜感的故事不多。不像《红楼梦》那样,回回都很特别,令人回味无穷。

137    从审美风格上说,《红楼梦》属秀美,即阴柔美;而《西游记》则属壮美,即阳刚美。二者的审美基点虽不同,但其至真至善之情则完全相通。孙悟空与贾宝玉都极纯粹,极正直,极忠厚。两人的情感形态不同,一个是温情(),一个是豪情(孙),但二者都无矫情。

138    《红楼梦》是悲剧,《西游记》是喜剧。除此之外,还可以说,《红楼梦》又是荒诞剧,而《西游记》则是怪诞剧。孙悟空,形虽怪诞,但神情很刚正,不可视为荒诞。而《红楼梦》中的贾赦、贾琏、贾蓉、贾瑞以及薛蟠等,则是形为贵族,实则是伪君子、嫖客、色鬼,他们的人生,只是—场又—场的滑稽戏,荒唐戏。

139    孙悟空与猪八戒的区别,除了本领的高低之外,最大的不同是猪八戒有欲望.而孙悟空没有欲望。孙悟空一不好吃,二不好色,三不羡慕荣华富贵。无欲则刚,所以他成了不败金刚。孙悟空的英雄性,不仅表现为“无敌手”,而且表现为“无欲望”。有前者,才能战胜艰险,有后者,方可战胜诱惑。

140    歌德笔下的浮士德,与魔鬼打赌:一生进取,倘若满足即成其俘虏。孙悟空一路打过去,也在与魔鬼打赌。但从未当过魔鬼的俘虏。他与魔鬼赌的首先是眼睛,能看穿伪形即胜利,不能看穿即失败。唐僧看不穿,因为他只有经书的泽溉,缺少炼丹炉的煎熬。孙悟空之所以战无不胜,除了仰仗老师的传授,还仰仗于炼丹炉的磨炼和对手的磨难。

141    《西游记》中有一个关键词常常被忽略,这就是“心猿”(参见第85回,其标题为“心猿妒木母,魔主计吞禅”,第七回:“八卦炉中逃大圣,五行山下定心猿。”第88回:“禅到玉华施法会,心猿木母授门人。”)孙悟空的历程便是从石猴化为心猿的过程。猿是他的相,心是他的本。孙悟空与贾宝玉一样,乃是一颗纯正的心灵。他的大闹天宫、大闹龙宫、大战妖魔,从表相看,是身动,器动(金箍棒动),实质上是心动。即表面上是武器(金箍棒)的批判,实质上是精神的批判。孙悟空所以感人,正是他的武功令人眼花缭乱,心地却极为纯朴。整个心灵总是投向为人类解脱各种压迫压抑的事业上。他是最勇敢、最无私的心灵,也是最生动、最灵验的英雄佛。有这尊英雄佛在,中国就不会缺少勇敢和善良。

142    《西游记》写孙悟空不服唐僧指责,萌生“二心”,结果发现假行者应运而生,假孙悟空与真孙悟空不仅相貌相似,而且本事—样高强,真假行者打得死来活去,连唐僧、观音菩萨也辩不出真假,最后只好请示如来佛祖。此节告诉我们:心的分裂,自己和自己打仗,最难了结。战胜妖魔易,战胜心魔难。换言之,是战胜鬼怪易,战胜自己难。最难战胜的,还是自己。此回主旨与王阳明的“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意思相通。

143    形与神、相与心的反差,往往更能显现心的高尚、高洁、高贵。孙悟空的外形,《西游记》多次从不同视角写他如同妖精,却突显出他的心灵格外壮美。雨果《巴黎圣母院》的男主角,其相貌也十分丑陋,但心地却很美好。就审美效果而言,形丑给人带来乐趣,心美则给人带来启迪。

144    《西游记》第一回的诗云:争名夺利几时休,早起迟眠不自由。骑着骡驴思骏马,官居宰相望王侯。只愁衣食耽劳禄,何怕阎君就取勾?继子荫孙图富贵,更无一人肯回头。这首诗与《红楼梦》首回的“好了歌”相似,主题同一。都是劝止歌。劝告世人从争名夺利的路上回过头来,提醒世人放下无穷尽的欲望。尤其难得的是,《西游记》之歌还直截了当地道破“自由”二字,点明一旦被名利和荣华富贵之念所羁绊便无自由。能放下欲望才有自由,能不羡慕王侯贵爵才能自由。这首自由歌,正是《西游记》的主题歌。灵魂歌。孙悟空呈现的正是这首歌的自由精神。他的千钧棒,表面上是打妖魔,从深层看,则是打击人类的贪婪欲望和名缰利索。

