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悟语》三百则(3)-《西游记悟》-新文体写作-再复迷网
《西游记悟》
您的位置:首页 >  新文体写作 >  《西游记悟》
《西游记悟语》三百则(3)作者:刘再复 阅读次数:

 《西游记悟语》三百则(3)

 

 

101    孙悟空本事超人,他可以腾云驾雾,升天入地,但他却真诚地追随唐僧,一步一个脚印地行走在取经的崎岖路上。唐僧给他命名为孙行者,非常传神。他从“超人”变为“行者”,给我们很大的启迪,它告诉人们:人生真谛,恐怕不在于“及时行乐”,而在于“及时行走”。行万里路,走万座山,生命就充实了。孙悟空的生命诗意,既是“打”出来的,也是“走”出来的。

102    孙悟空战胜妖魔鬼怪,除了靠力量之外,还靠智慧,他化作小虫小果子一次又—次地钻入强敌的肚子里,除了钻入铁扇公主的肚子里拳打脚踢之外,还钻入三头巨鹰和黄眉童子的肚子里倒海翻江,他甚至还会扮演成假唐僧、假魔鬼去和真魔鬼周旋。他的武艺举世无双,他的智慧也无人可比。战胜敌人,不仅要力取,还要“智取”。

103    效法孙悟空,不是学习他的武艺与变术,这是永远难以企及的。但可以学习他的生命态度。他总是坦坦荡荡,打仗时坦荡,顽皮时也坦荡。如果他是人类,便属于端人,即正派人,正路人。做事靠自身本领,绝不搞阴谋诡计。做人靠自身的健康与强大,绝不夸张撒谎,拨弄是非。

104    孙悟空被如来佛祖封为“斗战胜佛”,倘若贾宝玉被封,那应是“不斗不战也胜佛”。二者都有道理。前者为积极自由精神的象征,后者为消极自由精神的象征。二者最后的归宿均模糊化,如果让我们加以猜想,孙悟空应返回花果山,贾宝玉应返回大荒山。“斗”还是归于不斗

105    《基督山恩仇记》中有句名言说,开发人类智力的矿藏是少不了要由患难来促成的。唐僧、孙悟空不远万里到西天取经,这是开发人类智力矿藏的伟大跋涉,跋涉的过程正是患难的过程。成功与患难总是结伴而行。

106    “手段”比目的更为重要。孙悟空武艺高强,神通广大,神出鬼没,而且拥有最强大的武器,一把会伸能缩、可以顶天立地的金箍棒,但他不伤害人,更不像武松、李逵那样滥杀无辜。他造反,也只是挑战、捣乱、宣泄恶气,既不杀人,也不杀神,几乎是—种游戏人生。他和天宫天庭、天兵天将打仗,也几乎是在玩耍,并不流血。他破坏仙桃天宴,只让仙女们不能动弹,不会喊叫,并不伤害她们,也不调戏她们,手段十分文明。

107    孙悟空和唐僧这个“师徒结构”,意蕴极为深厚。它包含多重内涵:首先唐僧的紧箍咒是宗教对孙悟空的制约与限定。造反者的自由也受到限定。不可滥杀无辜是紧箍咒的规则和底线,孙悟空因为有此限定,所以他才没有变成牛魔王,而是把取经的道路走到底,终成正果。在大闹天宫之前,他就与牛魔王结拜兄弟,二者相近。但牛魔王不加修炼,又未能得唐僧指引,所以走向魔鬼之路,娶了铁扇公主,不仅作恶多端,连对铁扇公主也不真诚。好吃好喝好斗又好色,与孙悟空完全两样。可见英雄并非我行我素、胡来胡去的妖怪,而是本领非凡又是接受制约的天地之才。其次师徒结构,又是自由、平等、博爱三位一体的结构。师徒的冲突,不是善与恶的冲突,而是善与善的冲突。“两善”的冲突,比善与恶的冲突更为复杂,更需要佛陀指点迷津。

108    孙悟空不管如何顽皮,如何造反,如何变幻莫测,但总是让人感到他的天真在,他的纯朴在,他的正直在,即他的善性在。他很会变易,变得让人眼花缭乱,但他身心上却有—种坚硬的“不易”,任艰难、委屈、误解乃至种种妖法魔法都无法改变的品性,这就是他的善性。不易之善性,乃是他的生命本体。

