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思想对中国古代文学的影响-中国古代文化与古典文学-再复迷网
中国古代文化与古典文学
儒家思想对中国古代文学的影响作者:刘再复 阅读次数:
 

 
      中国文学之所以为中国文学,除了因为汉文字语言具有自己的特徵以外,还因为它独具自己的整套价值系统。中国文学有自己的文学观念体系。这个观念体系受中国传统的思想体系所支配。其思想渊源无疑地应该上溯到孔子所创立的儒家学派。以这种儒家学派为主体、为骨骼,中国民族塑造了自己的民族性格和文化心理结构。考察中国文学观念的形成,如果把握住正统观念的形成发展线索,就可以思其过半。文学的正统观念是从荀子开始确定的,他强调了圣人的地位:“圣人也者,道之管也。天下之道管是矣,百王之道一是矣,故《诗》、《书》、《礼》、《乐》之道归矣。”这就给文学批评史上的“原道、徵圣、宗经”之说奠下了基础。随着汉代大儒董仲舒提出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为汉武帝所接受,儒家思想成为封建社会的统治思想,观念进一步在文学批评中得到确定并一再加以完善。“原道,徵圣、宗经”,在刘勰的著作里被分为三篇,实质只有一个:以儒家正统思想为文学的指导思想,道是圣人之道,经是圣人之言。儒家正统思想对文学正统观念的支配经过韩愈到末明理学、心学之後,其风愈演愈烈。作为“圣人”的孔子和“亚圣”孟子,他们所代表的儒家思想,主要在下述方面影响了中国的民族性格和文化思想、文化性格:其一 ,是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核心的人世思想;其二,是以“仁、义、礼、智、信”为标准的道德观念;其三,是以“天、地、君、亲、师”为次序的伦理观念;其四,是以“允执其中”为规范的中庸哲学。
    在这种统治思想的支配下,以诗文为教化的文学功用说成为一个最为重要的文学观念。中国的文学在内容上偏於政治主题和伦理道德主题。“经国之大业”、“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的说法,一方面固然提高了文学的地位;一方面也不恰当地将文学看成政治的附庸,说教的倾向一直被当作一种无可非议的倾向。君臣的遇合、民生的苦乐、宦海的升沉、战争的成败、国家的兴亡、人生的众散、纲常的序乱、伦理的向背等一直是中国文学的主旋律,无论是诗歌、散文、小说还是戏曲,慨莫能外。歌德曾说:“中国诗人那样彻底遵守道德,而现代法国第一流诗人(指贝郎瑞)却正相反,这不是极可注意吗?”这一结论的准确性充分体现了歌德作为一个伟大文学家所具有的天才直感。儒家的人世哲学和教化观念,带给中国文学以高亢的政治热情、积极的进取精神和强烈的社会使命感,但同时也抑制了自我情欲的释放,自由个性的进发和自我意识的开掘,尤其是“存天理、灭人欲”的理学观念,使文学蒙上了一层理性主义的烟霭。相对说来,感情的喷发受到了遏制。
    与上述内容特点并行的是“中庸”的美学追求。中国文学讲求中和之美,“哀而不伤,乐而不淫”,不把情感表达得过分热烈。和西洋诗相形之下,中国旧诗大体上显得情感有节制,说话不唠叨,嗓门不提得那么高,力气不使得那么狠,颜色不着得那么浓。在中国诗里算得浪漫的,比起西洋诗来,仍然是『古典』的;在中国诗里算得坦率的,比起西洋诗来,仍然是含蓄的;通过这样的比较、是可以看出“中和之美“所包含的理性主义色彩的。   
  
 
一九八五年
 
载自《书园思绪》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