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悟语》三百则(6)-《西游记悟》-新文体写作-再复迷网
《西游记悟》
您的位置:首页 >  新文体写作 >  《西游记悟》
《西游记悟语》三百则(6)作者:刘再复 阅读次数:

 《西游记悟语》三百则(6)

 

 

251  孙悟空历经无数次战斗,但他没有胜负观念、输赢观念、成败观念、得失观念,因此也没有胜利感、凯旋感、成就感,更不会为胜利而趾高气昂。他立下无数战功,但不知何为立功。他最率真、最诚实、最正直,积下许多德行,但不知何为立德。他只说真话,只言由衷之言,一切声音全是天籁,但不知何为立言。孙悟空无须刻意追求三不朽,所以没有任何精神锁链而赢得大自由。

252   《西游记》中的诗,相当粗糙,大体上是一些打油诗,远远无法与《红楼梦》中诗相比。《红楼梦》诗每一首都精彩,都有很高的审美价值。《西游记》诗虽大为逊色,但整部作品却弥漫着诗意,这是雄伟的诗意,勇敢的诗意,顶天立地挑战权威的诗意,争取自由和求索真理的诗意。

253  《列子》的“周穆王三”提出“化人”概念,说此种生命,可“入水火,贯金石,反山川,移城邑”。依此定义,孙悟空正是“化人”。所谓化人,便是千变万化之人。孙悟空正是能够入水火、善于千变万化的生命。列子心目中的“化人”,与庄子的“真人”、“至人”相似,既有人的特征,又超越人类的局限。人是会变的,但无法像孙悟空那样变幻无穷。用“化人”这一概念描述孙悟空,甚为恰切。

254  吴承恩书写孙悟空的英雄性,但没有把这个英维写成“高大全”。他也写了孙悟空的局限性,例如多次打不过妖魔,只好去请观音菩萨和其他天神菩萨帮忙。求佛求神时也不得不低声下气。有这些弱点和局限,使孙悟空形象更真实更可爱。

255  唐僧的武功,不仅远不如孙悟空,而且也远不如猪八戒与沙僧,但孙、猪、沙等都服他,敬他,爱他。因为他身上有一种比武功更了不起的魅力,这就是他的大慈悲精神。

256    孙悟空与贾宝玉一样,均属天外来客。要问“你从哪里来?”,只能说“从天外来”。《红楼梦》的主角贾宝玉、林黛玉并不承认贾府是他们的故乡。尤其是林黛玉,她不仅有相思病,而且有乡愁病。但孙悟空从未有过乡愁。乡愁,乃是一种病痛,甚至是一种锁链。孙悟空也没有世人的种种陋习与恶习。如对金钱的迷恋和对权力、功名的迷恋等等。孙悟空身上有种精彩的悖论,即既无所畏惧,又有所畏惧。既天不怕,地不怕,妖不怕,魔不怕,鬼不怕,却有点怕“紧箍咒”,即害怕佛的权威。正因为他无所畏惧,又有必要的敬畏,所以才完美。

257    人和鬼(妖魔)都求寿(长命),可见妖魔鬼怪也有时间观念和死亡观念。其区别在于,人通过价值创造(意义创造)去超越死亡,而妖魔鬼怪却想通过吃唐僧肉而不朽,即通过想入非非损人利己而争取万寿无疆。

258    企求活命长命,这是一切生命的本能,连孙悟空也走出花果山去寻求长寿妙法。然而,所有英雄与成功者都明白,人生在世,不仅应当持有“活命哲学”,还应当高举“拼命哲学”。既吸收“无为”之教,不求身外功利,更是认定人生即拼搏,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孙悟空的生涯,便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壮丽过程,并非“活命哲学”主宰的故事。

259   孙悟空的一生,既是轰轰烈烈的一生,又是兢兢业业的一生。大闹天宫自然是轰轰烈烈,取经路上则是兢兢业业。无论是挑战权威还是履行责任,他都是英雄加赤子。既无比英勇又无比单纯。中国人常有纷争,但都爱孙悟空,这一共同点,使中国拥有未来。