145    唐僧虽至诚至善,但并不完美。他毕竟是人不是神。他苦修苦练,但仍然没有除尽我执与法执。在妖魔的伪形面前,他总是拒绝听取孙悟空的陈述,这是“我执”。不仅不听,还念紧箍咒,抓住咒语不放,这是法执。因为有此执迷,所以才需要去取经,去寻找认清自己的参照系。成佛得道之后,他放下紧箍咒,既是破法执,也是破我执。

146    孙悟空从石猴变成人类之后,便占花果山为王。占水帘洞为主,拥有千万个猴兵猴卒,算是一方诸侯,自得自在。但他却不陶醉于自己的安乐乡中,而毅然辞乡远行,到千里之外的荒山野岭寻找高人并学得一身绝技。从五行山释放之后,他又随时可回花果山为王为霸,但他却不留恋这个小王国的肤浅快乐,选择千辛万苦的取经之路。为了寻找真理,他宁可放弃天天接受朝拜的生活,甘愿去充当—位和尚的卫士,跟着爬千山,涉万水。

147    唐僧与孙悟空的师徒结构,并非主奴结构,也非君臣结构,它是阴阳互补结构,文武互补结构,善慧互补结构。因为,孙悟空在人格上与唐僧是平等的,他常常善意地调侃唐僧,特别是妖魔化作美女向唐僧求亲的时候,他总是一边解救,一边游戏唐僧的尴尬困境。

148    孙悟空顶天立地,但他并非“高大全”的英雄。他顽皮、顽劣,喜欢捣乱,喜欢戏弄,喜欢耍脾气。他有超人的武功,又有常人的性情。作为文学形象,他既怪诞,又很平实。毫无高大全英雄的面具和矫情,更无意识形态的痕迹。他是英雄,更是个孩子。

149    老子在《道德经》中讲述三个“复归”:复归于婴儿,复归于朴,复归于无极。此一精彩理念,也可用意象性的语言,表述为“复归孙悟空”。孙悟空既是英雄,又是“婴儿”;既有神魔般的豪放,又有石头般的“质朴”。他身行天地,心驰宇宙,精神涵盖“无极”。

150    陀斯妥耶夫斯基在《罪与罚》中让主人公讲了一句话,说“我只想证明一件事,就是,那时魔鬼引诱我,后来又告诉我,说我没有权利走那条路。”读《西游记》,见到唐僧战胜各种引诱,总是想起这句话。唐僧之所以神圣,就是明了,自己选择的那条路是正确的,就一路走到底。并明了,从此之后他再也没有权利走别的路,包括荣华富贵之路。

151    孙悟空被救出五行山之后,并未立即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还杀了几个被他称为“强盗”的人,唐僧批评,他还赌气跑到龙王那里喝茶,这之后,观音菩萨才把如来赐与的“紧箍咒”交给唐僧,孙悟空尝了咒语的苦头之后才正式成为唐僧之徒而走上取经之路。可见,紧箍咒对于英雄孙行者是必要的,尽管唐憎后来念错了几回咒语。

152    从艺术成就上说,至少有两点《西游记》远远不及《红楼梦》。一是女性形象的塑造,《红楼梦》塑造了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王熙凤、妙玉、秦可卿、晴雯、袭人、鸳鸯等个性丰富的形象体系,很了不起。每一个体都是生命极品,都是不朽的生命图画。而《西游记》只有男性的精彩(孙悟空、唐僧等均是男性),没有女性的精彩。其中的美丽女性如天竺国公主、宝象国女王,女儿国国王等也只是抽象的符号,虽美如仙子,却毫无血肉,更无内心。没有一个能活生生地站立起来。

153    吴承恩笔下的英雄,最美的人物形象都是男性。而女性,要么很苍白,要么很抽象。最美的女子多半是妖精(或取妖精的皮,或做妖精的形,或本身就是妖精)。多数的魔鬼都伪装成美女,孙悟空打杀的较多也是美女妖精。吴承恩仿佛也是一个大男子主义者,对女子很不信任。如果说《水浒传》是屠杀妇女,《三国演义》是利用妇女,《红楼梦》是礼赞妇女,那么,《西游记》则是怀疑妇女。

