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悟语三百则(全部)-第3页-《西游记悟》-新文体写作-再复迷网
《西游记悟》
您的位置:首页 >  新文体写作 >  《西游记悟》
《西游记》悟语三百则(全部)作者:刘再复 阅读次数:


 

201    孙悟空本事非凡,无所不能。但他也有一种与贾宝玉相似的精神品格,就是没有世俗世界中世人所具有的那种嫉妒的生命机能,也没有算计机能、欺骗机能、贪婪机能、报复机能等。这位英雄既勇猛又纯粹,既高大又高尚。所以人人爱,人人倾慕。

202    《红楼梦》到处是爱情与爱情之美。倘若没有恋情,《红楼梦》就大为减色。它不仅写了恋情,也写了亲情、友情与世情。而《西游记》中则全然不写爱情,只有师情与世情。但两种情感都写得极为动人。孙悟空对师父唐僧始终不离不弃,不叛不舍,尽管师父误解他,委屈他,对他使用紧箍咒,甚至把他逐出队伍,他仍然热爱师父,保护师父,和师父一路走到底。这除了从理念上孙悟空知道师父引领的路是正确的路之外,这位英雄还不忘自己当初是如何走出五行山的,也知道师父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大慈大悲,也都是为了他好。

203   既然什么都看透,既然四大皆空,那么,为什么还那么看重经典经书?其实,真正的哲学难题是看透一切、看空一切之后还得活,那么怎么活法?还要不要有所作为,要不要有所争取?唐僧既然看透一切归空,那么,他不顾千辛万苦奔赴灵山,是否有必要?唐僧看透了一切之后,还在争取意义。

204   《红楼梦》的基调为优美;《西游记》的基调为壮美。前者典雅,后者崇高。美学风格虽不同,但两部小说都有大慈悲,均佛光弥漫。《红楼梦》告诉人们,若要解脱,唯有放弃(放弃功名利禄等妄念)。《西游记》则告诉人们,若要摆脱苦海,唯有拼搏。二者都有道理,只是《西游记》更积极。人类的儿童时代,不应太早学佛,但可读《西游记》。

205   《红楼梦》是悲剧,《西游记》是喜剧。前者书写有价值的生命一个个死亡与逃亡,后者书写千钧棒把无价值的生命(妖魔鬼怪)一个个摧毁,也把冒充生命之王的天皇海帝一个个嘲弄。真让受尽折磨与苦难的中国人赢得一个开心开怀的瞬间。《红楼梦》中有许多眼泪,《西游记》中没有眼泪。然而,没有眼泪的笑也帮助苦难的中国人在被奴役中活了下来。

206   唐僧与孙悟空为人类展示了一种心灵方向,这不是功利之心与功名之心的方向,也不是积财与发财的方向,而是童心与佛心的方向。童心指向纯正,佛心指向慈悲。人生再艰难,再复杂,还是应当不断地纯化自己,慈化自己。

207   孙悟空是强者,唐僧也是强者。孙悟空强在本领,唐僧强在信仰。一个具有坚定信仰的人,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把他击倒,也没有任何命运可以把他征服。唐僧的信仰,使取经的团队一往无前,使孙悟空这样的超级英雄口服心服,也使猪八戒这样的世俗生命追求新梦。取经团队能扺达灵山赢得胜利,既靠孙行者的本领,更靠唐三藏的信念。

208   中国人长期只当石头,没有灵性,没有思想,没有生活,只任凭风吹雨打,酷日暴晒,也不会呻吟,不会抗争。贾宝玉与孙悟空通灵之前只是一块石头。通灵之后则有理想与价值观,很难由人任意摆布。当下中国人倘若也能通灵,赢得灵魂的主权,那就会有另一番人生。

209   唐僧师徒们虽然性情不同,本领有高下,而且常有冲突,但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充满热情,即充满求索真理的热情。而且有一个共同目标,即找西天的灵山,奔赴佛祖的故乡。热情有了,目标有了,他们就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天天辛苦而很有意义。

210   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皆是假人假物。但在《西游记》中,却个个栩栩如生,非常真实。谁也不会批评小说胡编乱造。这是“假中见真”。而这部小说描写世俗世界时,如写唐僧的父母故事,仿佛是真人真事,反而“真中见假”。因为文学要的真实乃是真际而非实际,是神实而又非形实。孙悟空与猪八戒等,都是真际中的生命。

211   《西游记》的最大败笔,是讴歌以唐太宗皇帝为核心的世俗权力中心,让英维()与圣者(唐僧)也臣服于帝王的权威之下。连玉皇都不看在眼里的孙悟空,怎能乖乖地匍伏在皇家的脚下?这不仅违背全书的精神逻辑,也破坏了读者心中的真情真性。《西游记》凡是写到大唐宫廷繁华处或其他世俗升沉处,均不伦不类。

212   《西游记》的另一大败笔是对唐僧出身的描述。唐僧的父亲原是状元,因有水匪想霸占其妻(唐僧之母),便把状元推入水中害命。其妻也不得不委身于匪,并把小儿唐僧放入水中漂流,后又被僧人救起磨练成圣。而其死了的父亲却又复活。总之,故事十分离奇,令人难以置信。吴承恩本来可能是想说明唐僧出身不凡,成圣并非偶然。但是弄巧成拙,每个细节都很造作。这种描写,纯属画蛇添足。

213   猪八戒这个形象,低级欲望中也有高级信息。他代表着人的欲望。欲望有高低之分,他的欲望较为低级,只知吃喝嫖赌,缺少精神信念,社会中有一部分人正是这样,只求口香肠肥,不知品相,有吃有喝有色就好。但八戒又崇尚唐僧,追求进步,这个形象虽可笑,但可爱,因为他真实。