260    中国民间智慧提醒国人,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但我要说,《西游记》则老少皆宜,少时多多阅读前半部(被压五行山之前),学习孙悟空的勇敢,有胆量齐天,有气魄挑战玉皇龙王。晚年多多阅读后半部,领会师徒结构,领会佛在自身,领会战胜心魔以总结人生。

261    所谓“金睛火眼”,并不是它能看得“远”,而是它能看得“透”,即能穿透一切假象直逼本质。孙悟空就能看出山不是山,水不是水,美女不是美女,还以山水真相(洞穴),更还以美女乃是妖魔的真面目。西方的现象学,正是呼唤人们要有一双金睛火眼,避免被概念和经验所遮蔽。

262    悟空悟空,如何悟到空?最难的不是悟到四大(生老病死)皆空,而是悟到灵山也空,佛祖也空,空空如也!即唯有自己的心灵不空,光明就在自己身上,佛就在自己心中。佛教的本义正是说,心外的一切均无实在性,一切都被心灵状态所决定。

263    39(一粒金丹天上得,三年故主世间生),孙悟空与猪八戒,师哥与师弟,二者都要给乌鸡国的前国王(被推入井中,已死三年,尸体尚存)度气,以求复活。但唐僧选择孙悟空,不选择猪八戒,其理由是猪八戒自幼就吃人,一身浊气,而孙悟空只食花果,一身清气。此时,这对师兄弟,其清浊之分,才正式道破。《西游记》除了展示师徒结构之外,还展示了兄弟结构。师徒一英()一雄(),兄弟则一清一浊。英与雄互补,清与浊并置,既呈现了性情的丰富多样,又呈现世间的复杂真实。师徒结构蕴含着自由与限定的哲学,兄弟结构则蕴含着真谛与俗缔的道理。

264    蝎子精住在毒敌山琵琶洞里。(昴日星官现出大公鸡本相帮助孙悟空制服蝎子精。)铁扇公主住“芭蕉洞”。太上老君身边烧火的两个仙童,变成金角大王银角大王。(偷用老君五宝:葫芦、净瓶、金绳、扇子和七星剑)。黄袍怪住波月洞。(宝象国之难)怪有宝丹,含在嘴里法力无边。(天上奎木狼星下界)。可见,凡是妖魔鬼怪,都有洞穴。即都有藏身之所和可供阴谋策划之密室。

265   禅宗六祖慧能的著名诗句是“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生命的过程总是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开端是无,结束也是无。孙悟空尽管本事无可比拟,但也逃不出从无到无的生命逻辑。他原先只是一块石头,这是无。后来成佛,也是无。“古来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好了歌》)。今天我们问,当年老孙的身躯在何方?也是“荒冢一堆草没了”。但是,作为一颗心灵,其心跳,其精神,却不灭不衰,永远被历史所记忆,所传诵。

