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悟语》三百则(2)-《西游记悟》-新文体写作-再复迷网
《西游记悟》
您的位置:首页 >  新文体写作 >  《西游记悟》
《西游记悟语》三百则(2)作者:刘再复 阅读次数:

  

《西游记》悟语三百则(2)

 

 

 51  悟空,是《西游记》主角的名字,也是这部小说的根本题旨和哲学内核。佛学讲色空,不承认物质世界的实在性,所以才展示梦幻世界与神魔世界。《西游记》的色空观念特别彻底,它对天上宫廷的实在性不予承认,所以孙悟空才去戏弄一番。第七回之后,《西游记》则大量地展示妖魔鬼怪的虚幻,绝非实在。可惜唯有孙悟空看穿其空,而唐僧反而落在徒弟之后。《西游记》告诉我们:宫廷没有实在性,玉皇没有实在性,龙王没有实在性,阎王没有实在性,妖魔鬼怪没有实在性,甚至西天的极乐世界也没有实在性。孙悟空的千钧棒,其伟大意义,不仅在于它能打败一切妖魔,而且在于,它打破了人世间的一切幻想与幻相,让人们看到自己追逐的一切,最后都归于空无。

52  《红楼梦》与《西游记》的哲学基点,都是色空。贾宝玉的生涯也是“悟空”的生涯。《西游记》除了和《红楼梦》一样悟到荣华富贵没有实在性之外,还悟到妖技魔术也没有实在性。妖魔鬼怪的一切聪明、一切伪装、一切骗局,归根结底也是原形毕露。换言之,妖魔鬼怪无论变成怎样美的美女,也无论拥有怎样高的招数,最后的真实,都是一堆骷髅,一缕青烟。再“好”也是“了”,再变也是不变。

53  《红楼梦》通过色世界而悟空,以有证无;《西游记》通过空世界证空,以无证无。天宫、龙廷、阎王殿,妖魔鬼怪,本是虚无世界,人们往往信其有,但孙悟空的金箍棒,却证其本体皆是空。《红楼梦》用色世界作铺垫,然后把空悟透。《西游记》把虚幻世界彻底展示,天兵天将与妖魔鬼怪都作铺垫,同样也把空悟透。《红楼梦》在色世界的顶峰上发现世界原来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这就把空悟透。《西游记》在无世界的顶峰上发现,原来所谓玉皇大帝天兵天将都是纸老虎,他们敌不过一只石猴,即敌不过一颗自由的心灵。《西游记》的空世界之中也有色世界,它让唐僧师徒先经历色世界,然后再悟到这世界并不真实,到头来只是—个空。《肉蒲团》的问题是只展示色世界,肉世界,没有空意识,没有看透,只有痴迷,执迷,肉团迷,变成下流的诲淫之书。当代一些所谓“下半身”写作出来的小说,也是只展示色世界,离“悟空”很远。

54  孙悟空的第一个老师是教他七十二变的菩提祖师,第二个老师是会念紧箍咒的唐僧。前师教他本领,后师教他心性。二者缺一不可。前者授予“才”,后者授予“德”,孙悟空对两位老师均极为敬重。最后他成为“斗战胜佛”。斗而能胜,要靠本领。斗而能善,要靠心性。成佛之后紧箍咒也随之免除,因为此时他已德才兼备,无须监督,可“从心所欲而不逾矩”。

55  孙悟空成为顶天立地的天才,有其先天条件。他作为石猴破土而出时,就不同凡响,敢于挑战龙庭但是他敢大闹天宫,却是在向菩提祖师学艺之后,没有祖师教他腾云之术和七十二变术,他怎能与天兵天将较量?成了天才之后,还有一个天才的心灵走向问题,《西游记》精神内涵的完整性,就在于它还描述了孙悟空把心灵纳入佛性的艰难历程,从而提供了一个天才的生命全信息。