214   唐僧师徒是个小社会。它是精神集团,不是功利集团。这个小社会由四种生命组成。一是英雄(即精英),由孙悟空呈现。二是芸芸众生,由猪八戒呈现。三是中产阶级,由沙和尚呈现。四是精神领袖,由唐僧呈现。这是社会的四维空间,缺一不可。没有沙和尚,社会得不到调节,很难和谐。

215    人性中带有神性,孙悟空与唐僧均处污泥(人间)而不染,皆不痴不贪不私不邪,这便是神性。而如来佛祖与亲信弟子伽叶、阿傩,则身处人间也染上人类恶习,公然向唐僧们索取礼物,神性中也显露人性的弱点。这是《西游记》对人性与神性的认知,既不承认人性的纯粹性,也不承认神性的纯粹性,非常深刻。

216   什么是社会?《西游记》告诉我们,社会便是三教九流,人神混杂,鬼神混杂,人妖混杂。大社会中有玉皇,有龙王,有冥王,有佛,有菩萨,有圣僧,有人类,有妖魔鬼怪。而小社会(人类社会)也是如此,既有精英也有糟粕,既有帝王将相,也有平民百姓。既有天才豪杰,也有人渣鬼怪。因此,企图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企图建立一个绝对统一绝对干净的国度,肯定是妄念。企图用自己的存在方式统一全人类的各种存在方式,也绝对是妄念。唯有承认多元,唯有宽容与慈悲,才符合社会本质。要求社会纯粹又纯粹,就会导致专制

217   孙悟空渴求的自由,不是人间社会的那种物质性的人性自由,例如恋爱自由、婚姻自由、居住自由、行走自由等等,而是不受时间束缚、不受生死束缚、不受轮回束缚、不受天地束缚的精神性自由。这是现实自由之外更高级的神性存在的自由,人类文学史上从未有过这样的作品。

218   时行的存在主义哲学可以解说贾宝玉,但不能解说孙悟空。孙有人的特征,但不是纯粹人的存在,他亦天亦地,亦人亦神亦妖。他会死,没有存在主义"向死而生"的问题。他不在乎财富、权力、功名等,没有存在主义所讲的“烦”。他本领极度高强,天上地下全无敌手,没有存在主义所言的“畏”。《西游记》中有一种比人类终极关怀更深刻、更重大的关怀,这也许可称为佛家的无限量关怀。

219   孙悟空焦虑的不是计时间的生存问题,而是超时间的存在问题。他想长寿,说穿了,是想超越时间。《西游记》把佛描述为一种超时空的巨大存在。这是人的向往。佛教本来没有人格神,但在吴承恩笔下,如来佛祖、观音菩萨都成了人格神,他们立足于天地之间,全知全能,千变万化,可除妖魔鬼怪,可救苦救难。从文学上说,这是发明,即发明佛祖及观音诸形象,但从宗教理性而言,这又是夸张,即把佛高度神化,夸大了佛的功能。

220   文学的基点是真实,书写人性的真实与人类生存处境的真实,才是文学的出发点。然而,什么是真实呢?真实不等于真人真事。《西游记》唐僧的原型唐玄奘,确有其人,他到印度取经,确有其事,但他绝对不可能带着身、猪身等半妖半人去取经,可是,我们读了《西游记》却从深层上了解唐玄奘西天取经的真实,路途艰险的真实。孙悟空大闹天宫,也非真事,但我们却感受到他的精神反叛,正是我们的内心向往。我们何曾不是反抗专制压迫压抑的孙悟空?那些维持不自由不平等制度的玉皇龙王威风赫赫,不正是应当嘲笑一番吗?

221   无论是塑造孙悟空、唐僧、猪八戒等,还是塑造玉皇、如来、观音菩萨等,或是塑造白骨精、铁扇公主、红孩儿及众多妖魔鬼怪,都是吴承恩对世界对人性的一种认知。在西方,米开朗琪罗通过画笔塑造了上帝,把人放入了天堂。上帝与人都那么丰富。他之后,但丁又塑造了地狱,众生相都在地狱中展示,这是米开朗琪罗和但丁对世界对人性的认知。吴承恩从天上写到地上,他笔下的天庭、佛国与妖魔世界,还有唐僧这个圣人和孙悟空这个英雄,都是他所理解的宇宙与人间。他之所以了不起,乃是提供一种超越中国文化框架的全新视野。

222   《西游记》只描述妖魔的个体,未曾描述妖魔的国度。中国古书中写过鬼国,但未写过妖魔国。妖魔国除了必须有妖王魔王(这类角色《西游记》中倒是有,如牛魔王),妖民妖众(这类角色《西游记》中虽有,但太稀少,构不成国民)。此外还必须有妖魔统治集团,集团中有各级臣子官员狼狈为奸、巧取豪夺。关于这一种国家特色,《西游记》缺少描述。倒是玉皇治下的天庭和龙王治下的海庭较像国家,孙悟空所蔑视的天宫,有皇上,有臣子,有将帅,有美女,有美食,有军队,有罪犯,有天规,还有天篷元帅调戏嫦娥的严重事件,以及拥有吃仙桃特权的利益集团。可惜《西游记》尚未写明玉皇龙王等有多少嫔妃以及他们的独断独裁。

223   妖魔比人更厉害的地方,一是更凶悍,孙悟空都打不过,甚至与八戒、沙僧联手都打不过。二是比人更善于变形,更善于伪装。第二点是妖魔的深层本质。因此,社会中那些善于伪装、善于巧言令色、善于阴谋诡计的人,都比较接近妖魔,或者本身就是妖魔。

224    国家系双重结构之物。一重为实体结构;一重为精神结构。前者以权力中心为主,后者以文化为主。《西游记》中的唐太宗呈现实体结构,而唐僧则呈现精神结构。唐太宗是表层的,暂时的;唐僧则是深层的,永恒的。唐僧比唐太宗更有分量。可是吴承恩没有摆脱习惯性的价值逻辑,让唐僧口口声声自称“御弟”,把自己变成帝王的使者,这是巨大的价值颠倒。也是《西游记》的根本局限。

225    古希腊史诗有《伊利亚特》与《奥徳赛》两部,前者象征人生的“出征”,后者象征人生的“回归”。二者是人生的两大经验模式,都很艰难。《西游记》只描述出征,未描写回归。可以肯定,回归之路同样千难万险,千辛万苦。同样会遭遇许多妖魔鬼怪。这是另一番故事,吴承恩留给读者自己去䃼充,去想象,去进行审美再创造,这才是聪明与智慧!