266   拙作《性格组合论》中说,在孙悟空的性格,由于具有与崇高因素相对照的怪诞因素,便显得更加丰富。鲁迅说,《西游记》中的“神魔皆有人情,精魅亦通世故,而玩世不恭之意寓焉”[1]。鲁迅举了孙悟空大败于金兜洞兕怪,失掉金箍棒,因谒玉帝,乞求发兵收剿一节,说明《西游记》表现了孙悟空的人情美。孙悟空在失败之后,为了救师父,不得不谦恭地请求过去并不看在眼里的“玉帝老儿”,“伏乞天尊垂慈洞鉴,降旨查勘凶星,发兵收剿妖魔,老孙不胜战栗屏营之至。”在旁边的葛仙翁取笑他说:“猴子是何前倨后恭?”行者道:“不敢不敢。不是甚前倨后恭,老孙于今是没棒弄了。”这里表现出孙悟空的爱师的人性,也表现出孙悟空身上的局限性。林语堂在分析孙悟空的形象时说:“最可爱最受欢迎的角色,当然是孙悟空,他代表人类的顽皮心理,永远在尝试着不可能的事业。他吃了天宫中的禁果,一颗蟠桃,有如夏娃吃了伊甸园中的禁果,一颗苹果,乃被铁链锁禁于岩石之下受五百年的长期处罚,有如盗了天火而被锁禁的普罗米修斯。适值刑期届满,由玄奘来开脱了锁链而释放了他,于是他便投拜玄奘为师,担任伴护西行的职务,一路上跟无数妖魔鬼怪奋力厮打战斗,以图立功赎罪,但其恶作剧的根性终是存留着,是以他的行为的现形表象为一种刁悍难驭的人性与圣哲行为的争斗。”[2]孙悟空这个形象所以会成功,确实是作者并没有把他写成纯粹神或纯粹魔,而是写成一种具有动物外形又兼有神性与魔性和人性。他的性格,既有“圣哲”性的崇高,又有“人性”的滑稽和怪诞。他的崇高可与普罗米修斯相比,而他的“刁顽”又是完全奇特的,他甚至可以化作蚊子钻入铁扇公主的肚子里,叫具有强大本领的妖魔受不了。而对待神仙,他也总是用怪诞的方式开他们的玩笑。这样,在孙悟空的性格中就构成一种崇高因素与怪诞因素的二重组合。与孙悟空比较,沙僧的性格就缺乏二重组合形式,似乎是理念的符号。

267   人的聪明,可上升为智慧,可下降为精明,甚至可堕落为狡猾。鲸鱼和狐狸都很聪明,孙悟空和猪八戒也都很聪明,孙悟空的聪明展示为“付出”,猪八戒的聪明则表现为“占有”。一个是大聪明,一个是小聪明。大聪明可化为高超的武艺,小聪明则常化为占小便宜的伎俩。脊梁式的英雄,都是大聪明者。他们不仅不懂得生存策略,而且有点呆傻,孙悟空正是这种生命。

268   孙悟空通灵之后,占据花果山为王。他聪明过人,很快就明白虽然花果满山,但他的生命有限。他决定出外求道,原是求索长寿之道。可是菩提大师无法授予此道,他虽然学到一身超人本事,却无法学到超死亡的秘诀。尽管他吃了人参果,捣毁阎罗殿,抹掉死生簿,成了“斗战胜佛”,也斗不过死神,终得一死。这是大英雄的悲剧,但《西游记》的作者不敢正视。

269   印度的佛教传到中国,便中国化为禅宗。禅把佛进行改革,一是把佛由繁化简;二是把佛从外转内。第二项把一切取决于内心,佛即心,心即佛,心灵状态决定一切,明心见性胜过高头讲章。人心黑暗,便走火入魔,人心光明则上升为神。为主为奴,为神为妖,全取决于自己。

270   人妖之间,神魔之间,只有一线之隔。人人都恨妖魔鬼怪,却少有人知道,人群中就有许多妖魔鬼怪。贪婪过度,苛求过度,专横过度,粗暴过度,虚假过度。人就会变成魔。人们常提醒自己,不要越过底线。这底线便是人妖之界,一旦越过做人的道德底线,就走入魔界、妖界、鬼界。

271    孙悟空给中国也给人类世界提供了两大生命奇观,一是“大闹天宫”,二是取经路上"大扫妖魔"。前者是勇敢的极致,后者是坚韧的极致。康德的著名文章《什么是启蒙》,把启蒙的重心归结为激发勇气去运用理智。孙悟空永远启发着中国人,要做成任何事业,除了知识之外,还需勇敢与坚韧。