56  佛的大慈悲,有一重要表现,是相信人有瞬间而变的可能。人在瞬间中破了我执之后,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旦放下屠刀,大慈悲者便不查其过去的历史,不计其往昔的罪责。这是何等的宽容?!猪八戒、沙和尚都曾骗人、杀人,但一旦皈依,佛则接纳,让他们走上取经的道路,向佛靠近,最后猪八戒成了净坛使者,沙僧成了金身罗汉。人是会变的。只要变好变善,就行。不翻旧账,这是佛的长处。

57  孙悟空既是自由精神的载体,又是自然精神的载体。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视自然为最高价值。孙悟空无父无母,无兄无弟,由天地生.靠天地养,不着文字,不知文化,但也不受文化污染,不为概念遮蔽。于是,他总是单纯、天真、耿介,不知功名为何物,也不知权力财富为何物。《西游记》文化,乃是形象性的庄禅文化,道释文化。两种文化的相通点乃是崇尚自然。孙悟空既是自由的化身,又是自然的化身。五行山之前,他是自然(石头)的人化,五行山之后,他又是自然的佛化。但不管是人化还是佛化,孙悟空还是孙悟空。混沌,天真,勇敢,幽默,英勇而质朴,聪慧而善良。

58  孙悟空身上的基本品格是勇敢、无畏、正直、天真,而这些品质恰恰是多数中国人所缺少的。比较一下“三国”中人,那些伟人们多么世故、圆滑、虚伪、善谋。他们也被称为英雄,但孙悟空的英雄气充满小孩子气,而三国伟人的英雄气却充满老狐狸气。换言之,孙悟空充满花果山的青春味,而三国伟人们则充满妖魔和火云洞(妖住处)骷骨味。

59  孙悟空乃天地所生,他没有“家庭”,没有家国之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也无需为家庭争面子,完全没有“荣宗耀祖”之思,即完全没有世俗之累,所以赢得大自由大自在。相比之下,猪八戒太多世俗之念,太贪小便宜。这两个形象,—个完全扬弃了中国国民性的弱点(孙),—个则深深烙下中国国民性弱点(猪)。对于中华民族而言,孙悟空的巨大意义,在于他呈现了民族性的出路。

60  前期孙悟空的弱点是英勇但不知责任,想到可当“齐天大圣”,没想到应当“与人分忧”,“与天合一”。后来当上唐僧的徒弟,走上取经之路,便生长了责任感,多了一份人间关怀。所谓大圣,仅有力量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对他人与对社会的关怀。取经之前的孙悟空,是行者(尽管属天马行空)而非圣者,取经成佛之后,他倒是成了自由的圣者。

61  在取经路上,唐僧多次念紧箍咒,多次委屈冤枉孙悟空,甚至把孙悟空开除出取经队伍,销其队籍,但孙悟空始终敬爱唐僧,追随师父,因为他有—颗善良心灵。此心与师父的慈悲之心息息相通,息息相连。心灵相通,才是最坚韧的情感纽带。孙悟空尽管眼力比师父强,但尚未抵达唐僧的心灵水平。在唐僧的大慈悲情怀里,是绝对不可以轻意给人带上“牛鬼蛇神”的帽子的,在拥有充分证据之前,他宁可作“非妖魔”的假设。孙悟空虽然不能完全理解师父,但能感受到师父慈悲的心跳。这—双师徒,事事相争,又心心相印。他们是人类文学史上—对最可爱又最有诗意的师长与学生。

62  唐僧不仅大慈悲,而且大聪明,他知道阳光下最宝贵的是人的生命。每—个生命都值得尊重。他当然也憎恨牛鬼蛇神,但随意断定他者是牛鬼蛇神,给人作“牛鬼蛇神”的判断,是大事件。因此他宁可相信冒充人类的妖魔,也不肯误杀任何—个好人。这与现代聪明的蔑视个体生命的政客很不相同,现代社会充斥冤案,牛鬼蛇神照样横行无忌。