226    古希腊悲剧《俄狄浦斯王》的主角,因不认识自己的父亲与母亲,终于走上“杀父娶母”的宿命,为此,他憎恨自己,自戕眼睛。孙悟空本是石头,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他只与天地独往来,为天地所生,也为天地所困,他的唯一悲剧,乃是作为天地之子,不可能挥洒天地赋予的全部灵性。这也是人类的普遍悲剧。

227    《西游记》展示的既不是黑暗世界,也不是光明世界;既不是古怪世界,也不是平淡世界。它展示的正是现实世界。这世界,既有圣贤(如唐僧等),也有妖魔(如白骨精等); 既有英雄,也有俗众(如猪八戒等);既有神明,也有鬼怪; 既有统治者,也有被统治者;既有劳心者,也有劳力者。既可希望,也能绝望;既有真精华,也有假货色。⋯⋯世界并非清一色,也非纯粹阁。因为鱼龙混杂,神魔并置,人妖同在,这世界才生动活泼。

228    猪八戒和孙悟空走在同一条路上,师弟与师哥前后只有一步之遥,八戒始终不知道,这一步,是一千里,一万里。他们之间的差距是天地之差,霄壤之别,所以八戒始终不知敬佩身边的师哥。这种情形使我们想起日本著名作家芥川龙之介(18921927)的名言:天才和我们相距仅仅一步,同时代者往往不理解这一步就是千里,后代又盲目相信这千里就是一步,并因此而杀了天才。

229    风吹,雨淋,雪击,浪打,山崩,路断,雷震,电劈,崖陡,谷深,等等。唐僧师徒经受多少这类平常性艰难?这一切艰难,《西游记》几乎一字不提,不在话下。他们遇到的灾难是魔鬼想吃他们的肉,是妖怪想喝他们的血,是蛇蝎想夺他们的命。妖魔鬼怪的阻拦和企图,才是真正的艰难险阻,唐僧师徒迎战的不是小艰险,而是大艰险。唯战胜大艰险,生命才得以飞升。

230    《西游记》有一种贯穿性的哲学,也可以说是一以贯之的哲学,这就是变易哲学。诸物、万物都会变,神会变,人会变,妖魔也会变。孙悟空会变,猪八戒会变,众妖精也会变。《西游记》的变易哲学很彻底,其彻底性表现为认定妖魔也可以变。《西游记》中的妖魔是一个十分丰富复杂的系统,妖魔、妖怪、妖精、妖星,五花八门,仅妖精就有蝎子精、蜈蚣精、蜘蛛精、玉兔精、白骨精等,这些妖怪均有来历,而且神通广大,孙悟空常常打不过,需请观音菩萨,天神、佛灵、佛祖帮忙。最了不起的是,《西游记》总是给妖魔提供出路,暗示读者:没有永远的妖魔,没有永远的敌人。

231   《红楼梦》弥漫着贵族精神,《西游记》则磅礴着平民精神。大闹贵族秩序,大举为民除害,知其不可为而为之,都属平民向往。周作人把平民精神界定为求生精神,把贵族精神界定为求胜精神,未必妥当。孙悟空作为平民典范,他既求生也求胜。

232   孙悟空作为一块奇石,通灵之后,其生命起点是神魔,其终点是佛。他止于佛了吗?不,被封佛之后他立即想到去紧㧜咒,去咒之后他还会有所作为。自由没有止境,孙悟空的生命也没有终点。

233    《西游记》让我百读不厌,百看不厌,百思不厌。因为它与人生紧密相连。唐僧使人严肃,孙悟空使人勇敢,猪八戒使人快乐,沙僧使人平实。整部小说使人积极。文学,毕竟应以“带给人类力量”为上。人生辛苦,充满重负,需要力量。

234   《金瓶梅》写实,《西游记》写幻,但二者都抵达“真”的高度。文学之真,既可以“实际”抵达,也可以“真际”抵达。殊途同归。文学最自由,这也是一证。政治就不可着幻,历史、新闻等也不可着幻。科学本也不可入幻,虽然科幻小说最近正在兴起,但它毕竟是文学,并非科学。

235   彼一《石头记》——《红楼梦》,一开篇就连接“山海经”,说明主人公贾宝玉通灵之前原是一块女娲䃼天时被淘汰的石头,在天边“自怨自艾”。此一《石头记》——《西游记》,来路虽未与“山海经”的故事直接相连,但其精神也是女娲、精卫、夸父、刑天等山海经英雄的原始精神,即“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天不可䃼,海不可填,太阳不可追逐,但他们偏偏要去补,要去填,要去追逐,偏要去那里寻找经典与真理。

236   人是极丰富的大概念。用科学的语言说,有生物学意义上的人,社会学意义上的人,宗教学(灵魂学)意义上的人。用玄学的语言说,人又可分生存层面的人,存在层面的人。一般地说,把人定义为“社会关系的总和”没有错。但以此定义描述孙悟空又太狭隘,他又是自然关系的总和,也是宇宙关系的总和。

237   中国的男人(尤其是暴发户)有多粗糙、粗鄙、粗俗,看看西门庆与猪八戒就明白。猪八戒较之西门庆,其可爱之处在于他不与官府结盟,不贿赂权贵,不取媚帝王。而且还同情取经事业,甘为唐僧效劳。猪八戒于粗鄙中有向上追求,西门庆则一路粗鄙到底,直到死亡。

