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再复散文诗典藏》(4)-刘再复散文诗典藏-散文诗-散文与散文诗-再复迷网
刘再复散文诗典藏
《刘再复散文诗典藏》(4) 阅读次数:

 

刘再复散文诗典藏

 

 

 

 

  第四集:寻找的悲歌

 

 

 

    如果上帝在他的右手握有一切真理,在左手握着那简单的寻找真理的冲动,然后对我说:“选择吧!”那么,即使必须永远留在错误中,我也将谦卑地跪在他的左手之前说:“父亲,请给我这一手吧。”

    莱辛               

 

 

 

序 曲

 

1

    记忆中的那棵相思树已经朦胧,彩云已经褪色。走过漫长的路,才走了开头。

    怀想中那棵秋橡树又在微笑,霓霞在前方招手。明天的路还很遥远,沼泽,草原,山谷,何处是我爱的热土、灵魂的归宿?

    往昔的日子依依稀稀,明明灭灭,记不清几分繁荣,几分萧索。

    逝者悠悠,人生如梦。不知道从哪一瞬间开始,我像沉醉于美酒,竟痴情地迷恋上思索。

    不可救药的迷恋,把一个幽灵般的渴念,推入我汹涌的血液,嵌入我热爱的生活:

    只要生存着,就要寻找;

    只要死神尚未来临,我就要追求。

 

 2

    生命被寻找的渴念烧焦了。

    生命被岁月的烽烟烧焦了。

    但生命的轮子还在不屈地追求。

    被烧焦的是幼嫩的骨,年青的肉。肝胆还没有烧尽,热肠还没有焦透。

    生命的一半已经烧焦,我还要用另一半——未烧焦的一半继续寻求。只要血脉里那动荡的江河还没有断流。

  

3

    在那些艰难的日子,为了保卫自己的灵魂,躯壳挣扎得疲惫不堪,支离破碎。

    然而,我不能抛弃疲惫与破碎的躯壳。我不能抛弃还带着温热的生命的断片。我的灵魂还要承受着沉重的负载前行,还要承受着疲惫与破碎前行。

   

4

    人生之歌,唱作峥嵘的寻找之歌,歌声里便缺少温柔。  

    含泪叮咛的慈母,依依惜别的友人,怀我爱我的弟兄,不要祝我一路平安,不要祝我春风满帆。追求的脚底,注定是尘土飞扬,黄埃扑面;寻找的船下,注定是惊涛滚滚,风起浪作。

     放心吧,沾着泪水的手绢;放心吧,柚子飘香的故土。天涯游子不会沉沦,尽管道路那么坎坷;恋母的旅人不会忘本,他会怀着天长地久的眷恋与牵挂的,尽管此去五湖四海,常有险峻的风波。

 

 

顽皮的精灵

 

5   

    已经一百年了,不是传说。倾倒于酒神的西方哲人尼采还没有疯癫,他恳请人们和他在大地上一起冒险和寻求:

    “朋友们,来冒险吧,我如是诚恳地邀请。若是你一直努力追寻,积累的成就将令人兴奋。”

    他相信,唯有寻找,才是超越人生苦海的出路。

    我的寻找,不是因为他的邀请。

    我不需要先哲的启蒙,先哲已经死过许多回了;

    我不需要圣贤的拯救,圣贤已经死过许多回了。

    他们走过的路上,早已群莺乱飞,布满了芜杂的青草和寂寥的荒丘。   

    我的寻找,是出于我高傲的天性。寻找之门,是我自己打开的。不信,请问我的仁慈而信实的母亲,她可以作证,在混沌未凿的世界里,我就开始追求。

  

 6

    那不是传说。

    在一个月明星稀的静夜,万物万有依旧在冥冥之中悲欢离合,而我的父亲与我的母亲在一次爱的狂潮中,把我抛进了大海,乳白色的大海。

    在扑朔迷离的烟海中,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一涌而出,在生死之间搏斗。我是父亲撒出的几百万个精灵中的一个,最顽皮又最活泼的一个。

    我的第一群兄弟姐妹全部被海埋葬了。他们还没有到达生命的彼岸,就完成了乳白色的灭亡。唯有我,顽皮的幸存者,越过了天灰云暗的海峡,征服了淘汰,逃离了死神的搜捕,继续支撑着生命的帆篷前行,终于找到自己的母亲,找到那个翻卷着生命热流的伟大的母性的海洋。

   

7

    就在这个海洋里,就在这个属于我的海洋里,我驾驭着神秘之舟,寻找着生命母树中最初的果汁。

    我不会畅饮,但会贪婪地吞咽。野性的贪婪,大自然带给我的贪婪。

    在贪婪的吞咽中,我盲目地生长、发展、冲撞、寻求。最后和母亲一起,冲开一扇大门,找到另一个陌生的世界,一个令人眼花缭乱、但可以自由地伸开四肢的世界。于是,我赢得了诞生,赢得了与混沌的告别,赢得了从一个世界迈向另一个世界的过渡。