63  《西游记》给中国人提供两项价值无量的精神坐标:—是孙悟空的勇气;二是唐僧的信念。前者之可贵,不在于一般的勇气,而是积极争取个体自由的勇气。后者之可贵,也不在于—般的信念,而是对于慈悲的绝对性信仰。为此信仰,他舍弃一切世俗欢乐,选择万里跋涉的征途,宁要81难,也不要荣华富贵。唐僧的价值观,将滋养中华民族的千秋万代;而孙悟空的自由精神,将永远激励中国人民去挣脱沉重的专制主义锁链。

64  自由与限定,这是一对永恒的矛盾。没有限定的自由,会导致人类生活的不可能。没有自由的限定,会导致心性的枯焦和死灭。孙悟空与唐僧,展示了这对矛盾,其纠葛和解脱,都深藏理性的诗意。这是善与善的矛盾,真与真的冲突,心与心的张力,而且是追求正义(孙)与追求和谐(唐)两者的悖论。

65  中国的凡夫俗子,成功者如西门庆,善于穿梭在市场与官场之间,生意兴隆,妻妾成群,但不知人生意义。不那么成功的,则如猪八戒,只能在市场与官场之外沾一点食色,讨一点便宜,虽对社会并无大碍,但对社会也无补益。这种角色,更适合于生活在“猪的城邦”(苏格拉底的语言),不宜生活在“人的国度”。但当下的人类社会,却布满西门庆与猪八戒。

66  猪八戒身上有许多可笑之处,但最致命的缺点是自私。心胸被贪婪所占据,见到食与色,就激动,就亢奋,只想多吃多占,不想多劳多辛苦。有点小本事,但几乎不献给他人,只想到自己。有点小聪明,也很少用于正道,倒是会在歪门邪道上耍出小伎俩。要看国民劣根性,猪八戒倒是一面镜子。其参照作用,远胜于阿Q

67  论外形,猪八戒似猪,孙悟空似猴,都属动物。但论起“性情”,二者却大不相同。猪八戒满身动物性,孙悟空却满身植物性。植物只需阳光与水,没有肉欲与性欲的渴望,而动物则充满食的饥渴与色的饥渴。此外,树木总是独自挺立,正直洁净,而动物则常常爬行于人前与地上。孙悟空既是神性大于人性,又是植物性大于动物性。猪八戒往往相反。

68  唐僧几度被魔鬼所骗,几度被魔鬼所俘,几度差些被魔鬼吃掉,但他还是依靠孙悟空的超常本领和自身的超常信念,一步一步地走到灵山。能够完成这段征程,原因多个,而最重要的是佛在他心中,佛的感召力化作唐僧师徒的凝聚力。这种力量是看不见的无形千钧棒,它粉碎了征途中所有的困难和诱惑,对付妖魔,孙悟空手里有钢铁的千钧棒,唐僧心里也有钢铁的千钧棒。

69  唐僧一行路过西梁女儿国时,美丽绝伦的女王真心爱上唐僧,她愿把王国赠予唐僧,让唐当国王,自己为后。面对这位绝色女王,孙悟空的千钧棒无能为力,只有唐僧自己的心力可以度此难关。度鬼门关易,度美人关难。

70  吴承恩在《西游记》中塑造了猪八戒这个形象,剧作的初衷也许只是为了使作品增加一些喜剧感,可是,这个形象却为读者提供了一个中国国民性的样板。换句话说,了解猪八戒这个形象,便可了解中国国民性的大半。老猪是那么自私而粗俗,平素懒洋洋,可是一听到有好吃好喝或有漂亮女子,精神就来了,而且迫不及待地想弄到手。完全不顾他人的痛苦和不幸。在高老庄,他隐瞒自己的猪相,骗取了良家姑娘的婚姻,只顾自己取乐,完全想不到会给别人造成怎样的灾难。在中国,这种贪图一己之私而不惜毁灭他人青春与前程的事情经常发生。

