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悟语》三百则(5)-《西游记悟》-新文体写作-再复迷网
《西游记悟》
您的位置:首页 >  新文体写作 >  《西游记悟》
《西游记悟语》三百则(5)作者:刘再复 阅读次数:

 《西游记悟语》(5)

 

 

 

201    孙悟空本事非凡,无所不能。但他也有一种与贾宝玉相似的精神品格,就是没有世俗世界中世人所具有的那种嫉妒的生命机能,也没有算计机能、欺骗机能、贪婪机能、报复机能等。这位英雄既勇猛又纯粹,既高大又高尚。所以人人爱,人人倾慕。

202    《红楼梦》到处是爱情与爱情之美。倘若没有恋情,《红楼梦》就大为减色。它不仅写了恋情,也写了亲情、友情与世情。而《西游记》中则全然不写爱情,只有师情与世情。但两种情感都写得极为动人。孙悟空对师父唐僧始终不离不弃,不叛不舍,尽管师父误解他,委屈他,对他使用紧箍咒,甚至把他逐出队伍,他仍然热爱师父,保护师父,和师父一路走到底。这除了从理念上孙悟空知道师父引领的路是正确的路之外,这位英雄还不忘自己当初是如何走出五行山的,也知道师父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大慈大悲,也都是为了他好。

203   既然什么都看透,既然四大皆空,那么,为什么还那么看重经典经书?其实,真正的哲学难题是看透一切、看空一切之后还得活,那么怎么活法?还要不要有所作为,要不要有所争取?唐僧既然看透一切归空,那么,他不顾千辛万苦奔赴灵山,是否有必要?唐僧看透了一切之后,还在争取意义。

204   《红楼梦》的基调为优美;《西游记》的基调为壮美。前者典雅,后者崇高。美学风格虽不同,但两部小说都有大慈悲,均佛光弥漫。《红楼梦》告诉人们,若要解脱,唯有放弃(放弃功名利禄等妄念)。《西游记》则告诉人们,若要摆脱苦海,唯有拼搏。二者都有道理,只是《西游记》更积极。人类的儿童时代,不应太早学佛,但可读《西游记》。

205   《红楼梦》是悲剧,《西游记》是喜剧。前者书写有价值的生命一个个死亡与逃亡,后者书写千钧棒把无价值的生命(妖魔鬼怪)一个个摧毁,也把冒充生命之王的天皇海帝一个个嘲弄。真让受尽折磨与苦难的中国人赢得一个开心开怀的瞬间。《红楼梦》中有许多眼泪,《西游记》中没有眼泪。然而,没有眼泪的笑也帮助苦难的中国人在被奴役中活了下来。

206   唐僧与孙悟空为人类展示了一种心灵方向,这不是功利之心与功名之心的方向,也不是积财与发财的方向,而是童心与佛心的方向。童心指向纯正,佛心指向慈悲。人生再艰难,再复杂,还是应当不断地纯化自己,慈化自己。

207   孙悟空是强者,唐僧也是强者。孙悟空强在本领,唐僧强在信仰。一个具有坚定信仰的人,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把他击倒,也没有任何命运可以把他征服。唐僧的信仰,使取经的团队一往无前,使孙悟空这样的超级英雄口服心服,也使猪八戒这样的世俗生命追求新梦。取经团队能扺达灵山赢得胜利,既靠孙行者的本领,更靠唐三藏的信念。

208   中国人长期只当石头,没有灵性,没有思想,没有生活,只任凭风吹雨打,酷日暴晒,也不会呻吟,不会抗争。贾宝玉与孙悟空通灵之前只是一块石头。通灵之后则有理想与价值观,很难由人任意摆布。当下中国人倘若也能通灵,赢得灵魂的主权,那就会有另一番人生。

209   唐僧师徒们虽然性情不同,本领有高下,而且常有冲突,但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充满热情,即充满求索真理的热情。而且有一个共同目标,即找西天的灵山,奔赴佛祖的故乡。热情有了,目标有了,他们就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天天辛苦而很有意义。