272    我从小喜读《西游记》,读高中一年级(15)时,就从《西游记》中领悟到三个人生要义:一、取经之路也就是求索真理之路,没有捷径可走。唐僧师徒走了千山万水才抵达灵山。二、取经之路绝不平坦,除了坎坷曲折之外,还有妖魔鬼怪的重重阻拦。三、人生之路再多艰难险阻,只要有个高尚目标,就可以胜利地走到终点。

273    万里取经路上,没有功名,没有功利,而且充满危险,充满艰辛,充满牛鬼蛇神,但还是有唐僧一类“傻子”走上这条路,而且一直走到底。这便是人类之所以不会灭亡的原因。

274    英雄的功夫炼到最后应炼出一种傻劲,即不知计较、一味向前的傻劲。孙悟空身上就有此种傻劲。庄子所讲的“混沌”,就是这种傻劲。孙悟空不是傻子,他极度聪明,但不知得失,手中心中皆无算盘。

275    梁启超在百年前就说,没有新小说,就没有新国民。可是他心目中的新小说只有西方名著,没有中国经典。其实,要造就新国民,依据《红楼梦》与《西游记》也可以,那就是要缔造孙悟空的勇敢、贾宝玉的善良、唐三藏的慈悲、林黛玉的智慧等。

276    青年时代,应当师法前期孙悟空,敢打敢拼,天不怕,地不怕,玉皇龙王阎王全不看在眼里。中年时代,应当师法后期孙悟空,不怕千辛万苦,不怕妖魔鬼怪,一心只求真理。晚年时代,则可师法成佛后的孙悟空,他成佛之后不仅没有我相人相,而且没有佛相,只求去紧箍咒而得大自在。

277    出国之后,我在第二人生中又重读《西游记》,此次更是感悟到几个人生真谛。一、悟到想要赢得高强本领,一定要“破我执”与“破法执”,孙悟空的千变万化均来自冲破我相和诸法诸相。二、寻找光明,必得明白:光明不在外界也不在灵山中,而在自己身上。光明与自由都是自身的觉悟。三、千经万经,心灵才是真经。心正、心净、心觉、心明,才是上上等佛。

278    人间到处有高山流水,也到处有妖魔鬼怪。人生路途中到处有生活,也到处有陷阱。明知有妖魔,明知有陷阱,还是要不屈不挠往前走。走前无须任何成功的保票,走后不求任何世俗的奖赏。这就是唐僧师徒一行留给后人的根本启示。

279    人们只知道“经济萧条”的大现象,却往往看不到“思想萧条”的大现象。整个明代,文字狱猖獗,东厂横行,科举教条日盛。此时此代,吴承恩著《西游记》,给中国人提供一种大思路,这就是反抗专制秩序的思路,化干戈为玉帛的思路,心向慈悲的思路。

280    几千年来,多少帝王将相,多少天才能人,扬言要重整山河,改造世界,然而,中国还是中国,世界还是世界,专制还是专制。那么,唐僧师徒取了经书之后,中国与世界是不是就能完全改变呢?可以肯定,中国有了经书之后,阿Q还是阿Q,未庄还是未庄,皇上还是皇上,百姓还是百姓,老板还是老板,奴隶还是奴隶。

281    佛教倡导破我执和破法执。破法执,应是破一切法执,那么,这包括破佛法吗?倘若要彻底,当然也需破佛法。《西游记》的结尾写了尽管佛法无边,但佛也具有人性弱点(公开索取礼物),不可迷信。吴承恩写佛,又超越佛,这才了不起。

282    中国家长们都教育孩子要“听话”,要当“乖孩子”。而《西游记》一反习惯性思维,偏偏写了一个顶天立地又不听话的大英雄,既不听龙王的话,也不听玉皇的话,只顺从内心的绝对命令。其实,没有一个人才天才是“乖孩子”,但一定是独立不移的好孩子。即不是逆来顺受的奴才之子,而是敢于挑战的热血赤子。