71  孙悟空费了很大的心思,甚至钻入铁扇公主的肚子里拳打脚踢,才借出芭蕉扇,可是猪八戒却在唐僧、沙僧面前谎称这是他的功劳。他对孙悟空不仅不感激,而且还想吞食孙的“战斗成果”。猪八戒这种不诚实,包含着冷酷的贪婪和自私。孙悟空作为“师兄”,—路拼杀,丰功伟绩,但猪八戒始终未能心悦诚服地加以颂扬和礼赞。他长得很丑,却很在乎自己的面子,他的小聪明,使他明白,师兄的光辉也有损他的面子。

72  中国世俗社会,其众生大约也是唐僧徒弟似的三类人,一类是本事很大、心地很纯的优秀精英,如唐僧、孙悟空;一类是本事一般但老实厚道的普通人,如沙僧;还有一类则如猪八戒,这是本事一般、心思却相当复杂的凡夫俗子。中国历史上能够造反并坐上龙位或英名远播的,多数是第三类人。像刘邦、朱元璋等,原先都是猪八戒。

73  唐僧、孙悟空到西天取经,一路拼搏。他们的战斗生涯,最艰难的并非战胜妖魔鬼怪,而是战胜自己。即胜洞穴中之魔怪容易,胜自己心中的魔怪很难。猪八戒到了灵山,也没有战胜自己心中的贪婪、自私、狡黠等等。孙悟空一路上几次灰心,几度消沉,他克服自己的委屈、计较、顽皮等,比克服红孩儿、白骨精等还难。至于唐僧,他经受巨大的诱惑,要克服突然冒出的欲念,也不是简单的事。几回在美女妖魔之前挣扎,与其说是与魔鬼搏斗,不如说是和自己搏斗。孙悟空斗不过妖魔时,还可以去求天神与菩萨帮忙,而与自己身上的鬼怪搏斗,神仙则一点也帮不上忙。

74  自从孙悟空在《西游记》中诞生之后,中国人其实就有了一个伟大的榜样:保持天生的单纯、正直与善良,穿狂风巨浪去向高人学得一身真本领,为自由与尊严敢于挑战任何帝王权威,行为过度时甘受五行山惩罚,得解放后神通广大却愿意接受约束,随心所欲而不逾矩,战功赫赫而无成就感,战果累累而从未喜形于色,即使成佛成道,也无佛相道相,只存—颗平常心,漫漫生涯只做好事,冥冥之中只知尽责。

75  自从唐僧形象在吴承恩笔下形成之后,中国人的价值观便有了—个伟大的飞跃。即知道有一样“东西”价值无量。这东西比帝王的宝座更尊贵,比天宫的荣华更耀目,比财富美色更珍奇,比生死荣辱更重要,它值得人们为之献身,值得人们为之经受任何苦难,值得人们为之舍弃—切。这种“东西”,就是真理。在唐僧时代,真理就是佛经。唐僧是这一真理的绝对追求者。他告诉中国人,人世间什么是最高价值。

76  猪八戒只有美食意识、美女意识和各种低级潜意识,如求生意识、谋生意识等,但他没有奉献意识,没有道德意识,也没有个体尊严等高级意识。其长处是没有什么深心,也没有什么机心与野心,所以他成了很好的逗趣对象和取笑对象,但绝对成不了人们的尊敬对象。吴承恩没让如来给予封佛,即未让他成为人们烧香致敬的对象,只让他担当“净坛使者”享受供奉,如此安排,非常恰当。

77  孙悟空作为英雄,其最大的弱点是缺少精神向往。因此在漫长的取经路上,他只能成为唐僧的卫士,很难成为唐僧的知音。对于佛,他也只有崇拜,未能真有理解。他与诸菩萨交往,也都是实用性来去,从未有过灵魂共振。我们可以赞美孙悟空的身心雄伟,但不能说孙悟空精神世界丰厚广阔。