238   《西游记》为中国人展示了一种伟大道路,这是求索真理的道路。这条道路异常艰辛,即使求索者本领高强,德性纯洁,也必须历经千辛万苦,千磨万炼,而且一定要冲破妖魔鬼怪所设置的各种障碍。求索真理无功利可言,却要求寻找者献给出全副身心。

239   梁山英雄,《水浒传》中的一百零八将,除了鲁智深之外,均不可能成为唐僧之徒,即未能走向取经之路。他们共同崇尚的是“龙位”,而不是“经书”。唐僧师徒,万里打拼,千辛万苦,求索的是佛经,而李逵武松等虽也浴血奋战,不屈不挠,但目标只是夺得帝位。宋江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但也用尽机谋与皇家较量,杀人无数。嗜血者喜《水浒》,畏血者喜《西游》。

240    金角大王与银角大王这对妖魔,虽然和孙悟空进行死战,但知道他们原是太上老君身边两个烧火的仙童,就放他们一马,让他们随太上老君回到天上。还有那个在火云洞里兴风作浪的红孩儿,自称“圣婴大王”,系牛魔王与铁扇公主之子,声言要活捉唐僧,要让其父吃唐僧肉。孙悟空与他打得筋疲力尽,倒在水中,失去知觉,连去求救观音都没气力,只好让猪八戒去请。途中,红孩儿又化作假菩萨作恶,把八戒骗到火云洞装入袋子准备宰吃。对于这样一个死敌,最后被制服后还是让观音收他为善财童子,带入云霄。给妖魔以还原,即给妖魔以出路。连妖魔都有出路,更何况人?

241   《红楼梦》是一部女性的书;《西游记》则是一部男性的书。《红楼梦》讴歌女性,崇尚女儿(未嫁的少女),智慧的高峰也由女性担当。主人公贾宝玉更是少女的崇拜者,他只向以女儿为主体的净水世界靠近,却尽可能逃离以男人为主体的泥浊世界。而《西游记》则讴歌男性。从英雄孙行者到圣者唐三藏,到徒弟猪八戒与沙和尚都是男性。世界是他们支撑的,真理是他们找到的,困难是他们克服的。而女性,好则如西梁国女王,只一心想与唐僧结为夫妻。坏则是恶毒的妖魔,如白骨精白骨夫人和铁扇公主牛魔王之妻,她们不仅善于伪装,而且喜欢吃人。唯一美好的女性形象是观音,但她是神,不是人。

242   唐僧和贾宝玉均佛性极高。他们俩的心目中,都没有敌人,也没有坏人,甚至也不知道有假人会说假话。贾宝玉完全听信袭人和刘姥姥哄他的故事(一个骗他哥哥嫂嫂要她回家,一个编造雪中美姑娘冻死成神),唐僧也不信伪装为乡村姑娘的妖魔是白骨精,屡次受骗,还错怪孙悟空。贾宝玉和唐僧的弱点是可以原谅的深刻的弱点。

243   最苦的,最乐的,最热的,最冷的,最红的,最黑的,最美的,最丑的,无论什么环境,无论怎么极端,他都能经得住考验,也都不愧是铮铮巨汉,这就是孙悟空。天堂里他横行无阻,但调戏嫦娥与摘仙桃女子。地狱里他捣毁魔洞,扫除妖巢,也从不谋私。什么是英雄?孙悟空以身作答,以身作则。

244   看到猪八戒,就想起苏格拉底关于“猪的城邦”的警示。人类如果都像猪八戒那样生活,以吃饱喝足和占有情色为一切,不知生活还有更高尚的东西,那就会陷入猪的城邦。《红楼梦》的薛蟠、贾蓉、贾琏等,基本上属于“猪城邦”中人。猪八戒为了从猪城邦中走出来,才加入唐僧的取经队伍,但薛蟠等却完全不知自救。

245   唐僧们以为走到灵山,取了经书,这些经书便可普渡众生,拯救世界。他们没想到,灵山也要索取他们的礼物(人事),即也无法超越功利。这真是净土不净,极乐不乐。连佛地都不干净,更怎么期待佛能救治世界与改造世界?小说最后这一笔,是极深刻的一笔,它提醒人们,灵山也并非光明的所在地。光明在哪里?光明只在我们自己身上。

246    要说浪漫主义,《西游记》才算真浪漫,它不仅展示天庭、地狱、海殿,而且展示神仙世界、魔怪世界。其主人公上天入地,腾云驾雾,完全生活在天地宇宙境界中。整部小说,人性、神性、魔性交叉磅礴,佛力、人力、鬼力相互较量。魔幻、仙幻、梦幻全都上场。相比之下,《西厢记》等只能算小浪漫,《西游记》才是大浪漫。

247    从表面看,孙悟空的精神类似唐·吉诃德,一往无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实质上,二者还是很不相同,唐·吉诃德毫无目标,也无任何需求,唯一牵挂的是他的虚设情人杜尔西内娅,做了什么事,都要向她汇报。而孙悟空则有“灵山”目标,也有求索经典的使命。两部作品都是伟大的喜剧,但《西游记》带有更多的东方的儒家特点。再顽皮,也不离家国使命。

248    《西游记》和《红楼梦》都对名利之徒表示公开的蔑视。《红楼梦》通过《好了歌》嘲讽“世人都说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西游记》则通过孙悟空说:“世人都是为名为利之徒,更无一个为身命者。”所谓身命者,即自我实现者。孙悟空就是一个不知何为名利而求自我实现者,包括实现自我的自由,自我的本事创造,自我的齐天齐道齐佛理想。

249    观音菩萨,在《西游记》中是个大慈大悲的女神。她本事高强,但唯一的武器是水。她手提一个小瓶,瓶中只有水。这水,能灭火,能救生,能驱魔灭怪,能使万物复苏。还能帮助唐僧、孙悟空扫清前行的一切路障。老子在《道德经》中说,上善若水。不错,观音不仅形如水,心也如水。水至柔,但它克服了一切至刚至坚,最有力量。