154    《西游记》与《红楼梦》一样,不仅书写人间,还书写天界。《红楼梦》呈现的天界,是警幻仙境,这是曹雪芹的乌托邦;《西游记》呈现的天界,则是权力秩序,这是地上权力王国的翻版,吴承恩显然厌恶这种秩序,所以让孙悟空去把它搅乱。吴承恩的乌托邦不在人间,而在自然界。《红楼梦》的乌托邦是女儿国,《西游记》的乌托邦是没有女性的花果山。

155    《红楼梦》中充满情爱悲剧和情爱故事。而《西游记》则没有爱情故事,也没有爱情悲剧。所以尚未进入情爱的儿童爱读,脱离情爱的老人也可读,唯处于恋爱中或充满情感向往的青年人恐怕没有耐心读下去。

156    《水浒传》和《西游记》都想救世,前者想“替天行道”,后者想“替佛行道”,目的无可厚非,但《西游记》的救世手段是取经,类似西方普罗米修斯的“偷火”,即偷来真理之光明以照亮人心与人间,这种途径与手段,属于天经地义,天然合理。而《水浒传》的救世手段则是火烧火并,打家劫舍,挥斥暴力,横流鲜血。其结果是世界愈变愈充满仇恨,愈打愈充满血腥。不仅救不了世界,个人也难成生命正果。

157    《西游记》不是神话,不是宗教,不是佛学,但它佛光普照,佛性磅礴。《西游记》是文学,其心灵、想象力、审美形式,都发挥到极致。它非生动,非常幽默,非常感人。因为它又拥有宗教的大慈悲与宗教的大视野。

158    人的欲望本无可厚非,然而,一旦欲望膨胀过度就会变成魔。人人都有变成“白骨精”的可能。人一旦具有魔的欲望,就会变成白骨精。

159    尽管孙悟空大闹了天宫,天上地上的秩序一点也没变,玉皇还是玉皇,龙王还是龙王,号令还是号令,威权还是威权,压迫还是压迫,奴役还是奴役。说什么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完全是妄念。孙的千钧棒横扫过后,玉宇还是骄奢淫逸,一片专制。其秩序、其逻辑,一点也没变。

160    唐僧一行历经八十一难,踏遍路途艰难,此行给中国人提示:再难也要走到底,任何关口都有佛在。这佛,就是自身的光明。什么难关都可以闯过去,只要师徒协力,只要自身心正、心净、心明。

161    所谓“时代症”,病症就在自身。世界的问题全在人自己身上。人生来并非神仙,也非善主。古往今来,宫廷里弑父、弑兄弟的事件从没有中断过。皇帝有几个好下场?杀来杀去,为了夺取权力。权力大于亲情,为了权力,可以六亲不认,这是我们看到的历史和接受的教育。世界难以改造,人性也难以改造。两千多年前,宫廷里的刀光剑影,今天仍在重演。人性的贪婪无法改变。中国的国民性,可以认知,可以呈现,但也难以改造。说革命可以改变一切,未必,革命后的未庄还是未庄,阿Q还是阿Q

162    千钧棒,为我们出气,但暴力并不能改造世界。玉宇的澄清,政治的澄明,世道的进步,主要还是靠文化,而不是靠千钧棒。《西游记》告诉读者,“千钧棒”固然有力,但“万里路”(文化取经之路)更为根本。固然不能迷信经书,但是更不能迷信千钧棒。

163    经过千辛万苦,唐僧师徒终于抵达灵山。灵山本是西天的极乐世界,人间净土。可是,世上并无理想国。佛国也不是净土国。佛国之王如来佛祖见到唐僧师徒后自然高兴,便命身边的两大徒弟阿傩,伽叶带唐僧师徒去藏经阁领取真经。到了阁中,阿傩竟问是否有什么礼物相赠,公然索取财物。当唐僧说明“未曾准备人事”后,阿傩竟然很不高兴,以致“偷工减料”,将柜下无字经一卷卷拿出来代替有字经,强塞给唐僧。这一情节乃是《西游记》最后部分的神来之笔。它让人们知道,连如来的圣徒也不干净,连著名的阿傩、伽叶也行敲诈勒索。这一情节还告诉读者,对于佛家菩萨可以尊崇尊敬,但不可迷信。(参见《西游记》第98回)

164    阿傩、伽叶向唐僧师徒索“人事”(礼物)不成后,竟用“无字经”敷衍、欺骗远道而来的圣僧。唐僧忍受不了,只好向如来告状(望如来救治,见第98回),而如来竟为阿傩们辩解。

佛祖笑道:"你且休嚷,他两个问你要人事之情,我已知矣。但只是经不可轻传,亦不可以空取,向时众比丘圣僧下山,曾将此经在舍卫国赵长者家与他诵了一遍,保他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我还说他们忒卖贱了,教后代儿孙没钱使用。你如今空手来取,是以传了白本。白本者,乃无字经……

