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是他的祖国与故乡-访谈录-演讲·访谈·对话-再复迷网
访谈录
您的位置:首页 >  演讲·访谈·对话 >  访谈录
《红楼梦》是他的祖国与故乡作者:江迅 阅读次数:
 

《红楼梦》是他的祖国与故乡

 

——《亚洲周刊》江迅专访录

 

千古“红楼”,绝世经典。二十一年前,刘再复离开北京而移居海外,揣着两部心爱之书浪迹天涯,其中一部就是《红楼梦》。刘再复说:“德国天才诗人海涅曾把《圣经》比喻成犹太人的‘袖珍祖国’,我喜欢这一准确的诗情意象,也把《红楼梦》视为自己的袖珍祖国与袖珍故乡。有这部小说在,我的灵魂永远不会缺少温馨。”

刘再复的“红楼四书”:《红楼梦悟》、《共悟红楼》(与女儿刘剑梅合着)、《红楼人三十种解读》、《红楼哲学笔记》最近在香港和中国大陆由三联书店出版,四书共九十万字,写作时间前后历经十五年。他说,“我讲述《红楼梦》,只是为了拯救自己生命和延续自己的生命”,“我出国以后,觉得特别孤独,一读《红楼梦》,好像有几百个人和我在一起,特别是那些少男少女纯真的生命和我在一起,整个心情真的不同了,走路、睡觉、吃饭的感觉也不同了。不读《红楼梦》,呼吸就不畅快,思绪就不踏实。我不讲述《红楼梦》,生命就没劲,生活就没趣,心思就会不安宁,讲述完全是为了确认自己,救援自己,是生命需求,心灵需求,在国外,我内心有一种窒息感,我知道别人帮不了我,只能自救,当然也要靠书本救赎,给我最大救援的是禅宗和《红楼梦》,两者思想相通”。

刘再复从美国重临香港三月有余。在香港,他展开一系列演讲。三月三十一日他在岭南大学作“美国同行朋友们的长与短”演讲。三月二十三日,他在香港城市大学作了“李泽厚与中国古代美学”的演讲,在这一中国文化客座教授讲座系列中,他已于三月九日、十九日分别演讲“《红楼梦》与西方哲学”、“‘双典’中的女性物化现象”。

刘再复此行香港,先是受岭南大学香港赛马会“杰出当代文学客座教授”项目邀请,与中文系主任许子东教授及德国学者顾彬教授合开“中国当代文学史”课,于二月二十五日作了“文学艺术中的天才现象”的全校性演讲。这之前的一月三十日,三联(香港)书店举办刘再复的“《红楼梦》与西方哲学”演讲。

刘再复的课程,主要讲述他新书的内容。最近出版了“红楼四书”之外,他还出版了《李泽厚美学概论》,他的《双典批判》(对《水浒传》、《三国演义》价值观的批判)也已完成。五月,他会去福建走走。六月初,他将前往大连、成都等处。之前具有指标意义的是,两年前,六月三日他去了北京。去国十九年后,终于首度重返北京。当下,中国内地许多大学都邀请他前去讲学,希望他讲《红楼梦》。

《红楼梦》热在中国内地依然延烧。三月,刘心武的《〈红楼梦〉八十回后真故事》(江苏人民出版社、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版,这是继《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系列作品之后,推出的又一部红楼探佚心得新着。仍在三月,刘心武再度登上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秉承“文本细读”的理念,以十五讲篇幅,将八十回后真故事及红楼中人的跌宕命运呈现观面前。在讲座文案的基础上,扩展修订《〈红楼梦〉八十回后真故事》。对《红楼梦》一系列谜题背后的真故事,刘心武娓娓道来,再攀央视收视率高峰。

 

刘再复说:“康德所定义的美是超功利的‘无目的的合目的性’。我写‘红楼四书’,也没有现实的功利目的,没有任何功名之需、市场之需,但又合目的性,即合人类的生存、发展、延续的总目的,也合个人提高生命质量、灵魂质量的总目的。王国维说,美是无用之用。我写作‘红楼四书’也是无用之用。”三月,他在香港接受了亚洲周刊访问。

问:怎么理解你说的《红楼梦》涵盖中国三大文化儒、道、释的内涵?