250    人妖之间,神魔之间,只有一线之隔。人与妖,人与魔的相互转化,往往只在一念之中。人,一旦欲望燃烧,狂妄无度,就会变成妖魔。何为妖魔?欲望无度、野心无边的人便是妖魔。而妖魔也可以转化为人,佛教认定,人一旦放下屠刀,便可成佛,当然,放下屠刀更可成。然而,放下屠刀之后还要放下过分的欲望,返回平常之心。

251    孙悟空历经无数次战斗,但他没有胜负观念、输赢观念、成败观念、得失观念,因此也没有胜利感、凯旋感、成就感,更不会为胜利而趾高气昂。他立下无数战功,但不知何为立功。他最率真、最诚实、最正直,积下许多德行,但不知何为立德。他只说真话,只言由衷之言,一切声音全是天籁,但不知何为立言。孙悟空无须刻意追求三不朽,所以没有任何精神锁链而赢得大自由。

252   《西游记》中的诗,相当粗糙,大体上是一些打油诗,远远无法与《红楼梦》中诗相比。《红楼梦》诗每一首都精彩,都有很高的审美价值。《西游记》诗虽大为逊色,但整部作品却弥漫着诗意,这是雄伟的诗意,勇敢的诗意,顶天立地挑战权威的诗意,争取自由和求索真理的诗意。

253  《列子》的“周穆王三”提出“化人”概念,说此种生命,可“入水火,贯金石,反山川,移城邑”。依此定义,孙悟空正是“化人”。所谓化人,便是千变万化之人。孙悟空正是能够入水火、善于千变万化的生命。列子心目中的“化人”,与庄子的“真人”、“至人”相似,既有人的特征,又超越人类的局限。人是会变的,但无法像孙悟空那样变幻无穷。用“化人”这一概念描述孙悟空,甚为恰切。

254  吴承恩书写孙悟空的英雄性,但没有把这个英维写成“高大全”。他也写了孙悟空的局限性,例如多次打不过妖魔,只好去请观音菩萨和其他天神菩萨帮忙。求佛求神时也不得不低声下气。有这些弱点和局限,使孙悟空形象更真实更可爱。

255  唐僧的武功,不仅远不如孙悟空,而且也远不如猪八戒与沙僧,但孙、猪、沙等都服他,敬他,爱他。因为他身上有一种比武功更了不起的魅力,这就是他的大慈悲精神。

256    孙悟空与贾宝玉一样,均属天外来客。要问“你从哪里来?”,只能说“从天外来”。《红楼梦》的主角贾宝玉、林黛玉并不承认贾府是他们的故乡。尤其是林黛玉,她不仅有相思病,而且有乡愁病。但孙悟空从未有过乡愁。乡愁,乃是一种病痛,甚至是一种锁链。孙悟空也没有世人的种种陋习与恶习。如对金钱的迷恋和对权力、功名的迷恋等等。孙悟空身上有种精彩的悖论,即既无所畏惧,又有所畏惧。既天不怕,地不怕,妖不怕,魔不怕,鬼不怕,却有点怕“紧箍咒”,即害怕佛的权威。正因为他无所畏惧,又有必要的敬畏,所以才完美。

257    人和鬼(妖魔)都求寿(长命),可见妖魔鬼怪也有时间观念和死亡观念。其区别在于,人通过价值创造(意义创造)去超越死亡,而妖魔鬼怪却想通过吃唐僧肉而不朽,即通过想入非非损人利己而争取万寿无疆。

258    企求活命长命,这是一切生命的本能,连孙悟空也走出花果山去寻求长寿妙法。然而,所有英雄与成功者都明白,人生在世,不仅应当持有“活命哲学”,还应当高举“拼命哲学”。既吸收“无为”之教,不求身外功利,更是认定人生即拼搏,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孙悟空的生涯,便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壮丽过程,并非“活命哲学”主宰的故事。

259   孙悟空的一生,既是轰轰烈烈的一生,又是兢兢业业的一生。大闹天宫自然是轰轰烈烈,取经路上则是兢兢业业。无论是挑战权威还是履行责任,他都是英雄加赤子。既无比英勇又无比单纯。中国人常有纷争,但都爱孙悟空,这一共同点,使中国拥有未来。

260    中国民间智慧提醒国人,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但我要说,《西游记》则老少皆宜,少时多多阅读前半部(被压五行山之前),学习孙悟空的勇敢,有胆量齐天,有气魄挑战玉皇龙王。晚年多多阅读后半部,领会师徒结构,领会佛在自身,领会战胜心魔以总结人生。

261    所谓“金睛火眼”,并不是它能看得“远”,而是它能看得“透”,即能穿透一切假象直逼本质。孙悟空就能看出山不是山,水不是水,美女不是美女,还以山水真相(洞穴),更还以美女乃是妖魔的真面目。西方的现象学,正是呼唤人们要有一双金睛火眼,避免被概念和经验所遮蔽。

262    悟空悟空,如何悟到空?最难的不是悟到四大(生老病死)皆空,而是悟到灵山也空,佛祖也空,空空如也!即唯有自己的心灵不空,光明就在自己身上,佛就在自己心中。佛教的本义正是说,心外的一切均无实在性,一切都被心灵状态所决定。

263    39(一粒金丹天上得,三年故主世间生),孙悟空与猪八戒,师哥与师弟,二者都要给乌鸡国的前国王(被推入井中,已死三年,尸体尚存)度气,以求复活。但唐僧选择孙悟空,不选择猪八戒,其理由是猪八戒自幼就吃人,一身浊气,而孙悟空只食花果,一身清气。此时,这对师兄弟,其清浊之分,才正式道破。《西游记》除了展示师徒结构之外,还展示了兄弟结构。师徒一英()一雄(),兄弟则一清一浊。英与雄互补,清与浊并置,既呈现了性情的丰富多样,又呈现世间的复杂真实。师徒结构蕴含着自由与限定的哲学,兄弟结构则蕴含着真谛与俗缔的道理。