210   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皆是假人假物。但在《西游记》中,却个个栩栩如生,非常真实。谁也不会批评小说胡编乱造。这是“假中见真”。而这部小说描写世俗世界时,如写唐僧的父母故事,仿佛是真人真事,反而“真中见假”。因为文学要的真实乃是真际而非实际,是神实而又非形实。孙悟空与猪八戒等,都是真际中的生命。

211   《西游记》的最大败笔,是讴歌以唐太宗皇帝为核心的世俗权力中心,让英维()与圣者(唐僧)也臣服于帝王的权威之下。连玉皇都不看在眼里的孙悟空,怎能乖乖地匍伏在皇家的脚下?这不仅违背全书的精神逻辑,也破坏了读者心中的真情真性。《西游记》凡是写到大唐宫廷繁华处或其他世俗升沉处,均不伦不类。

212   《西游记》的另一大败笔是对唐僧出身的描述。唐僧的父亲原是状元,因有水匪想霸占其妻(唐僧之母),便把状元推入水中害命。其妻也不得不委身于匪,并把小儿唐僧放入水中漂流,后又被僧人救起磨练成圣。而其死了的父亲却又复活。总之,故事十分离奇,令人难以置信。吴承恩本来可能是想说明唐僧出身不凡,成圣并非偶然。但是弄巧成拙,每个细节都很造作。这种描写,纯属画蛇添足。

213   猪八戒这个形象,低级欲望中也有高级信息。他代表着人的欲望。欲望有高低之分,他的欲望较为低级,只知吃喝嫖赌,缺少精神信念,社会中有一部分人正是这样,只求口香肠肥,不知品相,有吃有喝有色就好。但八戒又崇尚唐僧,追求进步,这个形象虽可笑,但可爱,因为他真实。

214   唐僧师徒是个小社会。它是精神集团,不是功利集团。这个小社会由四种生命组成。一是英雄(即精英),由孙悟空呈现。二是芸芸众生,由猪八戒呈现。三是中产阶级,由沙和尚呈现。四是精神领袖,由唐僧呈现。这是社会的四维空间,缺一不可。没有沙和尚,社会得不到调节,很难和谐。

215    人性中带有神性,孙悟空与唐僧均处污泥(人间)而不染,皆不痴不贪不私不邪,这便是神性。而如来佛祖与亲信弟子伽叶、阿傩,则身处人间也染上人类恶习,公然向唐僧们索取礼物,神性中也显露人性的弱点。这是《西游记》对人性与神性的认知,既不承认人性的纯粹性,也不承认神性的纯粹性,非常深刻。

216   什么是社会?《西游记》告诉我们,社会便是三教九流,人神混杂,鬼神混杂,人妖混杂。大社会中有玉皇,有龙王,有冥王,有佛,有菩萨,有圣僧,有人类,有妖魔鬼怪。而小社会(人类社会)也是如此,既有精英也有糟粕,既有帝王将相,也有平民百姓。既有天才豪杰,也有人渣鬼怪。因此,企图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企图建立一个绝对统一绝对干净的国度,肯定是妄念。企图用自己的存在方式统一全人类的各种存在方式,也绝对是妄念。唯有承认多元,唯有宽容与慈悲,才符合社会本质。要求社会纯粹又纯粹,就会导致专制

217   孙悟空渴求的自由,不是人间社会的那种物质性的人性自由,例如恋爱自由、婚姻自由、居住自由、行走自由等等,而是不受时间束缚、不受生死束缚、不受轮回束缚、不受天地束缚的精神性自由。这是现实自由之外更高级的神性存在的自由,人类文学史上从未有过这样的作品。

218   时行的存在主义哲学可以解说贾宝玉,但不能解说孙悟空。孙有人的特征,但不是纯粹人的存在,他亦天亦地,亦人亦神亦妖。他会死,没有存在主义"向死而生"的问题。他不在乎财富、权力、功名等,没有存在主义所讲的“烦”。他本领极度高强,天上地下全无敌手,没有存在主义所言的“畏”。《西游记》中有一种比人类终极关怀更深刻、更重大的关怀,这也许可称为佛家的无限量关怀。

