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中国,感悟我的人间》前言、跋-《感悟中国,感悟我的人间》-演讲·访谈·对话-再复迷网
《感悟中国,感悟我的人间》
《感悟中国,感悟我的人间》前言、跋 阅读次数:
 

内容简介

 

刘再复作为文学家,既从事文学研究,又从事文学创作;作为思想者,既关怀社会民瘼,又关怀人文取向。出国后二十年来,他游历几十个国家,到过欧美亚数十所大学演讲,眼界更加开阔,演讲内容十分广泛,但都表现出思想的明晰深邃和对文学的真知灼见。本书所选,虽是其演讲的一小部分,但也可以看到作者对文学、文化、世界、人生的精彩见解,以及他的返回古典、告别斗争哲学、以双向思维代替单向思维、以渐进情怀代替激进情怀等新鲜的大思路。作者曾说,他在海外的一切讲述,都是自身心灵的需求,本集中的演讲录,作者虽纵论古今中外,但都可以看到讲述主体本身的襟怀与格调,尤其是可以感受到讲述者扬弃“教授相”、“权威相”,而以听者平等交流心灵的率真演讲风格。

 

 

 

编者前言

 

今年七月间,人民日报出版社编辑陈志明先生通过“再复迷”网站向刘再复先生约稿,希望能出再复先生作品系列,第一步先推出“访谈录”和“演讲集”。我把这一信息传达给刘再复先生。他很感谢出版社,但又觉得困难,因为他正在埋头写作《双典批判——对〈水浒传〉与〈三国演义〉的文化批判》和校阅《李泽厚美学概论》(2006年在台湾东海大学的讲座),无法分心于其他。我虽不忍打破他的“面壁”沉浸状态,但又觉得放弃这一“工程”有点可惜(我曾执教机电工程专业,喜欢用“工程”一词),便提出一个建议,说“我们可讨论出一些篇目,然后在‘再复迷’网站数据库中下载有关文稿,先建构出两部集子的框架,最后再由您调整审稿。”再复先生欣然同意我的建议,并让我作为两书的编者,开始工作,先拟出两部书稿的目录。

一旦着手,才发觉这项工作并非易事。刘再复先生在八十年代于文学评论界就“独领风骚”,访谈次数不下三十次,仅《人民日报》社的李辉先生就作过两次访问,一次是在八八年刘再复先生作为第一个被特别邀请的中国学者、作家参加了瑞典贝尔奖颁奖仪式归来之后;(访谈录发表于《人民日报》上)一次是一九八九年初刘再复先生即将赴美国五所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芝加哥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圣地亚哥大学)之前。后者题为“个人、文学、当代中国的答问”(发表于《当代作家评论》1989年第2期篇幅长达二、三万字)。出国后二十年中,他周游列国(到过三十个国家),于欧、美、亚三大洲中的三、四十所大学访问演讲过,有些访谈与演讲已见诸于报刊,有的被他自己整理成论文,有的则只进了录音带而未落实于文字。总之是论题数以百计,内容极为丰富,实在难以全面把握。面对这一困难,幸而见到二〇〇七年香港明报出版社编辑的“海外访谈录”:《思想者十八题》。这部453页的书,收录了刘再复先生在美国、法国、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台湾等处的一些访谈,给我提供了重要线索。但是,这一方面给我方便,一方面又给我困难,因为我不能照搬此书,只能另找新篇。再复先生也说,《思想者十八题》已交福建教育出版社周青丰、董曦阳先生出版,最好不要重复,只能在不得已时移植若干篇。就在这样的前提与条件下,经过一番搜索,我拟定了两书入选篇目,然后传递给刘再复先生审定,他最后做了些“微调”,并给书分别命了名,访谈录为“感悟中国,感悟我的人间”;演讲录为“回归古典,回归我的六经”。

通过这项工作,我阅读了刘再复先生在海外大量访谈录、演讲录(有许多因各种原因特别是篇幅限制的原因未能收入集子之中),真感到刘再复先生海外的二十年里生命充满活力,思想充满活力,语言充满活力。他多次引用美国大散文家爱默生的一句话:唯一有价值的是拥有活力的灵魂。刘再复先生追求和努力实现的也是充满活力的精神创造价值。我在阅读中享受到他从海外扑面而来的活泼的思想,广阔的学识,充分个人化的声音。我自己一辈子从事科学技术工作,沉埋于“工具理性”之中,这几年通过对刘再复先生的阅读(此次又作访谈的专项阅读),真受了“价值理性”的洗礼,即向真向善向美的诗意思索的洗礼。

 

叶鸿基     

  〇〇九年八月二十日

于福建泉州 

 

 

 

 

编后记

 

此书编辑于去年八月。人民日报出版社经过一年的认真审阅、编辑、排版,决定将于今年秋季出版。乘两书未问世,我提出将刘再复先生在今年上半年于香港、台湾、大陆所作的最新演讲、访谈收入书中。此议得到陈志明先生的大力支持。由于增补了二年的新作,两书也更丰富了。

                               叶鸿基     

                              八月

                                    于福建泉州  

 

 

 

 

作者自跋

 

人民日报出版社通过网站向我约稿。我委托网站的负责人叶鸿基先生先行编好初步目录后,又收到责任编辑陈志明先生的信函,虽在遥远的海外,我仍然感受到出版社编辑部的诚恳与热情。二十年前,我就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几十篇论说和散文诗,也接受过多次采访,现在与出版社重逢,并不感到唐突。

接到约稿的信息时,我正在阅读《李泽厚美学概论》的清样(北京三联),还有另一部打印稿(《双典批判》)也正等着我补充润色,实在无暇再顾及其他,因此只好请叶鸿基先生帮助。没想到他对我的论著言说如此了如指掌,所有入选编篇目,他立即可以在数据库中找到,并编辑到恰当的位置之中。让我这个电脑网络的局外人惊叹不已。刚才读了他编好的“访谈录”和“演讲录”初稿,除了调整若干篇章之外,别无意见。只是想与读者说,这两书访谈所触及的思想,可视为我的一些论著的导言,如果想深一步了解,还得阅读我的原著。

我的海外生活,一面是在东西方穿梭,一面则是在“静”与“动”之间交替。在落基山下,我自己构筑了一个象牙之塔,把社会关系简化到只剩下几个朋友,与自然的关系几乎大于与社会的关系,屋后草地上的主要客人是松鼠和小鹿。但是,为了谋生,又必须到处讲学,奔走于东西方的众多学院之间。一旦出门,除了讲课被学生所包围之外,总是摆脱不了媒体的关注,也无法拒绝一些真诚而有深度的访谈。这样二十年积累下来,竟也呈现自己思想的一角。现在能让这些思虑与国内喜爱人文的朋友交流,自然是高兴的。因此,我要衷心感谢人民日报出版社的陈志明先生和其他朋友的推动,感谢叶鸿基先生为此所做的一切辛勤的工作,还要感谢在时空的差异中仍然关心我、采访我的记者江迅、江素蕙、马国川、郑怀宇、吴婷、朱爱君等朋友。

                                              刘再复       

〇〇九年八月十一日

美国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