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刘再复教授-《2019年》-各年份文本-文本-再复迷网
《2019年》
您的位置:首页 >  文本 >  各年份文本 >  《2019年》
纪刘再复教授 阅读次数:
 

刘再复教授     

(2019年1月3日)

 

陶 然

 

   说起来,和刘再复教授认识很久了,但一向以来,由于我个性问题,尤其是在跟名人交往时,总是很被动。我老是觉得,他们很忙,不要多去打搅。何况他们也未必真的记得我。

   好像很多年以前,秦岭雪请刘教授晚饭,把我叫去当陪客,当然在这种场合,我也仅仅是陪客而已,多数静静聆听他们的高论。但无论如何,算是认识了刘教授了。

   说起刘再复,大家恐怕都会记得,他曾经是内地文学

中枢研究机构,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后来出洋,在美国又有新的发展。他不断有新着出版社推出,除了在文学评论界具盛名之外,也创作了长篇散文诗篇问世。

  我对他的敬重,一直都是。只要有机会,都会向他约稿,而他也几乎有求必应。那一年,我为《香港文学》筹划一系列「海外著名作家专辑」,一开始就想到刘再复,当然并非出于私谊,而是公论,入选的人,都经过仔细掂量。我推出他的新作、访谈、评论,以及作品年表、照片等等,可说是小型相对完整的作家个人面貌一瞥。虽然并不完整,但这个专辑推出后,反响甚佳。到后来,担心再出下去会烂尾,于是便适可而止了。遗珠难免,但我确是努力了。

  细想起来,我跟他往来不算多,因为我知道他忙于学术研究,忙于著书立说,时间寳贵,不想浪费他更多时光。因此,虽然知道他不时应邀到香港,主持讲座,但也不敢过于骚扰他。但每出新书,他必定委托出版社寄赠我,且从无附言。其时他多数在美国,想要致谢也无从,只得默默感激而已。他的作品,为我打开更多的文学文化空间,同时也惊异于他不断地扩展视野。

  当《香港文学》创办三十周年时,20151月,在铜锣湾富豪酒店举行盛大酒会,并且请刘再复教授作为主讲嘉宾。他上台致词,对《香港文学》,对我个人,都讲了许多很动情的话。讲话很快就过去了,但他的声音袅袅,却永远沉淀在我心底。我一直没有机会跟他说一声谢谢,但是那种感觉,并非一声轻轻的谢谢所能涵盖的。既然如此,还是无声胜有声的好吧。我想,他应该会明白的。

  元旦过后,今年的13日,刘教授的最小弟弟刘贤贤,约我晚饭,并且告诉我,大哥刘再复应香港科技大学校长之邀,刚到香港,并且表示要一起聚;我自然十分开心。席间谈天说地,提到白先勇的青春版《牡丹亭》,他说,有一种安排,要他和白先勇对话《红楼梦》,但因为他在美国,没可能只为了对话,特地飞越大洋。但现在有了机会,因为三月间,白先勇会来香港,而他也在香港,如此,刘再复白先勇的对谈,便水到渠成。

  几年前在台北,白先勇有个讲座,正在讲演,突然看见刘再复在台下听众席上,马上把刘再复请上台来讲话,成了一段佳话。这只是一段小插曲,而正式的刘再复白先勇对谈,更是我们所期望的。

 

201915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