264    蝎子精住在毒敌山琵琶洞里。(昴日星官现出大公鸡本相帮助孙悟空制服蝎子精。)铁扇公主住“芭蕉洞”。太上老君身边烧火的两个仙童,变成金角大王银角大王。(偷用老君五宝:葫芦、净瓶、金绳、扇子和七星剑)。黄袍怪住波月洞。(宝象国之难)怪有宝丹,含在嘴里法力无边。(天上奎木狼星下界)。可见,凡是妖魔鬼怪,都有洞穴。即都有藏身之所和可供阴谋策划之密室。

265   禅宗六祖慧能的著名诗句是“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生命的过程总是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开端是无,结束也是无。孙悟空尽管本事无可比拟,但也逃不出从无到无的生命逻辑。他原先只是一块石头,这是无。后来成佛,也是无。“古来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好了歌》)。今天我们问,当年老孙的身躯在何方?也是“荒冢一堆草没了”。但是,作为一颗心灵,其心跳,其精神,却不灭不衰,永远被历史所记忆,所传诵。

266   拙作《性格组合论》中说,在孙悟空的性格,由于具有与崇高因素相对照的怪诞因素,便显得更加丰富。鲁迅说,《西游记》中的“神魔皆有人情,精魅亦通世故,而玩世不恭之意寓焉”[①]。鲁迅举了孙悟空大败于金兜洞兕怪,失掉金箍棒,因谒玉帝,乞求发兵收剿一节,说明《西游记》表现了孙悟空的人情美。孙悟空在失败之后,为了救师父,不得不谦恭地请求过去并不看在眼里的“玉帝老儿”,“伏乞天尊垂慈洞鉴,降旨查勘凶星,发兵收剿妖魔,老孙不胜战栗屏营之至。”在旁边的葛仙翁取笑他说:“猴子是何前倨后恭?”行者道:“不敢不敢。不是甚前倨后恭,老孙于今是没棒弄了。”这里表现出孙悟空的爱师的人性,也表现出孙悟空身上的局限性。林语堂在分析孙悟空的形象时说:“最可爱最受欢迎的角色,当然是孙悟空,他代表人类的顽皮心理,永远在尝试着不可能的事业。他吃了天宫中的禁果,一颗蟠桃,有如夏娃吃了伊甸园中的禁果,一颗苹果,乃被铁链锁禁于岩石之下受五百年的长期处罚,有如盗了天火而被锁禁的普罗米修斯。适值刑期届满,由玄奘来开脱了锁链而释放了他,于是他便投拜玄奘为师,担任伴护西行的职务,一路上跟无数妖魔鬼怪奋力厮打战斗,以图立功赎罪,但其恶作剧的根性终是存留着,是以他的行为的现形表象为一种刁悍难驭的人性与圣哲行为的争斗。”[②]孙悟空这个形象所以会成功,确实是作者并没有把他写成纯粹神或纯粹魔,而是写成一种具有动物外形又兼有神性与魔性和人性。他的性格,既有“圣哲”性的崇高,又有“人性”的滑稽和怪诞。他的崇高可与普罗米修斯相比,而他的“刁顽”又是完全奇特的,他甚至可以化作蚊子钻入铁扇公主的肚子里,叫具有强大本领的妖魔受不了。而对待神仙,他也总是用怪诞的方式开他们的玩笑。这样,在孙悟空的性格中就构成一种崇高因素与怪诞因素的二重组合。与孙悟空比较,沙僧的性格就缺乏二重组合形式,似乎是理念的符号。

267   人的聪明,可上升为智慧,可下降为精明,甚至可堕落为狡猾。鲸鱼和狐狸都很聪明,孙悟空和猪八戒也都很聪明,孙悟空的聪明展示为“付出”,猪八戒的聪明则表现为“占有”。一个是大聪明,一个是小聪明。大聪明可化为高超的武艺,小聪明则常化为占小便宜的伎俩。脊梁式的英雄,都是大聪明者。他们不仅不懂得生存策略,而且有点呆傻,孙悟空正是这种生命。

268   孙悟空通灵之后,占据花果山为王。他聪明过人,很快就明白虽然花果满山,但他的生命有限。他决定出外求道,原是求索长寿之道。可是菩提大师无法授予此道,他虽然学到一身超人本事,却无法学到超死亡的秘诀。尽管他吃了人参果,捣毁阎罗殿,抹掉死生簿,成了“斗战胜佛”,也斗不过死神,终得一死。这是大英雄的悲剧,但《西游记》的作者不敢正视。

269   印度的佛教传到中国,便中国化为禅宗。禅把佛进行改革,一是把佛由繁化简;二是把佛从外转内。第二项把一切取决于内心,佛即心,心即佛,心灵状态决定一切,明心见性胜过高头讲章。人心黑暗,便走火入魔,人心光明则上升为神。为主为奴,为神为妖,全取决于自己。

270   人妖之间,神魔之间,只有一线之隔。人人都恨妖魔鬼怪,却少有人知道,人群中就有许多妖魔鬼怪。贪婪过度,苛求过度,专横过度,粗暴过度,虚假过度。人就会变成魔。人们常提醒自己,不要越过底线。这底线便是人妖之界,一旦越过做人的道德底线,就走入魔界、妖界、鬼界。

271    孙悟空给中国也给人类世界提供了两大生命奇观,一是“大闹天宫”,二是取经路上"大扫妖魔"。前者是勇敢的极致,后者是坚韧的极致。康德的著名文章《什么是启蒙》,把启蒙的重心归结为激发勇气去运用理智。孙悟空永远启发着中国人,要做成任何事业,除了知识之外,还需勇敢与坚韧。

