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革命》第五版前言-正文-《告别革命》-思想与思想史-再复迷网
正文
您的位置:首页 >  思想与思想史 >  《告别革命》 >  正文
《告别革命》第五版前言作者:刘再复 阅读次数:
 

《告别革命》第五版前言

   

一九九五年《告别革命》由香港天地图书公司印行第一版,之后又连印三版。第四版我们增添了若干新的对话和李泽厚的“改良与革命”。此次“天地”决定收入我们五篇新的对话录和邹谠教授生前给我们的长信,并重新设计封面,出《告别革命》第五版,以新的面貌和读者见面。

新收入的五篇对话,除了“关于民族主义”在台湾《中国时报》上刊登过,其他的均未见诸报端。这是我们在一九九八年前后的谈话,其中有些思索相当学术化,在海外反而找不到发表之处。正像邹谠教授给我们的长信,实际上是他生前最重要的一篇经典性论文,包含着他对政治革命与社会革命的全部见解,凝聚着他对故国与人间的许多美好期待,但也无处发表,只能在香港中文大学的《二十一世纪》上发了一个摘要,最后我只好请马来西亚的《南洋商报》发出全文,此过程真是令人悲哀。邹谠教授是一位性情极其谦卑、思想极为理性的大学者,他学术非常高强,为人却非常低调,这正是中国最缺少也最需要的精神典范。他逝世的时候,芝加哥大学下半旗对他表示最高的敬意,但在中国,鱼目混珠的学术界,他却是被忽略的。幸而香港出版界还有慧眼与正派的心灵在,邹教授的长信在他去世后终于被放入甘阳所编的《中国革命再阐释》的纪念性论文集,由林道群作为责任编辑在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道群兄是香港出版界的奇才,身驱消瘦却目光如炬,他连出两部邹谠教授的著作,不仅会让九泉之下的卓越灵魂感到欣喜,也让我和泽厚兄等一群热爱邹教授的学子感到欣慰,并确信中国学术界还有光明的魂魄在。

《告别革命》在香港出版后,麦田出版社在一九九九年出了台湾版,编者极为认真,修正了一些错字,此次我们吸收了他们的编辑成果,应在这里说一声感谢。此外,《告别革命》已出了韩文版,我为韩文版作了序言,这回也收入增补本。《告别革命》在汉城出版后,韩国的八家主要报刊都作了介绍与很高的评价,这也可看出我们提出的问题不仅是中国的问题,而是一个人类生存选择的共同性的根本问题。世界充满矛盾冲突,生存竞争非常激烈,人类是选择暴力决斗的办法还是选择协商妥协的办法?是采取单向的“我上你下”、“你死我活”的思维方式,还是双向的对话式的“你活我也活”的思维方式?这个问题在当今世界的历史语境下显得特别重要,而且无法回避。中国无法回避,韩国无法回避,世界也无法回避。我相信,世界已由单向命令(或者说单向统治)的时代进入双向对话的时代,人间的出路在于建设与改良,在于协商与谈判,而不在于英雄的牺牲和沙场的壮烈。一九八九年前我们在《告别革命》中就说,以英雄、激情为符号的史诗时代将让位给以日常生活秩序为符号的散文时代,今天我们继续希望,但愿英雄真的无“用武”之地,但有“用心”“用脑”“用身手”的广阔天地。

也许天地图书公司的朋友觉得我们的理念没有过时,所以他们此次要重新装帧,郑重再版。在故国对“告别革命”还有疑虑的时候,他们能支持我们在海外作此自由表述,这是应当感谢的。

   

 二〇〇三年十月二十三日    美国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