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读沧海-读沧海-散文诗-散文与散文诗-再复迷网
读沧海
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与散文诗 >  散文诗 >  读沧海
又读沧海作者:刘再复 阅读次数:
 

 

又读沧海

 

 

    1

    又是迷人的夏天,又是北方的海岸。又是无边的神秘,又是无底的深渊。又是望不尽的蓝幽幽,又是读不完的白茫茫。

    圆月缺了,缺月圆了。已读破了许多圆月,已读圆了许多缺月。

    全都写在碧波之上,愤怒与惆怅的文字,思念与告别的文字,绝望与希望的文字;全都写在浪花之上,欢乐与悲凉的乐章,战斗与寂寞的乐章,谴责与忏悔的乐章。

    大自然的史诗,千姿万态。透明与混浊的交替,墨黑与柔蓝的转换,放歌与低诉的和谐,全部聚汇在你巨大的生命之上。

    是谁赋予你这史诗般的生命呢?大海。

    在遥深的底层,在邈远的上空,有谁调动着你,主宰着你,规范着你呢?在缥缈的天涯一角里,真的有一位满头银须的洞察一切的神灵吗?在宇宙的无尽顶端,在万物万有生死转移的冥冥之中,你是否和一颗全知全能的心灵相连呢?

   

2

我翻阅你的每一页,每一行,细读你字行间那些蓝色的深渊与白色的神秘,但我从未读过上帝与魔鬼留下的踪迹。

    我只读到你自己,只读到那深黑色的海心和紫绛色的海魂,那热烈的血与冷峻的血,那主宰着你自己也主宰一切的强大的汹涌与澎湃。

    云间已撒下无数次的风雨雷霆,但你照样展示你的万丈波澜,海底已爆发过无数次的火山熔岩,而你依旧是从容不迫,辽阔无边。你随时可歌,随时可舞,随时可沉默,随时可爆发。刚刚还是圆月下的沉默,沉默得像安祥的、熟睡的母亲,瞬息间又是沉默中的爆发,爆发得像狂醉的、疯癫的酒神。然而,几个时辰过去,又是一派玛瑙似的透明,一脉绸缎似的蔚蓝。大海,你愤怒时如此长啸,悲伤时又如此动情。你的高歌与呜咽,你的纯情与傲眼,你的豪放与婉约,全都使我壮怀激烈,也使我头颅低垂。

    没有一种力量能剥夺你的雄浑与豪强,所有想剥夺你的,都被你所剥夺,所有想吞没你的,都被你所吞没。浪尖上、波峯上、礁石上、沙滩上,全记载着,记载着你的浩浩荡荡的灵魂和不可征服的尊严。

  

3

    大海,我心爱的大书卷。我已读破你的经籍般的深渊,史诗般的广袤,而你的蓝色的目光,是否也穿越我的躯壳,读着我呢?——读着我的身内的大海,那些日夜动荡着的激流,朝夕变幻着的文字,那些已展示和未展示的篇章,带着海的咸味与海的苦味的波澜。

    唯有你,变幻无穷的海,可以和人类身内的宇宙相比,唯有你,酷似我心中的世界。一部没有逻辑的诗。一部充满偶然、充满荒谬、充满圣洁的小说。一部在狂暴与温顺、喧哗与缄默、放荡与严肃中不断摆动的戏剧。一部让岸边聪颖的思索与狡黠的思索永远思索不尽、烦恼不尽的故事。

    你读到我的海了吗?你读到这些激荡着的诗文和跳跃着的故事了吗?你读到我的轻漾的暖流和耸立的怒涛了吗?你读到我的紫色的沉思与白色的爆发了吗?请你也如我一样多情,请你常常徘徊在我的岸边,我的沙滩,我的岩角。在我的海里,有温柔的水草,也有刚毅的礁石。还有很美的海村和很美的海市,海村里有太阳的明艳和镰月的朦胧,海市里有浅白的天街和深绿的灯火。还有许多飘动的海旗,海树,和疾翔的海鸥,这一切,这一切都是我灵魂的家园,都是我的深藏着的文字和深藏着的生活。

  

 4

    大海,我曾多次地走到你面前。我见到了你,但你未必见到我。我不倦地阅读你的浪涛,但你未必发现我的烟波。

    我不怪你,我的壮丽而浑厚的朋友。

    因为我的海,曾是冻僵的海,曾是干涸的海,曾是垂死的海。

    因为我的海,曾是沙漠,被横扫一切的风暴席卷过的沙漠。没有花草,没有森林,没有飞翔的大雁,没有旋转的泉流,只有被风沙打击得非常模糊的、凄凉的脚印。

    因为我的海,曾是旱湖,被九个太阳晒干了柔蓝的旱湖。失落了碧波,失落了浪花,失落了喧嚣与骚动,失落了海燕与风帆,只留下沉入海底的恐龙的化石和其它古生物的残骸。

    因为我的海,曾是废墟,被荒诞的火焰烧焦了生命的废墟。没有生机,没有活泼,没有潮汐与春秋,只有断垣、颓壁与荒丘。这海,连我自己也不认识的海,连我自己也不愿意阅读的乏味的书籍,吸引不了你的蔚蓝色的眼睛,我不怪你。

 

5

    死过的海复活了。沉睡过的海醒了。僵冷的大书舒展了新的一页。

    我已重生。我已重新拥有我的大海,拥有海的脉搏,海的呼吸,海的温柔与粗暴,海的愤怒与忧伤,海的妩媚与豪强。

    我已重新获得我的海魂,洋溢着尊严、力量和美的海魂,拥有奔驰自由与翻卷自由的海魂。一切一切,都已打下海魂的烙印。黑暗,是崇深的黑暗;光明,是坚韧的光明;忧伤,是高贵的忧伤,奋发,是雄伟的奋发。

    大海,你感受到我悲喜交加的复活了吗?你感受到我那丢失的海魂已艰难地回归到我的蓝土地和蓝家园了吗?你感受到我身内的书籍已删去陈腐的语言与陈腐的逻辑了吗?你感受到岸边新月似的眼睛和投射到你身上的新曙般的光芒了吗?

    今夜,我带着复活了的眼睛,在星辉抚摸的海堤上,重新阅读沧海,重新阅读你的壮阔与神秘,我将有许多新的领悟。我将用我被风暴打击得更加实在的灵魂,去消化你这伟大书籍的艰深,我将用我在痛苦的寻找中变得冷峻的目光,穿越你的浓雾与阴影,进入你更深邃的底层。我相信我的海和你一样,有强大的、翻卷着激浪的胃,能消化掉坚固的苦难和坚韧的精华,重新赢得健康,重新赢得高傲,重新赢得浩瀚。

    我不再彷徨,只要你在我眼前,我就不会虚空,就有望不尽的蓝幽幽,读不完的白茫茫……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