109    孙悟空与唐僧,一直生活在本真世界中,而猪八戒虽是孙、唐的同路人,但一直生活在世俗世界中。八戒带着世俗要求走向取经之路,其身上的痴、贪、嗔等弱点,正是佛教要克服的人性弱点。《西游记》告诉我们,即使是猪八戒,他身上也有佛性,他有小狡猾等小生产者的秉性,但没有虚伪、圆滑、世故,也不滥杀无辜,所以也有成佛的可能。

110    唐僧及其弟子,共同去取经,并不要求队伍的纯粹。其中既有真谛的代表(孙悟空),也有俗谛的代表(猪八戒)。有本领极高强者(孙),也有本领—般,但任劳任怨的清醒者(沙僧)。在关键时刻,平素沉默寡言的沙和尚总会说出几句要紧话,连那只白马也会发出重要的声音。各种生命所蕴藏的佛性不同。唐僧懂得尊重不同的个体个性,所以才能获得取经的成功。

111    《西游记》与《红楼梦》—样,也是部《石头记》。贾宝玉原是女蜗补天时未被选用的一块多余的石头,后来通灵而来到人间,成了世上的一个多余人。而孙悟空原先也是—块石头,后来石头裂变,出了一只石猴。这只石猴到了花果山后,既通灵,还通了变术和武艺。贾宝玉和孙悟空都是世界的异端。—文一武,与人类等级社会皆不相宜,文者演成悲剧,武者演成喜剧。二者的存在形态很不相同,但都有石头的自然与纯朴。

112    《西游记》的主角孙悟空很少说话,但性情与人类相通。他的主要语言乃是行为语言。他是一个行动的生命。其眼睛是天眼,即千里眼。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炼了49天后变成金睛火眼,能识破各种妖魔,后来成了法眼与慧眼。唐僧修行虽高,但未经炼丹炉的煎熬,所以眼力不如孙悟空。

113    猪八戒虽有许多缺点毛病,但还是个可爱的形象,因为他活得很真实,没有矫情,一点也不会“装”。饿了想吃,困了想睡,本能本相,完全不知掩盖。取经路上,挑重担的主要还是沙悟净,但猪悟能也是辛苦角色。在喜剧作品中,他带给大家许多乐趣。总之,他是《西游记》中一个很成功的形象。

114    取经之路,乃是追求真理之路。追求路上,充满妖魔鬼怪.充满苦难,充满危险:全程共九九八十一难,每一难的征服,都需要智慧、勇气和毅力。《西游记》是中国人追求真理的圣经。这部伟大小说,为中国人立下了“崇尚真理”的品格,也为中国人树起为真理奋斗的不屈不挠的伟大榜样。

115    考察汉民族,应着眼于文化,而不应当着眼于血统。汉民族的血统并不纯粹,胡人的血液早已渗入汉族脉络。但汉文化却一以贯之,匈奴被汉化,蒙古被汉化,满清被汉化。所谓汉化,通常只说“汉族血统化”,其实更重要的是“汉族文统化”,“汉族文化化”。我们研究汉民族为什么不会灭亡,乃是研究汉文化为什么不会灭亡?巴比伦文明、玛雅文明、印加文明等都灭亡了,为什么中华文明即汉文明不会灭亡?

116    周有光先生的思维三段(神学、玄学、科学),19世纪哲学家孔德早已说过,不算新说。玄学乃是中世纪的产物。用逻辑形而上解释神学。形而上是哲学中叩问存在的部分,古希腊就有。现代世界,其实三种思维都有。科学思维代替不了玄学思维,认识论代替不了存在论与本体论。佛的神奇与孙悟空的神奇,近乎神学;佛的说教与唐僧的紧箍咒又近乎玄学。

117    与唐·吉诃德相比,孙悟空也有“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即大战风车的精神。天宫,龙宫,阎王殿,都是大风车。但孙悟空照样挑战。不同的是,唐·吉诃德冒出的是一片傻气,孙悟空冒出的则是一片灵气。但二者都守持一片天真与混沌。