283    破了“我执”,孙悟空才能七十二变,才能接受观音与唐僧。孙悟空如果因为本领超群而执于“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的妄念,就会蜕化为野心家、统治者,而成不了“斗战胜佛”。

284    穿越火焰山固然很难,而穿越女儿国更难。女儿国国王真心爱上唐僧,她美丽而多情。穿越火焰山,必须具有智力,方能战胜铁扇公主,穿越女儿国则靠心力。能见绝色女子而不动心,能遇荣华富贵能有力量放下,这不是武力、智力可以做到的。它需要心灵的定力、毅力和信仰力。唐僧正是依靠自身的心力,战胜了诱惑,走完了自己的取经之路。

285    唐僧在未出发之前,就可在长安讲经论典,其学问可谓“满腹经纶”。而孙悟空由石头而变,不知诗书。猪八戒、沙和尚、白龙马等,更是目不识丁的文盲。然而,文化程度虽然不同,却可以为同一伟大目标走在一起共同奋斗。人既是生而平等,也可生而并肩比翼,不论知识差异。

286    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白龙马均作了一次最重要的选择,即选择拜唐僧为师,伴随唐僧走上艰难之路。这一选择,意味着他们走向善,走向光明,走向意义。选择决定本质,他们的选择决定了他们乃是光荣、正确的生命。

287    生命的质量由眼睛的视野所决定。孙悟空拥有“金睛火眼”,说明他拥有他者所无的特别视野。这是天地视野,宇宙视野,而不是家国视野,民族视野,群体视野。孙悟空护卫师傅,不仅用他的千钧棒,还用他的大视野。

288    《红楼梦》是我的文学圣经,《西游记》则是我的人生圣经。我的第一人生,与孙悟空相似,喜欢向权威挑战,喜欢质疑现存秩序,既不在乎地上龙王,也不在乎天上玉皇。第二人生又酷似这位孙行者,一路大战妖魔,特别是内心鬼怪,而且也接受“紧箍咒”,在争取自由中,明白需要限定与责任。

289    我在《西游记》中投下了爱。既爱孙悟空,也爱唐僧,既爱猪八戒,也爱沙僧与白龙马。对于妖魔鬼怪,我也有大悲悯,所以支持给出路。我对《西游记》的解说,不仅借助于理性,还借助于爱。

290    谁有难就救援谁,何方有呼唤就到何方。这是唐僧师徒的慈悲原则。慈悲原则不分阶级,不讲地位,不论等级,一律给予慰藉和帮助。平民有求,他们总是见义勇为。国王有难,他们也加以拯救。这正是佛的立场,中道的立场。

291    文学的善,是绝对不欺骗读者。从这个意义上说,真便是善。所以文学除了无须政治、道德法庭之外,也无须面具。作品中可以有面具,但那只是嘲讽、玩掌之物,绝非作者态度。作家不可带上任何面具。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虽长得丑,但带面具。“三国”中人,也可以说是面具中人。主角全带面具。人类的面具愈来愈精致。中国“高大全”英雄几乎全带面具。最不堪的是三国作者与当代英雄塑造者本身也带面具并欣赏面具中人

292    只知吃饱喝足,不知何为格调,何为品相,这就是猪八戒。只知占有嫦娥,不知尊重嫦娥,这也是猪八戒。只有三流欲望,二流武功,却企图享受一流生活,这是八戒妄念。只见实利,不见精神,更无信念,这是八戒未能成佛的原因。猪八戒形象,不仅给人快乐,而且给人一面镜子。

293    不痴,不贪,不嗔,这是沙僧。无欲、无邪、无私,这是沙和尚。他没有孙悟空的巨大本领,但也没有猪八戒的恶习陋习,是个平常人,平常徒,平常心。此种平实之徒,未被封佛,却也是正果罗汉,值得敬重。在取经的团队里,有他,才有团结,才有和谐。平实并非平庸,平和也非平庸。

