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与刘再复对谈《红楼梦》-第3页-《2019年》-各年份文本-文本-再复迷网
《2019年》
您的位置:首页 >  文本 >  各年份文本 >  《2019年》
白先勇与刘再复对谈《红楼梦》 阅读次数:


 

(三)刘再复和白先勇的阅读区别:

 

刘再复:最后我讲一下与白先勇的区别:我和白先生有共同点,也有相异点。从大的方面说,我们的异,在于:文本与文心,文学与哲学,微观与宏观。

以阅读方式而言,我和白先勇的区别在于,白先勇所讲述的一切,均以阅读文本为基本点。而我则是“文心感悟”。如果说,先勇兄是“文本雕龙”,我则是“文心雕龙”。无论重“文本”或重“文心”,当然都以“人”为依据。但“文本细读”侧重于文学欣赏,而“文心感悟”侧重于哲学把握。前者更微观,后者更宏观。我一再说,文学少不了三大要素,即心灵,想象力和审美形式。先勇兄更重于审美形式,我更重于心灵。因为我侧重于“文心”,所以我多年阅读、写作《红楼梦》心得,便是侧重于文心的发现。首先我发现《红楼梦》全书的核心,如同太阳系中的太阳,是主人公贾宝玉的心灵。

我阅读《红楼梦》曾有一次类似王阳明“龙场彻悟”,这便是发现宝玉的心灵价值无量!这颗心灵美好无量!正与曹操相反(曹操为“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宝玉想的是我应当如何如何对待他人,而不是他人如何知何对待我。父亲冤枉他,把他打得半死,他没有一句怨言,照样尊重敬爱父亲,尽子弟之义。路过书房记得下马鞠躬。这使我联想起对待祖国,也应如同贾宝玉对待父亲。父亲冤枉他,那是父亲的问题,而我如何对待父亲,那是我的责任,我的人格(做人准则)。   

这颗“心”是《红楼梦》的主旨,《红楼梦》的“核心”,所谓明心见性,读《红楼梦》最主要的是明这颗心。这颗心是童心,是佛心,是赤子之心,是菩萨之心,是释迦牟尼之心,是基督之心。这颗心是人类文学史上最纯粹、最美丽、最了不起的心灵,也是最伟大的心灵。

二〇〇〇年我在香港城市大学备课时,感悟到《红楼梦》的文心,即宝玉之心,兴奋得彻底不眠,如阮籍所云:“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孤鸿号外野,翔乌鸣北林。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这种文心感悟不仅使我更理解《红楼梦》的伟大,而且影响了我的人生,我的基本抉择,即影响我如何“做人”。贾宝玉的心灵,我概说了八个“无”:无敌,无争(不争名声),无私,无我(处处想别人),无猜(没有假人),无恨,无惧,无别。

(1)无敌:他没有敌人,没有仇人,从不攻击他人,贬低他人,伤害他人。他尊重每一个人,连贾环、薛蟠也尊重。薛姨妈认定自已的儿子薛蟠是“废人”,薛蟠也确实屡屡犯罪,但宝玉仍然认他为友,口口声声称他为“薛大哥”。

(2)“无争”:中国文化的不争之德,宝玉呈现得最为彻底。他不争权力,不争财富,不争功名,不争贾府的“接班人”,只当“富贵闲人”。“闲”为“无事于心,无心于事”。争名逐利是世俗人普遍的弱点,但他没有。办诗社,他很积极,但不计较名次,他嫂嫂当诗裁判,判定他(怡红公子)为最后一名(压尾)他不仅没意见,还拍手称赞嫂子评得好。名字放在众女子之后,他也心甘情愿。他写诗没有任何功利目的,真为写诗而写诗。写了诗就高兴,就快乐。

在学校里,薛蟠等争风吃醋,他从不沾此恶习。他本可以当“接班人”而荣华富贵,但他不属于争夺这种荣耀,宁可孤独,寂寞。

(3)无猜:在他心目中,不仅没有敌人,没有坏人,也没有假人,无论什么人哄他,编故事骗他,他都相信,世界上还有人会说谎话,他没想到。刘姥姥胡诌一个乡村漂亮姑娘被冻死的故事,他信以为真,第二天就去庙里寻找。袭人为了教训他,哄他说哥哥嫂嫂要她回家,他也立即相信,并答应袭人提出不走条件。

 (4)无恨:宝玉没有世俗人的生命技能,例如仇恨、嫉妒、报复、算计等。赵姨妈母子(贾环)要加害他,贾环甚至把油火推向他的眼睛,想烧毁他的双眼。结果没毁掉眼睛,但烧伤了脸,王夫人为此非常生气,要向贾母告状,但贾宝玉立即阻止母亲,说这是自已烧伤的。一个企图烧毁自已眼睛的人都可以原谅,那还有什么人不可原谅,不可宽恕呢?