219   孙悟空焦虑的不是计时间的生存问题,而是超时间的存在问题。他想长寿,说穿了,是想超越时间。《西游记》把佛描述为一种超时空的巨大存在。这是人的向往。佛教本来没有人格神,但在吴承恩笔下,如来佛祖、观音菩萨都成了人格神,他们立足于天地之间,全知全能,千变万化,可除妖魔鬼怪,可救苦救难。从文学上说,这是发明,即发明佛祖及观音诸形象,但从宗教理性而言,这又是夸张,即把佛高度神化,夸大了佛的功能。

220   文学的基点是真实,书写人性的真实与人类生存处境的真实,才是文学的出发点。然而,什么是真实呢?真实不等于真人真事。《西游记》唐僧的原型唐玄奘,确有其人,他到印度取经,确有其事,但他绝对不可能带着身、猪身等半妖半人去取经,可是,我们读了《西游记》却从深层上了解唐玄奘西天取经的真实,路途艰险的真实。孙悟空大闹天宫,也非真事,但我们却感受到他的精神反叛,正是我们的内心向往。我们何曾不是反抗专制压迫压抑的孙悟空?那些维持不自由不平等制度的玉皇龙王威风赫赫,不正是应当嘲笑一番吗?

221   无论是塑造孙悟空、唐僧、猪八戒等,还是塑造玉皇、如来、观音菩萨等,或是塑造白骨精、铁扇公主、红孩儿及众多妖魔鬼怪,都是吴承恩对世界对人性的一种认知。在西方,米开朗琪罗通过画笔塑造了上帝,把人放入了天堂。上帝与人都那么丰富。他之后,但丁又塑造了地狱,众生相都在地狱中展示,这是米开朗琪罗和但丁对世界对人性的认知。吴承恩从天上写到地上,他笔下的天庭、佛国与妖魔世界,还有唐僧这个圣人和孙悟空这个英雄,都是他所理解的宇宙与人间。他之所以了不起,乃是提供一种超越中国文化框架的全新视野。

222   《西游记》只描述妖魔的个体,未曾描述妖魔的国度。中国古书中写过鬼国,但未写过妖魔国。妖魔国除了必须有妖王魔王(这类角色《西游记》中倒是有,如牛魔王),妖民妖众(这类角色《西游记》中虽有,但太稀少,构不成国民)。此外还必须有妖魔统治集团,集团中有各级臣子官员狼狈为奸、巧取豪夺。关于这一种国家特色,《西游记》缺少描述。倒是玉皇治下的天庭和龙王治下的海庭较像国家,孙悟空所蔑视的天宫,有皇上,有臣子,有将帅,有美女,有美食,有军队,有罪犯,有天规,还有天篷元帅调戏嫦娥的严重事件,以及拥有吃仙桃特权的利益集团。可惜《西游记》尚未写明玉皇龙王等有多少嫔妃以及他们的独断独裁。

223   妖魔比人更厉害的地方,一是更凶悍,孙悟空都打不过,甚至与八戒、沙僧联手都打不过。二是比人更善于变形,更善于伪装。第二点是妖魔的深层本质。因此,社会中那些善于伪装、善于巧言令色、善于阴谋诡计的人,都比较接近妖魔,或者本身就是妖魔。

224    国家系双重结构之物。一重为实体结构;一重为精神结构。前者以权力中心为主,后者以文化为主。《西游记》中的唐太宗呈现实体结构,而唐僧则呈现精神结构。唐太宗是表层的,暂时的;唐僧则是深层的,永恒的。唐僧比唐太宗更有分量。可是吴承恩没有摆脱习惯性的价值逻辑,让唐僧口口声声自称“御弟”,把自己变成帝王的使者,这是巨大的价值颠倒。也是《西游记》的根本局限。

225    古希腊史诗有《伊利亚特》与《奥徳赛》两部,前者象征人生的“出征”,后者象征人生的“回归”。二者是人生的两大经验模式,都很艰难。《西游记》只描述出征,未描写回归。可以肯定,回归之路同样千难万险,千辛万苦。同样会遭遇许多妖魔鬼怪。这是另一番故事,吴承恩留给读者自己去䃼充,去想象,去进行审美再创造,这才是聪明与智慧!