272    我从小喜读《西游记》,读高中一年级(15)时,就从《西游记》中领悟到三个人生要义:一、取经之路也就是求索真理之路,没有捷径可走。唐僧师徒走了千山万水才抵达灵山。二、取经之路绝不平坦,除了坎坷曲折之外,还有妖魔鬼怪的重重阻拦。三、人生之路再多艰难险阻,只要有个高尚目标,就可以胜利地走到终点。

273    万里取经路上,没有功名,没有功利,而且充满危险,充满艰辛,充满牛鬼蛇神,但还是有唐僧一类“傻子”走上这条路,而且一直走到底。这便是人类之所以不会灭亡的原因。

274    英雄的功夫炼到最后应炼出一种傻劲,即不知计较、一味向前的傻劲。孙悟空身上就有此种傻劲。庄子所讲的“混沌”,就是这种傻劲。孙悟空不是傻子,他极度聪明,但不知得失,手中心中皆无算盘。

275    梁启超在百年前就说,没有新小说,就没有新国民。可是他心目中的新小说只有西方名著,没有中国经典。其实,要造就新国民,依据《红楼梦》与《西游记》也可以,那就是要缔造孙悟空的勇敢、贾宝玉的善良、唐三藏的慈悲、林黛玉的智慧等。

276    青年时代,应当师法前期孙悟空,敢打敢拼,天不怕,地不怕,玉皇龙王阎王全不看在眼里。中年时代,应当师法后期孙悟空,不怕千辛万苦,不怕妖魔鬼怪,一心只求真理。晚年时代,则可师法成佛后的孙悟空,他成佛之后不仅没有我相人相,而且没有佛相,只求去紧箍咒而得大自在。

277    出国之后,我在第二人生中又重读《西游记》,此次更是感悟到几个人生真谛。一、悟到想要赢得高强本领,一定要“破我执”与“破法执”,孙悟空的千变万化均来自冲破我相和诸法诸相。二、寻找光明,必得明白:光明不在外界也不在灵山中,而在自己身上。光明与自由都是自身的觉悟。三、千经万经,心灵才是真经。心正、心净、心觉、心明,才是上上等佛。

278    人间到处有高山流水,也到处有妖魔鬼怪。人生路途中到处有生活,也到处有陷阱。明知有妖魔,明知有陷阱,还是要不屈不挠往前走。走前无须任何成功的保票,走后不求任何世俗的奖赏。这就是唐僧师徒一行留给后人的根本启示。

279    人们只知道“经济萧条”的大现象,却往往看不到“思想萧条”的大现象。整个明代,文字狱猖獗,东厂横行,科举教条日盛。此时此代,吴承恩著《西游记》,给中国人提供一种大思路,这就是反抗专制秩序的思路,化干戈为玉帛的思路,心向慈悲的思路。

280    几千年来,多少帝王将相,多少天才能人,扬言要重整山河,改造世界,然而,中国还是中国,世界还是世界,专制还是专制。那么,唐僧师徒取了经书之后,中国与世界是不是就能完全改变呢?可以肯定,中国有了经书之后,阿Q还是阿Q,未庄还是未庄,皇上还是皇上,百姓还是百姓,老板还是老板,奴隶还是奴隶。

281    佛教倡导破我执和破法执。破法执,应是破一切法执,那么,这包括破佛法吗?倘若要彻底,当然也需破佛法。《西游记》的结尾写了尽管佛法无边,但佛也具有人性弱点(公开索取礼物),不可迷信。吴承恩写佛,又超越佛,这才了不起。

282    中国家长们都教育孩子要“听话”,要当“乖孩子”。而《西游记》一反习惯性思维,偏偏写了一个顶天立地又不听话的大英雄,既不听龙王的话,也不听玉皇的话,只顺从内心的绝对命令。其实,没有一个人才天才是“乖孩子”,但一定是独立不移的好孩子。即不是逆来顺受的奴才之子,而是敢于挑战的热血赤子。

283    破了“我执”,孙悟空才能七十二变,才能接受观音与唐僧。孙悟空如果因为本领超群而执于“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的妄念,就会蜕化为野心家、统治者,而成不了“斗战胜佛”。

284    穿越火焰山固然很难,而穿越女儿国更难。女儿国国王真心爱上唐僧,她美丽而多情。穿越火焰山,必须具有智力,方能战胜铁扇公主,穿越女儿国则靠心力。能见绝色女子而不动心,能遇荣华富贵能有力量放下,这不是武力、智力可以做到的。它需要心灵的定力、毅力和信仰力。唐僧正是依靠自身的心力,战胜了诱惑,走完了自己的取经之路。

285    唐僧在未出发之前,就可在长安讲经论典,其学问可谓“满腹经纶”。而孙悟空由石头而变,不知诗书。猪八戒、沙和尚、白龙马等,更是目不识丁的文盲。然而,文化程度虽然不同,却可以为同一伟大目标走在一起共同奋斗。人既是生而平等,也可生而并肩比翼,不论知识差异。

286    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白龙马均作了一次最重要的选择,即选择拜唐僧为师,伴随唐僧走上艰难之路。这一选择,意味着他们走向善,走向光明,走向意义。选择决定本质,他们的选择决定了他们乃是光荣、正确的生命。

287    生命的质量由眼睛的视野所决定。孙悟空拥有“金睛火眼”,说明他拥有他者所无的特别视野。这是天地视野,宇宙视野,而不是家国视野,民族视野,群体视野。孙悟空护卫师傅,不仅用他的千钧棒,还用他的大视野。

288    《红楼梦》是我的文学圣经,《西游记》则是我的人生圣经。我的第一人生,与孙悟空相似,喜欢向权威挑战,喜欢质疑现存秩序,既不在乎地上龙王,也不在乎天上玉皇。第二人生又酷似这位孙行者,一路大战妖魔,特别是内心鬼怪,而且也接受“紧箍咒”,在争取自由中,明白需要限定与责任。