原来,阿傩索取“人事”的行径被如来佛祖所认可。如来是后台。连佛祖也认为“卖经”天经地义,而且只能高价卖,不可“贱卖”。佛祖此番说法令人匪夷所思。然而细想下来,唯有把佛圣化而迷信的人才会觉得奇怪,而对于清醒的识者而言,这倒是佛国的真实。世上并无百分百的净土。人人向往“极乐世界”,“净土世界”并不存在。

165    吴承恩笔下的灵山,人们向往的净土世界与极乐世界,竟也发生勒索“人事”的丑剧,佛徒们烧香膜拜的如来佛祖竟然也超越不了功利之举,为勒索行为辩护。可见,在吴承恩极为清醒的意识里,其乌托邦并非灵山。那么,他的理想国在哪里呢?吴承恩的乌托邦既不是天国(玉皇主持)也不是佛国(如来主持),而是花果山。唯有花果山、水帘洞才保持大自然的纯正、质朴与和谐,才不受人世灰尘的污染。

166    唐僧们拿到有字真经后,开始了回归的行程,但在横渡大河时,因被白鼋作怪,把他们翻倒河中;从而打湿了经书。此时,唐僧十分沮丧。就在此时此刻,平常少言寡语的孙悟空讲了一个安慰师父的哲学。第99回如此写道:

……不期石上把《佛本行经》沾住了几卷,遂将经尾沾破了。所以至今《佛本行经》不全,晒经石上犹有字迹。三藏懊恼道:“是我们怠慢了,不曾看顾得”。行者笑道:“不在此,不在此!该天地不全。这经原是全的,今沾破了,乃是应不全之奥妙也。岂人力所能与耶!”

伟大英雄孙悟空最后说出了伟大哲学,即“天地不全”之哲学。天不完全,地不完全,人不完全,神不完全。这才是真理。求全责备,苛求“金要足赤,人要完人”显然不妥当。确认天地不全,神佛不全,人类不全,才有宽容,才有慈悲。孙悟空最后道破的大哲学奥妙,乃是真知灼见。

167    孙悟空到西天取经,一路打拼,一路吃苦,但也一路生长了,尤其是心灵的生长。他西行的最大成果,不是被封为“斗战胜佛”,而是发现了宇宙人间的真理——“天地不全”的真理。天不全,所以要补天;地不全,所以要填海;佛不全,所以经书打湿了不必懊丧;人不全,所以往往辨别不出妖魔;自我也不全,所以才会自称“齐天大圣”。孙悟空道破“天地不全”之哲学,乃是无字真经,这是孙悟空悟到的真理,也是吴承恩悟到的真经。中国文化作为伟大的时空存在,《西游记》的这一笔(由孙悟空道破的“不全哲学”)又给伟大存在增添了精彩的一页。

168    《西游记》的最后一回(第104回)描写唐僧回归长安,拜会唐太宗。御兄御弟亲热一场。这种回归,乃是向世俗世界的回归,纯属画蛇添足。《西游记》本是取经过程,也是悟空过程,唯有归于空,看破宫廷御苑等荣华富贵并无实在性,那才拥有思想深度。可惜它却回归于世俗,回归于儒家所建筑的秩序。唐太宗为唐僧建筑了可藏经书的雁塔寺,让经书“落实”于凡地。最后这一结局看似圆满,实则落俗,属于小说的败笔。

169    在《共悟人间》中,我和剑梅曾比较过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中阿廖沙和《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后者最后选择“逃避苦难”,离家出走。与阿廖沙扑向大地去拥抱苦难的方向不同。二者均有理由。如果把孙悟空和阿廖沙相比,那么,孙悟空倒是与阿廖沙的选择非常相像,孙悟空跟随唐僧到西天取经,正是扑向大地去拥抱苦难,不仅拥抱两桩三桩苦难,而是拥抱八十一桩苦难,在苦难中打拼。东正教的精神是唯有苦难才是进入天堂的阶梯,而《西游记》也告诉我们:唯有苦难才是抵达极乐世界的桥梁。