226    古希腊悲剧《俄狄浦斯王》的主角,因不认识自己的父亲与母亲,终于走上“杀父娶母”的宿命,为此,他憎恨自己,自戕眼睛。孙悟空本是石头,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他只与天地独往来,为天地所生,也为天地所困,他的唯一悲剧,乃是作为天地之子,不可能挥洒天地赋予的全部灵性。这也是人类的普遍悲剧。

227    《西游记》展示的既不是黑暗世界,也不是光明世界;既不是古怪世界,也不是平淡世界。它展示的正是现实世界。这世界,既有圣贤(如唐僧等),也有妖魔(如白骨精等); 既有英雄,也有俗众(如猪八戒等);既有神明,也有鬼怪; 既有统治者,也有被统治者;既有劳心者,也有劳力者。既可希望,也能绝望;既有真精华,也有假货色。⋯⋯世界并非清一色,也非纯粹阁。因为鱼龙混杂,神魔并置,人妖同在,这世界才生动活泼。

228    猪八戒和孙悟空走在同一条路上,师弟与师哥前后只有一步之遥,八戒始终不知道,这一步,是一千里,一万里。他们之间的差距是天地之差,霄壤之别,所以八戒始终不知敬佩身边的师哥。这种情形使我们想起日本著名作家芥川龙之介(18921927)的名言:天才和我们相距仅仅一步,同时代者往往不理解这一步就是千里,后代又盲目相信这千里就是一步,并因此而杀了天才。

229    风吹,雨淋,雪击,浪打,山崩,路断,雷震,电劈,崖陡,谷深,等等。唐僧师徒经受多少这类平常性艰难?这一切艰难,《西游记》几乎一字不提,不在话下。他们遇到的灾难是魔鬼想吃他们的肉,是妖怪想喝他们的血,是蛇蝎想夺他们的命。妖魔鬼怪的阻拦和企图,才是真正的艰难险阻,唐僧师徒迎战的不是小艰险,而是大艰险。唯战胜大艰险,生命才得以飞升。

230    《西游记》有一种贯穿性的哲学,也可以说是一以贯之的哲学,这就是变易哲学。诸物、万物都会变,神会变,人会变,妖魔也会变。孙悟空会变,猪八戒会变,众妖精也会变。《西游记》的变易哲学很彻底,其彻底性表现为认定妖魔也可以变。《西游记》中的妖魔是一个十分丰富复杂的系统,妖魔、妖怪、妖精、妖星,五花八门,仅妖精就有蝎子精、蜈蚣精、蜘蛛精、玉兔精、白骨精等,这些妖怪均有来历,而且神通广大,孙悟空常常打不过,需请观音菩萨,天神、佛灵、佛祖帮忙。最了不起的是,《西游记》总是给妖魔提供出路,暗示读者:没有永远的妖魔,没有永远的敌人。

231   《红楼梦》弥漫着贵族精神,《西游记》则磅礴着平民精神。大闹贵族秩序,大举为民除害,知其不可为而为之,都属平民向往。周作人把平民精神界定为求生精神,把贵族精神界定为求胜精神,未必妥当。孙悟空作为平民典范,他既求生也求胜。

232   孙悟空作为一块奇石,通灵之后,其生命起点是神魔,其终点是佛。他止于佛了吗?不,被封佛之后他立即想到去紧㧜咒,去咒之后他还会有所作为。自由没有止境,孙悟空的生命也没有终点。

233    《西游记》让我百读不厌,百看不厌,百思不厌。因为它与人生紧密相连。唐僧使人严肃,孙悟空使人勇敢,猪八戒使人快乐,沙僧使人平实。整部小说使人积极。文学,毕竟应以“带给人类力量”为上。人生辛苦,充满重负,需要力量。