    为了让我能在新的世界上自由地追求,母亲为我剪去和她系在一起的纽带。于是,我拽掉人生的第一条锁链,带着温热的、肉的锁链。

 

8

    可是,神奇的第一感觉告诉我,让我降生的地方并不是伊甸乐园。接受我的世界是寒冷的。

    于是,我哭泣,对着故乡的寒风哭泣。我的哭泣是我的宣言,原始的、并非文明也并非野蛮的宣言。我宣告我的厌恶。我宣告我的摆脱寒冷的渴望。我要回去,回到那个洋溢着热流的故乡。 

    于是,我又重新寻找,在摇篮里寻找着阳光的温馨,在母亲的怀里寻找着洁白的乳汁,在睡梦中寻找着黎明与黄昏的天空,迷濛的、散发着暖意的天空。

    从母亲弹性的峡谷出发,我攀越她的生命的原野和山峰,并很快地找到了山顶。山顶上是浑圆的,而且喷射着赤热的温泉。我吞食着浑圆与赤热,微笑了,因为我完成了诞生后的第一次占领。

    但是,年青的母亲在愁苦的围困中消瘦了,柔情的山峰在贫穷的袭击中和在我的掠夺中崩塌了。母性的雨水,不再为我飘落;圣洁的甘霖,不再为我流淌。我经历了第一次身心的大干旱。饥渴,在我身上抗议——我第一次模糊地见到魔鬼的面孔。于是,我又哭泣,不顾母亲的伤心,自私而丑陋地哭泣。是意识到人生之旅的悲剧呢?还是拒绝饥饿的呼吁呢?我不知道。

 

9

    但我依旧寻找着,而且发现人间到处都在寻找。最难忘的是临终的祖母,我儿时心灵痛苦的疗治者。

    弥留人间的那一刻,她的最后的目光,像漂泊的火炬,四处寻找着,最后徐徐地降落在我的眼里。当我的心灵为之一颤的时候,她的生命之火熄灭了。我扑在她的身上恸哭。然而,爱的呐喊与祈求未能使她复活。我只好绝望地合上自己的双眸,收埋下她献给我的火炬。

    有谁知道,我的眼睛正是祖母的精神坟茔;   

    有谁知道,我给刚刚熄灭的火炬举行了葬礼?

    有谁知道,祖母那仁慈的火把,那比天火和地火还要艳红的火把,虽不再漂泊,但从此就在我的血脉里永恒地放射着光明。

    至亲至爱的祖母,感谢你把一生积蓄下来的爱献给我,感谢你把全部厚重的关怀和慈祥归宿到我的灵魂的深渊中,使我的心灵即使经受严冬的打击,也不会变得冰冷。你知道吗?至今在我的灵魂宝库中,还珍藏着你最后的眷恋和你那漂泊的目光。我的灵魂之乡,永远是多情与明亮的。

    没有遗嘱,没有馈赠,只有依恋和诀别的瞬间。短暂的瞬间,永恒的瞬间,告诉我:直到生命的最后时辰,也不该停止寻找。寻找到死,只要灵魂里还有一丝漂泊的火苗,一线残存的光波。

    

初寻与忏悔  

 

 10

    我喜欢我的孩提时代,喜欢那个寻天追地的本真时代。

    那是梦的时代。那是在梦中寻找的时代——带着梦的彩翼,我寻遍一切虚幻与实有的世界。

    邀游,千百次在安徒生与普希金的王国里遨游。摆满各种铜马与金象的童话小屋是我的宫殿。无边无际的森林,是我梦幻的故乡。勇猛的狮虎和温顺的小鹿,都是我的伙伴。

    带着牧童的草帽,怀着小金鱼的心灵,坐着会高飞的阿拉伯地毯,在蓝天白云间快乐地翱翔。

    童年时代的寻找,多么自由多么浪漫的寻找。

    贫穷与饥饿困不死的寻找;

    分不清人与兽、鬼和神的寻找;

    不知道哪儿是雷池与悬崖的寻找;

    不知道哪儿是上帝的禁区与奴才的禁区的寻找;

    不知道身边哪些是热的红眼、哪些是冷的白眼的寻找;

    不知道找到了心爱的白雪公主之后该怎么办的寻找;

    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人有多么精彩又有多么邪恶的寻找;

    不知道月有多远、星有多远,人生的路途有多远的寻找;

    只管张开羽毛未丰的翅膀,只管在旷野荒漠、雪山草原上迅跑,顾不得路旁有蛇的蜿蜒,兽的等待,人的嘲讽,鬼的咆哮。

呵,童年,魂縈梦绕的童年,那么短暂,那么久长。四十年过去了,还让我这么思念,这么动情地怀想。    

  