294    白龙马,本是龙二代,龙公子,却俯首甘为圣者牛,一心追随求索真理的队伍,参与建立精神大业,为人类立下不朽功勋。这是海马,更是天马。不慕龙宫中的荣华富贵,却跟从唐僧去作万里跋涉,这种白龙马精神,更足以撼人心扉。这种自讨苦吃、自求实现、自力更生的白龙马精神,足以感天动地……

295    本领最高,眼睛最亮,责任最重,这是孙悟空。有心,有情,有勇,有识,这是孙行者。可是,这位《西游记》主人公,最宝贵之处,则是他的心性:酷爱自由,蔑视权威,独自挑战专制秩序。酷爱真理,蔑视妖魔,与诸兄弟护卫唐僧到西天取经。耐心、耐苦、耐劳,还耐委屈、耐苦战、耐折磨、不屈不挠。

296    心地最美,心性最善,心眼最真,这是唐僧。忠于信仰,忠于信念,忠于信徒,这是唐三藏。因为他呈现真、善、美,因为他集中大慈、大悲、大爱,所以赢得英雄爱戴,也赢得众望所归。他本身就是经,就是典,就是佛,就是禅。《西游记》不仅给读者提供了一个顶天立地的无敌英雄,还提供了一种感天动地的善良心性。

297    一心关怀民瘼,一心救苦救难,一心播种真理,这是观音菩萨。滴水扑灭火焰,滴水浇灭仇恨,滴水复活万物,这是观音功能。信徒们塑造她的形象拥有千千手,吴承恩塑造她的形象只有一双手。这双手提小瓶清水的手,带给人间无尽的生机与希望。她走到哪里,就把福音福祉带到哪里。

298    中国的国民性问题,是居上层者,太多想当玉皇龙王,即太多玉皇梦与龙王梦,既可荣华富贵,又可号令天下,还有天兵天将与虾兵虾将保护。反之,又太少有人想当唐僧这样的圣者志士,既清廉寡欲,又辛辛苦苦地历尽坎坷追求真理。国民性问题,就下层而言,则太多猪八戒,即太多小聪明,太多自私自利自作聪明。而太少孙悟空即太少大聪明,那种勇于担当、勇于挑战专制权威、勇于求索自由与真理的大聪明。

299    中国人的心灵字典里,没有“高贵”二字。猪八戒的意识中,也没有此二字。有吃有喝有漂亮女人就高兴,但高兴不等于高贵。当下许多高官权贵,也不知道这不是高贵,功名、财富、权力都不是高贵,唯有放下这一切而寻求真理与光明,真诚地为人类进步服务,自尊自立自明,那才是高贵。

300    两部石头记都写“幻”,但《红楼梦》写的是仙幻,呈现的是警幻仙境与四大仙姑;而《西游记》写的是佛幻,呈现的是释家灵山和诸多佛身。虽然都是“幻”,却又非常“实”。前者是闺阁女子的本真形象,超越主体。后者是佛山诸神的世俗形象,现实主体。因此,两部杰作可称为“仙幻现实主义”和“佛幻现实主义”。但都有大浪漫、大妖魔,称之为“魔幻现实主义”或“魔幻浪漫主义”也可以。比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还早出500年。“主义”是概念,生命是真实。两部经典的价值在于都写出人性的真实和神性的真实。

301    整部《西游记》告诉我们,抵达灵山,并非抵达地图上被称作“灵山”的那个点,也不是会晤如来佛王的那个瞬间,而是抵达自由王国的巅峰,自由精神的至髙点,也就是抵达“从心所欲而不逾矩”、思想飞扬而不需要“紧箍咒”的最高境界。万里跋涉,千山寻找,最后找到的是心灵自由的真理,那是自身的光明与自身对自由的觉悟。

20165月初稿

20188月完稿

美国科罗拉多



[1]《中国小说史略》,见《鲁迅全集》,第1版,第9卷,第165页。

[2]林语堂:《吾国与吾民》,第244页,远景出版社,1974年版。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