118    唐僧的紧箍咒不是道德法庭,而是宗教法庭,它把握的是佛教戒杀的规范,这是英雄主义的补充,也是英雄行善的保证。李逵、武松等,最大的缺陷是缺了这么一个紧箍咒,所以李逵几乎变成魔,他热衷于“排头砍去”,砍杀时没有制约。李卓吾用“佛”字点评李逵,显然不妥。

119    孙悟空与贾宝玉都反叛,但贾宝玉是贵族性的反叛,他的锋芒不是指向皇帝,而是指向科举制度和陈旧意识。而孙悟空则直接指向玉皇、龙王、阎王等最高统治者。孙悟空的行为可称为造反(但不是流血造反),贾宝玉的反叛则不算造反,顶多只算反抗。二者的叛逆,都是精神性的叛逆,孙悟空手中虽有千钧棒,但这种武器能缩能伸,也有精神性质。

120    孙悟空大闹天宫,虽属造反,但他并无一般造反者的目的,如推翻政权,取而代之等。孙悟空没有私心,没有野心,没有革命纲领,没有革命组织,没有革命队伍,一切只是个体的独立独行。他没有任何“替天行道”的意识,只是本能地感受到天道不公平。于是他就反抗,挑战一下至高无上的所谓玉皇大帝。他大闹天宫起因于“弼马温”事件,但他不是嫌官小,而是发现天庭对他极不尊重,他是为个人的尊严而奋起反抗的,反得有理。在孙悟空的心目中,本没有等级观念,也不懂得官阶为何物,所以开始时欣然地接受弼马温这顶小乌纱帽。他的不满是因为他明白给他带上这顶帽子是对他的污辱。士可杀而不可辱。孙悟空因受辱而反叛。这种反叛乃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

121    雷马克在《西线无战事》中说:我看到了世界上最聪明的头脑还在发明武器和撰写文章,使种种敌视和残杀更为巧妙,更为经久。唐僧也拥有最聪明的头脑,他的伟大在于,绝对不用头脑去发明武器,而是用头脑去发现文明,他不撰写文章,但不畏艰险地引入西天撰写的慈悲文章。

122    孙悟空的英雄性抵达登峰造极的水准,任何力量都打不垮他。天兵天将打不败他,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烧不死他,佛祖的五行山也压不碎他。压了五百年,但孙悟空还是孙悟空,英雄还是英雄。真正的英雄,绝对不会被任何命运所击倒。

123    《水浒传》的英雄主义与中国的大男子主义紧密结合,所以才发生武松杀嫂、杨雄杀妻等惨烈行为。而《西游记》中的英雄主义却不沾上任何鲜血,更没有女子的鲜血。它虽侧重歌吟男性,但没有任何大男子主义的臭味,包括猪八戒在高老庄的行为,也没有大男子主义的阴影。

124    《西游记》的主人公所经历的苦难,包括自然灾难。但主要的灾难是人间的苦难,即人自身的所作所为。鬼怪总是伪装成人而做坏事,即披着人皮做坏事。而人总是伪装成神而骗人,即借神之形而行鬼之实。

125    孙悟空的行为很“野”,如天马行空,没有边际,但他没有野心,尽管武艺高强。战功赫赫,尤其是斩妖除魔,更是功比天高,但他总是胸怀一颗平常心,总是跟随在师父之后,一步一步地走在取经的路上。有本事,又有平常心,才是真英雄。面对高强本领,尼采鼓动“超人”,慧能却主张做“平常人”。一个有野心.一个无野心,哪个才是真英雄呢?

126    《西游记》也可称作“变形记”。读卡夫卡的《变形记》,首先联想到的就是《西游记》。卡夫卡笔下的人变成甲虫,寄意的是现代人在现代生活的高压下的困境以及在困境中的物化(动物化)和异化;而吴承恩笔下的人则变成猴,变成猪,变成马,变成魔,变成妖。寄意的是一部分人确实妖魔化了,在佛眼之中,在金睛火眼之下,他们(她们)只有一张人皮,一旦被戳穿,就只剩下一堆枯骨,没有血脉与心灵。他们(她们)想的是荣华富贵和吃唐僧肉而万岁万万岁。孙悟空是一个自己会变形而且能识破妖魔变形的英雄。