11 

    走过许多路了,还是丢不掉童年时代的那颗心。

    固执地寻找着,带着孩子的心灵去寻找。孩子的心灵是诗人的心灵。

    孩子和诗人本有痴呆的天性,一往情深,不知道怎么回头。被危崖绝壁碰得满身血污,眼里也涌着血流,但还是踽踽独行与强行,不知道怎么回头。

    风尘逆旅,疲惫的心灵已留下许多伤痕,但还要高高地举起受伤的心,去作不屈的追寻。

    赤裸着胳膊,赤裸着灵魂,赤裸着肝胆,赤裸着爱恨。   

    乱石横飞,毒箭来袭,还是赤裸着。

    赤膊上阵,是因为太信赖大地母亲,信赖母亲那无私的情爱和无边的甲胄。  

    孩童时的彩梦至今还常常在心头重演,天真地相信,天真地仰赖,天真地爱着地上的兄弟和姐妹。

    灵魂中过子弹,但未曾复仇;心头灌满屈辱,但不会绝望。

    山野里布满森林的尸骨,受伤的灵魂还要在尸骨的隙缝里,长成绿树。每一片绿叶,都要寻找春心与春魂,让黄与绿、生与死、繁华与萧索,在血脉里不倦地轮回。

   

12

     悔恨,悔恨那些断了寻找的时日。

     消耗了,如火如荼的年华,如锦如绣的青春。

     丢失了,岁月的一江春流水,生命的一片绿土地。

     那是多么荒谬的岁月。慓悍的劫难,差些扭断了神经;幼稚的惊慌,差些窒息了灵魂。肝胆变得那么脆弱,良知变得像小媳妇,全都委琐地蜷缩在时代的墙角,抬不起头。

     带着小生产者的惊魂到处逃窜。惊魂撒满山林与田野,但没有收获。悲壮的口号里裹着胆怯的心灵,激昂的歌唱中颤动着不知所措的迷惘。呵,荒诞的年月,荒诞的青春,荒诞的眼睛和体魄。

 

13

    晕眩,理性晕眩,生命晕眩。男男女女,疯癫了十年,麻木了十年。谁都说自己在红海洋里找到一叶灵魂的归舟。

    而我,过早冻僵的头脑,也说找到黄金的小屋。在那里可以独自陶醉,独自满足,——

    不必再辛苦辗转了,真理的绝顶就在手中;不必再辛苦浪迹了,思想的险峰就在眼前,古老的歌戏里已经有了典范;不必再寻觅了,完美的英雄就在耳边纵情高歌,红灯已把一切迷途照亮。

    沉睡吧,作驯服的绵羊,一切都很圆满;

    跳跃吧,作激烈的野兽,咆哮就是生活。   

    这里就是美丽的彼岸,还要寻找吗?不,寻找就是罪过,寻找就是对英雄和救星的亵渎。

  

14

    年青的生命季节不会再回来了,像小溪一样明澈的眼睛和像小牛一样强健的体魄不会再回来了。

    该思索,该思索过去,该思索时代,也该思索自我。

    不能严正地审判自己,哪有资格审判时代呢?

    自己曾经多么无知,多么丑陋。

    挥洒了那么多廉价的眼泪,那么多廉价的热情,那么多廉价的爱与仇。

    空洞的呼喊震动了山谷,但未曾在青春的小路上,留下一朵像山花那样美丽的脚印;

    对着高高的群山,表白过一万个“无所畏惧”,但未曾在一个崎岖的斜坡上,尝试过青春的果敢。

    说是聪明,为什么践踏了那么多难返的风华、难再的光阴;

    说是纯正,为什么宽恕了那么多虚伪与圆滑,无聊与无耻;

    说是刚强,为什么学会胆怯的苟安和狡黠的敷衍,阴盛阳衰,肠胃里滑动着那么多的脂粉与世故。

    为什么那么无知?为什么不懂得驾驭自己的灵魂?为什么在喧嚣不止的日子里,不会悄悄地寻找与跋涉——没有脚步声,连看守的魔鬼也以为你在沉睡。强大的生命,即使在大雪覆盖的严冬,也可以点亮自己的篝火。人生多么有限,寻找不仅该在太平昌盛的日子,也该在人世荒唐的时辰。

  

15

    在荒唐的岁月里,我也曾为人生的虚空感到恐惧,曾为思想的苍白感到惊慌。

    然而,追求的萌芽刚从心灵的冻土中抽出,我就被抛落到遥远的地方.那是炎热的中原,淮河浊浪洗劫过的村庄。 

    虔诚地充当一头黄牛,吃着野草,施着犁耙,绝无奢侈的心愿。只是,猛然间想起:我是别一种黄牛,我本是属于别一片土地,那一片抛荒多年的地上,我该耕耘,该寻找些什么。

    然而,我的卑微的心愿被宣布为广阔大道上的异端。

    精神土地的耕耘被宣布为非法。  

    文化原野上的寻找被全线冻结。

我意识到罪恶,并把卑微的心愿送进了地狱。于是,我又麻木了觉醒的神经,荒疏了思维的小径。   

 