答:曹雪芹对儒、道、释涵盖的不是表层内涵,而是深层内涵。他扬弃表层内涵。李泽厚先生把儒家分成表层内涵和深层内涵,这非常重要。表层内涵是典章制度、伦理纲常﹑意识形态那套东西。但儒家还有深层的内涵,如孝敬父母﹑亲情,以情为本体、乐感文化等。

道家的表层内涵是术,炼丹术、画符咒那一套,深层的是庄子、老子的思想,很深刻。大乘佛教、禅宗也有表层内涵,外三宝即佛、法(经典)、僧,属于表层内容,禅宗把它改成内三宝即觉、正、净,这是深层内容。慧能很了不起,把佛事三宝变为自性三宝,把外在的求佛求法,变成内在的自觉与彻悟,不用烧香拜佛,成了无神论了,心诚就行,把三宝统一成心诚,重心是心灵。

《红楼梦》对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对“文死谏、武死战”这套愚忠秩序,对科举制度很反感,深恶痛绝。在这个层面上,说贾宝玉以至说《红楼梦》反儒,这是对的。但是,笼统地说《红楼梦》是反封建、反儒家整体则不准确。儒对人际温馨、日常情感、世事沧桑的注重以及赋予人和宇宙以巨大情感色彩的文化精神,明显地进入贾宝玉的日常生活之中和伦理态度中。

 

问:能不能以贾宝玉作个例证,再讲详细一点?

 

答:这个嘲讽儒家立功立德的“逆子”贾宝玉,却是个“孝子”,他对父母十分敬重。在他身上,有深厚的血缘伦理,不仅有父子、母子亲情,而且有深厚的兄弟姐妹亲情。他被父亲打得皮破血流,竟没有一句怨言,挨打后照样敬重父亲。他出门去舅父家,几个仆人前呼后拥出府,出门路过贾政书房,当时贾政不在家,但宝玉坚持要下马。仆人说老爷不在,可不用下马。宝玉笑答,门虽锁着,也要下马的。他很孝顺,说明儒家的日常生活的行为模式和情感取向,进入他的深层心理。

贾宝玉对待其他亲者与兄弟姐妹的态度,包括薛蟠这个呆霸王,也是充满亲情,甚至对仇视他的赵姨娘,他也从未说过她一句坏话。贾宝玉既是“情不情”,又是十足的“亲亲”,儒的“亲亲”哲学和以情感为本体的伦理态度进入他的生命深处。《红楼梦》把道家的道与术分开。对于“术”,它嘲讽得很厉害,贾敬吞丹砂而死,连术也不行。但贾宝玉却充满庄子精神,充满大逍遥、大浪漫、大自在精神。庄子的《齐物论》是二千多年前中国平等思想就已占领了世界精神的制高点,与禅的不二法门相通。

 

问:你说《红楼梦》除了可作为人类精神水平的坐标,还可作为中国作家师法的最高文学坐标,为什么?

 

答:中国作家应当面对《红楼梦》这一座文学巅峰,以它为参照系看文学,也看自己。中国当代作家至少有两点与曹雪芹距离很远:一是学养;二是灵魂。曹雪芹的中国文化素养那么深厚,文学素养那么广博全面,真令人惊叹。

在小说文本中,文学的各种形式:诗、词、赋、诔、画、曲、咏叹调,无一不精通,无一不精彩。对儒学、庄学、佛学的理解与认识,更是他人难以企及。四九年后成为主流的我国当代作家,多半出身战地记者,战事紧张,学养准备不足,上半纪留下的作家,学养好一些,偏偏又在政治压力下自我否定,学养用不上。八十年代出现的新作家,倒是急于学习,但多数是急于追逐西方各种主义与潮流,学养仍然不足。还有一个灵魂问题,浸透在《红楼梦》中的大慈悲精神,打破一切等级尊卑观念的大慈悲精神便是灵魂。还有充满全书的反俗气、反泥浊的蔑视功名、财富、权力的高尚精神,也是灵魂。当代作家缺少这种大灵魂。

 

问:你读《红楼梦》的方法,是以悟证来替代考证、实证,怎么理解?

 

答:我阅读《红楼梦》不是用头脑阅读,而是用生命阅读。用头脑阅读,是知性认识、是逻辑推理。用生命阅读,则要放下概念,明心见性,抵达心灵深处,《红楼梦》本身是一部悟书,充满悟性佛性,我们只能用悟对悟,有些东西是无法考证,无法实证的。

人类世界有两种真理,一是实在性真理,一是启迪性真理,后者只能去直觉、去感悟。比如《红楼梦》说的“意淫”内涵极为丰富复杂,你怎么实证,怎么论证?但可以悟证。

                        20105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