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项南-《漫步高原》-散文与散文诗-再复迷网
《漫步高原》
哀悼项南作者:刘再复 阅读次数:
 
     
     得知项南去世的消息后,我和妻子菲亚都缅怀不已。妻子说,你在专栏的文章中,帮我向他致敬吧,他是一个多么值得我们致敬的人。
     项南的名字和我的家乡福建的名字连得紧紧。想起福建这个世纪的历史,除了想到严复、林纾、辜鸿铭、冰心、林语堂等名字之外,总要想起项南这个名字。上述这些名字多数是带给福建以文化荣誉,而项南则带给福建以幸福的曙光。
     项南在五十年代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在那个荒诞的向左倾斜的时代里,能被称为“右倾”,一般都有求实之心。项南正是一个尊重社会、敢于右倾的老实人。胡耀邦了解他。因此在八十年代初中国处于最重要的历史时刻时。把他派往福建担任省委第一书记。那时的广东、福建是中国改革的先锋省和试验地。革新的序幕能否成功地拉开,确实关系到中国的前程。胡耀邦知道南方两省的重要,所以特别委任两位“封疆大吏”,一位是坐镇广东的任仲夷,一位就是坐镇福建的项南。
     项南不辱使命,不负时代的期待。一到福建就全力做一件事,把福建的门户毫不犹豫地打开。他像孙中山那样。首先把眼光投向交通。努力推动电讯系统和机场航空的建设,并推动厦门成为自由港。一九八四年他又抓住邓小平视察厦门的机会,争得“老佛爷”的支持,进一步扩大厦门特区,为福建走向现代社会冲破了第一道隘口和开辟了第一段路程,建立了里程碑似的业绩。可是,项南的改革热情却遭到北京高层保守派的忌恨,他们把项南视为异端视为胡耀邦的“心腹”,刻意给项南设置种种障碍,甚至毁谤项南已把福建变成“殖民地”。到了八十年代中期,正当福建的改革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这些高层保守派竟然以清查假药案之名硬把项南整治下去。卖假药,自然是坏事,然而,晋江某些人制造假药事件。是福建地委、省委首先发现并通报全国的,而不是“中央”发现的。何况在社会大变动中,泥沙俱下,骗子混杂是不足为怪的。可是,“中央”的保守家们却藉此打击项南,莫名其妙地给项南以“警告”处分。并罢他的官,免去他省委书记的职务。胡耀邦虽然器重他了解他,但在元老重臣的压力下也爱莫能助。当时为此惋惜、叹惜、痛惜的只有福建那些目睹自己的家园获得生机而对项南充满感激之情的平民百姓和知识分子。
     我和项南交往是在项南调往北京之后的事。恰恰是在一九八七年反自由化运动中也是我心境最坏的时候,他想起我,邀请我到他家里(中组部管理的高干院落)作客聊天。他知道我的“文学主体论”正在受批判,但是他却非常谦和地倾听我对这一论题的表述。我仗着年轻气盛,在讨论问题时总是率直犀利,咄咄逼人,但他始终以温馨的目光看着我。他并不同意我的全部观念,但支持我表述,并赞成我的一个看法:共产党人不能永远站在自由、民主的彼岸。今天,想起项南的许多话,想起他那永恒的、温馨的目光,想起他那仁厚的赤子的模样,不仅缅怀不已,而且痛惜不已。
                     (原载《明报》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七日)
 
载自《漫步高原》
 
 
 
项南:福建改革开放的先锋
 
何立波
 
 
  在中国的改革开放史上,项南是一位无法被忽略的人物。项南在改革开放初期回到福建,为福建办了许多大事好事,福建人民对他感情很深,很多人感激地称呼他“项公”。有人评价说:“如果说邓小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那么项南就是福建改革开放事业的开拓者和先锋。”

 从“右派”到省委第一书记
  
      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福建和广东成为中央确定的改革开放的先行省。可是,由于“左”的思想的影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过两年了,福建的各项工作仍然徘徊不前,经济水平在全国处于落后位置。1978年,福建的国民生产总值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中居第23位,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居第22位。受到广大农民普遍欢迎、已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福建还没有推行,党的华侨政策、对台政策、知识分子政策没有得到很好落实,一大批冤假错案尚未平反。一些福建籍爱国华侨给中央写信,呼吁派有改革魄力的领导干部来主持福建工作。
  为了给福建选出一位新的当家人,胡耀邦把他十分熟悉并了解的项南推荐给了邓小平。
  项南,1918年11月出生于福建连城县。其父亲项与年是闽西最早的中共党员,母亲曾为革命坐牢,叔叔在白色恐怖中壮烈牺牲,正如习仲勋所赞誉的,这个革命家庭“满门忠烈”。1938年,项南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先后任抗敌剧团团长,苏北抗日根据地区委书记、县委委员、县委书记、地委宣传部长,江淮区委党委干部学校校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项南先后担任共青团安徽省委书记、安徽大学党委书记、共青团华东工作委员会书记。1955年,项南调任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部长,1957年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在团中央工作期间,项南朝气蓬勃,思想活跃。在一次座谈会上,他就共青团的改革和建设做了发言,提出了10点建议。这些建议得到了团干部的一致赞成。但谁也没有想到,随着政治形势的变化,这些受到普遍欢迎的好建议后来却受到了严厉的批判,被说成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倾机会主义的青年运动纲领”。1957年,项南差点被划成右派,幸亏有胡耀邦的保护,才侥幸过关。但是到1958年,他还是被打成“右倾分子”,撤销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职务、连降两级、留党察看两年,并下放到农村参加劳动。1962年,项南恢复工作,出任农业机械部办公厅副主任、农机局局长。
  “文化大革命”中,项南受到残酷迫害。在逆境中,项南保持了乐观的精神。他说:“一个人,别人是打不倒你的,能打倒你的人就是你自己。”1972年,项南得到“解放”,担任第一机械工业部农机局局长、副部长,但是“右派”的帽子一直没有摘掉。直到1978年12月,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的胡耀邦致信中组部,要求过问项南的问题。1979年3月,中共中央批准了团中央为项南平反的报告,他才得到彻底平反。恢复名誉后的项南,担任了农业机械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
  在农机部工作期间,项南把自己的专长学识和全部精力都投入工作中,致力于中国农业机械化事业,积极引进国外先进的农业机械和技术,借鉴国外先进经验,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提出因地制宜发展农机化的战略性意见和发展村镇“五小工业”为农机积累资金的思路。在中美尚未建交之前,项南即于1976年率团去美国考察农机工作,继而又去欧洲和澳大利亚考察先进国家的农牧业技术与管理经验,回国后如实向中央最高决策层汇报发达国家的真实情况。
  邓小平对项南并不熟悉,但是对项南在农机部工作期间的成就却有所耳闻。项南虽然出生在福建,但很早就离开了福建。新中国成立后,项南先后在安徽、上海和北京工作,并未在福建工作,干扰较少,这有利于他开展工作。
  1980年冬,胡耀邦和中央书记处书记习仲勋等几位领导同志在中南海怀仁堂召见了项南,要他到福建主持工作。项南曾向中央推辞过这一任命,但在中央决定之后,他就毫不犹豫挑起这副担子。项南没有急于上任,他找来大量关于福建的资料,每天读到深夜。要回到阔别几十年的故乡福建工作,他确实感到责任重大。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