127    《西游记》的主角,从孙悟空到猪八戒,还有参与取经的沙僧与白马,都是“妖身”。第100回里,归国的唐僧向唐太宗介绍自己的弟子并携其入东阁赴宴时,特给唐王先下定心丸说:“小徒俱是山村旷野之妖身。中华皇朝之礼数。万望主公赦罪。”唐僧的诸位徒弟确实都具妖身,但佛教禅宗告诉人们,心性才是人的根本。作为人,重要的是“心”,而不是“形”,孙悟空的猴形妖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永远跳动着—颗至真至善之心。有这颗心灵为前提,再加上他的“齐天”本领,便做出一番轰轰烈烈有益于人类的事业。

128    一切人,一切生命都有佛性,连跟随唐僧的那只白马也有佛性。此马原是西海龙王之子,属于王二代,龙二代。唐僧到了毒蛇盘踞的鹰愁涧涉水,此龙二代吃掉唐僧所骑的马匹,犯有罪责,但在菩萨的指导下,它也改邪归善,加入取经行列。它甘为唐僧脚力,驮着唐僧登山越岭,跋涉崎岖,功劳很大,被如来佛祖封为“八部天龙马”。这位广晋龙王之子,原先犯了不孝之罪,但他身上也存有佛性,一旦以身皈法,也可修为正果。说佛法无边,说到底还是宽厚无边,慈悲无边。相信一切生命皆有善根,这是佛教的第一真理。

129    佛教认定,不管你过去有过怎样的错误与罪恶,但只要放下屠刀,便可立地成佛。这种不计前科、不查出处不算旧账的博大宽容性,给一切罪人展示了再生的可能。猪八戒原是天河水神,天蓬元帅,但在蟠桃会上却酗酒调戏仙娥,被贬到下界后变成半畜半人,又在福陵山云栈洞造孽,还闹出高老庄的丑剧,但他走上取经之路后—路挑担,十分辛苦,最后虽未封佛,但也被升为汝职正果,做净坛使者。而沙和尚沙悟净,本是天上卷帘大将,先因蟠桃会上打碎了玻璃盏而被贬入下界,后又在世间流沙河里伤生吃人,造成罪孽。但皈教皈法后,—路保护唐僧,登山牵马,不辞劳苦,最后也被如来封为“金身罗汉”。《西游记》所体现的佛教宽容,与当下世界的查三代、记前科、存档案、究出身等政治技巧,很不相同。

130    取经完成后,如来给唐僧师徒封号。唐僧、孙悟空皆为佛,而孙悟空关心的只有一事。他问唐僧,既然我已成佛,那么头上的紧箍咒是不是可以去掉。最在乎的还是自身的自由。孙悟空虽会七十二变,但其童心则永远不变,争取自由之心也永远不变。他被封为佛后跳动的还是—颗童心。

131    没有佛教的东传,就不会有两部伟大的“石头记”,《红楼梦》与《西游记》。两部经典均佛光普照,均有大慈悲。贾宝玉的大慈悲是爱一切人而无仇恨机能。孙悟空的慈悲虽广大无际但有仇恨,他恨妖魔鬼怪,与之战斗到底。但他的恨,归根结底也是爱。爱平民百姓,爱一切生灵,爱师父唐僧。为了保护师父,他才不得不出手,不得不怒目横对那些伪装的妖孽。爱的对立项不是恨,而是冷漠。

132    《西游记》给中国人民两个伟大的启迪:一是寻找真理(取经)之路绝不平坦,它注定崎岖坎坷,经受九九八十一难在所难免,到了目的地,还有一难。二是像孙悟空那样争得自由,就必须不怕千辛万苦去求道求术,也不怕千辛万苦去求经求佛。有本领才有自由,有至善至真之心才有自由。

133    孙悟空并无行善意识,也无自由理念。但他却有善的本能和自由的天性。他的—切英雄行为,都是心性使然,而非认识所致。换言之,孙悟空与贾宝玉一样,石头软化、灵化后变成—颗心,一切都是心动,而不是头脑的预设。即一切都出自本体论(心性本体),而不是认识论。