16

    我开始另一种无望的寻找。

    在万籁俱寂的夜晚,过剩的精力使我难以入眠。我坐在小河旁,四脚蛇就在身边流窜。月光惨惨。

    我寻找着水上的萍踪,草间的疏影,还寻找着鳝鱼的洞穴,青蛙的小屋。我羡慕自由的萍踪,自由的疏影,自由的洞穴,自由的小屋。

    难忘的是那一个凄凉的夜晚,我竟偷偷地去寻找村边一座刚刚被盗的坟墓。那里埋着和我同道的“战士”,自杀身亡的新魂。为了剥夺他身上可怜的衣裳;他死后的第一个晚上就遇上偷窃。我按捺不住是猎奇的心思,竟找到那一块被洗劫过的墓地,那里有比死者还要贫穷的盗贼的足迹,还有重新被泥土覆盖着的尸体。那是一片可怕的寂灭。然而,不见这寂灭,我便安顿不了自己受惊的灵魂。

    寻找,有时竟是这样凄楚。算了吧,什么寻找,什么追求,还是继续麻木,继续无思无想地滚一身泥土。

 

17

    晕眩的年月结束了。可怕的寂灭结束了。

    监督梦境的岗哨拆除了,我又捡起彩色的梦。然而,我自焚自己的梦,自焚自己的灵魂。

    胸脯被篝火拷问着,梦与灵魂在火中冶炼。我听见梦的悲歌,我听见灵魂的悲歌。

    梦与灵魂,像忧思的红烛,一边燃烧,一边流泪,然后化作烟埃,化作飘散的记忆。

    痴呆的梦幻在颤动,卑微的思想与怯懦的期望在颤动。

不顾烧灼的痛楚,紫花似的火焰,剥开灵魂中一切最深的隐秘。我听到梦的尖叫,灵魂的尖叫。

 

18

    开始悄悄地煮自己的心.

    放下很多很多的盐,放下很多很多的苦汁。

    心在沸腾的热水里怦然跳动。翻滚,挣扎,裂变,唱着悲歌。

    严酷的洗礼。庄重的涅槃。苦辛的告别。雄伟的再生。

    煮过的心,像超越死亡的鹰鹫,又去寻找陡峭的山岭。

煮过的心,像超越盛宴的金杯,不再作豪华的点缀。它,装满我的谴责,我的忏悔,我的责任。

 

19

    煮过的心,展开了新的寻求。

    去寻找在劫波中失落的一切,失落的真,失落的善,失落的美,失落的正直与憨厚。

    在弥漫四野的烟波中,美好的一切曾经悄然离我远去。我不认识自己。

远去了,母亲的乳汁润泽过的洁白的心事;

远去了,故乡的溪水刷洗过的质朴的眼睛;

    远去了,脊梁上的山脉,血流里的天真;

    远去了,捧着露珠的手,带着青春温热的手;

    远去了,理想的纪念册,阅读的笔记本,校园的照相簿;

    远去了,夹在岁月里的赤诚的红叶,留在雪地上的踏实的脚印,锁在心坎里的刻骨的相思;

    远去了,书生的尊严与文雅,歌者的纯真与激情,农家子的勤劳与厚重;

   远去了,屈原的五月舟,荷马的七弦琴,莎士比亚的苔丝德蒙娜。

    远去了,一切都悄然离我远去。不敢忧伤,不敢同情,不敢悲愤。生命原野上一派沙漠般的干旱,因为润泽灵魂的雨水已经枯竭。桑麻之思,故园之恋,苍生之苦,全投以一副失去温情的冰霜似的眼光。

    煮过的心,唱着悲歌,去寻觅失落的一切,去呼唤远去的一切。回来吧,回来吧,煮过的心像啼血的杜鹃,像呼告的使者。

  

冥冥中的爱

   

20

    盛夏过去了。雁声阵阵,生命的初秋来了。

    秋风是成熟的风。萧萧的凉意,绵绵的暖意,都和秋风一起来了。

    带着梦幻寻找,是我的少年时代;带着歌哭寻找,是我的青年时代;带着成熟寻找,该是我的中年时代。

    欢乐过,痛苦过,哭泣过。笑声溶化了忧伤,眼泪洗净了污浊。成熟起来的心灵,拦住了生命的盲流,追逐着时代的大波,蹦跳着,吟哦着,又在那一条路上寻求。   

  

21

和朋友一起,向世界表明:我爱每一片绿叶。

世界第一次回答:你爱的许多绿叶是破碎的。

    我向世界第二次表明:我爱每一片绿叶。

世界第二次回答,每一片绿叶并不都爱你。

    我向世界第三次表明:我爱每一片绿叶。

    世界第三次回答:春天对每一片绿叶已经失望。

我向世界第四次表明,我爱每一片绿叶。

 