78  孙悟空的杰出,主要是表现于行为语言,而不是口头语言。他的行为都是大行为。前期的行为(大闹天宫等)惊天动地,后期的行为也不同凡响。他不算志士,但确确实实是个战士。前期是为自由而奋斗的战士,后期是为真理而奋斗的战士。他的行为语言写在天空中,写在森林里,写在沧海中,写在长征的大地上。所以,我们—提起孙悟空,就神旺,就快乐,就意志飞扬。

79  《西游记》把猪八戒的小生产者性格写活了,他一出现,就让人开心。中国太多猪八戒.太多这种自私而不自知、贪婪而不自明的人。正因为人间太多猪八戒又不自知自明,所以佛教才要呼唤“去我执”。人的国度已变成“猪的城邦”,国民们还充满猪的执着,不知解脱,这还了得?!中国几千年的农业社会,以种植小耕地和家养小牲畜为生,深知牲畜的性情,却被畜性所浸染。《西游记》提醒中国人,不可像猪八戒那样生活:整日想入非非,却不得要领,不知活着为什么。基督教重在鼓励人们进入天堂,佛教重在提醒人们摆脱地狱。这地狱,就是我执与法执。自我是自我的地狱,而且是最难冲破的地狱。猪八戒执迷于色,执迷于那些渺小的欲望,便是陷入自我的地狱。高行健在《逃亡》剧中说,自我的地狱随身性特别强,它会跟着你走到任何一个天涯海角。猪八戒已走到天宫里去了,即已走入天堂,但还是要调戏嫦娥,并由此被贬入下界,所谓掉入地狱,掉进去的正是自我的地狱。

80  基督数《圣经》的“旧约”给人巨大的精神压力,佛教虽有戒律,但没有这种压力。紧箍咒是佛祖外加给孙悟空的,大英雄需要大约束。可惜许多帝王、元首、总统都不知道这个道理。大人物—旦失去大约束,就为所欲为,变成大坏蛋。许多大人物都成了大坏蛋,原因就在于此。

81  《西游记》具有四对双边结构,—是唐僧与孙悟空的师徒结构,二是孙悟空与猪八戒的师兄弟结构;三是天人互补结构;四是神魔、人魔互动结构。第一对结构蕴含自由与限定、英雄与圣贤互补的哲学提示;第二对结构蕴含真谛与俗谛、本真角色与世俗角色的区分、矛盾、对照等哲学提示:第三对、第四对结构则是中国天人合一、人神同台、物我不分的形上思路的呈现与展示。这四对结构使《西游记》精神内涵更深邃,又使小说的审美形式更多彩多姿。

82  文学事业是心灵的事业,观察文学,不是观察其“风动”与“幡动”,即不是关注其故事情节,而是关注其“心动”即心灵信息。以此观之,便可看到,《水浒传》充满凶心与忍心(缺少不忍之心),《三国演义》充满机心与野心。唯《西游记》与《红楼梦》充满童心与佛心。孙悟空的童心经过佛的洗礼,变成佛心。所谓佛心,乃是慈无量心,悲无量心,舍无量心,喜无量心。而童心则只是单纯之心与真挚之心。贾宝玉走出贾府之前,仅展示童心和佛性,离家之后,他的童心将会有一番向佛心提升的过程,那是另一番故事,可惜曹雪芹没有完成。

83  《西游记》中打得最为激烈、也是胜败最难分晓的战斗,是真假孙悟空的较量。首先是难断谁真谁假,连唐僧、太上老君、观音菩萨都分不清,最后只好请佛祖亲自判断。这段故事说明,真我与假我的搏斗最为激烈也最为艰难,人要认识自己与战胜自己,绝非易事。去我执,不是除却真我,而是除却假我。但假我坚固而强大,极难战胜,往往比战胜外部妖魔更难。

