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地书写》作者后记-《两地书写》-北京三联:散文精编系列-选本专版-再复迷网
《两地书写》
《两地书写》作者后记作者:刘再复 阅读次数:
 

《两地书写》作者后记

 

刘再复

 

    《两地书写》是我和大女儿剑梅的通讯、对话、相互评说的选本,主要选自《共悟人间》,还有我和她一起在《亚洲周刊》共同开辟的对话性专栏文章。与剑梅除了共著《共悟人间》这部散文集之外,还共著了学术性的《共悟红楼》,但此书属于思想学术范畴,编者只选了书前的两篇散文性序文,这是妥当的。

与剑梅对话,这是我的海外精神生活的一部分。开始写作“父女两地书”(《共悟人间》),完全是为了剑梅。在海外校园里,中文写作不算“成绩”,即不能作为争取学位与评定职称的根据,因此,中文写作的确是可有可无。九十年代中后期,她正处于“博士”和“助理教授”的炼丹炉中,十分辛苦,并不想取得双语写作的双向成功,而我则渴望她两者都能写得好,于是,便逼迫她把想说的话用汉语写作下来。我意识到,这种“逼迫”乃是父爱的一种形式,此时艰苦,但日后会感到快乐。剑梅从小比较听我的话,她果然就那样一篇一篇地写下来。没想到写下来出了书后很受香港的教师、学生欢迎,天地图书公司一连印了五版,经金庸先生的热烈推荐,特区政府文康局还把它评为“二〇〇二年十本好书”。尤其让我和剑梅高兴的是香港二〇〇二年高中部和初中部的全市征文比赛中,高中第一名和初中第三名的作文都是《共悟人间》的读后感。香港出版后,台湾九歌出版社也出了一版,今年韩国与我签了合同,他们也已开始翻译此书了。

在与剑梅的两地书写中,我竭力想避免的是习惯性的“父亲相”。只有去掉此种“寿者相”,才能避免说教,也才能带给散文以幽默感和亲切感。与此同时,我也鼓励剑梅去掉“女儿相”,畅所欲言,充分抒写一下内心想说的真实的话。她在书写中侧重于心灵,不侧重“知识”。与我在海外“走向生命,不走向概念”的人生“大方向”相通。

现在剑梅过的日子比我辛苦得多、沉重的多,正如她常说的,是“教学”、“研究”、“孩子”等三座大山压顶,几乎喘不过气。所以后记只能由我来写。问她有什么话要说,她只叮嘱别忘了感谢白烨、鸿基两位叔叔和同龄朋友郑勇。我遵此叮咛,写于此。

  二〇一一年十一月八日              

                                                    美国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