22

    我不相信春天的绝望,我不相信辽阔的绿原上会永远丢失太阳。

    我不相信大森林的世界全是完美的绿叶所构成。

我爱每一片绿叶,不要求绿叶给我以爱的报偿。

 

23

    爱的心灵遭遇到打击。

    纳美西斯复仇女神丢开手中的宝剑,而用文明包裹着的牙齿厮咬着爱。牙齿的尖刀在我的灵魂里飞旋。

    还爱一切吗?连咬你的牙齿也爱吗?倘若你还爱,我还要嚼碎你的心,然后像品尝橄榄,先磨出苦味,然后再磨出甜味。

无言以对。自然界固然优胜劣败,而人世间却常是优败劣胜。爱者是脆弱的,它缺乏狮子的凶心和狐狸的狡猾。她敌不过复仇女神的牙齿与宝剑,它只能默默地蒙受着奚落。

 

24

    爱的失败折磨过我,但我不相信爱的虚妄;

    爱的断裂挫折过我,但我不相信爱的荒唐;

    爱的背叛嘲弄过我,但我不相信爱的渺茫。

 

25

     我不相信,不相信亚当·斯密所说的冥冥之中的那一只手,那一只把世界排列得有条有序的手,那一只设计乾坤与设计人生的手。我不相信天上之神与地上之神,不相信在宇宙深处的某一角落里,有一个飘动着银须的全知全能的老头。

    但我相信,我相信冥冥之中有那么一颗伟大的心灵。

    那一颗使四面八方的眼泪可以汇聚成沧海的心灵;那一颗使人们都爱母亲、爱孩子,都向正义之门踏进的心灵;那一颗让人类在毕加索的和平鸽面前低首沉思的心灵;那一颗使罪犯的灵魂告别罪恶、得以复活的心灵;那一颗使所有的生灵都懂得忏悔、懂得羞耻,不会因为无知而无畏、也不会因为无耻而无畏的心灵;那一颗永远谴责着邪恶,谴责着目私,谴责着妒嫉与虚伪的心灵;那一颗牵引着万物万有向着太阳不断运转的心灵。

     我相信冥冥之中有那么一颗心灵。相信这颗心灵有一个名字,一个人们熟悉的、然而常常遗忘的名字。

 

26

    我发现这颗心的名字就叫做良知,而且发现良知正是最美丽的乐园。

    难怪波特莱尔要悄悄告诉人们,一个真正的理想中的乐园,那里的一切都丰富、纯洁、光明,它宛如一颗美丽的良心。

    我发现良知正是乐园,不是因为我得到黑色的郁金香和蓝色的大丽花,而是当良知被困扰在自己设置的囚牢时,我才感到人生丢尽快乐;而当良知获得自由时,我才领悟到安宁与幸福,领悟到人的心灵也可以像太阳那样蓄满着光明与温热。在“自由”的星系里,良知的自由便是那颗北斗星。

 

27

    被仇恨愚弄过,但我还是不善于仇恨。我还要让高深者讥我浅薄,继续去寻找爱的心灵。

    我寻找爱的心灵,而且找到许多卓越的心灵。

    找到它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这心灵的巍峨、只觉得这颗心灵流出的歌声呈现出高贵的世界,还有高贵的灵魂。

    在透明的音乐中洗涤着、升华着。踏着乐章的旋律,我和伟大的灵魂相逢。

    我感受到歌的祝福和伟大灵魂的祝福。祝福中我的人生的倦意在消失,拥抱生活的倦意在消失,灵与肉的崩溃在消失。还有,怀疑生活的理由,沉沦与绝望的理由,也在消失。

 

28   

    我敬爱卓越的心灵,然而,任何伟大的心灵和伟大的人格都像大海那样难以吸收,难以摹仿。它注定要靠自己去激发,去塑造,去历尽痛苦地自我完成。生活呵,壮丽的生活注定伴随着辛苦。生命之火呵,熊熊的燃烧注定要伴随着令人窒息的浓烟。

 

29

    寻找卓越的心灵,也寻找温柔的心灵。

    温柔的心灵,静谧的港湾.她曾负载过我年少的忧郁,连同过多的哀伤。

    所有的痛苦都在她那里得到柔化,所有的眼泪都在她那里化作轻烟。

    父亲的早逝给我内心埋下难言的隐痛,而她的声音却使我相信,隐痛就会过去,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会变迁。

    颠沛的人生让人感到迷离恍惚,而她在,又使我感到大地的真实和海洋的真实;到处都有正直的桅杆,到处都有生动的白帆。

    生活那么严峻,铁与火争斗的硝烟到处漫延,但有这颗心灵作伴,我相信世界不会缺少明丽的天空,清澄的彩虹。

    真实的寻找那么曲折,山回路转的崎岖常使我皮破血流,但有她的泪水滋润伤口,我就依然要礼赞生活,礼赞追求。

    呵,美丽的心灵,我的故乡,使我神经不会断裂的故乡,让我永远不会绝望的故乡。

 

