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研究的本质和精华解剖法的生机-《文学的反思》-文学理论与批评-再复迷网
《文学的反思》
鲁迅研究的本质和精华解剖法的生机 阅读次数:

鲁迅研究的本质和精华解剖法的生机

 

鲁迅研究从鲁迅生前开始,至今已有半个多世纪了。近年来,有些同志还在着手著写鲁迅研究学术史,这说明鲁迅研究已经有了丰富的积累,并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了。由于这种情况,很容易使人感到鲁迅研究要继续前进的艰难。但是,去年纪念鲁迅诞辰一百周年所出现的许多论文与著作,却说明鲁迅研究仍然是生机勃勃的,在学术上是有自己的未来的。

有的朋友劝我,你已写了不少探讨鲁迅的文字,不要一辈子陪着鲁迅。友人的劝告是善意的。我一方面听取他们的意见,在鲁迅之外的领域也努力学习、追求、探索,扩大眼界,而另一方面,我又要固执地坚持一辈子研究鲁迅。因为对于鲁迅研究的本质的认识,我与这位朋友不太相同。

这位朋友似乎还是把鲁迅研究的本质看成是一般的作家研究和思想家研究,即把握研究对象的生平、思想、作品以及估量他在文学史上及思想史上的地位。但我觉得,鲁迅研究既是作家、思想家的研究,同时又大于这种意义的研究。鲁迅是我们民族的伟大代表,又是一个时代的伟大代表。他的遗产是我们民族最优秀的精华,又是时代精神最集中的反映。鲁迅事实上是我们民族的优秀精神和时代的先进精神的大集合体。这个精神实体,包括着深广的文学内涵,思想内涵、哲学内涵、历史内涵和社会心理内涵。也就是说,鲁迅已是一面时代的镜子,民族的镜子。鲁迅研究,除了把握鲁迅本身的价值之外,就是通过这一面镜子,更深地认识中华民族这个整体,包括它的历史面貌(特别是近代中国的时代面貌),历史变迁,社会结构,社会心理,文化传统,艺术命运等等。更概括地说,就是通过研究鲁迅而研究中国,透视中国历史、社会及其文化的总面貌,这就是鲁迅研究的真正本质。因此,正如研究中国是无穷尽的一样,鲁迅研究也是无穷尽的。

  鲁迅研究的本质,与希腊研究荷马,意大利研究但丁,英国研究莎士比亚,德国研究歌德,俄国研究托尔斯泰,法国研究巴尔扎克的本质大体相同,就是通过个别的、但带有典范性的民族精华和时代代表的解剖与研究,把握这个研究对象所处的祖国、时代、社会,文化等的整体面貌与特点。因此,上述国外诸文豪的研究时间虽已大大地超过鲁迅,但研究工作仍然是没有止境的。

    基于对鲁迅研究本质的这种认识,鲁迅研究的方法从总体上说,可概括为“精华解剖研究法”。因为鲁迅研究的方法正是通过对我们民族思想文化的精华进行解剖,从而进入中国社会历史的解剖,中国文化传统的解剖。

    目前在我国出现的《红楼梦》研究与鲁迅研究,所以会成为独立的学科,当代的两大显学,实际上就是因为它们都是我们的民族文化中当之无愧的精华——具有时代镜子意义与民族镜子意义的精华。鲁迅研究与《红楼梦》研究盼前途,就在于通过有限对象的解剖,使人们进一步认识中国民族思想文化以及社会现实的无限广阔内容。因此,从事这两个领域的研究的同志都不会感到悲观,深信这种研究将会长远地保持它的生机。

    当然,要保持这种生机,除了研究对象(鲁迅)本身提供给我们的客观基础之外,还有待于从事这项研究工作的同志充分地把鲁迅研究的本质和鲁迅研究的个性表现出来,并把这种研究推向更高的境界。

   如果我们回顾一下鲁迅研究的历史大略,就会发现我们的研究方法已经走过两个阶段,也可以说已经告别了第一种境界,而进入第二种境界。

    第一阶段,可以说是初步的总体解剖。这个阶段的时间大体上是解放前与解放初期。这个时期的鲁迅研究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它的研究主要趋向,是努力把握鲁迅思想发展的逻辑,他的思想整体及各个侧面的基本面貌,他的基本成就,他的作品的基本价值。这种初步的综合解剖,以瞿秋白同志的《鲁迅杂感选集序言》为代表,它为鲁迅研究奠定了马克思主义基础。第二个阶段,大体是经过解放初期的过渡之后,在六十年代前半期及近年来所表现出来的特点。这个阶段,虽然也进行总体综合研究,但就研究的重心和基本前进方面来看,已是一种分科解剖了(或称分类解剖)。就鲁迅思想来说,从事研究工作的同志已分别就鲁迅的哲学观,文学观、社会观、历史观、教育观,鲁迅与外国文学的联结等范围,分门别类地进行更细微、更深入、更系统的解剖。这是鲁迅研究的深化。这种深化在近几年来表现得尤为明显。这种分科解剖将还要持续一个时期。但是可以预料,侧重于分科解剖的阶段还会进入侧重于综合解剖,也可以说是再度综合解剖,从而进入新的境界。再度的整体解剖,是在各分科研究的基础上,从总体上再度把握鲁迅的本质,把握中国历史、社会发展的逻辑和中华民族的思想文化、性格、心理等等。而在这个阶段,鲁迅研究的真正本质将表现得更充分,鲁迅研究也将表现出它的更高的意义。

    近年来分类解剖的深入,从方法上看,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把解剖对象放在历史环境中,历史地、发展地加以考察,自觉地用比较方法充实精华解剖法。二是借重于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其他学科知识,即哲学、美学、伦理学、心理学等,透视对象,从而在原来的基本材料中提出新的见解,发现新的价值,识前人所未识。

    关于前者,已有不少文章,如把鲁迅与瞿秋白、茅盾、胡适、周作人,甚至与果戈理、塞万提斯等比较。这种比较,可以在事物的互相联结中去深化对事物本质的认识,从而给鲁迅研究带来新的生气。但这种比较,也有危险,因为比较时往往舍弃某些部分,择取某种片面内容加以比较。如果离开了历史,净化了时代内容,忘记了发展的眼光,而用形而上学的孤立的方法,就会陷入谬误。

    至于后者,随着我国学术的发展,各学科研究水平的提高,理论上的不断创新,鲁迅研究也必然会有新的提高。从事鲁迅研究的同志在鲁迅之外的理论和学科知识方面所下的功夫愈深,鲁迅研究的水平也将愈高。最近,有些同志在教育领域里提倡学科综合化和通才教育,主张建立跨学科的专业和科研组织,培养学生从全面和整体上思考问题,以综合性的平面思考代替专科研究的“垂直思考”。还主张开设交叉学科的课程,允许学生跨系、跨校选修课程,甚至在必要时可以同意中途转系、转校,研究生毕业后,一般不能在本校,避免“五代同堂”、“近亲繁殖”,以利于学术交流。这些主张的中心就是扩大研究人员的知识面,培养研究人员的整体思考能力,避免垂直式的思考。我们暂不去探讨这种主张是否合理,但这种主张的精神,却可以使鲁迅研究在方法论上得到启发。近年来鲁迅研究的生机,在很大的程度上正是摆脱了原来的“垂直思考”,而在多方面的学科知识的支持下,对鲁迅进行全面思考,因此,研究工作也就前进了一大步。    以上是我对鲁迅研究的本质和方法论的一些思考,都是初步的,随想式的,我确实只把它作为引玉之砖。

  一九八二年十月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