84  《红楼梦》里的真假宝玉也有一番“假作真来真亦假”的纠葛,那位甄宝玉见到贾宝玉之后,说了—通立功、立德、立言的酸话,让贾宝玉非常失望。两人的外形—模一样,但内心却完全相反。贾宝玉是宝玉的本真角色,甄宝玉是宝玉的世俗角色。人(个体)自身的分裂,人不认识自己,世俗角色远离本真角色,世俗角色不认识本真角色,最后,世俗角色又教训本真角色,这是人类普遍的悲剧,难以发觉又非常不幸的悲剧。无数的聪明父母与教育者正在处心积虑地教育下—代如何当好甄宝玉,即当好世俗角色,教育主体并不知道何为本真角色。

85  在中国二三千年的文学发展史上,喜剧文学不丰厚,但产生了两部伟大的喜剧作品,一部是《西游记》,—部是《儒林外史》,后者把千百万中国士人所追逐的科举制度化为—笑,而《西游记》则把森严的专制等级统治制度化为—笑。这两次千古笑,让饱受压迫、饱受苦难的中国人民也跟着灿然—笑。《西游记》用最通俗的艺术形式传达了中国人民内心的愤懑与向往,这是关于反抗专制与向往自由的吼声与笑声。中国倘若有一个上帝,而且设置了“喜剧精神自由奖”,第一个应授予庄周,第二个应授予吴承恩,第三个应授予吴敬梓(《儒林外史》作者)。

86  五百年来,四大文学名著天天都在塑造中国的民族性格,时时都在影响中国的世道人心。不但影响下层社会,也影响上层社会。其影响,不用说萨特、傅科比不上,即使马克思、列宁,也难企及。因为理论家只能影响人们的头脑,而四部名著则扎扎实实地熏陶人们的心灵,进入人们的潜意识深处,形成集体无意识,即新的民族性格。

87  21世纪开始之后,我赢得了一次解脱。这是从习惯性的人文枷锁中走出来的解脱。学问的姿态,写作的腔调,高头的讲章等等,都是枷锁。姿态就是“相”,就是“表演”。金刚经提示人们去“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但没有提示人们去“学者相”、“作家相”。有这两种“相”,就会丢失表述的真诚。十年前.我就在《21世纪》上写道:当代学界太多学术的姿态,太少追求真理的热情。换句话说是太多相,太少心灵,太多“要什么”(功利),太少“什么也不要”。这就不真诚。其实,无目的,无企图,为学而学,为诗而诗,无相无姿态,才是真学人真诗人。孙悟空作为大英雄,他没有—点英雄相,更没有半点救星相。单纯勇敢的他,见不平就反,见妖魔就打,见菩萨就敬,见假面就揭。绝无人世间那些姿态与酸气。

88  提起孙悟空,年青时总是想到他“三打白骨精”,如今年迈了,却更佩服他的“三闹帝王殿”,即大闹玉皇殿、龙王殿,阎王殿,痛打人人厌恶的妖魔难,痛打人人害怕的帝王更难。挑战两者都需要勇气,但挑战后者更需要胆识。前者是坏蛋,后者是权威。与白骨精较量,即使失败也属英雄;而与帝王较量,失败了便是贼寇。

89  《西游记》没有写成《封神演义》,很了不起。唐僧与孙悟空最后均被封佛,但吴承恩没有把自己的作品写成“封佛演义”。《封神演义》属三流小说,其致命伤是书中只有“风动”、“幡动”而没有“心动”。《西游记》则不仅有精彩的风幡之动,而且更有精深的心动。其童心,其佛心,其相兼的英雄心与平常心,都写得极其真挚动人,不像《封神演义》那样,只有离奇情节,没有心灵诗意。