30

    还寻找过维纳斯。维纳斯是断臂的,她并不完美。

    最初发现她的那一双远古审美的眼睛,一定如同我的眼睛,该看见一切人都是有缺陷的,包括天生丽质的女神。

    该不会去寻找至纯至赤的金子,该不会去寻找尽善尽美的完人。无限美妙的人类心坎里,回荡着互相驳难的双音。时而赞美上帝,时而审判上帝;时而讴歌自己,时而诅咒自己。昨夜的灯下,还是箫管轻扬;今晨的帐边,却是战鼓咚咚。神奇的二重变奏,使人性世界变得这样丰富,恼人又迷人。

     说“人不完善”,这才是真理。不要抛弃有缺陷的孩子,不要抛弃有过失的姐妹,不要忘记有缺陷的灵魂里,也埋藏着黄金。呵,维纳斯,因为你,我不再苛求世界,不再苛求生命。

     我也曾断裂过精神的臂膀,也曾残缺过跳动的心灵。但是遥远的维纳斯,为我展开了她的全部哲学,于是,我确信美还可以复活,一切都可以重生。呵,维纳斯,是你在我的生命年轮里,埋下了信心,比灰心还有力量的信心。

 

31

      还寻找过蒙娜丽莎。她,已伴随我走过很远的路程。

      小时候见到她,就像见到自己年青的母亲。温柔的目光,对着我熠熠生辉,白天照着我蹒跚学步的小路,夜晚照着我嗷嗷待哺的梦境。在我想象的宇宙中,她是那颗最温暖的星。

      到远方求学,老师评点着蒙娜丽莎的微笑,神秘的微笑是永恒的谜。

    没有人知道这微笑里隐匿着怎样的幽奥底蕴,我也不知道。但我喜欢这微笑——存放在我心中的永恒的蓓蕾。是这含蓄的蓓蕾,使我充满爱意,但从不沉溺于癫狂。

    到如今,我仍然不喜欢那些飘荡于太虚的仙子,而挚爱这位紧贴在墙上和我心上的女性。我不知道她胸中的宇宙何等深广,但知道那里有抹不掉的温馨的日月,淡远的芳香。

    看着她,我就确信人的高贵和尊严,自己虽然一无所有,但不该抛弃这一份价值无量的本性。

    看着她,我相信万物之灵长确实是宇宙的杰作,大地的精英,谁也没有权利把人亵渎。

  

32

    愈是寻找,愈是热爱生命。我发现我的生命与万物万有相连,与每一棵小草和每一片绿叶相连。

    所有追求太阳与追求大地的森林和草原,所有在花间寻找的蜜蜂与林间寻找的小鸟,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连夜空中的星光和银河,也是我灵魂的一角。青山绿水,碧海云空,都是我生命的伸延。

    生命无所不在。我包容着神奇的无限,无限也包容着我的灵和我的肉。

    我撕碎任何一片平常的绿叶,不打断任何一次普通的歌唱。每一片绿叶,每一首歌曲,都与我的生命相关。

 

精神之渴

  

33  

    人生的采访者和我相逢。

    你喜欢人生的快乐吗?

喜欢。

你喜欢绿蚁新酒吗?

不喜欢。

    你喜欢问柳寻花吗?

    不喜欢。

    你喜欢狂歌漫舞吗?

    不喜欢。    

    你喜欢醉卧梦乡吗?

    不喜欢。

    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灵魂的攀山越水,喜欢打开贤者与圣者封闭已久的大门——喜欢双手拥抱着高山的积雪,灵魂拥抱着大河的激流,去作危险的漫游。

     你很痛苦吗!

     是的。

     你有幸福吗?

     有的。

     你的幸福在哪儿?

     我的幸福就在痛苦中。就在痛苦的攀山越水中。像流浪的神,快乐就在拥抱风暴雪浪的漫游中。

 


34

     海滨是静谧的,散落在海滩上的贝壳和珊瑚沉睡着。但我沉睡。我不习惯比酒还要浓的寂静。万物万籁的静谧里,没有危险,但也没有壮阔的奔流。

    琥珀扇坠,翡翠戒指是高雅的,无数眼睛都在读着它的美,但我不喜欢。奢侈是人生的锁链,带着它,双肩将有过重的负累,难再从容追求。

    缥缈的名园,红颜的静女,白云黄鹤的仙境,令人神往,但我不喜欢。活在人间,唯有肩上的天职和额上的汗流,能使我睡眠安稳,少些烦忧。

 

 35

    创造了精神金字塔的托尔斯泰,为什么不安于精神庙堂里的生活?当最后一缕黄昏飘进他的生命时,为什么他还要离开妻子和家园?  