234   《金瓶梅》写实,《西游记》写幻,但二者都抵达“真”的高度。文学之真,既可以“实际”抵达,也可以“真际”抵达。殊途同归。文学最自由,这也是一证。政治就不可着幻,历史、新闻等也不可着幻。科学本也不可入幻,虽然科幻小说最近正在兴起,但它毕竟是文学,并非科学。

235   彼一《石头记》——《红楼梦》,一开篇就连接“山海经”,说明主人公贾宝玉通灵之前原是一块女娲䃼天时被淘汰的石头,在天边“自怨自艾”。此一《石头记》——《西游记》,来路虽未与“山海经”的故事直接相连,但其精神也是女娲、精卫、夸父、刑天等山海经英雄的原始精神,即“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天不可䃼,海不可填,太阳不可追逐,但他们偏偏要去补,要去填,要去追逐,偏要去那里寻找经典与真理。

236   人是极丰富的大概念。用科学的语言说,有生物学意义上的人,社会学意义上的人,宗教学(灵魂学)意义上的人。用玄学的语言说,人又可分生存层面的人,存在层面的人。一般地说,把人定义为“社会关系的总和”没有错。但以此定义描述孙悟空又太狭隘,他又是自然关系的总和,也是宇宙关系的总和。

237   中国的男人(尤其是暴发户)有多粗糙、粗鄙、粗俗,看看西门庆与猪八戒就明白。猪八戒较之西门庆,其可爱之处在于他不与官府结盟,不贿赂权贵,不取媚帝王。而且还同情取经事业,甘为唐僧效劳。猪八戒于粗鄙中有向上追求,西门庆则一路粗鄙到底,直到死亡。

238   《西游记》为中国人展示了一种伟大道路,这是求索真理的道路。这条道路异常艰辛,即使求索者本领高强,德性纯洁,也必须历经千辛万苦,千磨万炼,而且一定要冲破妖魔鬼怪所设置的各种障碍。求索真理无功利可言,却要求寻找者献给出全副身心。

239   梁山英雄,《水浒传》中的一百零八将,除了鲁智深之外,均不可能成为唐僧之徒,即未能走向取经之路。他们共同崇尚的是“龙位”,而不是“经书”。唐僧师徒,万里打拼,千辛万苦,求索的是佛经,而李逵武松等虽也浴血奋战,不屈不挠,但目标只是夺得帝位。宋江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但也用尽机谋与皇家较量,杀人无数。嗜血者喜《水浒》,畏血者喜《西游》。

240    金角大王与银角大王这对妖魔,虽然和孙悟空进行死战,但知道他们原是太上老君身边两个烧火的仙童,就放他们一马,让他们随太上老君回到天上。还有那个在火云洞里兴风作浪的红孩儿,自称“圣婴大王”,系牛魔王与铁扇公主之子,声言要活捉唐僧,要让其父吃唐僧肉。孙悟空与他打得筋疲力尽,倒在水中,失去知觉,连去求救观音都没气力,只好让猪八戒去请。途中,红孩儿又化作假菩萨作恶,把八戒骗到火云洞装入袋子准备宰吃。对于这样一个死敌,最后被制服后还是让观音收他为善财童子,带入云霄。给妖魔以还原,即给妖魔以出路。连妖魔都有出路,更何况人?

241   《红楼梦》是一部女性的书;《西游记》则是一部男性的书。《红楼梦》讴歌女性,崇尚女儿(未嫁的少女),智慧的高峰也由女性担当。主人公贾宝玉更是少女的崇拜者,他只向以女儿为主体的净水世界靠近,却尽可能逃离以男人为主体的泥浊世界。而《西游记》则讴歌男性。从英雄孙行者到圣者唐三藏,到徒弟猪八戒与沙和尚都是男性。世界是他们支撑的,真理是他们找到的,困难是他们克服的。而女性,好则如西梁国女王,只一心想与唐僧结为夫妻。坏则是恶毒的妖魔,如白骨精白骨夫人和铁扇公主牛魔王之妻,她们不仅善于伪装,而且喜欢吃人。唯一美好的女性形象是观音,但她是神,不是人。