90  在孙悟空的词典里,似乎没有“困难”二字。说他在取经路上历尽“艰难险阻”,那是读者的描述,并非孙悟空的感觉。他完全没有世俗的长吁短叹,没有人类的悲喜歌哭,也没有神气鬼气酸气朽气等。他有猴气,那是孩子气而不是流氓气;他有虎气,那是英雄气而不是霸王气。他的生命,是充满朝气和勇气的气场。

91  康德写过“何为启蒙”的著名文章。他所定义的启蒙乃是对勇敢精神的唤醒。从这个意义上说,孙悟空的故事是最好的启蒙故事。他的行为,是对奴隶性蒙昧的提醒。它启迪人们:无论是在帝王将相等各色权威面前,还是在妖魔鬼怪等各种邪门歪道面前,人都不可以失去自己的尊严与勇敢。

92  在中国文学中,我最爱两颗心灵;一颗是柔性的,《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一颗是刚性的,《西游记》中的孙悟空。两颗心灵原先都是石头,通灵后却变成至柔与至刚。至柔者在脂粉钗环的包围中生活,至刚者在妖魔鬼怪的包围中打拼。尽管环境极为不同,但都通向至真至善至美的诗心。所谓诗心,乃是我们所梦想、所向往的跳动于未来的心灵,是人类此刻还不具备、但以后可能成为现实的心灵。这种心灵,简单浑沌,却很丰实。这种心灵现实感并不强,但它又传达了现实人的向往。

93  中国的文学四大名着,从审美形式(艺术技巧)上说,都堪称经典。但从精神内涵上说,双记(《石头记》与《西游记》)与双典(《水浒传》与《三国演义》)则有天渊之别。双记是好书,双典是坏书。具体地说:《红楼梦》是中国的情感集成;《西游记》是中国个体自由精神的象征。《水浒传》是中国农民革命的圣经;《三国演义》是中国心机心术的大全。中国人从小就读这四部经典,即从小被这四部小说所塑造。如果说,传统的中国人是被老四书(论语、孟子、大学、中庸)所塑造,近现代中国人则更多是被新四书(红、西、水、三)所塑造。所以现在可以看到四种中国人,即三国中人,水浒中人,红楼中人,花果山人。前两种人已在统治中国,后两种人则极为稀少。

94  文化地缘学常研究“气场与人”的关系。气场确实会影响人的气质、性情等,例如中国的幽燕多豪气,出了许多侠客;浙江多戾气,就出了勾践、鲁迅等许多不屈不挠的硬汉子;五台山、峨媚山多祥气,那里就出了许多著名的和尚圣僧。旧上海多市侩气,就出了许多大流氓。《西游记》中,唐僧身上拥有许多祥气,孙悟空身上则有许多勇气,猪八戒身上大半是俗气,而沙僧比较实在,让人感受到的是拙气。《西游记》第三十九回写道:“那八戒上前就要度气,三藏一把扯住:‘使不得,还教悟空来!’那师父甚有主张,原来,猪八戒自幼儿伤生作孽吃人,是一口浊气;唯行者从小修持,咬松嚼柏,吃桃果为生,是一口清气。”这段书写,以气识别不同生命。让我们知道,孙悟空一身清气,猪八戒一身浊气。勇气加清气,正是真英雄。俗气加浊气,则是猪王国。

95  孙悟空是人吗?如果是人,他是什么人?这个问题从少年时代就在我的脑子里回旋。后来,我终于明白,孙悟空乃是“宇宙人”。他的存在是宇宙存在,他的生命速度乃是宇宙速度(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不是人间速度),他的眼睛乃是宇宙眼睛(千里眼),他的武器乃是宇宙武器(可无限伸延、可顶天立地的千钧棒)。因为是宇宙人,所以他没有地球人的长吁短叹,没有世俗人的喜怒哀乐。也没有什么困难感、成就感。甚至也没有生老病死的苦恼。那些庞大的权力财富,那些不可一世的宫廷权威、帝王将相,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些转眼即逝的“劳什子”。他永远充满活力,其生命没有儿童时代青年时代、老年时代的划分,他不仅生活在时代之外,而且生活在时间之外,完全是个超生死、超时间的存在,也可以说是超存在的存在,因此,他彻底地挣脱了人间锁链,成为大自由人。