宝玉之所以没有世俗人的这些生命机能,乃是因为他“无私,无我”。

他心中没有自已,只有他人。他处处着想的是他人,而不是自已。他被父亲毒打之后,玉钏端着汤给他喝,不小心把汤泼了,此时,宝玉关心的是玉钏的手是否被汤烫伤,而自已被烫了反而不在意。下雨了,他在雨中被淋,却关心那些雨中人,所以被老嬷嬷嘲笑说他是呆子傻子。他的呆傻,就是不懂得为自已着想,不懂得为自已捞取利益。

宝玉因为他无敌、无争、无猜、无私、无我,所以“心实”,这又形成他的“无惧”性格。他什么都不怕,什么都很坦然。黛玉死后,传说潇湘馆闹鬼,王熙凤吓得魂飞魄散,但宝玉一点也不怕,而且想去看看潇湘馆。人们都说他“胆大”,唯有史湘云说他是“心实”。心无任何里碍,不怕鬼怪敲门。这是“无惧”。

 (5)无别:最后我还要讲一下贾宝玉心灵乃是佛心,佛心最重要的特征,是无分别心。他是贵族子弟,但平等待人,无贵贱之别,无上下之别,无尊卑之别。人们把晴雯等视为“下人”,但在宝玉心中,没有“下人”这种概念,也没有“丫环”、“奴婢”、“奴隶”等概念,晴雯就是晴雯,鸳鸯就是鸳鸯,他看薛宝钗、史湘云等贵族小姐,和看丫环、奴婢并无差别。所以祭奠晴雯的《芙蓉女儿诛》,才把晴雯这个丫环当作天使来歌颂,称赞她:“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境界之高,无与伦比。贾宝玉不知现象学,却天然地、自发地使用现象学,悬搁世俗世界的多种说法,直接拥抱对象,认识晴雯,真了不起。

宝玉之心,是人类文学所塑造的心灵中最纯粹、最完美的心灵,这颗心灵光芒万丈,如同太阳,这颗心灵价值无量,如同沧海。我的龙场彻悟,仅是感悟到这颗心灵的无量、无价内涵。我曾把这颗心比作创世纪第一个早晨的露珠。晶莹剔透,未被世俗尘埃污染。

感悟贾宝玉的心灵内涵,这是我的文心悟证第一点。

第二点我与白先勇先生的区别是他重视对23回的解说并发现了《西厢记》、《牡丹亭》、《红楼梦》乃是中国浪漫文学三大高峰,一峰比一峰高,三者构成中国一大脉中国文学史。此回他不仅发现了文本而且发现文学史不可遗漏汤显祖。受白先勇影响,我带到月球上的书单将改为:①《诗经》,②屈原,③陶渊明,④李白,⑤杜甫,⑥苏东坡,⑦汤显祖,⑧《西游记》,⑨《金瓶梅》,⑩《红楼梦》。

与白先勇不同,我重在22回。那是哲学回。我在此回中发现了庄子,发现“无立足境,是方干净”的重大哲学意义。这八个字,把庄子与列子都分别写出来了,也把“有待”境界与“无待”境界的重大区别分清楚了。这也包含了林黛玉与贾宝玉的区别。宝玉以“是立足境”为至高点,其实,这还是有依赖、有依附的境界,即列子的境界。庄子在《逍遥游》中针对列子而提出“无待”境界,这就是林黛玉捕捉到的“无立足境,是方干净”的至高境界。宝玉修的是爱的法门,所以泛爱,博爱,兼爱。而黛玉修的是智慧的法门,在智能层面上,黛玉是引导宝玉前行的女神,她不仅诗写得比宝玉好,禅悟也比宝玉高出一筹。

第三点区别,是白先生文本细读后发现了80回本的重大错误,而我在“文心感悟”中则发现五大哲学要点:

一为“大观视角”。《红楼梦》有个大观园,《红楼梦》中有个大观园,却无人从《红楼梦》中抽象出一个“大观视角”、哲学视角。大观视角,便不是用肉眼、俗眼看世界,而是用天眼、佛眼、法眼、慧眼看世界。于是,既可看出大悲剧,也可看出荒诞剧,《好了歌》就是大观视角下的荒诞歌,贾府崩溃、诸芳流散也是天眼下的衰败故事。