    拥有金碧辉煌的宫殿,还有美丽绝伦的宫娥,印度的王子释迦牟尼,为什么不安于豪华的生活,还要去寻找灵魂的归宿?

    声名赫赫的海明威与川端康成,光荣已经弥漫全身,名字已经布满全球,为什么还自戕而死?他们还在寻找什么乐土?

呵,人类,多么古怪的动物。是什么力量,使这些天才与英雄选择无尽的劳碌。

 

  36

    需要温饱。我已赢得生的温饱。

    但我又感到生的匮乏,心的饥渴。

    我不满足饱食前人为我留下的华宴。我的胸膛常有战鼓擂响。我崇拜生命的活力,哪怕是原始的生命与原始的活力。我渴望着突破,创造,发展。渴望着精神世界的不安、动荡、拼杀,云蒸霞蔚,流光溢彩。我常经历着精神的虚空与孤寂,也常经历着虚空的瓦解与孤寂的坍塌。

    我在实与虚、圆满与破裂的转换中,赢得了生的富足、活泼与壮观。

 

37

    精神之海。袒露着伟大胸襟的海,隐匿着无数玄奥的海。命名为荷马与但丁的海,命名为莎士比亚与托尔斯泰的海,命名为马克思与鲁迅的海,浸润万物、浸润原野、浸润我的心胸与我的大地的海,使我销魂夺魄、置身于美不胜收的境界之中的海。

    我是幸运的。因为我已经和大海连在一起,我的有限的生命之帆已拥抱着无限的洪波。我愿意在大海里永恒地浮沉,愿把缠身的黄金与白银全部抛入海底,然后自由地驾驶这些长扬不衰的惊涛骇浪,去寻找深渊中不可抹煞和不可穷尽的世界。

    我让这些大海的巨浪越过我心灵的堤岸,涤荡我的内在宇宙。

    我是大海之子,难以驯服的弄潮儿,我以海为家,以海为生,以海为乐。

我天天读着沧海,呵,读不尽的沧海,读不尽的渊深,读不尽的浩淼。我都是海的永远读者,善于怀疑但不善于背叛的读者。

 

38

    海拯救过我。当一切都抛弃我、远离我的时候,陪伴我寻找的仍然有天外的星辰,窗外的草叶和屋内满架的书籍——我的海洋。

    坠入灾难,没有一次不是书本把我从困境中唤醒。由于它,我驳斥了绝望的理由。由于它,我说服了生命之火重新燃烧,然后对着寂寞进行扫荡。由于它,我重新扛起担子,又去寻找。不再忧郁,不再献给魔鬼渴求的礼品:我的沉沦,我的精神废墟。

   

39

    我爱海,海也爱我。我给大海一分情意,大海给我十分厚爱。

    此刻,我的生命之舟,正在穿越深广的精神之海。呵,美不胜收的但丁海岬,目不暇接的莎士比亚海湾;呵,李白的豪放之波,杜甫的沉郁之波,雨果的浪漫之波,卡夫卡的绝望之波,爱因斯坦的雄奇之波。朋友,你见到我的穿越吗?你见到我的航行了吗?

 

40

    为什么喜欢永恒的《奥德赛》?

    十年漫游,十年寻找。俄底修斯,仅仅寻找美丽的妻子吗?

古希腊的英雄史诗为什么永远不会丧失它的魅力?请听大地的声音,那是俄底修斯的声音,那是回归故乡、回归童年、回归质朴的足音。

创世纪的故事有几分真实?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人类祖先,就是因为不停地寻找,才找到火,找到青铜,找到铁,找到遮羞的衣冠和装扮着文明的金子。《奥德赛》的故事有几分真实?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人类的英雄找到回归之路,才有最后的凯旋。

 

41

   为什么喜欢浮士德?

   和魔鬼打赌,带着永不满足的书卷气寻找。

   对于浮士德,魔鬼梅菲斯特也许比美人玛甘泪更加重要。

 魔鬼,人类征程中的伙伴。魔鬼的打赌,逼迫双脚不断奔走,魔鬼的挑战,激发生命常常汹涌洪流。

    魔鬼等着你去决斗,你还贪恋花香酒色吗?还苟安、偷懒、停留吗?

    呵,人的自觉,魔的监督。人生,正是如此奇妙的组合。

    我不恨魔鬼,不恨魔鬼的叫阵和决斗的通知,我知道魔鬼的战场如同赌场。但我还是要和他们打赌和决斗;如果我会在他们的打击中灰心和沉沦,我情愿让他们分尝我的灵和我的肉,情愿让我的失败加浓加香他们庆功的美酒。

我爱魔鬼,我喜欢人生路上必要的邪恶:阴冷的磨牙,可为我敲响警钟;疯狂的诽谤,可使我不知疲倦;无休止的喧嚣,又使我不会在渺小的光荣里满足。呵,魔鬼,我的可憎与可爱的伙伴,丑恶而固执的动力。

 

42

    为什么常常揶揄神圣的古训,为什么常常奚落先哲的亡灵?