96  贾宝玉到地球走一回,虽看透功名利禄,却还未扬弃脂粉钗环。而孙悟空则与世间的一切毫无瓜葛。他乃是天地所出,唐僧介绍他时,称他为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人氏,其实连籍贯也没有,正因为他无牵无挂,所以赢得了最高自由。不像贾宝玉那样,还得对父亲心存畏惧,也得屈从父母安排的婚姻与世俗生活。可惜世间并无孙悟空,这位花果山人,只是吴承恩的梦中人而已。

97  贾宝玉和孙悟空这两个石头变来的生命,到地球走一回,同样都发现人间妖魔。孙悟空发现后穷追猛打。贾宝玉则发现另一种妖魔,这就是功名利禄。孙悟空与贾宝玉都感觉到,地球人全被名缰利索所困,也全被妖魔鬼怪所骗。所以把短暂的人生全抛入虚幻的追逐之中。妖魔鬼怪总是用美色装扮自己,功名利禄也涂抹种种色彩,二者殊途同归。归于对人的毁灭。

98  吴承恩称孙悟空为心猿。人生来不自由,心生来也不自由。于是,人类便想象出—种让心灵自由驰骋的生命,从心中产生,又可代表心灵的生命,于是,就想出自由自在、神通广大的心猴子,这便是心猿。心猿可以飞天,可以入地,可以抵达心灵无法企及之处,实现生命全部梦想。

99  《西游记》中的众多妖魔,有三个共同点。—是都善于伪装,二是都企图“长生不老”,三是都喜欢喝人血、吃人心。其实,三项都是人性弱点。妖魔或装成美女,或装成孤老,或装成帝王,甚至装成唐僧和孙悟空,都是为了骗人。不诚实,会骗人,这是人性的基本弱点。而畏死,这乃是本能。尤其是拥有巨大权力、财富、功名之后,更怕死,更想长生不老,如秦始皇,就拼命寻找长生不老药。至于喜欢喝人血、吃人心,许多帝王将相、达富贵人,都是食客,其实,我们所经历的岁月,就看到许多“掘心自食”和逼人“交心而食”的现象,只是自己当了吸血鬼与食心者而不自知,或知而不承认。

被五行山关压了500年,这对于孙悟空而言,只是瞬间:蟠桃,人参果,几千年一熟,这对于神仙而言,也是瞬间。孙悟空作为理想形象,乃是不死不灭不亡即超越时间限定的英雄,唯有此等英雄,才不怕权力压迫,才不怕火炉烧烤,才不怕妖魔加害,也才不怕天上玉皇,地上龙王,阳间豪强,冥界阎罗等。也才能摆脱天堂的诱惑,地狱的威胁,获得真自由、大自由。可惜这一切只是文学所编织的梦。

100    唐僧一行到了比丘国之后,发现国王萎靡不振,中了“妖气”。妖魔鬼怪除了妖身、妖心、妖伎俩、妖组织之外,还有妖气。妖气看不见,但它却四处弥漫,甚至会覆盖一切。妖气即妖魔氛围,它能迷惑人、毒害人,往往比妖魔本身更可怕。我曾说过,专制包括专制制度、专制人格、专制语言、专制氛围等层面,而妖魔也包括妖魔组织、妖魔伎俩、妖魔气息等层面。人们通常谴责那些喜欢装扮的女子为“妖精”,而《西游记》所指的妖气,则是妖魔鬼怪的—种手段,有如世间的迷惑人的花言巧语即骗人的意识形态。比丘国国王感染了妖气就如同中了邪,变成妖魔的傀儡。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