289    我在《西游记》中投下了爱。既爱孙悟空,也爱唐僧,既爱猪八戒,也爱沙僧与白龙马。对于妖魔鬼怪,我也有大悲悯,所以支持给出路。我对《西游记》的解说,不仅借助于理性,还借助于爱。

290    谁有难就救援谁,何方有呼唤就到何方。这是唐僧师徒的慈悲原则。慈悲原则不分阶级,不讲地位,不论等级,一律给予慰藉和帮助。平民有求,他们总是见义勇为。国王有难,他们也加以拯救。这正是佛的立场,中道的立场。

291    文学的善,是绝对不欺骗读者。从这个意义上说,真便是善。所以文学除了无须政治、道德法庭之外,也无须面具。作品中可以有面具,但那只是嘲讽、玩掌之物,绝非作者态度。作家不可带上任何面具。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虽长得丑,但带面具。“三国”中人,也可以说是面具中人。主角全带面具。人类的面具愈来愈精致。中国“高大全”英雄几乎全带面具。最不堪的是三国作者与当代英雄塑造者本身也带面具并欣赏面具中人

292    只知吃饱喝足,不知何为格调,何为品相,这就是猪八戒。只知占有嫦娥,不知尊重嫦娥,这也是猪八戒。只有三流欲望,二流武功,却企图享受一流生活,这是八戒妄念。只见实利,不见精神,更无信念,这是八戒未能成佛的原因。猪八戒形象,不仅给人快乐,而且给人一面镜子。

293    不痴,不贪,不嗔,这是沙僧。无欲、无邪、无私,这是沙和尚。他没有孙悟空的巨大本领,但也没有猪八戒的恶习陋习,是个平常人,平常徒,平常心。此种平实之徒,未被封佛,却也是正果罗汉,值得敬重。在取经的团队里,有他,才有团结,才有和谐。平实并非平庸,平和也非平庸。

294    白龙马,本是龙二代,龙公子,却俯首甘为圣者牛,一心追随求索真理的队伍,参与建立精神大业,为人类立下不朽功勋。这是海马,更是天马。不慕龙宫中的荣华富贵,却跟从唐僧去作万里跋涉,这种白龙马精神,更足以撼人心扉。这种自讨苦吃、自求实现、自力更生的白龙马精神,足以感天动地……

295    本领最高,眼睛最亮,责任最重,这是孙悟空。有心,有情,有勇,有识,这是孙行者。可是,这位《西游记》主人公,最宝贵之处,则是他的心性:酷爱自由,蔑视权威,独自挑战专制秩序。酷爱真理,蔑视妖魔,与诸兄弟护卫唐僧到西天取经。耐心、耐苦、耐劳,还耐委屈、耐苦战、耐折磨、不屈不挠。

296    心地最美,心性最善,心眼最真,这是唐僧。忠于信仰,忠于信念,忠于信徒,这是唐三藏。因为他呈现真、善、美,因为他集中大慈、大悲、大爱,所以赢得英雄爱戴,也赢得众望所归。他本身就是经,就是典,就是佛,就是禅。《西游记》不仅给读者提供了一个顶天立地的无敌英雄,还提供了一种感天动地的善良心性。

297    一心关怀民瘼,一心救苦救难,一心播种真理,这是观音菩萨。滴水扑灭火焰,滴水浇灭仇恨,滴水复活万物,这是观音功能。信徒们塑造她的形象拥有千千手,吴承恩塑造她的形象只有一双手。这双手提小瓶清水的手,带给人间无尽的生机与希望。她走到哪里,就把福音福祉带到哪里。

298    中国的国民性问题,是居上层者,太多想当玉皇龙王,即太多玉皇梦与龙王梦,既可荣华富贵,又可号令天下,还有天兵天将与虾兵虾将保护。反之,又太少有人想当唐僧这样的圣者志士,既清廉寡欲,又辛辛苦苦地历尽坎坷追求真理。国民性问题,就下层而言,则太多猪八戒,即太多小聪明,太多自私自利自作聪明。而太少孙悟空即太少大聪明,那种勇于担当、勇于挑战专制权威、勇于求索自由与真理的大聪明。

299    中国人的心灵字典里,没有“高贵”二字。猪八戒的意识中,也没有此二字。有吃有喝有漂亮女人就高兴,但高兴不等于高贵。当下许多高官权贵,也不知道这不是高贵,功名、财富、权力都不是高贵,唯有放下这一切而寻求真理与光明,真诚地为人类进步服务,自尊自立自明,那才是高贵。

300    两部石头记都写“幻”,但《红楼梦》写的是仙幻,呈现的是警幻仙境与四大仙姑;而《西游记》写的是佛幻,呈现的是释家灵山和诸多佛身。虽然都是“幻”,却又非常“实”。前者是闺阁女子的本真形象,超越主体。后者是佛山诸神的世俗形象,现实主体。因此,两部杰作可称为“仙幻现实主义”和“佛幻现实主义”。但都有大浪漫、大妖魔,称之为“魔幻现实主义”或“魔幻浪漫主义”也可以。比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还早出500年。“主义”是概念,生命是真实。两部经典的价值在于都写出人性的真实和神性的真实。

301    整部《西游记》告诉我们,抵达灵山,并非抵达地图上被称作“灵山”的那个点,也不是会晤如来佛王的那个瞬间,而是抵达自由王国的巅峰,自由精神的至髙点,也就是抵达“从心所欲而不逾矩”、思想飞扬而不需要“紧箍咒”的最高境界。万里跋涉,千山寻找,最后找到的是心灵自由的真理,那是自身的光明与自身对自由的觉悟。

20165月初稿

20188月完稿

美国科罗拉多



[]《中国小说史略》,见《鲁迅全集》,第1版,第9卷,第165页。

[]林语堂:《吾国与吾民》,第244页,远景出版社,1974年版。

123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