170    唐僧一行到了西梁女儿国之后,女儿国的国王爱上了唐僧,她不仅极美丽,而且极真诚。她愿意付出举国之富,招唐僧为夫。此时,唐僧面临着一种比妖魔更严峻的美女考验。这个美女不是一般的美女,也不是因为她是女王,而是她有一种宁弃江山也要唐僧之爱的气魄。对此,唐僧在爱与信念二者之间作一选择。唐僧再伟大,也是肉体之躯,他在女王面前不可能不动心,然而,最后他还是作出“信念第一”的选择。信念重于情爱,取经的使命重于美女的呼唤,他还是继续走上原来的追求真理的道路。英国的爱德华二世,宁要情侣,不要王位固然感人,但唐僧这种宁要信念不要江山美女的选择,更了不起。

171    《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其别名(前世之名)“神瑛侍者”,他到人间后钟情于“闺阁女子”,真的以平等心态当了许多贵族女子(如林黛玉、贾宝钗、秦可卿、史湘云等)的侍者(服务员),也以平等心态当了许多丫鬟女子(如晴雯、鸳鸯、袭人等)的侍者。阅读《西游记》之后,就会知道,孙悟空也是一个侍者,但他不是众女子的侍者,而是唐僧的侍者,即“圣僧侍者”。他以高强的武功也以真诚的态度陪伴唐僧万里长征,为唐僧服务。如果没有这位英雄侍者,唐僧怎么排除那么多灾难而抵达灵山?如果说,贾宝玉是柔性侍者,那么,孙悟空则是刚性侍者。贾宝玉之“侍”,需要战胜许多世俗偏见;而孙悟空之“侍”,则需要战胜自我原来那一派“老子天下第一”的齐天傲慢。充当王者不易,充当侍者也不易。

172    猪八戒姓猪。养猪是农民的事业。他使用的工具是猪耙,也是农民惯用的工具。总之,他是小生产者。小生产者天生拥有小聪明、小狡猾、小算盘,善于占小便宜,谋小利益,当然也会做小挑战,小浪漫。猪八戒除了贪吃之外,还有一个致命弱点是好色。贪吃与好色是他的本性。改变本性之难比改变江山更难。猪八戒的经历告诉我们,即使从天上落到地下,即使从神宫坠入猪胎,即使历经千难万险,即使穿越生死关口,猪八戒还是猪八戒,小生产者本性还是小生产者的本性。所以他到了灵山之后,如来佛祖无法给他封“佛”,只能给他封“净坛使者”。常听到“改造世界”与“改造人性”的豪言壮语,但清醒者却要质疑,猪八戒的本性可以改造吗?

173    孙悟空可以千变万化,不仅72变,第九十五回写道:“行者把棒丢起,叫一声‘变!’就以一变十,以十变百,以百变千。半天里,好似蛇游蟒搅,乱打妖邪……”他能屈能伸,可变成顶天巨汉,也可缩成小虫儿钻入铁扇公主肚中。但他的可贵不仅在于能变,还在于他身上有一种永远不变的东西,这就是他的心灵。他的心灵永远向真向善,永远是嫉恶如仇的正直,永远有戏弄权威的顽皮,也永远有追求真理的热情,更永远有与妖魔鬼怪势不两立的正义感。

174    佛祖如来在解析如何分辨真假孙悟空时说:“汝等法力广大,只能普阅周天之事,不能遍识周天之物,亦不能广会周天之种类也。”他说:“周天之内有五仙:乃天、地、神、人、鬼。有五虫:乃蠃、鳞、毛、羽、昆。”如来还说,此十类种之外还有四猴混世,真孙悟空属灵明石猴,假孙悟空属六耳猕猴。如来如此给万物分类。虽嫌简单,但让我们明白,《西游记》塑造的主角乃是非天、非地、非神、非人、非鬼,当然也是非蠃、非鳞、非毛、非羽、非昆。但他又是兼天、兼地、兼神、兼人、兼鬼,极为特殊又极为丰富。因此,把孙悟空仅仅划为神或划为“人”或划为“妖”,均属简单化。孙悟空就是孙悟空,他能飞天入地,又能入神化人而驱鬼打魔,这一角色,人类文学史上前所未有。

175    《聊斋志异》中的妖精,许多是狐狸精,她们长得很美,而且很痴情。表面上,蒲松龄完全逆反《西游记》的思路,吴承恩笔下的妖精,如白骨精,确实强悍可怕,本事很大。然而,《西游记》并不把妖精推向绝路,它也给妖魔三条出路:一是改邪归正,猪八戒、沙僧是也;二是还其本相,送入云霄,红孩儿是也;三是当即处死。前两条皆是给予出路,第三条则是不得已。对妖魔尚且如此,对人更应当宽厚以待。