134    施耐庵把李逵、武松写成正义的化身,道德的化身。但李逵那把斧头,不仅砍杀官兵,砍杀敌人,而且砍杀恋爱中的男女,砍杀好人。吴承恩也写孙悟空造反,但不把他写成正义的化身与道德的化身。然而,恰恰是孙悟空呈现了人间正义,自然道德。他的金箍棒只指向妖魔,绝不伤害任何一个好人。

135    孙悟空的善性非常彻底,他不仅不伤人,对于魔,他也不是一概杀戮,而是分清妖的由来,尤其是对于只有欲望而无罪恶的妖魔,他更是放其一马。如对天竺国的假公主,她是玉兔精,对真公主虽有怨但未伤害,对唐僧只是慕名贪恋而不像其它妖怪想吃唐僧肉。所以经过激战戳穿其妖形之后,他还是听从太阴星的劝说,放玉兔返回月宫。以善对待和自己进行过恶战的“敌人”。

136    《西游记》的诗词远不及《红楼梦》,从总体上说,它比较浅露,缺少含蓄,也缺少韵味。尤其是缺少内在情韵与内在神韵。相当多的诗类似打油诗。这是《西游记》审美形式上的一大缺陷。第二缺陷是大闹天宫那几回之后的几十回,均写取经路上遇妖除魔的故事,情节大同小异,能让读者获得新鲜感的故事不多。不像《红楼梦》那样,回回都很特别,令人回味无穷。

137    从审美风格上说,《红楼梦》属秀美,即阴柔美;而《西游记》则属壮美,即阳刚美。二者的审美基点虽不同,但其至真至善之情则完全相通。孙悟空与贾宝玉都极纯粹,极正直,极忠厚。两人的情感形态不同,一个是温情(),一个是豪情(孙),但二者都无矫情。

138    《红楼梦》是悲剧,《西游记》是喜剧。除此之外,还可以说,《红楼梦》又是荒诞剧,而《西游记》则是怪诞剧。孙悟空,形虽怪诞,但神情很刚正,不可视为荒诞。而《红楼梦》中的贾赦、贾琏、贾蓉、贾瑞以及薛蟠等,则是形为贵族,实则是伪君子、嫖客、色鬼,他们的人生,只是—场又—场的滑稽戏,荒唐戏。

139    孙悟空与猪八戒的区别,除了本领的高低之外,最大的不同是猪八戒有欲望.而孙悟空没有欲望。孙悟空一不好吃,二不好色,三不羡慕荣华富贵。无欲则刚,所以他成了不败金刚。孙悟空的英雄性,不仅表现为“无敌手”,而且表现为“无欲望”。有前者,才能战胜艰险,有后者,方可战胜诱惑。

140    歌德笔下的浮士德,与魔鬼打赌:一生进取,倘若满足即成其俘虏。孙悟空一路打过去,也在与魔鬼打赌。但从未当过魔鬼的俘虏。他与魔鬼赌的首先是眼睛,能看穿伪形即胜利,不能看穿即失败。唐僧看不穿,因为他只有经书的泽溉,缺少炼丹炉的煎熬。孙悟空之所以战无不胜,除了仰仗老师的传授,还仰仗于炼丹炉的磨炼和对手的磨难。

141    《西游记》中有一个关键词常常被忽略,这就是“心猿”(参见第85回,其标题为“心猿妒木母,魔主计吞禅”,第七回:“八卦炉中逃大圣,五行山下定心猿。”第88回:“禅到玉华施法会,心猿木母授门人。”)孙悟空的历程便是从石猴化为心猿的过程。猿是他的相,心是他的本。孙悟空与贾宝玉一样,乃是一颗纯正的心灵。他的大闹天宫、大闹龙宫、大战妖魔,从表相看,是身动,器动(金箍棒动),实质上是心动。即表面上是武器(金箍棒)的批判,实质上是精神的批判。孙悟空所以感人,正是他的武功令人眼花缭乱,心地却极为纯朴。整个心灵总是投向为人类解脱各种压迫压抑的事业上。他是最勇敢、最无私的心灵,也是最生动、最灵验的英雄佛。有这尊英雄佛在,中国就不会缺少勇敢和善良。