二为“心灵本体”。本体即根本、源头、最后的实在。《红楼梦》以心灵为本体,所以才写出贾宝玉的纯粹心灵,也才写出500人物的区别。我在《<红楼梦>的存在论阅读》中把红楼人物分成两大类,一类是“拥有自已”或“意识到自已”者;另一类是“没有自已”或“从未意识到自已”者。人与人的差别,全是心灵境界的差别。我在上面这篇文章中写道:“把《红楼梦》人物作两大类划分之后,还可以更具体化一些,以作更细的分类,至少可以归纳出下列重要的类别:

(1)意识到自已又敢于成为自已但最后还是不能实现自已。如贾宝玉、林黛玉、妙玉。

(2)意识到自已却不敢成为自已,以至扑灭了自已,如薛宝钗。

(3)想成为自已却被社会所扑灭(不是自我扑灭,而是被他者所扑灭),如晴雯、鸳鸯、香菱等。鸳鸯、尤三姐虽是自杀,其实也是被社会所扑灭。

(4)完全未意识到自已,如袭人等。

(5)本想成为自已,却在面对社会时立即扑灭自已。(社会与自我对自已的双重扑灭)如贾雨村。

(6)被道统本质化而丧失自已,也从未拥有自已,如贾政。

(7)被社会所物化而变质为人类与自我的“异已”,如薛墦、贾赦、贾琏、贾蓉等。

(8)本有自已,却被他者同化而丧失了自已,如王夫人等。

(9)本可成为自已但因过分膨胀自已最后消灭了自已,如王熙凤。

(10)被社会剥夺了自已仍争取成为自已但最后也消灭了自已如秦可卿。

三为灵魂悖论。所谓悖论,便是矛盾,二律背反,即两个相反的命题都符合充分理由律。《红楼梦》中的贾政、薛宝钗等重伦理、重教化、重秩序;宝玉、黛玉等重个体,重自然,重自由。薛宝钗与林黛玉的对立,不是新旧对立,也不是封建主义与民主主义的对立,而是儒与庄禅的对立,是曹雪芹的灵魂悖论。

四为中道智慧。贯穿于《红楼梦》的是中道智慧。《红楼梦》的开端借贾雨村之口讲述作者不把人划分为“大仁”与“大恶”,即在思维方法上不落入“非黑即白”的旧套,《红楼梦》全书写的正是中间地带的人物,从主人公贾宝玉到他父母,都生活在第三空间,即不是全黑也不是全白。用鲁迅的话说,《红楼梦》不把好人写得绝对好,也不把坏人写得绝对坏。写的是“第三种活人”,打破传统格局。

五是澄明境界。“澄明境界”是海德格尔哲学中的重要概念。它讲的是“豁然开朗”、突然明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质变瞬间。佛教宣讲从“不明”到“有明”到“澄明”,也是讲突然飞升解脱的境界。宝玉出家,进入澄明,正是这种境界。其实黛玉之死,她把手帕制作的诗稿扔进火里,也是由此进入澄明,再无里碍。晴雯死亡之时也是进入了澄明之时。《红楼梦》中有许多这种哲学片刻。秦可卿、鸳鸯死亡而进入太虚幻境的瞬间,都是澄明境界的瞬间。一个人如果活得浑浑噩噩、无所事事,不知思想可以飞跃,人生可以飞升,那他(她)就永远无法了解澄明之境。因此,严格地说,唯有精神解脱,才能了解什么是澄明境界。

 

附:刘再复答公开大学问

 

(一)《红楼梦》可以用一个“情”字概括。请问读者应该以哪个角度去欣赏书中不同的“情”?

答:“情”字难以概括《红楼梦》的一切。可以说,“情”可以概说《红楼梦》的大部,但不能概说《红楼梦》的全部。

说“情”可以概说《红楼梦》的大部,是因为《红楼梦》确实是一部“情”的百科全书,它也确实是中国抒情文学的巅峰。《红楼梦》包含情的各类,它不仅有恋情(爱情),而且有“亲情”,有“友情”,有“世情”。曾有人说,《红楼梦》是一部爱情小说,不对,它还有亲情、友情、世情的精彩呈现。主人公贾宝玉与林黛玉、薛宝钗、晴雯等的恋爱写得好,且不说贾宝玉与贾母、父亲、母亲的“亲情”也写得很动人;与秦钟、柳湘莲、薛蟠、冯紫英等的友情也写得精彩,还有与北静王、贾雨村、甄士隐等的世情也写得很准确,很合适。《红楼梦》还写了悲情、喜情、哀情,以及情欲、情伤、情毒、情窍、情幻等多种奇异之情和同性恋(如贾宝玉与蒋玉菡)、天国之恋(贾宝玉与林黛玉)、寺庙之恋(秦钟与智能儿)、壮美之恋(如尤三姐)、凄美之恋等其他小说少见的情感故事。