176    《金瓶梅》是写实文学的经典极品。而《红楼梦》与《西游记》却比《金瓶梅》多了一个大精神层面,这就是超越现实的大浪漫层面,也可以说是充分想象的形而上层面,即带有哲学意蕴的梦幻层面,于是就有“太虚幻境”,“大观园”,“大闹天宫”等等。文学千种万种,千姿万态,《西游记》、《红楼梦》虽不完全写实,却充分写真,这两部经典有真际,真精神,又有真情感,真思想。世上找不到孙悟空,却人人都可以效法孙悟空。

177    《西游记》唐僧师徒,历经14年,日日山,月月岭,最后抵达灵山。而高行健的《灵山》,也是主人公历经艰难困苦寻找灵山。但《西游记》是现实的征程;一路与妖魔拼搏,而《灵山》则是内心的旅行,全书81节,也历经81次内心的撞击,因此《灵山》又可称为内在《西游记》。《西游记》与《灵山》两书虽有差别,但都确认,灵山在内不在外,即灵山乃是坐落于人的内心之中,一旦把灵山视为外部世界的理想国,就会大失所望,即发现灵山不灵,净土不净,极乐世界并不完全快乐。

178    一切都会变,妖魔也会变。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妖魔。这是《西游记》的一个重要思想。例如牛魔王一家。在花果山水帘洞初期,牛魔王原是孙悟空的好友,两者还结拜为兄弟,后来老牛走火入魔,与铁扇公主成亲,还生了红孩儿。铁扇公主与孙悟空打得死来活去,最后认输了,借给孙“真芭蕉扇(第一回是假的),并告诉孙悟空关于芭蕉扇的真实用法,即必须搧四十八下,多一下都不行,这也归于善。铁扇公主也不是永远的妖魔。

179    文学创作不仅有发现,而且有发明!文学样式中的寓言,原先容量有限。《西游记》可能只写成一则寓言。但吴承恩却把石头变石猴变神猴佛猴的寓言(并非存在物)演义成大故事大小说。其关键是把石猴写成心猴,大闹天宫,也是心反,即精神反抗。一切都是内心活动。寓言扩展到如此复杂,如此规模,如此程度,世上少见。卡夫卡的《变形记》、《审判》、《城堡》,也是寓言所扩展(扩展到如此精彩!)新文体就是这样创造出来的!这是作家发明。吴承恩发挥了唐僧,却发明了孙悟空,猪八戒,沙僧和西海白龙马王子。

180    《西游记》中把“伪形”、“作假”的各种形式全展示了。小说中,不仅有妖魔伪装的假男人,假女人,假小孩还有假孙悟空,假如来佛,假雷音寺。世上的造假艺术如此高超,要战胜“假”,就得拥有一双“火眼金睛”。《金刚经》说五种眼睛:肉眼,慧眼,佛眼,法眼,天眼。“火眼金睛”虽不属佛眼与法眼,至少是超越肉眼的慧眼,这也是超越俗眼之眼。

181    唐僧取经的行程必须穿越无数关卡,急流、险滩、悬崖、峭壁、火焰山等自然关卡且不说,仅过境的国度,如宝象国、乌鸡国、车迟国、西梁女国、祭赛国、朱紫国、狮驼国、比丘国、灭法国等,就需要无数公文、印章,更何况路上妖、魔、鬼、怪、精魂,样样都是障碍,都是难关。然而,对于唐僧而言,最难过的是美女关,一颗至慈至善的心灵,遇到一个至真至美的女子,这不是千钧棒可解决的,也不是念几套佛经可以对付的,此处需要定力,更需要一个高于一切、压倒一切的信念。

182    唐僧取了经之后,回到长安。在唐太宗欢迎的礼仪上,唐僧向唐皇介绍自己的随行弟子,说悟空“出身原是东胜神州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人氏”;猪八戒“出身原是福陵山云栈洞人氏”;而沙和尚“出身原是流沙河作怪者”。而白马则“原是西龙王之子”。唐僧出于好意,人化四位弟子,并给予确凿的出身籍贯。可是,孙悟空等的特点,恰恰不可本质化为“人氏”,恰恰是超籍贯、超国度、超时空的生命存在。唐僧作此介绍,纯属荒唐。

183    唐三藏、孙行者、猪八戒、沙悟净,我们可称他们为“西游中人”。他们尽管性格、性情差异很大,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没有机心。《三国演义》中的曹操、刘备、孙权、司马懿等,其性格、性情也差异很大,也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充满机心,全是“巧伪人”。他们不是会“变”,而是“装”,每人都有一百副以上的面孔。