142    《西游记》写孙悟空不服唐僧指责,萌生“二心”,结果发现假行者应运而生,假孙悟空与真孙悟空不仅相貌相似,而且本事—样高强,真假行者打得死来活去,连唐僧、观音菩萨也辩不出真假,最后只好请示如来佛祖。此节告诉我们:心的分裂,自己和自己打仗,最难了结。战胜妖魔易,战胜心魔难。换言之,是战胜鬼怪易,战胜自己难。最难战胜的,还是自己。此回主旨与王阳明的“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意思相通。

143    形与神、相与心的反差,往往更能显现心的高尚、高洁、高贵。孙悟空的外形,《西游记》多次从不同视角写他如同妖精,却突显出他的心灵格外壮美。雨果《巴黎圣母院》的男主角,其相貌也十分丑陋,但心地却很美好。就审美效果而言,形丑给人带来乐趣,心美则给人带来启迪。

144    《西游记》第一回的诗云:争名夺利几时休,早起迟眠不自由。骑着骡驴思骏马,官居宰相望王侯。只愁衣食耽劳禄,何怕阎君就取勾?继子荫孙图富贵,更无一人肯回头。这首诗与《红楼梦》首回的“好了歌”相似,主题同一。都是劝止歌。劝告世人从争名夺利的路上回过头来,提醒世人放下无穷尽的欲望。尤其难得的是,《西游记》之歌还直截了当地道破“自由”二字,点明一旦被名利和荣华富贵之念所羁绊便无自由。能放下欲望才有自由,能不羡慕王侯贵爵才能自由。这首自由歌,正是《西游记》的主题歌。灵魂歌。孙悟空呈现的正是这首歌的自由精神。他的千钧棒,表面上是打妖魔,从深层看,则是打击人类的贪婪欲望和名缰利索。

145    唐僧虽至诚至善,但并不完美。他毕竟是人不是神。他苦修苦练,但仍然没有除尽我执与法执。在妖魔的伪形面前,他总是拒绝听取孙悟空的陈述,这是“我执”。不仅不听,还念紧箍咒,抓住咒语不放,这是法执。因为有此执迷,所以才需要去取经,去寻找认清自己的参照系。成佛得道之后,他放下紧箍咒,既是破法执,也是破我执。

146    孙悟空从石猴变成人类之后,便占花果山为王。占水帘洞为主,拥有千万个猴兵猴卒,算是一方诸侯,自得自在。但他却不陶醉于自己的安乐乡中,而毅然辞乡远行,到千里之外的荒山野岭寻找高人并学得一身绝技。从五行山释放之后,他又随时可回花果山为王为霸,但他却不留恋这个小王国的肤浅快乐,选择千辛万苦的取经之路。为了寻找真理,他宁可放弃天天接受朝拜的生活,甘愿去充当—位和尚的卫士,跟着爬千山,涉万水。

147    唐僧与孙悟空的师徒结构,并非主奴结构,也非君臣结构,它是阴阳互补结构,文武互补结构,善慧互补结构。因为,孙悟空在人格上与唐僧是平等的,他常常善意地调侃唐僧,特别是妖魔化作美女向唐僧求亲的时候,他总是一边解救,一边游戏唐僧的尴尬困境。

148    孙悟空顶天立地,但他并非“高大全”的英雄。他顽皮、顽劣,喜欢捣乱,喜欢戏弄,喜欢耍脾气。他有超人的武功,又有常人的性情。作为文学形象,他既怪诞,又很平实。毫无高大全英雄的面具和矫情,更无意识形态的痕迹。他是英雄,更是个孩子。

149    老子在《道德经》中讲述三个“复归”:复归于婴儿,复归于朴,复归于无极。此一精彩理念,也可用意象性的语言,表述为“复归孙悟空”。孙悟空既是英雄,又是“婴儿”;既有神魔般的豪放,又有石头般的“质朴”。他身行天地,心驰宇宙,精神涵盖“无极”。

150    陀斯妥耶夫斯基在《罪与罚》中让主人公讲了一句话,说“我只想证明一件事,就是,那时魔鬼引诱我,后来又告诉我,说我没有权利走那条路。”读《西游记》,见到唐僧战胜各种引诱,总是想起这句话。唐僧之所以神圣,就是明了,自己选择的那条路是正确的,就一路走到底。并明了,从此之后他再也没有权利走别的路,包括荣华富贵之路。

会员评论