但“情”并非《红楼梦》的一切。《红楼梦》还有情之外重要的一切,这就是《红楼梦》对世界、历史、人生、人性的认知,“好了歌”就是对世人的一种认知。《红楼梦》中什么都有,士、农、僧、商,衣、食、住、行;琴、棋、书、画;文、史、哲、经。这一切与其说是“情”,还不如说是“识”,是“知识”,是见识,是认知。书写薛宝钗是个“通人”,什么都懂,尤其是画画,她拥有丰富的绘画知识,这是知,不是情。如果硬要我一个字来概述《红楼梦》,与其用“情”字,还不如用“心”字。“心”中有情,但也有学、胆、识。后者不可用“情”概说。例如,我说贾宝玉之心灵,无争,无猜,无恨,无嫉,无惧,无别。这是有品格、精神、思想,不完全是“情”。脂砚斋透露,《红楼梦》本有一份“情榜”,主角林黛玉为“情情”,贾宝玉为“情不情”。情不情,即对不情物与不情人也爱,宝黛之区别,表面上都是情的区别,更深处又是处世待人的区别。

我和白先勇先生的区别之一,是我阅读《红楼梦》更多地使用“心”视角,而白先生更多地使用“艺”视角、“情”视角。二者相加,对《红楼梦》的认识就比较完整。

(二)“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我们应该怎样理解《红楼梦》里“真”与“假”的穿插?

答:从纯哲学而言,有与无,真与假,实际上是有有无无,真真假假。世上许多事物,从这一层面看,是有、是真,从另一个层面看,则是无、是假。所以庄子说:“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这不是无是非观,而是不同层次具有不同的是非观。我们所见到的“无”实际上是“潜在的有”。慧能说“本来无一物,何处染麈埃?”其本来的“无”,也是“潜在之有”。而从纯文学上讲,文学作品所书写的“有”,即“实际”,此所谓“非虚构”作品。而书写“无”,则所谓“真际”,表面上“假”,但击中了生活生命的灵魂,又是很真。现实主义文学立足于真,浪漫主义立足于假,但二者皆符合文学的真实原则。机械“反映论”的错误在于它只讲反映生活“实际”,未讲反反映生活“真际”。   

《红楼梦》更为特别,因为它是曹家沧桑故事的小说演义,二者关系极为密切。周汝昌先生的《红楼新证》以空前的认真态度考察了曹家的兴衰史,更证实《红楼梦》是贾宝玉的自叙史,曹雪芹的人格史与魂魄史。《红楼梦》小说的两个名字,贾雨村与甄士隐,乃是说,整部小说是“假语存”,即属于虚构。作为《红楼梦》生活原型的曹家,则有许多“真事隐”(“甄士隐”)。然而,“假作真时真亦假”,小说中的“贾”氏们真真假假,有现实原型,也有艺术虚构,变幻无穷。贾宝玉与甄宝玉,两个人物长得很像,但形相似,心灵方向则相反,这两个宝玉,原型可能是两代人,也可能是一代人。但从灵魂上说,贾宝玉更真实,甄宝玉反而很虚假。

《红楼梦》中有两个世界,一个大观园,那是真世界,实有世界;一个是太虚幻境,那是假世界,虚无世界。但二而为一,二者相通,相互映照,这也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最后二者都归于“空”。

《红楼梦》中有一个重大概念,叫做“梦中人”。贾宝玉是作者的“梦中人”,林黛玉、晴雯、秦可卿等等,则是宝玉的“梦中人”。梦中人即非现实世界中人。现实世界中,要真有贾宝玉、林黛玉这种人就好了,可惜没有,他们只是想象中人,理想中人,按生活原型而加工出来的人,这也是“无为有处有还无”。《红楼梦》有现实世界,有超现实世界:有写实部分,有梦幻部分:有大写实,也有大浪漫,虚实并笔,有无同存,相互转换,比《金瓶梅》那种纯粹写实的作品,高出一筹。

   

123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