184    孙悟空、猪八戒、沙悟净,个个都是“妖身”。长得很丑,开始时总是让人吓一跳。但他只会“吓人”,不会“骗人”。《三国演义》中的刘备,文质彬彬,有模有样,很讨人喜欢,连孙权的妹妹(孙尚香)也对他一见钟情。他倒是不会吓人,但很会骗人。赤子之不可怕,骗子之倒是很可怕。

185    生命四季(春夏秋冬)对于孙悟空,显得格外分明。他的春季在大荒野与花果山渡过,饱餐大自然的花香雨露,和同族朋友共享欢乐。还远涉沧海到菩提大师那里学得一身武艺,生命变得生气盎然。从菩提大师那里回来后,他的生命进入夏季,激情暴发,如洪水寻找宣泄,于是大闹天宫,搅得周天不宁。被如来佛祖压进五指山的500年乃是夏秋之间,被唐僧解救后他进入成熟的秋季,参加取经,有打拼,有约束,有收获。到了灵山之后被封佛,诸佛皆冷,它会不会也像一尊风雪中僵化的菩萨呢?也许会,也许不会。倘若按照《道德经》的路向,他应当复归于婴儿,还会在花果山中创造另一番生气勃勃的故事。

186    现象界(现实生活)没有自由,于是就在精神界梦自由,创造自由梦。《红楼梦》创造的是情爱梦;《西游记》创造的是逍遥梦。梦中有欢乐,也有约束。孙悟空头上有紧箍咒,贾宝玉头上也有紧箍咒,那就是他的父亲贾政。

187    中国人不仅承受太多压迫,而且承受太多压抑。假设玉皇、龙王、阎王等,又多了一层精神压抑。于是就有向往自由的中国子弟反压迫与反压抑,孙悟空大闹天宫、大闹龙宫、大闹阎王殿,不是反映现实生活,而是反映内心的不满。孙的戏闹,正是宣泄与向往。

188    《西游记》的前半节(孙被打入五行山之前),辐射的是梦幻人生;后半节辐射的是现实人生。现实人生,就是面对艰难险阻不断跋涉,就是要面对各种妖魔鬼怪不断拼搏,就是要接受紧箍咒不断受屈。现实人生,历经千山万水,历经八十一难,历经曲曲折折,无人可以幸免。伟大的人生,就是“斗战胜”的人生。

189    《西游记》与《红楼梦》都是石头记。两部石头记,两部自由书。前者为刚者自由书,后者为柔者自由书。前者多笑声,后者多眼泪。在现实世界里,不仅弱者没有自由,强者也没有自由。古往今来,哪个帝王将相有过自由?专制暴君也未必有自由。帝王们只敢许诺“面包”,不敢许诺“自由”。

190    《三国演义》的首领人物身边有谋士(刘备有诸葛亮、庞统等,孙权有张昭、鲁肃等,曹操有杨修、荀彧等,《水浒传》的首领人物宋江身边也有吴用、公孙胜等,唯有《西游记》中的首领人物唐三藏身边没有谋士,随他取经的全是战士。因为他的事业与理想,无须计谋,无须阴谋与阳谋,只需一颗真心,一种信念,一腔热血。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虽长得丑,但都心性善良,不戴面具。

191    真值得歌功又颂德的,唯有唐僧和他的悟空、悟能、悟净等弟子们。他们不仅给中国取来佛教经书,为中国文化开辟另一大视野,功莫大焉!而且跋涉万里,无私无畏,一路上全做好事,其心灵最纯最正,其德行无限量也!中国极少帝王功德兼备,就以支持唐僧取经的唐太宗而言,他创造了中国历史上的“贞观之治”,其功不可没,值得歌颂,但他的德行,包括逼迫父亲退位、射杀自己的兄弟等行为,是否可称得上“德”,即是否可颂,则大可质疑。还有汉武大帝、成吉思汗等,也是其功可歌,其德未必可颂。要说歌德派,只能充当唐僧师徒的歌德派。

192    如果发一张履历表让孙悟空填写,那他只要在所有的栏目里填下一个“无”字即可。因为他没有祖国,没有故乡,没有学历,没有籍贯,没有父母,没有兄弟。他名字叫做行者,名符其实,是个真正的流浪汉,真正的天马行空者。我曾把莫言比作孙悟空,说他是文学魔术家,至少拥有72变术。其实好作家都是跨界魔术家,跨越国界,跨越类界,跨越俗界,跨越天地之界,跨越时空之界,跨越古今之界,跨越中西之界。