242   唐僧和贾宝玉均佛性极高。他们俩的心目中,都没有敌人,也没有坏人,甚至也不知道有假人会说假话。贾宝玉完全听信袭人和刘姥姥哄他的故事(一个骗他哥哥嫂嫂要她回家,一个编造雪中美姑娘冻死成神),唐僧也不信伪装为乡村姑娘的妖魔是白骨精,屡次受骗,还错怪孙悟空。贾宝玉和唐僧的弱点是可以原谅的深刻的弱点。

243   最苦的,最乐的,最热的,最冷的,最红的,最黑的,最美的,最丑的,无论什么环境,无论怎么极端,他都能经得住考验,也都不愧是铮铮巨汉,这就是孙悟空。天堂里他横行无阻,但调戏嫦娥与摘仙桃女子。地狱里他捣毁魔洞,扫除妖巢,也从不谋私。什么是英雄?孙悟空以身作答,以身作则。

244   看到猪八戒,就想起苏格拉底关于“猪的城邦”的警示。人类如果都像猪八戒那样生活,以吃饱喝足和占有情色为一切,不知生活还有更高尚的东西,那就会陷入猪的城邦。《红楼梦》的薛蟠、贾蓉、贾琏等,基本上属于“猪城邦”中人。猪八戒为了从猪城邦中走出来,才加入唐僧的取经队伍,但薛蟠等却完全不知自救。

245   唐僧们以为走到灵山,取了经书,这些经书便可普渡众生,拯救世界。他们没想到,灵山也要索取他们的礼物(人事),即也无法超越功利。这真是净土不净,极乐不乐。连佛地都不干净,更怎么期待佛能救治世界与改造世界?小说最后这一笔,是极深刻的一笔,它提醒人们,灵山也并非光明的所在地。光明在哪里?光明只在我们自己身上。

246    要说浪漫主义,《西游记》才算真浪漫,它不仅展示天庭、地狱、海殿,而且展示神仙世界、魔怪世界。其主人公上天入地,腾云驾雾,完全生活在天地宇宙境界中。整部小说,人性、神性、魔性交叉磅礴,佛力、人力、鬼力相互较量。魔幻、仙幻、梦幻全都上场。相比之下,《西厢记》等只能算小浪漫,《西游记》才是大浪漫。

247    从表面看,孙悟空的精神类似唐·吉诃德,一往无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实质上,二者还是很不相同,唐·吉诃德毫无目标,也无任何需求,唯一牵挂的是他的虚设情人杜尔西内娅,做了什么事,都要向她汇报。而孙悟空则有“灵山”目标,也有求索经典的使命。两部作品都是伟大的喜剧,但《西游记》带有更多的东方的儒家特点。再顽皮,也不离家国使命。

248    《西游记》和《红楼梦》都对名利之徒表示公开的蔑视。《红楼梦》通过《好了歌》嘲讽“世人都说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西游记》则通过孙悟空说:“世人都是为名为利之徒,更无一个为身命者。”所谓身命者,即自我实现者。孙悟空就是一个不知何为名利而求自我实现者,包括实现自我的自由,自我的本事创造,自我的齐天齐道齐佛理想。

249    观音菩萨,在《西游记》中是个大慈大悲的女神。她本事高强,但唯一的武器是水。她手提一个小瓶,瓶中只有水。这水,能灭火,能救生,能驱魔灭怪,能使万物复苏。还能帮助唐僧、孙悟空扫清前行的一切路障。老子在《道德经》中说,上善若水。不错,观音不仅形如水,心也如水。水至柔,但它克服了一切至刚至坚,最有力量。

250    人妖之间,神魔之间,只有一线之隔。人与妖,人与魔的相互转化,往往只在一念之中。人,一旦欲望燃烧,狂妄无度,就会变成妖魔。何为妖魔?欲望无度、野心无边的人便是妖魔。而妖魔也可以转化为人,佛教认定,人一旦放下屠刀,便可成佛,当然,放下屠刀更可成。然而,放下屠刀之后还要放下过分的欲望,返回平常之心。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