    孔孟庄周,阴阳五行,哪一家鼓动过我寻找?哪一“子”支持过我的求索?教诲我们入世的,告诫我不要跨越礼教的雷池;教诲我出世的,劝我退缩于死水般的内心。如山的经典,如海的注疏,教我苟安,教我认命,教我圆滑,教我止步,教我丢下活人的追求。

    但我不负今生今世。千年旧账,休想再埋葬我觉醒的魂魄。

    说什么“非礼勿视”,非礼的星空,为什么不让我仰望?非礼的大海,为什么不让我浮游?非礼的《红楼梦》,为什么不让我猜想?非礼的维纳斯,为什么不允许我追求?

说什么“贵生”,好让我去苟且偷安,像阳光下的猪那样满足。可我不是肉人,早已拒绝活在“猪的城邦”。

说什么“心斋”,好让我爱憎全死,哀乐不入,情感像老朽的古木和僵冷的墓穴。可我不是死人,我的人生连着天下的爱憎,苍生的烦忧。

   

43

生活在《三国》与《水浒》的故乡,常常遇见刘备、曹操、李逵、武松等鬼魂。《三国》的气息与《水浒》的气息像浓雾在我身边浮游。

在寻找中拂去这些浓雾,像拂去满身的腥膻。因为我的寻找,需要天真,不需要心术;需要智慧,不需要权谋;需要山脚下与大河旁的磋磨,不需要桃园结义这种古老的枷锁。

  


 44

    感谢世世代代的寻找者。

    感谢在苦涩的小井和在甜蜜的泉边饮过故乡水的祖先,你们为我留下这么多成功与失败的脚印,希望与绝望的记录。

    感谢你们在毒蛇盘踞的荆丛草莽中留下的路标,在礁石藏伏的急流险滩中留下的灯塔。

    感谢你们在本没有路的荒野中踏出了路,在本没有阶梯的高崖上踏出了阶梯。

    感谢你们在残存的古战场上留下了烧焦的战甲,在幽暗的岩洞里留下淡淡的血痕,在苍凉的大漠中留下未被黄沙吞没的遗骨,在风萧水寒的大河旁留下未被岁月卷走的记忆。还有坟中的杯盏,墓中的弓箭,书中的告诫,纸上的遗言,竹简上的哲理,钟鼎上铸着的诗篇。一切,都积淀在我的身上,一切都化作我寻找的抱负,追求的执著。

  

 45

    那些在草丛里站立了很久的路标,那些带着血痕的孤独的箭头,是规劝我在那里停步吗?是暗示我在那里安营扎寨饮茶品酒吗?

    不,前人留下的符号,全是未完成的提示,全是未终结的渴望。饥渴,渴望才把浑圆的石头磨成了遥指前方的箭头。

    箭头上凝聚着的也许是十代人的憧憬,也许是百代人的呼唤。

该如何奉献我的敬意,唯有往前寻求。脚步往前推进,走进金碧辉煌的城廓,还是落入渺无人烟的荒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新的大道上,留下新的向往,新的箭头。

 


46

    我害怕黑洞。

    遥深的黑洞,布满着不会闪光的物质。

    那是死亡的本体。那是巨大的深渊。

    它能吞咽宇宙中的一切天光。无数奔驰的光流都填不满它那庞大的胃,都被它化作一片黑暗。

    我在寻找中发现过黑洞,在黑暗中颤抖过惊慌。

    我发现我採集的一切都向那里奔驰,所有汹涌的灵感都朝那里倾注,全部都被它所吞没、所埋葬。

    我为此焦虑,烦躁,愤怒。但我不知道黑洞是什么。

    也许是母亲留给我的驯良,也许是老师为我讲解的概念,也许是圣贤们嵌入我心灵的古训,也许是那些烙在我灵魂里的模式。

 

    呵,可怕的深黑色的洞穴,竟要汲取我思想的全部清新和全部活泼。

我必须超越黑洞。必须寻找着超越黑洞的路。必须与黑洞争夺我自己。我身在黑洞中已经很久了,但不自知。

 

47

    我彷佛见到黑洞中的幽灵,黑洞中的眼睛、手和头颅。

    我彷佛见到古老的鬼魂在那里汇聚,舞着菖蒲的剑叶,显示着刻在竹板上的黑字。字面上闪着如豆的光芒。鬼魂在那里陶醉。

    我向黑洞举起了火焰。然而,火焰被吞没,化作一道黑烟。

    我在黑烟中做着死之梦。然而死之梦告诉我,黑洞是可以战胜的。

    我又直面黑洞。在与它的抗争中,强化我的身躯与骨骼。我已学会在火光的烛照下生活。我的心光、胆光与灵魂之光,已在寻找中独立地翔舞,我已听见黑洞里的幽灵和怨鬼发出的叹息。

 

 

123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