193    中国的喜剧性小说很少,但明清之际所产生的《西游记》和《儒林外史》都很精彩。鲁迅说,喜剧是把无价值的东西撕毁给人们看。《西游记》不仅撕毁妖魔鬼怪这些世所公认的无价值糟粕,也撕毁世所畏惧的玉皇龙王阎王这些无价值的统治权威。统治者拥有权威,但未必拥有价值。撕毁这些权威,不仅有胆,而且有识。

194    孙悟空并不是准确意义的人,但读过《西游记》的人,几乎人人都爱他,为什么人人爱?有人说,因为他本事高强,念着他就有安全感。有人说,他能变幻无穷,看着他乐趣无穷。有人说,他像孩子,永远都焕发着天真天籁。说得都很好,很对,都道破了一种坚硬的理由。而我要说,他虽是非人,但其言行,却与人性最深层的部分相通,即与诚实、正直、勇敢、疾恶如仇等品格息息相通。

195    有学人说,《西游记》反对道教,其实,它只反旁门歪道,如红孩儿的叔叔,自称如意真仙人,他掌控女儿国的落胎泉水(解阳山破儿洞里的落胎泉),却从不给人(喝国中子母河的水会怀孕,需喝泉水解阳)。也不给唐僧师徒,为此还和孙悟空打了十几回合。但是对于万寿山五庄观人参果树主人镇元大仙,虽发生冲突(孙把宝树连根拔起,镇元为此生气),但最后经观音菩萨救活了人参果树后还是和孙悟空结拜为兄弟,此一情节具有象征意蕴,这说明在吴承恩心目中,道释两家虽有纷争但可以情同手足。

196    孙悟空打不赢红孩儿(牛魔王之子),就在猪八戒之后,亲自去南海请观音菩萨帮忙。观音便随孙来到红孩儿居住的火云洞。红孩儿见到孙悟空,就喷出一团烈火,此时,观音将手中的净瓶口朝下,倾出一股神水浇到火山,顿时烟消火灭。制服了红孩儿之后,观音收他为善财童子,并把他带入云霄。此段情节,寓意甚深,孙悟空、猪八戒以刚制刚,并不能征服刚。倒是观音以至柔克至刚(此前观音也是以至柔克服孙悟空)。此外,即使像红孩儿这样的妖魔(自己为妖,父母也是妖),观音还是给予出路。广阔的云霄既可供人飞翔,也可让妖魔改邪归正。

197    什么都可作假,《西游记》中不仅有假孙悟空、假唐僧,还有假如来佛,假雷音寺。所以英雄孙悟空除了必须拥有一身超人的武功之外,还需有一双识破假相的火眼金睛。但孙的火眼金睛不是天生的,而是炼丹炉里炼出来的。而炼丹炉不仅是太上老君所持有的那一种烈火金刚,孙悟空还经受另一种天地大熔炉。唐僧一行游走西天,历经十四个大冷冬天和十四个大热暑天,在酷日艳阳下跋山涉水,何尝不是在炼丹炉里煎熬?生命能够心明眼亮,全靠天地大炼炉。

198    《西游记》的妖魔结成一家的唯有牛魔王、铁扇公主、红孩儿还有红孩儿的叔叔。此叔是不是牛魔王的胞弟,吴承恩未交代清楚。除了牛家外,其他妖魔鬼怪都是各自为战,即只占山头洞穴,未拉帮结党结派。这一点,可能是他们斗不过人类的弱点。人为万物之灵,头脑比较发达,于是想出结党营私的邪恶路径,其手段心术,皆远超各路鬼蜮。

199    人可“万物皆备于我”。这万物,既包括虎豹蛇蝎,也包括妖魔鬼怪。所以人可能既拥有狮虎的凶残,蛇蝎的毒辣,猪狗的卑贱,狐狸的狡猾。还可能拥有妖魔的善于伪装善于欺骗等伎俩。人的自救之所以难,就难在必须排除万物积淀于人身上的种种特性,既要清洗动物性,又要剔除妖魔性。

200    《论语》中的小人、贼人,在孔子心目中也是妖魔,只是命名与《西游记》不同而己。妖魔鬼怪的特性首先与“小人”相似,喜欢叽叽喳喳,喜欢骗人,喜欢耍小伎俩。不老实,不道德,不正派。《西游记》中的妖魔,除了具有“小人”诸特性外,还有一个小人所没有的共同脾气,即喜欢占山为王,占洞为穴,以山洞为根据地去夺人生命,制造事端。

 

123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